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在床上越用力说明越爱:用力舔别停口爆最舒服的经历

紫色蘑菇头喷射白灼|乖转过去我不会弄疼你

“我听说你前几天给隔壁的周婶家的叫驴看好了配种的毛病?”刘鑫月道,说完,俏丽的少妇羞得满脸通红低下头。

“是啊,是有这事!咋啦你家的牲口也配不上种咋的?哎呀,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呢,不就配种这点事吗?瞧叫嫂子你说的这个不好意思,别说是你家叫驴跟母驴配不上种,就是你老爷们孟广发和嫂子你配不上种,老弟我也一样能给你治好了!”

赵本严拍着胸脯大包大揽地说着。

“还……还真是是人….配不上……”刘鑫月俏脸红的都要滴出血来。?

赵本严一时无语。?

…….

五分钟后,赵本严跟着刘鑫月一前一后走进老孟家的院里。

“哇!到底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富户啊!这一溜五间崭新的大瓦房,宽敞的院落,水磨石的地面。跟自己住的那两间小土房比起来,我住的简直就是狗窝啊!哎,人比人得死啊!”

赵本严心下感叹着,跟着鑫月进了老孟家宽敞的大客厅。

文学

一分钟后,赵本严老老实实端坐在老孟家装修富丽堂皇的客厅沙发上,手里端着鑫月递过来的水杯四周打量着。

“其实…..其实我请小赵大夫进来,除了请您喝杯水以外,还有件事想和你咨询一下,我听说你除了会给牲口看病也能给人看病?是吗?”

刘鑫月低着粉颈红着脸坐在另一侧的椅子上小声问道。

“给人看,给谁看病?谁要配种?”

一时走神的赵本严随口问道。

“是…..是我们家….家里的……”

刘鑫月俏脸红的更是厉害支支吾吾地接着说:

“你也能听说过吧,我从去年嫁到你们这孟家屯,都快一年了,这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村里就开始有了些闲言碎语,我男人和我公爹都怀疑我…..我身体有问题,去县城检查了两回,也没看出所以然来。前几天听说你治叫驴治的那么有把握,我就想……就想让你帮我也……也检查检查…….”

说完这话刘鑫月臊得猛地一低头,再也不说话了。

居然有这等好事!

大骡子大马他检查得多了,如此美丽的少妇他可从来没给检查过,赵本严吞了口口水望着眼前的刘鑫月心里也是很紧张。

“那个…….嫂子,这个……人呢…..怎么治我虽然是学过,不过呢没有太多的实践机会,所以可不敢给你打包票啊!”

赵本严也有点结巴地说道。

“没事,死马当活马医,为这事我男人和我没少吵架,要是还怀不上的话我也没脸在这家里呆了,你就大胆地给嫂子检查吧!”

低着头犹豫了一会的鑫月突然抬起头睁大了一双美眸斩钉截铁地说道。

“那…..好吧,嫂子。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老弟我也责无旁贷了。嫂子你先坐好了,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我先问你几个问题再检查身体。你……你在那个危险期里和我广发哥行房的频率怎么样?是几天一次还是说一天几次?”

赵本严一本正经地问道。

“嗯……危险期的时候基本天天都有做吧?有时候是一天一次也有一天两到三次的。”

鑫月歪着脑袋想了想回答道。

孟广发这王八蛋真他么有艳福啊,一想到孟广发那个五大三粗的傻大个子能在眼前这如此美妙的佳人身体里耕耘播种过那么多次。

赵本严不由得牙根直冒酸水,不过脸上还是不动声色继续问道:“那一次大概多久啊,还有他每次撒出来的种子呈什么颜色,什么味道,量大不大啊?”

“嗯…….这……..多久?我也没给他计时啊!不过好像时间都不算长也就一两分钟吧?那个……他那个种子颜色我擦下面的时候倒是见过,有点黄黄的,味道闻着有点腥腥的,至于数量多不多……我也不是很清楚。”

刘鑫月红色脸一五一十地回答着。

“哦!原来是这样啊。行了,广发哥的事我了解得差不多了,下面就该给嫂子你检查一下身体了,你最好是平躺着让我检查,你看你躺哪比较方便?”

赵本严站起身说道。

“ 那…..那就进我和广发的卧室吧?”

鑫月红着脸,引着赵本严向里间卧室走去。

虽然只是检查身体,但是和这么个大小伙子孤男寡女的独处一室,而且还需要躺着检查自己的身体,还是让这俏丽少妇的娇躯不由一热。

里间刷成淡粉色的少妇闺房里,屋子中心摆了一张巨大的席梦思软床,刘鑫月坐到软软的床垫上,踢掉脚上的高跟凉鞋,往后一仰,玉体横陈的躺在赵本严面前。

“咕噜……”

望着那双雪白晶莹的小脚,根根脚指甲上还涂着浅浅的淡紫色指甲油,赵本严喉结一动吞了口口水。

他心里琢磨着:这娘们可真是个尤物啊!

一股灼热感直接冲到自己的小腹下部,不知不觉间那里有根东西在悄然发生着神奇的变化。

“鑫月嫂子,你一定要放松,我先从上面开始给你检查。来把嘴张开说啊!”

赵本严耐心说道,一边用手扶住少妇的脸庞贴近鑫月的脸颊仔细地往嘴里观察着。

“啊!”美女微闭星眸轻启朱唇,露出两排洁白小巧的银牙,粉红色的小舌头轻轻伸出唇外,小巧的鼻翼在不停地翕动着。

“啊!真香啊!”

赵本严贪婪地吸着美丽少妇口中呼出的如兰香气,一时有些迷醉,甚至有点把持不住地想扑上去一亲香泽。

不过理智还是告诉他要冷静,他狠狠地掐了自己大腿根一把,才把裤裆处燃烧的熊熊烈火暂时压小了一些,继续定下神给刘鑫月检查身体。

“嫂子,接下来我要检查你的胸部了?不知道你方不方便把胸…..胸罩解下来…”检查过口腔,赵本严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

躺在床上的刘鑫月闻言娇躯微动,思索良久才缓缓红着脸微微点了点头。弓起身体双手反向伸到自己的背后衣服里,“咔哒”一声把胸罩的纽扣解开,之后又回到胸前将一条黑色带蕾丝花边的胸罩从短袖背心的下摆里抽了出来,随手丢到床头的一角。

一想到眼前这美人的背心里居然是真空的,刚刚有点压熄的欲火又腾地一下烧了起来。赵本严扼制住激动的心情,用颤抖的双手慢慢伸向性感少妇胸前那两团柔软。

“啊…..”大概是因为第一次在婚后被其他男人触摸自己的敏感部位吧,刘鑫月口中发出一声娇喘,心中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激动,十根如同葱白似的白嫩手指紧紧抓着席梦思的床单。

赵本严此时他的手指也已经陷入了温柔乡之中深深不能自拔,指间上的触感虽然告诉他那两团温软不是非常巨大,但那份坚挺和细腻即便是隔着衣料依然能深切的感受到。

“嗯….赵大夫….我….我的胸部没什么问题吧?”在赵本严不懈劳动下,刘鑫月也有点娇喘吁吁,只是见他检查了这么久不说话,还是有点担心地问道。

“啊….没什么问题….真软….啊不是,是弹性非常好,一点肿块都没有。”赵本严连忙回答道。

接着赵本严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少妇那两团傲人挺拔的山峰,双手来到了刘鑫月的盈盈一握的纤细腰间。

“这皮肤真白,腰真细啊。”赵本严心下感叹着,刘鑫月虽然长在农村,不过打小家里就很少让她干农活,到了老孟家更是当成祖奶奶那么供着。所以一直皮肤光滑白皙,腰间连一丝赘肉都没有。

“嗯,这些器官都挺好的。”赵本严一边感受着指间在性感美女水嫩肌肤上的美妙触感,一边在腹部检查着几个脏器。

赵本严的大手给刘鑫月也带来了奇妙的感觉,从来没有哪一个异性像这样细致温柔地抚摸过自己的身体,即便是跟丈夫孟广发行房前,也没什么多余的前戏,只是粗鲁地脱掉衣服,想想都有些恶心。如果都是和这个小兽医一样温柔的话,应该就用不到口水了吧?

“嫂子,我检查过了。你的脏器都很好,肝脏,肾脏,包括卵巢都没什么问题。下面我…..我就得检查….检查你的外。。。外生殖器了。”赵本严的话打断了少妇旖旎心思。

“那….那接着检查吧。”刘鑫月羞得用比蚊子声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回答道。

“那好,我就脱….脱嫂子你的裤….裤子啦?”赵本严激动地有些口吃。

在看到少妇含羞地点了点头后,小兽医伸出自己有些哆嗦的双手,轻轻解开美女牛仔短裤上的皮带和纽扣后,又拉住短裤中间的拉锁。

“哗”的一声,从中拉开,露出里面一条白色的纯棉短裤,赵本严抓住牛仔裤头两侧用力一拉,鑫月也配合地从床上翘起屁股,淡蓝色的牛仔短裤顺利从少妇的双腿间被剥离,一双白花花的修长美腿中间就剩下一件小小白色内裤。

尽管还隔着内裤,刘鑫月的笔直的小腿,丰盈白嫩的大腿,还有那圆滚滚的翘臀都尽收小兽医的眼底。

“难道这眼前的美女也对我动了情?”想到此处,赵本严不由得食指大动,伸手抓住内裤的边缘,就想作势一拉!

“咚咚…..”

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惊醒了卧室中这对意乱情迷的年轻男女,刘鑫月赶紧坐起来穿上被脱掉的短裤,又整理了一下衣装,才和赵本严慌慌张张地回到客厅问了句:“谁啊?”

“是我啊,嫂子!”

门外是一个娇媚的女孩声,这声音赵本严也很熟悉。

这声音是孟晓华,村子里和他一起长大的女孩子,打小就在一起玩,不过因为赵本严初中毕业就辍学了,而小华则顺利上了高中并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她和鑫月的丈夫孟广发是叔伯兄妹关系。

“呦!是晓华妹子啊,你这是放暑假啦?”鑫月打开房门亲切地和门外的孟晓华打着招呼。

“是啊嫂子,我这才回家,就来看你来了,半年没见我可想你了嫂子。咦?赵兽医,他怎么在这?”

晓华拉着鑫月的胳膊亲热地走进客厅却发现坐在沙发上面色有点尴尬的赵本严。

“哦,是这样!刚才嫂子请小赵大夫过来,给咱们家的叫驴看看病。看完了,我就请他到屋里喝杯水,这不正好你就来了吗!”

鑫月赶忙给这个小姑子解释道。

“是吗?”孟晓华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疑惑地看着对面的赵本严。

“当然是啦!要不你以为呢?”赵本严做贼心虚地说着。

“哼!”孟晓华不置可否地从鼻子里发出哼地一声,就坐下来和嫂子继续唠起家常。

“那个…鑫月嫂子,我也就不打扰了,明天我把药配齐了给你送过来!”

眼见今天的艳遇被这个从小玩伴给弄泡汤了,赵本严意兴阑珊地起身告辞。

回去的路上想着今天艳遇的赵本严高兴地哼着流行歌曲,并时不时摸一把刚才趁乱被他揣进兜里的黑色蕾丝胸罩。

虽然在最后时刻被孟晓华那个臭丫头给搅局了,但是小兽医相信刘鑫月这个漂亮的小媳妇肯定还会来找他看病的,那到时候不就又可以…….

“嘿嘿……”

赵本严忽然觉得自己就好像电影里面那些面对手无寸铁花姑娘发出狞笑的坏蛋。

“赵本严!你给我站住!”

忽然之间,一个脆生生的甜美声音从他的后面响起!

小兽医转过头,发现刚才搅他好事的孟晓华正一脸怒气地骑着自行车向他冲来!

“干什么,干什么?你疯啦?”赵本严连忙闪身让过。

“吱!”

一声自行车的车闸响,孟晓华熟练地把车停住,穿着白纱连衣短裙的一条修长白腿支在地上,晃得小兽医有点睁不开眼。

“说!刚才去我嫂子家干什么去了?”孟晓华不客气地盘问道。

“什…..什么干什么去了?你嫂子不说了吗,她家叫驴有毛病,配不出种来,叫我去看看!你还冲我大呼小叫的,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小兽医眼睛不眨地编着瞎话。

“哼!是她家叫驴配不出种还是她家男人配不出种?你去她家是检查驴还是检查人去了?”

孟晓华显然不满意赵本严的答案。

“你个大学生,说话怎么这么没水平呢?什么检查男人配种的?你们大学就教你们这个啊?”

小兽医不客气地反唇相讥。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事,我嫂子他们家因为怀不上孕的事都吵了好几次了…..”

说到这里孟晓华灵动的大眼睛向四周看了看接着说:“在外面说不方便,走!到你那个狗窝再说!”

“切…..狗窝你还去。”

赵本严小声嘟哝着,不过他从小就怕了这个女汉子属性的玩伴,所以还是老老实实跟在孟晓华后面向自己的兽医站走去。

“哎呀,这可真脏!”

兽医站里,孟晓华仔细擦拭着赵本严桌子对面的椅子半天后才坐了上去。

“刚才我嫂子都和我说了,我哥和我大伯因为怀孕的事和她吵了几次了,所以她才有病乱投医找你去给她做身体检查,你小子还不承认呢!”

孟晓华一双明亮眸子紧紧盯着眼前的赵本严。

“那…..那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干啥?”

见事情败露,小兽医也只好老脸一红默认了此事。

“我是要问你,我嫂子长得那么漂亮,你有没有在检查身体的时候趁机占她便宜?”

孟晓华俏丽一红问出了此行的真实目的。

“啥?啥便宜?你想太多了…..我给你嫂子检查的时候,就像给那些大骡子大马做检查时候一样的,哪有啥便宜可占啊?”

“我不信,你那么坏那么色,怎么可能不想着占我鑫月嫂子的便宜!”

孟晓华不依不饶地追问着。

“你爱信不信,你要是真不信啊,那你也像你嫂子似的,脱了衣服叫我检查一次呗,你看我能不能想着占你便宜,我要是占你便宜了我就是狗!咋样?”

赵本严眼珠一转,想用激将法把这个难缠的小丫头赶紧打发走。

“你…….检查就检查!当心一辈子被我叫狗!”

孟晓华霍然站起,被气得小脸通红,鼓鼓囊囊的胸脯一起一伏地剧烈喘息着。

“你可别后悔哦!让我检查,就不怕当心羊入虎口哦?”小兽医模仿着电视里的坏人淫笑着说。

“走!进里屋检查,到时候指不定谁是虎谁是羊呢?”

孟晓华的回答让赵本严身上有点发麻,天知道这丫头一年里都在大学里学了些啥?

赵本严这个小兽医站就是他住的这两间小土房,外面看病,里间是他自己的休息的房间,当然如同所有单身光棍的卧室一样,又脏又乱。

“嗞嗞嗞,说你这是狗窝还不爱听呢!瞧这地方乱的,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这么懒将来怎么找媳妇…….”

孟晓华一边絮絮叨叨地抱怨着,一边用手把小兽医炕上随处乱放的衣服被褥扔到一边,整理出一块干净的地方。

“说吧,要怎么检查?本大小姐听你的!”

一袭白裙的孟晓华俏生生在炕边一站问道。

其实这个丫头厉害是厉害了点,但还真的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毛嘟嘟的大眼睛,尖尖的瓜子脸,纤细的小腰和修长的双腿,虽然没有她嫂子鑫月那股成熟女人的妩媚,但却多了一份少女的清纯。

赵本严记得当年情窦初开时候,趁着一起玩藏猫猫的时候偷偷摸了一把孟晓华的屁股,结果虽然是被这小丫头举着砖头追他跑了操场两圈,但事后还是把他兴奋地半宿没睡好觉。

一转眼几年过去了,当初的小丫头也出落成眼前的大姑娘了,一想到要给她检查身体小兽医躁动的心又不由得有些乱跳。

“咋了?看傻啦?怎么检查你倒是说话啊!”

看着眼前赵本严一副痴迷的傻样,孟晓华不满的喊道。

“哦…..你先躺下吧,平躺好!”

被骂的有些清醒地小兽医不由心中暗叹:长得再好也是个女汉子啊!

“哼!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孟晓华踢掉脚上白帆布鞋,平躺在炕上,短裙下露出一双穿着白色丝袜的小脚,顿时引起赵本严的注意。

“嗯嗯嗯…..我们先从你的脚上开始检查。”小兽医鬼使神差地居然捧起孟晓华的一双玉足仔细端详了起来。

“哎!我又没有脚气,脚有什么好检查的?”孟晓华喊道。

“你是大夫还是我大夫?怎么检查要听我的!”

赵本严这次居然回答的很硬气。

“大夫?你就是没证的兽医而已!嘶….”

孟晓华本想继续骂赵本严的,但是脚底传来的一阵阵麻麻酥酥的奇妙感觉让她不由自主地吸了冷气,就闭口不言了。

这时小兽医的一双大手已经开始在孟晓华的小脚上力度适中揉捏了起来。

虽然隔着丝袜但女孩两只软软的小脚那种徐若无骨的滑腻触感让赵本严的指间感到无比的舒服,心中还在暗暗想着,若是能把这一双小脚夹在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上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不过赵本严按脚也不是一味地占便宜吃豆腐,他爷爷留给他那本没有名字的医书里确实传授了许多按摩身体的手法,只是他还很少有机会在人身上尝试而已。

“嘶…..痛,痛啊轻点……”平躺在炕上的孟晓华突然轻声叫道。

“痛?我刚才按的是你的太冲穴,你是不是经常有痛经的毛病啊?”小兽医诧异地问道。

“你…….有时候是这毛病,咋啦?你还能靠按脚把它按好啊?”

尽管是女汉子性格,不过这种私密处的疾病还是让孟晓华有点不好意思。

“嗯……我现在也说不准,因为我没给人治过这种病,不过老母猪倒是治好过好几头!”

小兽医倒是实话实说。

“你……你才老母猪呢!”

孟晓华气得骂道,不过脚上的麻痛感让她觉得确实很舒服,实在不愿意把脚从赵本严的魔爪里抽回来,只能仍由他处置。

足足按了十几分钟,小兽医恋恋不舍地放下手里的玉足,两只狼爪攀上了孟晓华双腿。

“嘶……嗯嗯……”感觉到小色狼已经把战线转移,孟晓华并没有多说话,只是清了清嗓子提醒他别想胡来。

一开始纤细修长的小腿肌肤是那么紧绷,不过在赵本严十指如同在演奏钢琴般抚弄和按摩下,很快便松弛下来。

孟晓华从来没有被哪一个异性如此温存地抚摸和挑逗过,少女那颗充满戒备的心也渐渐开始软化。

“嗯哦嗯饿…….”在小兽医熟练地按摩手法下,孟晓华居然舒服地发出了重重的鼻音。

“这小妞子,不会跟她嫂子一样也是被我按得想男人了吧?”

赵本严心里得意地想着,手上却是力道加重,按摩的范围很快也不再局限于小腿而是直接抚上圆滑丰润的大腿。

此时的孟晓华仰卧与炕上,美目微张,俏脸通红,樱桃小口轻轻娇喘着,白裙下的胸口一起一伏地上下浮动着,显然是已经被小兽医弄得芳心大动。

“嗯嗯……小华,下一步我可要检查你那个地方了啊?这可不能算我占你便宜哦!”

见时机已到,赵本严横下一条心向身下的少女问道。

“嗯……,好,好吧!”

孟晓华闭着眼睛满面娇羞地点了点头,那样子哪像是在体检,分明是在等自己的情人扑上去一亲芳泽的样子。

小兽医按下下身强烈的欲火,伸出有些颤抖的双手探入孟晓华白色短裙里,在里面摸索了一阵,一条水蓝色的少女内内就出现在了孟晓华的膝盖处,然后他再扳起女孩的一条修长美腿将内内顺利褪了下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54730.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