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受着他狂野贯穿: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女孩孩

这让孙兰提高了警惕,前几天报道说有一变态老头喜欢打妙龄少女的注意,她生怕那老头就是传说中的变态……

车子行驶了几站,她发现那老头向她靠了过来,就在她的身后。

 文学

孙兰害怕极了,掌心里全是汗水,从公jiāo车的后视镜里,她看到那老头的动作很是古怪,手放在身下好像在做着什么运动。

孙兰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想要离他远一点,可是车上人实在是太多了,她只好忍耐了下来。

不一会儿,她感觉自己的裙子被撩了一下,接着臀部被人轻轻摸了一把。

孙兰知道肯定是那老头在搞鬼,当下皱着眉头想要在下一站下车。

可是上车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她根本就挤不下去。

而且由于人太多,她感觉那老头整个身体已经贴在了自己的后背上。甚至都能够清晰的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

长这么大,这还是她第一次和异xìng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心里又紧张又害怕,本来他想避开那个老头,可是左右都是人,根本就挪动不了,迫于无奈,她只好咬着牙忍耐着……

那老头对着她的发梢轻轻吹气,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好几次嘴唇都碰到了孙兰的耳垂。这让她皱起了眉头,只能把头偏向了旁边的一个妹子。

公jiāo车继续前进着,孙兰感觉这段路程比起以前似乎要漫长了许多,心里十分的焦虑不安。

又过了一站,车上的人更多了,这时身后那老头靠她更紧了,而且他还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手再次放在了她的裙子下面,就在pì gǔ下面一点的位置。

孙兰脸色通红,由于害羞和胆小,她又不敢喊出来,因此只能期盼对方的手早点离开她的私密位置。

可是很明显她这个想法落空了……

老头见她没有反抗,更加大胆了,竟然沿着她的内内,在那条蜜缝的位置缓缓滑动着。

而且让孙兰感到更震惊的是,那老头的手上似乎拿着什么东西,感觉就好像鸽子蛋一样。

她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心里一种直觉告诉她,这个老头肯定没有安什么好心。

果然,孙兰的想法是对的。

因为她感到老头的手已经到了她最隐秘的地带,然后中指一动,直接从后面摸到了那个光滑的洞口……

孙兰还是个姑娘,那里根本就没有被开发过,被他这一弄,疼的汗都流下来了。

要是换做其他女孩,恐怕早就怒发冲冠暴跳如雷了,但是孙兰生xìng腼腆,遇到这种事也只是默默的忍耐了下来,只是用力向前靠了靠,然后本能反应的夹紧了大腿,只盼那老头能放过她。

那老汉见她既不叫也不嚷,脸上突然露出了了一丝古怪的笑意,同时滑动手掌,慢慢的从后面扣到了她前面的花园地带。

刚刚发育的孙兰,那里的毛发很少,摸上去光秃秃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裂开的馒头一样。而且那开口的位置特别的烫,隐隐有yè体沿着洞口向外渗出。

这让老汉心情更是激动:莫非这小丫头这么快就有感觉了? 

他心里想着美事,同时把那个像鸽子蛋的东西放在了孙兰的小xué边。

孙兰眉头紧皱,那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让她感到惊恐无比,双腿也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就连整颗心都在狂跳不止……

“嗯……”

她口中发出了一声低吟,那种特别的感触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内心,而且心里也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期待,

由于两人的距离很近,那老汉当然听到了她的shēnyín,他似乎很了解女人,并没有马上把那个鸽子蛋塞进她的私密。而是不停的在孙兰那私密的入口处不断的滑动着。

慢慢的,他感觉那美丽的花园地带越来越湿润,就好像尿了一样。

只不过那些水有些粘稠,摸起来也特别的舒服。

老汉用手掌ròu厚部位不断的在孙兰的两处小洞口之间来回的摩擦。

经过他这一搞,孙兰内心涌上了一种特别的冲动,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其实这也不能怪孙兰,毕竟她已经十八了,虽然没有尝试过那种滋味,但是平日里睡觉的时候,她偶尔也能梦到和男人在一起做那种事的场景,又加上之前在课本上了解过男女的生理结构,对于男女之事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有反应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老汉的手很粗糙,而且那厚厚的茧子磨的她的花尖隐隐有些疼痛。

她紧咬着嘴唇,身体不停的向一旁躲闪,可是她每动一下,那老汉就用指尖摩擦她那缝隙上方的豆豆。

那个位置是最敏感的所在,被他刻意这么一弄,孙兰只觉一股电流瞬间席卷了她的全身,就连双腿都有些发软了,口中发出的声音更响亮了。

站在孙兰旁边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少fù听到孙兰的shēnyín,以为她身体不舒服,关心的问道:“小妹妹,你怎么了?”

听到对方发问,孙兰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不过这种事她当然不敢说出来,只是随口找了一个借口敷衍。

老汉的手依旧放在孙兰的私密处,并且用中指不停的划着那条禁闭的缝隙,慢慢的,他感觉孙兰那个洞洞隐隐有些放开,里面的嫩芽绽放了出来。

老汉知道时机已经成熟,小心的把手中的鸽子蛋朝着那个洞口塞了进去。脸上也随即露出了一丝贪婪和xìngfèn。

“啊……”

突然的进入,让孙兰有些吃不消,身体条件反shè的半蹲了下来,口中也发出了惊呼。

她不知道那个老汉在她的私密里塞了什么东西,但是隐约感觉到凉凉的,而且外面还有一根线。

这让孙兰担心极了,生怕那东西会跑进她的肚子里去。

她左顾右盼,发现左边有一个空档,刚好可以避开那个老头,当下挪动着脚步走了过去……

本来她以为那老汉还会跟过来,可是那老汉并没有动,仿佛已经放过了她。这让孙兰稍稍心安。可是谁曾想,她刚走到那边的空档,私密里的那个鸽子蛋突然剧烈的震动了起来。

“啊…嗯…”

感受着那鸽子蛋在她的泉眼深处不停的抖动,孙兰再次发出了shēnyín。

膝盖也不由自主的弯了下去。无意中她的眼睛瞟向了那老汉,发现他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遥控器,而且还对她yín笑着。

事到如今,她终于明白那个鸽子蛋是什么了,因为前几天她收到的东西里面就有这种东西。只不过她不知道那东西是干嘛用的,直到此刻,她才真正的了解。

现在她真恨不得马上把那东西拽出来,但是这大庭广众之下,让她怎么好意思做出那么羞耻的动作。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忍耐和等待。

孙兰扶着车里的扶手,眼神焦灼的看着前方,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堵车了,看样子要到下一站,没有半个小时是不可能了……

孙兰急的直跺脚,这时,她私密里的那个东西震感变得更强烈了。

甚至能够听到轻微的嗡嗡震动之声。

这一下,孙兰感觉更难受了,就好像有一万只蚂蚁同时在她的私密里爬一样,几乎一瞬间,她的心跳加速了,而且那种酥麻的感觉沿着她的私密一直蔓延到了她的心里。

终于,她再也控制不住那种感觉,shēnyín了一声……

旁边的乘客听到响动,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向她看来,那些眼神有惊诧,有猥琐,有疑问,有震感。

被他们瞧着,孙兰的脸更红了,感觉就快要滴出血来了一样,她现在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毕竟这样的事太羞耻了。

远处的老汉看到她现在的模样,脸上的笑容更浓了,只见他再次取出了那个遥控器,然后又按了一下。

“嗡嗡嗡……”

震动的声音更响了,甚至旁边的乘客都能够清晰的听到这震动的声音,为了避免尴尬,孙兰用力夹紧双腿,这才压制住了那嗡嗡之声。

她祈求的看向了那个老汉,意思不言而喻,想要让那老汉手下留情。

那老汉一直关注着孙兰的表情,他当然也看到了她的眼神,不过他好像并没有放过孙兰的意思,而是假装不经意的再次走到了孙兰的身后。

刚走到她的身后,就听到一阵轻微的嗡嗡之声,老汉听到那声音,把震动调小了。

他似乎也没有那个鸽子蛋的威力这么强劲。

如此一来,孙兰感觉轻松多了。

不过车厢里的人仍旧看着她这边,因此那老汉也不敢太过放肆,只是靠在她的身后停住了。

此刻他那根家伙正对着孙兰的pì gǔ,伴随着车厢的摇晃,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孙兰的pì gǔ,在孙兰白色丝袜的摩擦下,老汉的那根东西也慢慢顶了起来。

孙兰自然感受到了这一点,尽管她不懂男女之事,但是也知道那是什么玩意。现在她很想距离那个老男人远一点,但是又怕他再次打开那个开关,只能站着不敢乱动。

样子看上去既紧张又害怕……

老汉见她不反抗,以为她已经默认了自己的这种行为,心里可别提有多激动了,他咕噜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小心翼翼的把手伸到了裤子里,然后抓着那根东西慢慢的晃动着。

这老汉名叫王建设,十年前死了老伴,又膝下无子,因此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

虽然他已经五十多了,但是精力却异常的旺盛,前不久,在一个公jiāo车上,他遇到了一个穿着黑色丝袜的少fù。

那天也是凑巧,那个少fù就在他的旁边,和今天的情形很像,由于正值夏天,因此那少fù身上的衣服很少,特别是xiōng前的饱满,以及那紫色超短裙下的红色透明内内,只看的王老汉口水都流出来了,后来他猥琐的掏出了那根东西,然后对着那名少fù的大腿内侧将浓稠的精华刚好全部发shè在了她的丝袜上。

由于当时人太多,因此那美女就发觉王老汉的行为。

从这件事过后,老王喜欢上了这种感觉,没事就喜欢做公jiāo车,然后看到漂亮的女人就偷偷摸摸的打上一qiāng。

到了后来,这种刺激已经满足不了他的猎奇心理,于是他就想到了用这种情趣用品。

不过这种事是很危险的,要是碰到泼辣的女人,肯定会大叫大嚷,恐怕到时候还会被警察逮走。

因此王老汉不敢轻易动手。

直到一个礼拜前,偶然的一次机会,他认识了孙兰,经过两天的打听和观察,她发现孙兰平时都是一个人住,而且人很老实,平时买东西都不敢大声说话。

又加上对方是一个学生,很明显还是个处……

老王知道这种女孩子是最好下手的对象,于是他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他先是买一些女人用的情趣用品放在她住的门口,想要用这种方法勾引她。

毕竟正值青春期的女孩,对这种事都充满着好奇,要是孙兰能自己用这种东西,那么他动手成功的几率就大多了。

他哪里想的到,孙兰是一个很保守的女孩子,虽然对那些东西是很好奇,但是让她做那种羞耻的事,说什么她也办不到。

……

此刻老王的那根老家伙已经完全翘起来了,而且顶端的那个小眼也分泌出了一股粘稠。

他一只手捋开蘑菇头,一只手把那东西慢慢掏了出来,然后放到了孙兰两腿的缝隙之间。孙兰正自忐忑不安,突然感觉丝袜处传来一丝淡淡的凉意,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滴在了她的丝袜上,她忍不住回头去看,只见老王的那根东西已经完全打开,露出了暗红色的蘑菇头,而且正在不停的在她的pì gǔ上乱撞着,那根东西顶端分泌出来的yè体像丝线一样挂在了她的丝袜上……

看到这一幕,孙兰感觉脸颊滚烫,身体好像着火了一样,只看了一眼,就转过了头,同时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靠了半步,心跳也在一瞬间提升了两倍……

老王本来正举着那根家伙不断的往孙兰的双腿间供着,她这一离开,那根东西一瞬间暴露了出来。还好他反应快,身体及时往前顶了顶,车上的人这才没有看到这一幕……

不过这样一来,他的家伙再次抵住了孙兰的大腿位置,蘑菇头刚好钻进了她的大腿缝隙之中。

孙兰眉头紧皱,眼神中透着慌张和不安,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要怎么办才好了……

本来她还想再次避开老王的纠缠,谁知这时只听老王冷冷的说道:“别动……要不然我就再打开这个开关……”

听到他这话,孙兰忍不住停住了身体的动作。经过刚才的事件,她对那种震动感已经产生了一种恐惧,老王要是再打开那个开关,还不定会闹出什么事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呀……”孙兰似乎鼓足了很大的勇气,这才问出了心头的疑惑。不过她的声音很小声,只有他们两个能够听到。

此时老王的家伙正在她的腿缝间狂跳,当看到孙兰害羞而又紧张的样子,他眼珠一转说道:“用手帮我摸摸……”

听到这话,孙兰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毕竟她还是个小姑娘,平日里和男生说话她都会脸红,这真要是让她去抓老王的东西,那还不得羞愧死了。又加上老王现在站在她的身后,要是要去摸老王的那根东西,必须从前面裙摆里伸进去,这样的动作想想都觉得羞涩,更别说是去做了。

“我……我……”孙兰紧咬着嘴唇,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老王看着她那娇艳yù滴的脸庞,心头跳的更快了,同时心里的那股浴火也仿佛突破了极限,口中再次威胁道:“快点……要不然,我打开开关了呀……”

孙兰急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心里也是焦灼至极。不知道该要怎么办了。

老王见她没有动的意思,突然把那个黑色的遥控器拿在了手里,看样子又要按下按钮。

“不要……大叔……我帮你就是了……”

本来这种事,只要孙兰喊一声,就可以摆脱了。只不过她年龄小,又加上胆小,因此只好极不情愿的答应了他。

老王听她答应,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更激动了,他又向孙兰身边靠了靠,这样以来他整个人都贴在了孙兰的背上,尽管旁边人有看出端倪的,但是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孙兰皱着眉头慢慢看到了公jiāo车的窗口处,这样,她下半身就被完全遮挡住了,但即便是如此,她仍旧迟迟下不了决心。不知道该要怎么下手。

老王咽了咽口水,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了,看样子已经有些受不了那种浴火的煎熬了。

“快点……用你的手摸摸我的蘑菇头……”他用命令的口吻对孙兰说道。

孙兰紧咬嘴唇,右手慢慢来到了裙子的中间,轻轻把裙摆掀开了一角。然后手指颤抖着向股间摸去。

终于触碰到了那个蘑菇头,不得不说这老王的家伙还真是长,虽然是从孙兰后面伸出来的,但是仍旧露出了大半个头……

那蘑菇头摸起来很烫,上面还有一层像唾yè一样的yè体,这让孙兰心里感觉特别的恶心……

终于,她再也控制不住那种感觉,shēnyín了一声……

旁边的乘客听到响动,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向她看来,那些眼神有惊诧,有猥琐,有疑问,有震感。

被他们瞧着,孙兰的脸更红了,感觉就快要滴出血来了一样,她现在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毕竟这样的事太羞耻了。

远处的老汉看到她现在的模样,脸上的笑容更浓了,只见他再次取出了那个遥控器,然后又按了一下。

“嗡嗡嗡……”

震动的声音更响了,甚至旁边的乘客都能够清晰的听到这震动的声音,为了避免尴尬,孙兰用力夹紧双腿,这才压制住了那嗡嗡之声。

她祈求的看向了那个老汉,意思不言而喻,想要让那老汉手下留情。

那老汉一直关注着孙兰的表情,他当然也看到了她的眼神,不过他好像并没有放过孙兰的意思,而是假装不经意的再次走到了孙兰的身后。

刚走到她的身后,就听到一阵轻微的嗡嗡之声,老汉听到那声音,把震动调小了。

他似乎也没有那个鸽子蛋的威力这么强劲。

如此一来,孙兰感觉轻松多了。

不过车厢里的人仍旧看着她这边,因此那老汉也不敢太过放肆,只是靠在她的身后停住了。

此刻他那根家伙正对着孙兰的pì gǔ,伴随着车厢的摇晃,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孙兰的pì gǔ,在孙兰白色丝袜的摩擦下,老汉的那根东西也慢慢顶了起来。

孙兰自然感受到了这一点,尽管她不懂男女之事,但是也知道那是什么玩意。现在她很想距离那个老男人远一点,但是又怕他再次打开那个开关,只能站着不敢乱动。

样子看上去既紧张又害怕……

老汉见她不反抗,以为她已经默认了自己的这种行为,心里可别提有多激动了,他咕噜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小心翼翼的把手伸到了裤子里,然后抓着那根东西慢慢的晃动着。

这老汉名叫王建设,十年前死了老伴,又膝下无子,因此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

虽然他已经五十多了,但是精力却异常的旺盛,前不久,在一个公jiāo车上,他遇到了一个穿着黑色丝袜的少fù。

那天也是凑巧,那个少fù就在他的旁边,和今天的情形很像,由于正值夏天,因此那少fù身上的衣服很少,特别是xiōng前的饱满,以及那紫色超短裙下的红色透明内内,只看的王老汉口水都流出来了,后来他猥琐的掏出了那根东西,然后对着那名少fù的大腿内侧将浓稠的精华刚好全部发shè在了她的丝袜上。

由于当时人太多,因此那美女就发觉王老汉的行为。

从这件事过后,老王喜欢上了这种感觉,没事就喜欢做公jiāo车,然后看到漂亮的女人就偷偷摸摸的打上一qiāng。

到了后来,这种刺激已经满足不了他的猎奇心理,于是他就想到了用这种情趣用品。

不过这种事是很危险的,要是碰到泼辣的女人,肯定会大叫大嚷,恐怕到时候还会被警察逮走。

因此王老汉不敢轻易动手。

直到一个礼拜前,偶然的一次机会,他认识了孙兰,经过两天的打听和观察,她发现孙兰平时都是一个人住,而且人很老实,平时买东西都不敢大声说话。

又加上对方是一个学生,很明显还是个处……

老王知道这种女孩子是最好下手的对象,于是他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他先是买一些女人用的情趣用品放在她住的门口,想要用这种方法勾引她。

毕竟正值青春期的女孩,对这种事都充满着好奇,要是孙兰能自己用这种东西,那么他动手成功的几率就大多了。

他哪里想的到,孙兰是一个很保守的女孩子,虽然对那些东西是很好奇,但是让她做那种羞耻的事,说什么她也办不到。

……

此刻老王的那根老家伙已经完全翘起来了,而且顶端的那个小眼也分泌出了一股粘稠。

他一只手捋开蘑菇头,一只手把那东西慢慢掏了出来,然后放到了孙兰两腿的缝隙之间。孙兰正自忐忑不安,突然感觉丝袜处传来一丝淡淡的凉意,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滴在了她的丝袜上,她忍不住回头去看,只见老王的那根东西已经完全打开,露出了暗红色的蘑菇头,而且正在不停的在她的pì gǔ上乱撞着,那根东西顶端分泌出来的yè体像丝线一样挂在了她的丝袜上……

看到这一幕,孙兰感觉脸颊滚烫,身体好像着火了一样,只看了一眼,就转过了头,同时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靠了半步,心跳也在一瞬间提升了两倍……

老王本来正举着那根家伙不断的往孙兰的双腿间供着,她这一离开,那根东西一瞬间暴露了出来。还好他反应快,身体及时往前顶了顶,车上的人这才没有看到这一幕……

不过这样一来,他的家伙再次抵住了孙兰的大腿位置,蘑菇头刚好钻进了她的大腿缝隙之中。

孙兰眉头紧皱,眼神中透着慌张和不安,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要怎么办才好了……

本来她还想再次避开老王的纠缠,谁知这时只听老王冷冷的说道:“别动……要不然我就再打开这个开关……”

听到他这话,孙兰忍不住停住了身体的动作。经过刚才的事件,她对那种震动感已经产生了一种恐惧,老王要是再打开那个开关,还不定会闹出什么事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呀……”孙兰似乎鼓足了很大的勇气,这才问出了心头的疑惑。不过她的声音很小声,只有他们两个能够听到。

此时老王的家伙正在她的腿缝间狂跳,当看到孙兰害羞而又紧张的样子,他眼珠一转说道:“用手帮我摸摸……”

听到这话,孙兰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毕竟她还是个小姑娘,平日里和男生说话她都会脸红,这真要是让她去抓老王的东西,那还不得羞愧死了。又加上老王现在站在她的身后,要是要去摸老王的那根东西,必须从前面裙摆里伸进去,这样的动作想想都觉得羞涩,更别说是去做了。

“我……我……”孙兰紧咬着嘴唇,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老王看着她那娇艳yù滴的脸庞,心头跳的更快了,同时心里的那股浴火也仿佛突破了极限,口中再次威胁道:“快点……要不然,我打开开关了呀……”

孙兰急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心里也是焦灼至极。不知道该要怎么办了。

老王见她没有动的意思,突然把那个黑色的遥控器拿在了手里,看样子又要按下按钮。

“不要……大叔……我帮你就是了……”

本来这种事,只要孙兰喊一声,就可以摆脱了。只不过她年龄小,又加上胆小,因此只好极不情愿的答应了他。

老王听她答应,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更激动了,他又向孙兰身边靠了靠,这样以来他整个人都贴在了孙兰的背上,尽管旁边人有看出端倪的,但是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孙兰皱着眉头慢慢看到了公jiāo车的窗口处,这样,她下半身就被完全遮挡住了,但即便是如此,她仍旧迟迟下不了决心。不知道该要怎么下手。

老王咽了咽口水,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了,看样子已经有些受不了那种浴火的煎熬了。

“快点……用你的手摸摸我的蘑菇头……”他用命令的口吻对孙兰说道。

孙兰紧咬嘴唇,右手慢慢来到了裙子的中间,轻轻把裙摆掀开了一角。然后手指颤抖着向股间摸去。

终于触碰到了那个蘑菇头,不得不说这老王的家伙还真是长,虽然是从孙兰后面伸出来的,但是仍旧露出了大半个头……

那蘑菇头摸起来很烫,上面还有一层像唾yè一样的yè体,这让孙兰心里感觉特别的恶心……“嗯……就是这样……用手心帮我揉一揉……”老王感受到孙兰的小手,情绪一下子高亢了起来。就连声音都在颤抖。

孙兰第一次接触男人的那东西,心里自然羞愧难当,现在她真恨不得现在就去死。

她努力控制着胃部的不适,然后按照他的要求,轻轻攥住了老王那根东西的顶端,轻轻的在掌心里转动着……

那个蘑菇头摸起来特别的软,但是那根东西又特别的硬。

“嗯嗯……”

老王在她的耳边粗重的呼吸着,口中吐出的哈气全部喷到了孙兰的脸上。yǎngyǎng的很不舒服,而且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感觉花园深处隐隐流出了很多水,甚至都沾满了她整个内内,更不可思议的是,她的脑海中竟然浮现出了那根东西进入她私密的场景……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这种想法?

这种想法,就连孙兰自己都吓一跳,本来她想控制这种不应该有的想法,但就是控制不住,特别是老王在他耳边吹气的时候,她感觉私密处奇yǎng难忍。就连口腔里的唾yè也比平时多了不止一倍,慢慢的她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就连双腿也忍不住用力夹住了老王的那根东西,然后情不自禁的放到了那个私密位置……

她的这个举动,老王自然感觉到了,他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好像不敢相信孙兰会主动做这件事。

说实话,这一下可把老王激动坏了,又加上孙兰还在攥着他的蘑菇头,一瞬间他感觉小腹一紧,那根东西猛然间硬到了极点,紧接着,一道水剑喷shè了出来。

孙兰本来正用手磨着他的蘑菇头,还没放到内内处,就感觉掌心一热,那些浑浊的yè体全部喷发到了她的手上。

达到顶点的老王,那根东西跳动了几下这才安静了下来,同时深深的吁了一口气,脸上了表情看起来特别的满足……

孙兰松开了她的东西,低头去看,只见她整个手心、裙摆、自己内内处涂满了一层白色的粘稠,而且隐隐中还散发着一种怪味。

虽然之前她在书上偶尔了解过男人的精华,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此刻她看着那些浑浊之物,心里的感觉怪怪的,究竟是什么,就连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发shè过后的老王,消停了下来,那根东西也被他放进了裤子里。

恰在这时,汽车也到站了。

孙兰握紧右手,那些浑浊之物从拳缝里滴到了车厢里……她怕那些东西整到别人身上,因此把手放进了书包里。

好不容易挤下了车,孙兰就快步走到了对面的报亭前,四处寻找卫生间,想要把那鸽子蛋从私密里取出来。

可就在这时,那个鸽子蛋再次在她的huāxīn里震动了起来,而且这一次的震感比在车上时强了不止十倍……

“啊……嗯……”

孙兰皱着眉头,蹲在了地上双手捂住了小腹,口中发出了痛苦的shēnyín。

回头去看,只见老王也从车上走了下来,而且正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就好像很喜欢看到孙兰痛苦的样子。

孙兰没有想到那老头还不愿意放过自己,眼神哀求的看着他,只盼他能手下留情。

可是尽管她的样子很可怜,但是老王并没有心软,只见他一脸坏笑的冲她走了过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48877.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