双腿之间早已流满蜜汁:好深挺进来别停下

结婚三年,如今妻子终于怀孕了。

因为我工作比较忙,所以打算招个保姆来照顾妻子。不过妻子说可以把姨妈从老家县城叫过来。

对于姨妈的到来,其实我心底里是有点抵触的。

文学

虽然妻子从小是在姨妈家里长大,后来我跟姨妈一家的感情也很不错。

但是,我们创业这么久,好不容易在北京的五环买个两居室,才七八十平的地方,我和妻子两人住刚刚好,凭空加一个人,就不太好了,何况我习惯了洗了澡后在家里果着溜达,姨妈过来了我也不习惯。

但半个月后,我去机场看到姨妈时,还是忍不住心头一阵激动。

姨妈是个舞蹈老师,年过四十,却因为常年锻炼和保养,美艳的小脸光滑弹嫩,身材也是凹凸有致,尤其是胸前挂着的,女人味儿十足。

刚见面的时候,我两也只是寒暄问暖。

车上,我看着后视镜里的姨妈,她优雅的坐在那里,这倒符合她一贯的为人师表的姿态,昏暗的背景下,把姨妈的面容衬托的别有一番风韵,姨妈似乎感觉到我看她,将视线从窗外转移到后视镜上,与我透过后视镜四目相对。

我竟然感觉到几分惊慌失措,赶忙看现前方。

好在姨妈也也再说什么了。

下车的时候,虽说只有几步路,但我还是极力把外套脱给姨妈穿。

此时妻子刘慧已经在家,一听到开门声,就快速跑来迎接我们,还没等我们进去,就抱着姨妈,说:“姨妈你总算来了,想死你了。”

刘慧早就把饭菜准备好了,她挺个大肚子,饿得快,所以已经吃过,叫我们赶快吃饭。

姨妈是个爱干净的女人,说坐了长时间的飞机不舒服,一定要洗了澡才吃饭,我们拗不过她,加上饭菜刚好有点凉了,只得依她,刘慧也刚好去把饭菜热一下。

姨妈从行张箱拿了睡衣,要去浴室的时候才发现穿着我的外套,赶忙脱下来给我。脸蛋又泛起红晕。

我把外套扔在沙发上,看到刘慧在厨房里忙碌,去帮忙,但刘慧不要我帮,我只得悻悻的去客厅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感觉到有点凉意,我将外套盖在身上,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我弄不清楚是什么味道,再一细闻,才知道是我的外套,因为姨妈穿了的缘故,沾了她身上的香味。

我将衣服放在鼻子上,深深的吸了一口,香水味夹杂着几分成熟女人的体味,竟然我有点迷糊。

想到在机场出站口的时候,姨妈当时脚滑了一下,我冲过去抱着她。只是那时事情紧急,都没想这么多。

此刻回想起来,想到她抓着我的手,胸前两颗压着我的胸膛,竟然别有一番滋味。

“老公,快过来帮我端菜。”我的回想很快被刘慧的声音打破,我坐起来,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反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今天这么喜欢胡思乱想,甚至还想到姨妈这事上来了。

可能是老婆怀孕,我太久没有粘女人的缘故了吧。

热好了菜,这时姨妈也从浴室走了出来。

她侧着头,用毛巾揉搓着微卷的湿发,一袭质感很好的蚕丝睡裙将姨妈的身材拉的修长,胸前若隐若现。

刘慧大声的说:“瞧你那熊样,第一次见姨妈。”

我觉得不好意思,竟无言以对。同时我也清晰的看到姨妈的脸,瞬间红了。

真的搞不懂,姨妈的脸为什么这么容易红。

姨妈用毛巾把头发卷起来盘在头上,说:“小张,是不是看这睡衣眼熟啊,这是你送给姨妈的,忘记了?”

我佩服姨妈的应变能力和打岔,但想不起来我何时送过睡裙给她。

倒是旁边的刘慧说,“是啊,还真好看,这个可是小张子上回挑了好久给你买的,我想要都没给我呢。”

我这才知道,肯定又是刘慧背着我用我的名义送礼物给姨父姨妈,这么多年,也难为她了,一边是父母,一边是我,她一直都在中间调解。

我说:“这裙子确实配姨妈的身材,好看。”

姨妈说:“好看是好看,就是不太敢穿,平常你姨父都说我老太婆不适合穿这个了。”

刘慧说:“我姨父那是老古板,别管他的眼光,我们吃饭吧。”

就这样,三人吃了晚饭,刘慧和姨妈抱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直到十二点,才被姨妈威逼利诱着去睡觉。

各自回房间之际,我说:“既然这样,那你还不如和姨妈睡。”

刘慧说:“我倒是想和姨妈说,但我和姨妈睡了,谁满足你啊。”

在一旁快要回房间的姨妈,脸又红了,让我想笑,为什么这么容易脸红呢。

我说:“在姨妈面前也乱开玩笑,姨妈劳累了一天肯定累坏了,快点一起回房睡。”

刘慧依依不舍的把姨妈送进了房,然后回到我们的房间。

此刻,我已脱光,不能自已。刘慧看到我说:“委屈老公了。”

我说:“就知道说官话空话,啥时候来点实际的。”

刘慧撒娇的说:“那不然呢,你要臣妾干什么。”

我说:“我要你弄我。”

刘慧说:“乖,医生说,还要半个月左右才能做爱,现在危险。”

说着,从抽屉里拿出她给我买的器械,“今晚就让小三服侍你。”

我虽很想和刘慧做,但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忍了。毕竟男人,尤其是作为一个真正的男人,要为另一半负责。

我示意刘慧关了灯,将器械上涂上润滑油,然后快速的。说实话,这个做的真的很真。但不知道为何,今晚我弄了很久,依旧没有冲动,刘慧也为我着急,让我摸她,和我舌吻。

甚至里面的润滑油干了,又重新弄上润滑油,依旧没有渴望。刘慧毕竟挺个大肚子,累得躺在那里不动弹,任我摸她。

刘慧看了看手机,说:“已经快一点了,老公快吧,不然姨妈都吵醒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有关姨妈的东西,我忽然异常的激动和兴奋,快速套弄着,仿佛内心的g点被触摸,握着刘慧的手也用力了。

听着刘慧轻声的吟,想着某个我不该想的女人,那么一刻感觉到天昏地暗,很快就完了。

事后,刘慧用纸巾帮我清理。

我躺在床上,回想刚刚发生的事,以及所想的女人。

有了深深的愧疚感和罪恶感。

刘慧帮我清理完后,很快入睡。而我,陷入沉沉的深思中,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估计是刘慧喊了我没醒,自己一个人去公司了。

因为昨晚用器械的缘故,我感觉有点不舒服,所以起床去洗澡。

浴室就在我卧室的隔壁,我迷迷煳煳的到了浴室后,才发现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当热水从我的头上淋下来,我瞬间清醒过来,然后把喷头关了,在浴室的门上附耳听外面的动静,果然,外面有电视的声音,也就是说,姨妈一直在客厅看电视。

难怪我刚刚虽然迷煳迷煳的,但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顿时我一阵羞愧,一想到自己是果着身子从卧室到的浴室,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姨妈看到。

纠结了好一会儿,我才想通,就算看了也已经看了,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以后习惯在家里果着的习惯确实要改了。

站在淋浴头下面,清理着自己时,昨晚的思绪又涌入脑海,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刘慧说姨妈那么兴奋,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以前对姨妈那么讨厌甚至到恨的程度,现在却怎么也提不起来那种恨意了。

想到姨妈昨天在机场忽然要倒下的那一瞬间,竟然有点心疼,又想到姨妈靠在我身上的感觉,竟让不自觉的映如磐石了。

但很快我就勒令自己停止这些想法,毕竟她是我姨妈,怎么可能往那些方面想,也许是我太久没碰女人的缘故了,一这么想,竟然觉得有点对不起刘慧,想到刘慧对我的好和付出。

快速的洗完澡后,我才意识到一个问题,没带衣服进来。

这可把我愁死了,总不可能叫姨妈帮我拿衣服进来吧。

正在我发愁之际,姨妈温柔的声音在门那边传来:“小张,你还有多久洗好啊。”

我以为姨妈要上厕所,那就尴尬了,说:“姨妈,很快了,等一下哈。”

姨妈说:“那你快点,姨妈给你煮早餐吃,你要吃什么。”

我说:“别煮了,都十点多了,待会儿一起吃中饭,省一顿。”

姨妈说:“那怎么行,肯定要吃的,说吧,要吃什么姨妈给你做。”

见姨妈这么说,我也不好意思再拒绝,免得她又以为我对她有意见,只得说:“随便吧。”

重要的是,我想待会儿姨妈去厨房弄早餐的时候,我就可以冲回卧室,这么一想,不禁佩服起自己的机智。

姨妈见我妥协,开心的说:“那姨妈下面给你吃,姨妈下面很好吃的。”

听到姨妈像小孩子一样开心的语气,我莫名觉得幸福,只是听到“姨妈下面很好吃”,刚刚还因为对刘慧内疚而萎缩的小弟弟,彷佛吃了韦哥一般,迅速翘了起来。

看到这不争气的,我轻轻的删了自己一耳光,觉得对不起刘慧,也对不起姨妈。

依旧矗着。

我听到姨妈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直到再也听不到,确定她已经到了厨房,深吸一口气,准备冲刺。

在我脑海里,计算着卧室到浴室无非3秒钟搞定,觉得这个过程再简单不过了。

但,事与愿违这个成语真的很贴切的形容了接下来所发生的事。

如我刚才在脑海里预演的一样,我将门打开一点点,透过门缝,见姨妈确实已经不在外面,然后快速的打开浴室门,使出吃奶的的劲往卧室跑,彷佛后面就是世界末日的那种跑法,你们应该想象得到吧。

但这个时候,我忽略了自己穿着一双拖鞋,还是一双湿的拖鞋,就在我快要到卧室的时候,胜利就在前方之际,我因为跑得太勐脚打滑,重重的摔倒在地。

这一下摔得着实不清,后脑勺着地的瞬间,我甚至感觉到眩晕,想爬起来身体却不听使唤。

姨妈听到这么大动静,赶忙从厨房跑过来,我恍惚中看到姨妈的脸又红了。

“摔得痛不痛”,姨妈说着然后靠近我要扶我起来。

近了看,才发现姨妈的脸红了,红到耳朵根。

姨妈用力扶着我后背,我尝试撑着地板才缓缓坐起来,然后看到自己,才知道姨妈的脸为什么那么红。

看到这不争气的玩意,我都快要摔死了,它却还在那里向我敬礼,尤其是当着姨妈的面,这我羞愧万分。

坐直了身子,缓过神来,我说:“让姨妈见笑了。”

姨妈不敢正视我,说:“哪里的话,和姨妈还见外什么,刚刚又不是没见过。”

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说错话了,脸蛋红了。

看到姨妈脸红的模样,我的心情有点复杂,感觉因年岁渐长而消失许久的小情愫似乎再次来到。

因为靠的近的缘故,姨妈身上澹澹的香味时有时无,把我弄得心痒痒的,要命的是,姨妈穿着宽松的家居服,因为弯腰搀扶我,被我看得透彻。

还好姨妈害羞,没往我身上看,不然着实难为情。

虽然我也羞愧难当,但看姨妈这么不好意思,于心不忍,开玩笑的说:“早知道被姨妈看了个精光,我就不用费这么大劲还想着冲回卧室了,也不至于摔这么惨。”

姨妈说:“快起来吧,还嘴贫。”

我感觉已经晃过神来,说:“姨妈,你去煮面吧,我没事。”

姨妈说:“我先扶你。”

然后示意我起来,把我的手搭在她肩上,而她一手抓着我的胳膊,一手搂着我的腰,将我扶起来送到床边。

当姨妈搂着我腰的时候,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一只紧紧的挨着我,说实话,在姨妈扶着我去床边的时候,我的内心是非常感动和幸福的,姨妈身上的香水味,似乎让我着了魔,有那么一瞬间,我希望她能一直这样搀扶着我,没有尽头的走下去。

我坐在床边,姨妈关切的问:“还疼不疼,摔坏没”

我说:“哪有那么容易摔坏,姨妈你别瞎担心。”

姨妈还是不敢直视我,脸上的红晕依旧未退去,温柔的说:“没有事就好,你休息下,姨妈下面给你吃。”

为了避免多的尴尬,虽然我此刻很希望姨妈能在我身边,但还是说:“姨妈你去吧,你这么看的我不好意思。”

姨妈小声的说:“该不好意思的是我吧。”

彷佛这几个字从嘴巴里刚蹦出来就要收回去的感觉,然后转身小跑去厨房。

看到姨妈小跑的模样,联想她刚刚说话,让我觉得她像个娇滴滴的小媳妇。

内心的一团火,似乎要慢慢烧起来了。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是刘慧打来的。

问我起床没有,说今天给我放一天假,叫我带姨妈出去买几件厚点的衣服。

然后听到那边下属和她汇报工作的声音,又匆匆挂了电话。

看到依旧如故,想到此刻刘慧还挺着大肚子为了这个家而工作,我有点恼羞成怒,意识到自己这一两天失态,甚至觉得自己变态,忍着疼痛赶紧穿好了衣服,然后去洗了把脸,在内心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来到客厅,看到姨妈在厨房里煮面,内心的愧疚感再度袭来。

她们母女对我这么好,可我却想这么猥琐下流的事,真该天打雷噼。

“小张,想什么呢发呆,快来吃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姨妈把面端到我面前,打断了我的深思和自责:“我把面放茶几上,就坐沙发上吃吧。”

我说:“好的。”

接过姨妈的面,也许是饿了的缘故,我忽然觉得姨妈下的面特好吃。

中午刘慧要和客户吃饭,所以我和姨妈随便吃了点就早早出了门驱车前往附近的商场。

兴许是之前在家发生的事情太过尴尬,逛街时,姨妈让我跟在她后边,二人也没过多的交流。

一天又这么过去了。

深夜,刘慧早已入睡,自从怀了孩子后,她一到床上就能睡着,且睡得特沉,雷都打不动。而我却辗转难眠,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失眠了,早几年,生活压力太大,居无定所对未来没有信心的时候经常失眠,最近几年生活慢慢步入正轨,很少失眠。

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甚至有焦虑的感觉。

我偷偷的从卧室出来,到阳台点上一根烟,北京的深夜已经有点冷了。我猛吸了两口,感觉到身体没有那么冷了,心里的焦虑也少去了些许。

再吸了几口烟之后,我感觉到几分恶心感,将烟头弹出窗外,看着烟头携带着小火花划出一道弧线往下掉落,很快消失不见。

我转身打算回去睡觉,毕竟太冷。却看见一个人影在我身后,这着实吓了我一跳,一定神才看到是姨妈,也不知道她在客厅站了多久。

我双手抱着胳膊搓了两下,走进客厅,关上阳台的门,问:“姨妈你吓死我了。”

姨妈假装责怪的说:“姨妈有那么恐怖,瞧把你吓成那样。”

她说话的声音尽量压得很低,生怕吵到她的宝贝女儿,显然她不知道她的宝贝女儿睡着后,哪怕拿锣鼓在旁边敲也不一定能醒,何况还隔了这么远。

我说:“恐怖倒不恐怖,就是姨妈你太白了,这头发又披着,有点像聂小倩。”

说完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姨妈温柔的说:“你这是埋汰你姨妈还是夸你姨妈,我睡了一觉醒了,见客厅灯亮着以为没关出来看看。”

我说:“肯定是夸你呢,我睡不着,小慧怀孕了,怕影响小孩健康,所以出来抽根烟。”

姨妈说:“年纪轻轻的,少抽点烟,你看你姨父,年轻的时候抽的那么凶,现在身体不行了,知道后悔了,开始搞养生,但年轻的时候损耗太多,现在怎么养也养不回来了。”

深夜里,尤其是当我辗转难眠的深夜里,看着眼前的姨妈,穿着昨天那件睡裙,因为没有穿里衣的缘故,胸前若隐若现,惹人爱怜。

听到姨妈说姨父不行之际,我的脑海里很自然的就规避为那方面的不行,不由得内心就有些许燥热和悸动起来,竟然又不争气起来。

但好在理性和羞耻心还在,我尽量不去看姨妈,也不看她的眼睛,为了怕她看到我的模样,我走到沙发边坐下,说:“就是睡不着,不知道为什么。”

姨妈也过来坐下,轻声细语的说:“怎么了,是不是姨妈来了你不习惯。”

听姨妈这么说,我不免笑了起来,说:“我的姨妈,你不要总这么说,说的我好像多讨厌你似的。”

姨妈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说:“不是姨妈的原因就好。”

看到姨妈楚楚动人的模样,我不禁动容,说:“当然不是姨妈的原因,这次姨妈过来,让我意识到,以前对你们真的太不好了。”

姨妈听到这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一会儿眼里便含着泪花。真不懂女人们怎么都一样,这么容易哭.我说:“姨妈,你怎么还哭了,以后我会好好孝敬你的,和小慧一起。”

姨妈往我这边靠过来,然后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说:“姨妈是开心。”也许这只是姨妈的一个随意动作,因为开心而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但隔着睡裤,姨妈柔软的手以及热量,传递到我身体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了

内心躁动了,甚至瞬间弹了起来。

还好姨妈看着我,没有注意到我的变化。我将身子往前倾,企图盖住我那蠢蠢欲动,姨妈这才发现自己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脸又红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到我的小帐篷没有。

我扯开话题:“姨妈,你怎么也睡不着了,是不是不适应这边的生活。”

姨妈笑了笑,依然说:“没有,年纪大了,睡一会儿就醒了,在老家也是这样。”

我看到她因为笑而显得松动的睡裙,她白皙的脖子和锁骨下面,两颗被包裹的部分少了,露出的多,我又不争气的抗议着,而我的眼神也不争气,总是想着要去看,好在姨妈光顾着笑,没注意我时不时的去偷瞄她。

她嫣然的就倾着身子要过来掐我胳膊,好在我机灵,躲开了。

在躲开的瞬间,姨妈的两颗尽收眼底,姨妈都是四十多的人了,怎么可能还是粉嫩的,是不是我看错了。

越是这么想,我就越想看清楚,打消心中的疑虑,可内心另一个想法又骂自己龌龊。

就在我内心煎熬,眼神缥缈之际,姨妈见掐不到我,也可能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就没有继续要过来掐我的意思,而是端正的做好,然后看到自己两颗有一半露了外面,脸顿时又红了。

我假装没看见,她见我眼神看向何处,偷偷的整理了一下睡裙。然后为了缓解尴尬说:“别贫了,早点去睡吧。”

我只得打了个哈哈,说:“不知道,就是睡不着,脑子里瞎想,头疼。”

姨妈说:“你们年轻人啊,就是想太多了,所以才睡不着,还头疼。你坐好,姨妈给你揉揉。”

姨妈在我身后,我坐着,而她则跪着,挺直身子双手轻轻的按住我的太阳穴,慢慢的揉了起来。我干概万千的说:“真舒服。”

姨妈说:“恩,你姨父累了我就这么给他按的。”

不知道为何,此刻听到姨妈说姨父,我心里颇有不快,便哦了一声。姨妈并没有听出我的不爽,继续揉着,时而用力,时而轻轻的,说:“你闭上眼睛,不许说话。”

见姨妈按得如此舒服,我只得乖乖闭上眼睛,享受这舒服的时刻。

姨妈身上的香味时有时无,我早已不行,但理智还是告诉我这是禽兽行为,只能一边享受这幸福也是这煎熬,此刻我似乎明白了,痛并快乐着的意思。

姨妈按了一会儿,我不自觉的往后靠了一下,软绵绵的,在我后脑勺磨蹭了一下,但我理智的坐直,毕竟外甥的头磨蹭姨妈,没有比这尴尬的。

好在姨妈并未察觉到异样,我也渐渐大胆起来,时不时的假装不经意将往后倒,碰到姨妈。

就这样,大概按了十多分钟,姨妈的手离开我的头。说:“可以啦,现在治好了吧。”

我意犹未尽,说:“没有呢,还想姨妈再给我按,太舒服了。”

姨妈疲倦的说:“我累了,明天给你按。”

我听姨妈这么说,不免心疼。

就这样,我和姨妈两个人来到各自的卧室门口,互道了晚安。

我回到床上,没有管熟睡中的刘慧,迅速拖去自己的睡裤,然后褪下已经完全湿透的裤,此刻再也忍不住,从抽屉里掏出器械。

在那一刻,我的理智被完全侵蚀,脑海里全是姨妈的模样,她的笑,她的撒娇,她的脸红,她吸着我食指的嘴,以及她给我按摩时没过一分钟,我就完了。

可过了之后,我又开始悔恨,陷入深深的自责,在矛盾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在厨房吃早餐。

恍惚中,姨妈把煎饼端到我的面前,近距离才发现姨妈化了精致的妆容,不像以往那种淡淡的妆,难怪刚才笑起来我感觉她不一样,却又不知道具体哪里不一样。

我问:“姨妈你等下要去约会吗”

姨妈没好气的说道:“都老太婆了和谁约会啊。”

我说:“那你干嘛打扮这么漂亮。”

姨妈听我夸她,脸上泛起小红晕,然后笑得和个孩子一样,说:“就知道嘴甜,忘了和你说了,我有个朋友,就是董阿姨,你还记得不。”

我说:“记得,当然记得啦。”

这个董阿姨,是我姨妈的同事,我结婚的时候,她还来参加过。

因为要出门,所以姨妈特地打扮了一下。

姨妈外面穿的是我和她一起去买的卡其色风衣,没有系扣子和腰带,里面上身是一件黑色的针织衫,将姨妈的胸部凸显的淋漓尽致,下身则是一件紧身的牛仔裤。

就这样,两人匆匆出了门,去小区门口接董阿姨。董阿姨老远就看到我们了,豪迈的招手致意我们过去。

几年没见,董阿姨变化倒是不大,就是体态比之前丰盈些,穿着一身职业套装裙,下身穿着肉色的丝袜和红跟鞋,说实话,她的腿没有姨妈的长,但还算过的去,不过我倒挺担心,这北京的天,她这么穿会不会冷死,脸蛋还是那么标志,皮肤非常的白皙,想起我之前听到的传言,想来董阿姨没少被男人滋润,难怪气色越活越好。

将两个女人带到万达广场的某个装修得富丽堂皇饭店,点了菜之后,董阿姨表示要去下洗手间,我和姨妈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姨妈略微恼怒的说:“不是让你带我们去个便宜点的地方,来这里干嘛。”

我说:“我的亲姨妈啊,这还不是为了给你长脸。”

姨妈说:“我的脸不用你花钱来长,我自己来就好。”

我说:“姨妈,这也不贵,咱们三人才六百多,放心吧,我这是帮你打压她。”

姨妈说:“你是帮我打压她,还是自己想表现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看她的眼睛的直了。”

我说:“姨妈,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眼里一直都只有你的,没有其他女人。”

姨妈恼羞成怒的说:“不许拿我开玩笑,都什么年纪了,还穿红高跟鞋还穿丝袜,哪有一点为人师表的样子,不知道还以为卖保险做安利的。”

听到姨妈这么嘟囔,我似乎明白什么了,笑着说:“原来某人生气,是因为吃醋了哦。”

姨妈发怒着说:“哪有,别瞎说。”但此刻任她狡辩也没用了,她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她,脸蛋通红通红的,红到了耳朵根。

还好董阿姨适时的回来,坐下了看着姨妈说:“哎哟,你这脸红的怎么和猴子屁股一样啊。”

姨妈说:“可能刚进来空调感觉有点热。”

董阿姨说:“还好吧,你这脸红的毛病这么多年还没变,和个怀春的小姑娘似的。”

姨妈说:“你也真是,当着孩子的面说话没个正行。”

董阿姨这才发现忽略了我的感受,连忙道歉:“哎哟,对不起,我把小张忘记了”然后掏出手机:“谁叫你们娘两关系这儿好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亲儿子呢,对了小张,我加下你微信。”

我也掏出手机,还没说话,姨妈就说:“你一老太婆,加年轻人微信干嘛。”

董阿姨说:“放心吧,我不会把你的宝贝外甥抢走的,何况我也没女儿。”

姨妈白了一眼说:“还没个正行。”也只能默认了此事。

就这样,董阿姨咯吱咯吱的加了我的微信,我一看头像,还真是放得开,估计是夏天拍的,穿着深v的黑t恤,两个蠢蠢欲动的仿佛要跳出来似的,看架势,比我姨妈的还要大很多,但看她穿着职业套装,确实感觉不到有多大。

见我盯着手机看,董阿姨凑过来,发现我在看她头像,开朗的笑着说:“怎么样,这头像好看不。”

我感觉到惭愧,羞涩的说:“还好吧。”

董阿姨说:“只是还好啊,你们年轻人现在不都喜欢这样的。”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答话,姨妈抢过来说:“你呀你,好歹还是主任了,弄一个那么开放的照片做头像合适吗。”想来姨妈也是一直关注董阿姨的种种。

董阿姨说:“这叫追随年轻人潮流,不然现在小孩子越来越皮,怎么管教啊,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弄一颗柳树上去做头像,就高大上了。”

这女人还真是厉害,说的姨妈也没话说了,不过也许是姨妈不想搭理她了。

好在上菜很快,三个人边吃边聊关于菜品的话题。吃完后,我们便和董阿姨分开了。

晚上深夜,手机“叮咚”一声,我打开一看,发现了董阿姨给我发了条信息,说后天她还要来北京,想要独自和我聊聊。

我心里有点莫名其妙,不过有个性感的美艳少妇主动邀请我,我岂能有拒绝的道理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61220.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