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你下面滴水:蒋家小娘子np文

她将果汁递给张国强之后,正要转身回到“爱巢”,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于是转身回来面无表情地说:“老公我问你,那张农行卡里面少了两万块钱,是怎么回事?”

文学

张国强正喝果汁,连忙将手机掩至身后,惊愕问道:“你怎么知道?”

孙晓雪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恨铁不成钢地问道:“你是不是还在网赌?去年你输进去整整五十万,还完了之后你还是不长记性?狗改不了吃屎?”

“我去你娘的!骂谁是狗呢?”

张国强铆足了力气,眼看着一记大耳光就要扇在孙晓雪脸上,吓得她退到门后,手指着他说道:“你真是一个废物!做生意做生意不行,干活儿干活儿不行,就连在床上……在床上你也是一个无能废物!”

气冲冲地回到房间之后,气得她恨得她眼泪夺眶而出,抱着双腿痛哭流涕。

老宋用力将她揽入怀里,说道:“晓雪,好妹妹,别哭了,宋哥看到你哭连死的冲动都有。”

孙晓雪整个人依偎到老宋怀中,哭着说:“宋哥,你真好,你比那个无能废物强一千倍一万倍,你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听得老宋精神抖擞,捋了捋头顶有些稀疏的头发。

哭了片刻,孙晓雪坐起身从床头柜里面取出一个黑色铁盒子,旋即打开来从里面掏出一枚安全套。

温柔递给老宋,轻声说道:“宋哥,你会不会不喜欢戴这个……”

老宋发现这是狼牙式的,周身裹着塑胶制的软刺,他将孙晓雪紧紧搂在怀里面,诚恳说道:“晓雪,宋哥我好好疼疼你……”

孙晓雪望着老宋许久,良久,美艳如玫瑰花开的笑容在俏脸上荡漾开来。

她的一张俏脸,又羞又臊,渴望的神情蕴含在俏脸上,含苞待放。

老宋整个人非常激动,望着躺在自己身前的孙晓雪,他身体如同着了火一般,口干舌燥的,恨不得以最快速度将这种燥热宣泄在孙晓雪玉体之上。

“唉,宋哥,对不起。”

孙晓雪一声叹息,将缠绕在他腰间的白嫩小腿放下,整个人坐在床边,垂头丧气。

老宋将她搂在怀里面,关怀问道:“晓雪,你这是怎么了?”

孙晓雪睁开眼睛望着他的裤子,发现那一处仍是鼓鼓囊囊的,饥渴已久的身体自是万分渴望,然而,有那个力气却没有那个心思。

她依偎在老宋怀里面,嘟着嘴羞臊说道:“宋哥,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真的无法相信张国强居然还在网赌。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情了,等下一次你再好好疼我,好吗?”

老宋是一个善良的老男人,虽然他无法自拔,但是又怎么可能会强迫孙晓雪呢?

孙晓雪这番话明显是在征询老宋意见,老宋轻抚她的玉颈,笑道:“没事儿,只是你要答应宋哥,千万不要为此做出傻事。如果你老公还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来为你出头。”

孙晓雪点点头,小鸟依人般娇羞说道:“宋哥,你真好。”

老宋依依不舍地离开之后,一个人行走在路灯昏暗的午夜大街上,夏日微凉夜风吹动了他头顶稀疏的头发,幻想着方才孙晓雪躺在床上难以自持的娇羞模样,当真是心痒难挡。

这一次虽然没有与孙晓雪成事,但是还有下一次,孙晓雪被他征服已是板上钉钉不争的事实,唯独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

想到这一节,老宋的心更加踏实,低声哼唱古老歌谣,朝着家的方向漫步行去。

回到家之后,老宋洗漱一番躺在床上给孙晓雪发送一条微信过去:晓雪,你睡了吗?

当初老宋之所以能够加上孙晓雪的微信,还只是因为收工钱方便而已,毕竟这年代都是手机支付,与他年轻时候不一样。

稍顷,孙晓雪发过来一个“亲亲”的表情,紧接着后面跟上一行温暖文字:宋哥,叫我媳妇。我刚刚冲完澡,自己躺在咱们两个人的爱巢上,想那个王八蛋干得好事情呢。

老宋没敢发语音,毕竟他知道张国强就躺在卧室里面进行网赌,于是便发了一行文字过去安慰她:媳妇,你要知道气大伤身,如果气坏了,我以后找谁说理去呢?

孙晓雪那头沉寂片刻,良久回复:好,我听你的。宋哥,晚安,我睡了。

老宋哭笑不得,明明刚才还要自己称她为媳妇儿呢,两句话不到,就又变成“宋哥”了。

想来征服女人,毕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在完全占有她身体之前,她可不会心甘情愿伺候自己洗脚洗内裤袜子。

老宋发过去这样一行文字:晓雪,现在我如果在你的被窝里面,一定会让你做最幸福的女人,整整一夜我们都不睡觉了,就抱着你一起做快乐的事情。

孙晓雪有裸睡的习惯,此刻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躺在被窝里面,正用手摩擦光洁的脚底准备睡觉。

她见老宋这样说,脸色立刻红了,又羞又臊,回复道:老公,你真坏,说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真难为情……

老宋非常清楚,经过这样一番文字撩拨,孙晓雪必然心痒难耐睡意全无。

他回复道:咱们两个人差一点都水乳交融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下回我让你闻闻我的大腿根,看看是不是非常有男人的味道。

孙晓雪如时将房间灯关闭,躺在一片黑暗之中双眼紧盯屏幕,回想老宋鼓鼓囊囊的裤子,真是有别样快感。

大腿根……

男人味……

孙晓雪的俏脸自然是红得如同那天的晚霞,没有说任何话,给老宋发过去了一个“抱抱”的表情。

殊不知,老宋发过来的“大腿根”这三个字,就已经将寂寞少妇撩拨得身体起了反应。

老宋故意问她:晓雪,你现在有反应了吗?

孙晓雪看到老宋这样问她,脸上当即一片羞红,出于正常女人的生理原因,她的娇躯当中已是仿佛有一团烈火在熊熊燃烧,那一处,甚至有百爪挠心的酸样感受。

然而,如她这样的大家闺秀,又如何会好意思将自己真实感受一字一句地说给老宋听?

老宋见她没有回复,赶紧趁热打铁,将手机摄像头正对着下身拍了几张私处照片,给孙晓雪发送了过去。

如此一来,当即便将孙晓雪娇躯当中潜藏着的最后一缕欲望激发出来。

她咬着牙恨恨想到不争气的张国强,那个不举的废物,看来非是要将家里面的积蓄全部网赌输光不可了。

想到这里,她身下一阵排山倒海般地燥热,连忙给老宋回复了过去:宋哥,我快要把持不住了,有了很大反应。多想要和你躺在一个被窝里面,让你好好疼疼我,安抚我这颗受伤了的心灵。

接下来,两个人聊天的尺度越来越大,彼此之间言谈用语越发露骨,孙晓雪最终彻底受不了了,就差发语音向老宋哭着求饶。

将近凌晨时,两人眼皮都已经睁不开,互道晚安之后,彼此沉沉睡去。

老宋睡熟之后,终于不再做往日的那些激情梦境,梦境当中的女主角虽然还是孙晓雪,然而却是无比贤惠的孙晓雪为自己洗衣做饭。

笑面如花,美若天仙,无限婉约地看着老宋说:“老公,我洗完衣服就去给你做饭,想吃什么尽管说,我要把你喂得胖胖的,然后给你生一个大胖小子。”

老宋嘿嘿一笑,将蹲坐在小板凳上洗衣服的孙晓雪搂在怀里,正想说家里委实太穷,没钱养小子,只想要闺女。

然而此话他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费了好大力气即便说出来了,却根本发不出声音。

情绪一急,立时便醒了。

他满头大汗,怔怔望着窗外的惨白月光,夜空如同被墨浸泡过般黑暗。

正在发呆愣神时,手机来电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不耐烦地按下接听键,没有好气地冲着手机吼道:“谁啊!有事快说,这么晚了还打电话!”

手机那头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二叔,我是你侄媳妇。”

“哦哦哦,咋了侄媳妇?”老宋立刻清醒过来,急声问道。

“二叔,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口,我现在无家可归了,只有住在你家了。”手机那头侄媳妇的声音显得落寞又无助,当真是惹人怜爱……

在这座城市当中,老宋有一个不学无术的侄子,前两年结婚之后隔三差五家暴,每一次举目无亲的侄媳妇都会来找老宋。

久而久之的,老宋的出租房俨然快要成为侄媳妇在这座城市的第二个家。

如果说孙晓雪是一朵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那么,侄媳妇蒋冬雪便是一朵在寒雪之中悄然绽放的雪莲,清纯靓丽,一颦一笑举手投足就是一个女孩儿。

当老宋急匆匆地推开门之后,只见侄媳妇蒋冬雪正可怜巴巴地站在门口,身上穿了一条时尚动感的粉色裙子,一头长发染成淡黄色,烫了波浪大卷。寒风吹来,白嫩娇躯不停打着哆嗦。

“二叔……”蒋冬雪抽泣着扑进老宋怀里。

老宋连忙闪开,有些自卑地说:“冬雪,二叔身上脏。”

蒋冬雪眼眶当中噙泪说道:“怎么会呢?二叔在我眼中是天底下最伟大的男人,远远要比那些穿着貂皮大衣不学无术的年轻小伙强多了!”

老宋虽然刻意不去注意,然而当侄媳妇蒋冬雪的娇躯依偎在自己怀里时,一阵少女的迷人幽香却是避不开的,那种钻心刺骨的舒畅感,瞬间令老宋精神抖擞。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57984.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