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用毛笔在女主小穴里:我们班的男生玩我下面作文

抽插丰满邻居:小东西这才一根

于是忍不住给陆燃发消息。

  -宴九:你钱多了没地方花是吗,不重拟一份合同到时候可别说我坑你。

  对面回的很快:

  -lu:养你还是养得起的。

  -宴九:滚蛋。

  到嘉图的时候,陈越坐在会议室等了他好久,一见到他来就说:“还想着你不来就好了,我能直接续约。”

  宴九笑开:“东家可别,签我太费钱了。”

  陈越笑了笑,签好名字将文件递给他,“准备去哪?陆燃那?”

  宴九点了点头,陈越一副“我早知道”的样子惋惜道:“早五个月我肯定不让你去,陆燃那小子主业是商人吧?”

  “我哪知道。”宴九笑道。

  陈越开玩笑道:“他刚回国那时候一分钱都没有,现在都能签的起你了。签约费多少,别太便宜了,我会忍不住抢人。”

  宴九报了个数字,陈越一改玩笑的神色,犹豫半晌才开口:“他对你是真的好。”

文学文学

  宴九觉出些不对:“什么?”

  秋天空气里都有些萧瑟的凉意,陈越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见宴九不反对之后点燃缓声道:“盛和跟宇金当初签了个对赌你知道了吧。”

  宴九皱眉:“嗯。”

  “宇金那些人挺不做人,抓到个人一定要榨干价值才放。我虽然不讲原则,也不会随意卖手底下艺人。”陈越说,“所以知道是陆燃过去之后,我原本心想他估计回不来了。”

  “为什么?”宴九问。

  “他们把他当成了个圈钱机器,能赚钱就行,什么戏都拍,什么代言都接,看起来陆燃赚的盆满钵满,钱一分都没到自己口袋,名声还差点尽毁。好在他有分寸,没真做过什么出格的事,不然现在肯定不是这样。”

  “原本按那个金额,陆燃起码要给宇金工作六七年才能把自己的合约抽出来,真过六七年再回来,圈子里早变了,他还一分钱没有。”

  陈越掸了掸烟灰,“自己压了一半的时间,你去他那也好,是个有本事的。”

  陈越说完,对上宴九眼神,一瞬间觉得手脚有些凉,“怎么了?”

  宴九张了张口,声音有些哑,“他…没跟我说过。”

  “一句都没?”陈越有些诧异。

  “没……”宴九突然住了口,他想起来那个人说自己经常会半夜惊醒,他想起来他说他去看了精神科医生。

  “那还挺可惜,我还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回国五个月谈成了那么多融资。”

  “他能怎么谈……”宴九话说到一半,噤了声。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陆燃。

  这个人在圈子里摸爬滚打八年,上过坡摔过底登过顶,又转身离开。

  他一无所有,只有“陆燃”这个名字。

  他努力了那么久,才把自己作为一件“商品”的爱豆标签摘掉,转头来却要继续把自己包装得光鲜亮丽,明码标价地去酒桌上谈合作。

  从回国到现在,陆燃几乎连一天都没有休息过。

  宴九不敢往下想。

  喉间有涩意,哑哑的,陈越还在继续说:“他对你倒是挺好,那个签约费放出去也没几家给的起。”

  哑意越来越深,他想开口却发现没发出来声音,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润嗓子,再放下的时候手指都发了白。

  空气中有浅薄的凉意,他突然想起来初夏在那幢别墅里,陆燃笑着勾起桌上一杯酒,说,“挺好的”,“想”。

  然后隔天他进了自己房间,倚着墙笑,“我昨天有一句话没说谎。”

  他不喝酒,喝酒更多时候是迫不得已或者不开心。他明明确确地告诉自己他说谎了,只是那时候宴九没听出来。

  陆燃在跟他说:

  我过得不好,我很想你。

  宴九想,他根本不知道岁月漫长里,陆燃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那些被惊醒的梦中,他看见了什么。

  那个人只是揉乱了他的头发,小声又温柔地哄着:“还是别知道了。”

  陆燃一开始绝对算不上温柔。

  就那种参加个选秀节目,第一天见面还敢染一头红发嚣张的坐在最中心的人,说他温柔不如说他张扬。

  但是在后来的岁月里,宴九很难说清这个人怎么就变了。

  变得温柔、变得细心,不是展现给外界的人设,而是真的开始将重心偏移,一点点、一点点地,早在不知不觉间,全移到了自己身上。

  从公司出来之后,拎着一个薄薄的文件袋,宴九站在停车场,一时有些恍惚。

  快入冬了,这里很冷,他打了个电话给陆燃。

  对方没接。

  陆燃一直很忙,今天谈合作明天有项目,戏拍完那部就没再接,不知道是不是挑剧本,听说旗下又签了几个新人,拿了些挺不错的资源。

  外界说陆燃运气真的特别好。

  从seeu再出道开始,他的运气都特别好。

  宴九没把这句话当过真,陆燃运气好不好他比谁都清楚。

  他清楚这个人在凌晨空无一人的练舞室是什么样的,也清楚这个明明连酒都不喝的人是怎么周旋辗转于各个饭桌的。

  他原本只是对陆燃有着强烈到不能自拔的欣赏。

  然后突然发现这份欣赏落了实质,这个人并不只是为了前途拼着命,他将自己写进了余生里。

  于是一阵阵恍惚从胸腔撞过,撞到脑袋发晕,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想见他。

  特别想见他。

  从云星开到陆燃工作室花了一个小时,宴九一路堵着车,停在高架上动不了的时候,手指抓着方向盘都觉得空虚,掏出了一包烟,按下了一半的窗。

  这周围车堵车的,万一被拍到,人设立马就会崩塌。

  宴九抽第一口烟的时候在想,去他妈的人设。

  抽最后一口烟的时候在算,从这跑到陆燃那要多久。

  好在烟抽完理智回了笼,不可能真就一大明星大白天发着疯在高架桥上撒丫子跑步。

  他没来过陆燃这,甚至上楼之前还是打电话问的郭健。

  郭健一接电话先是痛心后是嘲笑,“我还以为小祖宗你解约想把我也带走呢,再不济你不跟我亲亲抱抱举高高做个道别吗……你男朋友公司开几楼你都不知道问我干吗?”

  宴九按了电梯,“少废话。”

  “……”郭健说,“32楼开始,往上三层。”

  宴九按了个32,站电梯角落压了压帽檐,手放在外衣口袋里,搓了搓手指。

  不是烟瘾多重的人,这时候就莫名想抽烟,想了半天,赶紧掏出来一片口香糖嚼。

  他有些害怕一会跟陆燃说话的时候有味儿。

  跟陆燃说话,说什么呢?

  宴九有些迷茫,抬眼看了看层数,电梯里还有几个人,不太认识,看着也像是娱乐通稿上会出现的面孔。

  陆燃公司新签的吗?

  啧。

  啧啧啧。

  小伙子长得还挺好看。

  电梯门开的时候,宴九出去。

  工作室的小姐姐不知道是他粉丝还是S-seven团粉,一听他说要来见陆燃,二话没说就直接带他上楼去了陆燃办公室。

  “启安的张总来了,陆总正在跟她谈,在会议室,要聊一会,您看您就在这等?”小姐姐问。

  宴九点了下头,这间办公室不太大,一张桌子一张沙发,后面书柜上摆了一些文件和小说。

  网络小说,看着像是要去买IP的样子。

  小姐姐说:“那我去给你倒杯水,茶还是咖啡?”

  “咖啡。”宴九说,突然又想起什么,扭过头问:“会议室在哪?”

  小姐姐怔了一下,“楼下,刚进来的地方左转。”

  “能带我去吗?”宴九勾出一个笑。

  会议室分大小,也有私密的,可能是因为今天来公司的人是女性,陆燃特意挑了个透明玻璃窗的地方谈合作,外面能看见里面,不至于传出什么不必要的绯闻。

  谈话间隙他捏了捏眉心抬头,正对面一堵纯白的墙上靠了个人。

  初冬的北京很冷,宴九穿了件蓝色外套,拉链没有拉起来,里面一件白色T恤,估计还是短袖。

  陆燃怔了两秒钟,低头跟旁边的副手说了句什么,转脸就对坐在对面的人笑了笑,推开椅子出来。

  宴九一挑眉,等他走近就说,“不谈了?”

  “差不多了,”陆燃拽了下领结,“上去?”

  “嗯,走楼梯吧。”

  “好。”

  “怎么过来了?”一关上安全通道的门,陆燃就向一边探去,伸手握住宴九右手,放在手心捏了一下,不是很凉。

  “啊。”宴九应了一声,“跟云星解约了,过来问问老板还要不要我?”

  两层楼的楼梯,又是三十多层,一般没什么人会走,陆燃给他语气逗笑,忍不住又捏了捏他指尖,“要你做老板娘,你同意吗?”

  宴九张了张嘴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推开34层门的时候,已经松开了手,宴九把手放进口袋里,下意识地轻握了个拳。

  这一层没多少办公人员,除了开放的办公区域,只有陆燃办公室,一个会议室,还有一个录音室。

  宴九分不清是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用还是公司其他艺人也可以上来。

  他突然有些烦躁,在陆燃身侧说了这一句,“你这边前台都直接带人进你办公室的吗?”

  陆燃笑了一下,“我跟他们交代过。”

  “你不一样。”陆燃说。

  这个交代就挺灵性。

  他这个工作室在国内开了半年,宴九第一次来,鬼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交代的。

  但就很开心。

文学文学

  能飘起来的开心。

  宴九进办公室锁上门,陆燃正要去拿宴九的签约合同,听见门锁声下意识扭头,鼻尖却被猛地撞了一下,他吃痛低呼出声,下一秒剧烈的痛感自脖子下方传来。

  陆燃花了两秒钟反应,反手向前托住了宴九后脑勺,“再往下咬点,咬到锁骨,也不怕磕碎了牙。”

  宴九咬的很用力,闻言眯了下眼睛,伸出舌头舔了舔刚被自己咬出来的那个牙印,然后抬头望了陆燃一眼。

  估计是真的挺痛的,他微抿着唇,对上视线的时候还挺无奈地笑了一下。

  惯着吧你就。

  宴九觉得自己来之前是有一肚子心疼一肚子烦闷一肚子无处可去只想发泄的燥郁的,只想打一架。

  没打起来,咬一嘴也成。

  可是被咬的这个人一脸宠溺的表情是个什么玩意儿。

  宴九气不过,嘴唇向下,满意地听见陆燃呼吸声加粗了之后,猛地一下,直接上嘴咬到了锁骨。

  他估计是属狗的,咬人是真他妈疼,陆燃脸上笑都挂不住,喊了一声之后道:“你是特意来这给我盖个戳的吗?”

  宴九乐了,牙齿还叼着锁骨上方那块肌肤,含糊不清地说,“对啊。”

  一点点血腥味儿在口腔里散开,宴九还是没松嘴,陆燃倒抽了两口凉气,索性靠在办公桌上任这个狗崽子发狠。

  过了好一会,宴九才松开嘴,真就像条家养犬一般伸出舌尖轻巧缓慢地顺着牙印舔舐了一圈,陆燃手抵在桌子上,极尽压抑克制地捏起拳。

  “我明天就在门上挂个牌子,家有恶犬,非礼勿视。”陆燃趁宴九离开的时候往旁边让,吐出一口气说。

  再这样下去,他保不齐会做出什么事。

  宴九低低地笑了几声,刚想出声,门被人敲响了,他没多想,直接去开了门,脸上还挂了笑。

  是前台小姐姐,过来送咖啡,“宴先生,您的咖……咦,你嘴怎么破了?”

  宴九一愣,抬手擦了下唇角,手背上一抹浅淡的红色。

  他忙接过咖啡盘,“天气太干,开裂了。”他说。

  陆燃背对着门笑了一下。

  宴九给他笑得脸红,走过去把咖啡杯放在桌上,抬手勾住陆燃衣领,“笑个……唔。”

  威胁的话被堵在喉咙里,陆燃低头吻了吻他,“留点力吧,到床上再来折腾我。”

  这人就挺不要脸。

  宴九怔在原地半天,反应过来之后脸色更红了,陆燃却抽出一份文件给他,“合约,经纪人先不给你安排,我给你把关,之后再找合适的。”

  “您这咖位给我打工?”宴九白了他一眼,接过合同看都没看,一个个签上名字又扔回去,“免了吧,我自己也行。”

  来之前宴九还在想自己该以什么方式去问陆燃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可是真到这边来了之后,看见他正在做的事,咬到肌骨,好像那些事就没那么重要了。

  陆燃一直都在用他的方式,过好他的生活,顺便不遗余力地爱着自己。

  宴九并不觉得自己有立场去质问他什么。

  尽管他觉得这些事如果放到自己身上,他应该不会像陆燃那么傻缺的一个人抗下所有。

  但没真落到自己头上,谁知道呢。

  宴九坐在陆燃对面,这人好像真的很忙,一通玩闹之后理了理衣服就坐在椅子上开始看文件。

  在桌边抽了副眼睛架在鼻梁上,晚间的光透过高楼,在空中折射出一段银河,最后落在他镜片上,宴九有些恍神。

  “喂。”他脚向下,踢了踢陆燃小腿,“你签我是不是花了挺多钱的?”

  陆燃摇头,“不多。”

  “哦。”宴九说,“我拍几部戏能赚回来?”

  陆燃停下动作,透过镜片看向宴九,“怎么了?”

  宴九摸了摸鼻子,“就……你以后怎么打算的?”

  陆燃没说话。

  “是打算一直做艺人还是转幕后?”

  陆燃胳膊肘撑在桌面上,手机在旁边响了响,助理跟他说项目谈的差不多了,对方公司打算约个时间签了合同。

  陆燃看了一眼移开视线,对上宴九眸子,半晌,他笑了一下,“手上还有几部戏,拍完打算歇歇,拍的有点多了。”

  宴九不知道他的几部到底是几部,也不知道他是用什么片酬接的戏,反正听见这话莫名就有些烦躁,张着嘴“啊”了一声。

  “怎么了?”

  从他出现在公司开始,陆燃就知道有什么不对,认识这么多年,宴九一个表情他都知道什么意思。

  他也知道刚刚那个问题宴九想要的答案是什么,哄小男朋友的话,他什么都能说。

  但宴九又不是他的小男朋友。

  他是跟自己一起走过那段黯然无光的岁月,最后站在身侧的队友。有些事不想他心疼可以瞒着,有些事就摊开了说的好。

  宴九摇了摇头,不知道想了些什么,最后抬头,定定地看着他眼睛,“你签我是想要多少利润的?”

  陆燃怔了怔,笑了,“挺多的。”

  宴九皱眉,“算了,你跟我说要拍几年吧。”

  陆燃看了看台上日历,“六十年吧。”

  “我……操?!”宴九张大了嘴巴瞪着他,“你他妈是想到八十岁还压……”

  “榨我”两个字宴九没说出来,他说到一半噤了声,视线落到陆燃锁骨上方那个牙印,边缘一圈红肿,再开口就忍不住笑了一下,“行吧,压就压吧,你要是八十岁还有那精力我敬你是条汉子。”

  陆燃挑了挑眉不说话,宴九往前一靠,“我是这样想的,这几年多接几部戏,出几个活动,拿几个代言,至少把你签我的钱给你赚回来你说呢?”

  “其实也不一定要赚回来,你就是不给我签约费也行。”宴九又说,“我就寻思着我来你这,怎么着也算个一……不对,二哥了吧,不给老板赚点钱有些说不过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53374.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