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前妻见面就干一次:她洗过澡了放心舔

我被长腿护士夹得好爽:女生越说疼男生就越是来劲

封启宁慢慢抽身起来,用餐巾纸擦了擦自己垂下来的大肉茎,忽然道:“窗户都是单向玻璃,外面看不到里面,不会有人看见你。”

连欣晕晕乎乎地点头:“哦。”

封启宁衣冠楚楚之后,低头看着这个已经被他操迷糊的女人,去楼梯间把她的衣服和手机捡回来,伸手在她丰满的大奶上随意揉了揉,说:“自己收拾好,虽然特助不会说什么,但你也要穿上衣服。”

“好。”连欣乖巧地捧起奶给他玩。

“干……”封启宁身下急剧膨胀,后撤一步,转头看着别的地方,松开领口暗骂了几句,深呼吸说:“自己老实呆着。”

文学文学

“噢。”

出去之前,封启宁侧头:“我还是提醒你一下,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有不切实际的想法。”

连欣坐在地毯上看着他,一双清灵灵的剪水秋瞳与封启宁漆黑一片的双眸对视片刻,点点头。

封启宁走后,连欣穿好衣服,打开手机看了看,除了几条广告短信和之前医院发给她的体检流程通知,没有别的,她在茶几上还发现了有自己名字的体检报告。

“怎么在这里呢?”她翻了翻,报告最后有主任医师曾医生以及苏子锡副院长的签字和联系方式,这套体检还附赠一次免费复查和早午餐。

连欣想,既然是她的东西,她应该可以带走吧,有赠品的,不要白不要。

「一级香水原液提取完成!恭喜宿主,第一次任务完成,奖励为三项可选:一、强化身体素质及性能力;二、十天自由抵偿休息日;三、本世界国际通用货币两万。」

“自由抵偿休息日是指可以抵偿惩罚时间,让我自由休息的意思是吗?”

「是的。」

连欣想了想:“我要这个!”

「恭喜宿主,兑换成功,您现在拥有可自主选择的十天自由休息抵偿日。一级香水制作约需要三天时间,三天内为宿主休息期,无惩罚。」

连欣惬意地展开手臂伸了个懒腰,太好了。

「宿主,因为您优化过的身体性交感官极佳,有较强的成瘾性,建议您尽快离开这个任务对象,以免其为您后续的任务带来麻烦。」

“好。”连欣收回手,系统不说她也是准备走的,对方如果是个普通人也就罢了,居然是这么大一家集团公司的董事长,怕怕的。

离开HD公司后,连欣直接向众安保洁申请了辞职,她的合同本来就是临时制合同,随时可以解约,连欣将工作移交给一位原本就负责高级客户的贵宾保洁后,不顾主管的询问,甚至没有要本月的工资,直接离开。

?换了手机号,买了菜,连欣回到租屋,一进门就看到地上堆放着许多花牌和礼盒,连欣蹲下来看,花牌上写着“祝一高校草林立风大学顺利”、“校草军训愉快”之类,礼盒个个雅致精巧,一看就出自女孩子之手,连欣随便拿起一个摇一摇,里面掉出一封信,连欣捡起来,瞥到上面情意绵绵的少女表白,她吐吐舌头,觉得不太好,赶紧叠好塞回去恢复原貌。

经过卫生间门口时,她看到林立风穿着一件松垮性感的黑色休闲背心,站在凳子上换灯泡,青年特有的肌肉线条结实流畅,紧健的腰身一览无余,胸肌线条在背心的掩映间隐约可见,甚至连男孩凸起的乳头都偶尔能够瞄见……

林立风扭头看到连欣,灿烂一笑,从凳子上蹦下来,接过她手里的菜,捏捏她的脸:“回来了?”

“嗯……”连欣心不在焉地问:“你今天,出去了?”

“是,同学聚会,我后天要报道军训了。”

“噢……”连欣眼睛不老实地在他上三路下三路悄悄看,男孩穿的棉质运动休闲裤有些显形,裤裆里鼓鼓囊囊的一大包隐约可见,他刚才从凳子上跳下来,里面的大条还上下蹦了几下,连欣刚刚才酣畅淋漓地干完没多久,又开始痒,不知道这该死的系统到底对她身体干了什么,小穴被那样猛干也毫发无损,而她开了荤的身体却越来越馋。

骚痒的阴道内壁在抗议,好想吃十八岁男孩的汗味肉棒哦。

连欣舔了舔唇,娇娇地伸手搂住他紧健的腰,一边嘤嘤嘤一边软骨头一样仰头看他。

林立风不懂她怎么了,大手握住连欣纤细的腰把她轻松抱起来,额头抵额头试了试温度,关心:“怎么了?有点热,是不是发烧了?”

连欣将脸埋进他胸膛,手在林立风坚实分明的腹肌上轻轻滑。

发烧呢是没有,发骚呢倒是真的。

珍藏十八年的处男大屌终于被夹了(3300+)

连欣的手犹豫了一下,从松垮的休闲背心下摆钻进去,林立风的腹肌仿佛因她凉滑的小手收缩了一下,他低头看她。

连欣咬着下唇,两眼水汪汪的回视,手指划过人鱼线,往下溜过他结实的大腿,在鼓着大包的裤裆上揉了揉。

林立风睁大眼。

“……哦。”他明白了。

他一手抱起连欣走向沙发,不是很肯定,但她应该是这个意思,连欣被他稳妥地放在沙发上脱掉裤子,林立风正准备低头帮她舔穴,连欣就一脚蹬着男孩宽阔的肩抵开他,漂亮肥美的馒头逼大喇喇地直对着他,粉嫩的阴唇微微颤动,林立风呼吸急促,咽口水,目光在她的脸和她的逼之间游移,问:“怎么了?”

连欣问:“你还是处男吧?”

林立风的脸忽然涨红,目光挪开不回答,虽然从小家教严格且很尊重女性,但十八岁已成年男子也有自己莫名其妙的自尊点,他突然脱了背心露出结实漂亮的身体,抓着连欣的两腿分开伏下身,准备直接帮她舔到高潮了事,反正她也不愿意让他插进去。

连欣再次挣开他,说:“哎哎哎,等会,我要先洗个澡。”

林立风疑惑:“洗澡?”

连欣站起来眨眨眼,边走边脱衣服:“是啊,给处男开苞要有仪式感哦。”

林立风看着她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看着她挺着丰满的奶子进了不关门的浴室,看着她站在浴缸里仔细搓揉自己惹火的胸和臀,总算还没迟钝到家,他迅速脱光了自己的裤子,挺着一根快要炸掉的大鸡巴追进了浴室。

连欣见林立风上下晃着鸡巴跟进来,气喘如牛,那肉棒上的青筋都快和他脖子上的一样粗了,觉得好笑,自己转身坐进浴缸里,张开腿,掰开穴,拿出一支除尘用的软毛刷递给他,指一指自己的小穴说:“可不可以帮我仔细刷刷干净啊,等会你要用的。”

林立风睁大眼,艰难地吞咽口水,恍惚地接过软毛刷,帮她清洗小穴。

阴唇阴蒂上密集的神经被细密的软毛扫过,连欣立刻高亢地淫叫出声,林立风听着她哦哦的淫叫,看着饥渴翕动的小逼,没刷两下就无法忍受了,猛地闯进满水的浴缸里抱起她的肥臀对准紧窄的小穴直接肏了进去。

连欣和林立风同时叫出了声。

来了!这根珍藏十八年的处男大屌终于被她夹了!连欣忍不住蠕动逼肉细细品味这条股股跳动的硕大肉龙。

林立风仰头抽气呻吟:“啊啊!!这是什么?!!”他从没经历过这种被一万张小嘴同时吮吸磨缠阴茎的感觉,忍不住疯狂抽插了几下就射了。

他茫然地低头,与连欣四目相对,脸先是爆红,之后惨白。

连欣也被搞懵了,她刚刚被处男的粗大肉棒填满,林立风宽阔结实的胸肌还在剧烈起伏,脖子上的吊坠还在她眼前晃动,可她小穴里的大家伙就已经突突突突射完了?

所幸气氛凝固的惨案没有持续多久,林立风很快又硬了起来,带着一种洗刷耻辱的报复心理他把连欣狠狠压在浴缸里干得水花飞溅淫叫喧腾。

两天后。

苗里推着小巧的行李箱捏着一片钥匙兴奋地走进小区,马上要见到他了,她特地找林大伯借了钥匙,就为给风哥哥一个惊喜,陪他一起去报道。

两人青梅竹马长大,两家又是世交,同样家世良好家风严谨,上大学后,家长应该就不会阻止他们谈恋爱了吧,她有信心,世伯世母对她是乐见其成的,苗里开心地捂脸。

找到房子后,苗里深呼吸,轻手轻脚地进了门,正要冲上去喊一句“Suprise!”,就见客厅里一对全裸男女正在投入而疯狂地做爱。

她脑子一片空白,看着干净阳光的风哥哥,抱着一个女人的屁股站在客厅,像狗一样激烈交干……

林立风两手抓着连欣的一对丰乳,屁股全力耸动,两人闭着眼发出投入的淫叫,刚刚开苞的粉色肉棒既鲜嫩又精力强劲,大龟头雨点一样击打着花心,微翘的棒身不停地刮过阴道G点,循环地擦起高潮。

连欣被一秒十下的全速抽干操得浑身发抖胡言乱语:“……啊啊……太大了……哦……好硬……哦哦……”

“还笑不笑我!我会不会干!!”

“好会干,处男大肉棒好会干……好有力啊……”

“你好紧!啊!啊!噢!”男孩的呻吟声激烈又好听。

“逼逼合不拢了……要尿了!”

“尿出来!宝贝!尿给我!尿给大龟头!”

苗里像个四分五裂的玻璃人一样呆看着,看着风哥哥粗壮的粉色肉棒插在别的女人的阴唇间飞速进出,棒身上裹着别的女人身体里的晶亮淫液,饱满的卵蛋拍在别的女人身上,跟别的女人炙热接吻不停地交合,他马达一样狂猛的发力抽插都是为了服侍别的女人……苗里快疯了。

她尖叫一声:“啊!!风哥哥你坏蛋!不要!!”

林立风震惊回头,连欣瞬间被吓得阴门紧缩,穴内激射出一串阴液喷在林立风的龟头上,林立风猝不及防之下阳关没有锁紧,臀部抖动,睾丸一胀一缩,精液连续爆射入穴……

于是苗里又亲眼目睹了林立风在别的女人身体里射精的全过程。

“她!她一直盯着我们的性器看!”连欣捂住脸。

林立风脸黑如锅底,迅速抄起一条毛巾把连欣遮起来,自己随便套上裤子,把连欣拉到身后,十几年来头一次用严肃的语气对苗里说:“苗苗,你过分了!”

苗里一脸三观尽碎:“我过分?!是我过分吗?!风哥哥!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

林立风莫名其妙地看着她:“我怎么了?”

“我不许你被别的人玷污!你快点放开她!我不允许!”她像发疯的母狮一样想冲上去挠那个女人。

林立风挡住她,低头对连欣小声说:“对不起,你先上去好吗?”

连欣躲在他身后,同样郁闷:“你有女朋友的啊?!”

林立风立刻否认:“我没有!这是世伯家的女儿!”

苗里伤心欲绝。

连欣尴尬地抱着衣服跑上楼,苗里含恨盯着她曲线妖娆的背影。

林立风转身看着苗里,无奈地说:“苗苗,我们谈谈。”

很快,连欣换好厚实保守的衣服,从楼上下来贴着墙边走准备出去,林立风立刻起身过来紧张地抱住她,怕她生气:“你去哪儿?”

连欣小声说:“没事,我感觉现在呆在这里有点尴尬,你们先聊吧,我出去吃点东西就回来。”

“嗯,”林立风抱紧她观察她有没有生气,低头亲亲她柔软的唇,半哄着说:“很快就好。”

连欣离开后,在路边晃了一阵,其实她也不饿,走到小吃店看到外卖APP的宣传贴,她心里一动,不如去外卖平台登记当骑手吧,工作反正要换,送外卖不跟人紧密相处,也就是接单送单开门关门的事,还能让系统多扫描一点人。

申请注册很简单,但送外卖需要体检和健康证明,连欣想起之前有做过的全套体检,不知道她算不算健康,能不能给她出具证明,她跑到那家很有名的私立医院找前台询问,前台表示额外出具证明需要找负责体检的主治医师或者审报告的相关领导,连欣在手机短信里找了找,通知里有相关人员联系电话,她给主治医师曾清打电话,没人接,于是只好壮起胆子打给那位苏子锡副院长。

苏子锡正在与封启宁视频,他看着对面黑沉得像八天没睡觉的脸色,背靠在旋转圈椅上,不冷不热地说:“你说要咨询心理医生,我找了最好的医生过来,你又不肯说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底要怎么样啊,封董。”

封启宁烦躁地揉眉心,挥手:“算了,没事。”这种事怎么讲,说他封启宁想操逼想得神智失常,而那个逼被他操了一次就突然跑了。什么意思,是他不行吗?手机还换号,住的地方据租房中介说她早就搬走了。

这个女人…好,好得很。

苏子锡座机电话响:“等你想好再说吧,我工作。”他挂断视频,接起电话。

?连欣:“啊…喂?你好?”

“你好。苏子锡。”

“哦我是,我是,体检的。”

苏子锡愣了一下:“嗯?”

“额不是,我是被体检的。”

苏子锡:“……嗯?”

连欣开始冒汗,她的社恐真是没药治,尤其是打电话的时候。

花了一点功夫,终于把事情沟通清楚,苏子锡还记得这个高价体检保洁员,他看一眼时间,说:“你过来吧,可以给你开证明。”

连欣走进副院长明亮的办公室,这家私立医院价格昂贵,装修和外饰也非常典雅精致,苏子锡正在电脑里调阅她的体检报告。

“请坐。”

连欣才刚坐下来,就听到系统说:「发现目标男性。符合二级香氛原液要求。七小时后一级香水将完成制作,请让目标男性喷洒一级香水后与你性交。」

连欣:“……”

苏子锡漂亮的桃花眼随意瞥一瞥她,拿出有医院抬头的文件纸给她开证明:“我记得你在保洁公司工作,怎么又去送外卖?”

连欣看着他俊美的侧脸没说话,上次惊鸿一瞥,只觉得他玉树临风,这次近距离看,发现他眼睛很漂亮,右眼角还有一颗小小的泪痣。

连欣顿了顿,说:“换工作了……”

苏子锡把一纸证明递给她。

连欣接过来,吞吞吐吐说:“那个,我这套体检,好像还附赠一次复查?”

苏子锡点点头,背靠在圈椅上:“怎么,有哪里不舒服么?我可以给你安排医生。”

连欣抿抿丰唇,湿漉漉的眼睛抬起来看着他,小声请求:“你,可以,亲自给我体检吗?”

苏子锡撩起桃花眼看她。

当面入屌插穴气走情敌(2500+)

苏子锡看着眼前这位衣着保守举止乖巧的女孩,对她反差性的出格要求略感好奇:“为什么要我来?”

连欣当然没有理由,她只是想创造条件勾引他而已:“因为……你是副院长,肯定你更好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58847.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