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下面湿到爆的文字:扒开啃咬小核尿

果然是这样,老家伙一进堂屋,就往张三婶儿那边凑,好在张三婶儿也不是吃素的,也不知道她啥时候将自己的孩子给抱在了怀里,也不过去坐,就站在门槛儿处,笑着朝村长问道:“村长啊,您有啥话,就在这儿说吧,等下我还得哄崽子睡觉呢。”

接着我就看到村长那老家伙直接凑到了张三婶儿的跟前,然后将手伸到了她的后面,因为角度的缘故,我并没有看清楚村长的具体动作。

不过看张三婶儿的表情,应该不是什么好事儿。

而紧接着,张三婶儿直接朝左边退了一步,然后还大声的朝村长说道:“您是村长,这大半夜的来家里,本就不对,怎么还动上手了?”

 文学

果然,村长那个老东西这么晚过来是真的没安好心。

而就在这时,张三婶儿怀里的孩子,竟也跟着开口说了起来:“村长,你要是再欺负我娘,我可就要喊人了,等我爹回来打死你,让你欺负我娘。”

我一听这话,就明白过来,敢情村长这老家伙,过来占张三婶儿的便宜不是一次两次了啊,就连小孩子都知道了……

或许是小孩子的话起了作用,原本作势要继续动作的村长,愣在了原地,而紧接着我就看到张三婶儿再次开了口:“村长啊,这大半夜的,你来我家的确不方便,你看要是真有啥事儿,明儿咱们开完会了,你在跟我说咋样?”

虽然离得远,可我还是看到村长一脸的不情愿,但他还是笑着朝张三婶儿怀里的孩子说了句:“狗蛋儿乖,六爷这就走,这就走,明天让你娘给你带糖吃啊。”

说完这话,村长伸手在张三婶儿怀里的孩子脑袋上摸了摸,便一脸尴尬的走了出去。

见村长走出去,我本想就这么直接出来的,但一想到张三婶儿给我的嘱咐,我便只好继续在里屋躲着,好在没让我等太久,就听到张三婶儿的轻声呼唤:“柱子,快出来吧!”

听到这话,我便迫不及待的冲了出来,在里面我早就等的不耐烦了,等我出去之后,便一把将张三婶儿给按倒在了床上,然后便直接开始脱起她身上的衣服来了。

因为刚才张三婶儿穿衣服的时候,我有刻意的去注意她扣扣子的地方,所以这次没几下,我便直接将她的衣服给脱了个干净。

接着将我自己的衣服脱掉之后,我便开始胡乱的探索起来。

“柱……柱子,轻……轻点!”

我哪里还管得了这些,一心想着怎么样才能成,可我却又跟刚才一样,折腾了半天都不得其法。

而就在这时,张三婶儿却将手放到了我的肩膀处,将我给拽进了她的怀抱,然后张开嘴,就主动地跟我亲吻起来。

感受着嘴里的舒适,我顿时忘记了别的事情,开始胡乱的回应起来,你还真别说,这种感觉可真舒服,我心里隐隐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觉。

拥吻了一会儿,张三婶儿这才笑着朝我说道:“柱子,怎么样,喜欢嘛?”

“嗯!喜欢!”我头点的跟个小鸡叨米一样,顿时让张三婶儿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让婶子成为你的女人好不好?”说这话的时候,张三婶儿正在慢慢的引导着我……

“对,就是这儿……”

听到她这话,我顿时热血涌上脑门,再也忍受不住,身子一挺,开始……

我终于尝到女人的滋味了,太激动了,我甚至忍不住想呐喊。

可刚发出声儿,就被张婶儿用手堵住了嘴巴,小声说道:“娃还在睡觉呢!”

“嗯”我点点头,开始卖力起来。

也不知道跟张三婶儿弄了几次,反正我是一宿没合眼,家里的老母鸡都叫了好几次了,我这才鸣金收兵。

看了看她屋里的挂钟,快六点了,我本想着休息会儿再来一次的,可没想到的是,张三婶儿却打了退堂鼓:“柱子啊,你可真棒,婶儿这身子骨,都有些吃不消了呢,今儿就到这吧,天也差不多该亮了,我得给娃准备早饭了。”

我恋恋不舍的说道:“回去是可以,但你得答应让我今晚还来。”

抬起头,我一脸期待的看着张三婶儿熟到。

“好好好,婶子还巴不得你天天来呢,自打你叔去城里之后,婶子已经很久没有碰过男人了,要不是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滋润呢!”

顿了顿,张三婶儿又嘱咐了我几句,叫我天黑了再来,可千万别给人看见,等下回去的时候也是一样,要我躲着点儿走。

点了点头,我恋恋不舍的拿起放在炕边的衣服,慢慢的穿了起来,而张三婶儿则是来到我的身边,主动的帮我穿了起来。

等一切收拾好之后,我又偏头吻了下张三婶儿,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她家。

我按照张三婶儿的交代,专挑小路走,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在我路过翠萍家的时候,竟然看到村长从她家里走了出来,不用想,昨晚上村长来张三婶儿家没找到机会,所以转去了翠萍家。

这翠萍的男人一样也是在城里,这大清早的村长从她家出来,就是傻子都能看明白这是咋回事儿了,这老东西,真不是个好人!

想了想,我决定要治治他,所以便不在躲藏,直接朝村长喊道:“哟,这不是村长大人吗,这么早从翠萍家出来,昨晚是在这儿过夜了吧,亮子哥走之前我就劝他来着,非不停,看来我得给他打个电话了!”

说完这话,我就作势要走,而村长在听到这话的时候,顿时慌了神,急忙开口喊住我,小跑着来到我的面前,然后笑着说道:“柱子啊,瞧你说的,我哪能是那种人呢,这事儿你只要不乱说,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再说了,人亮子可是在省城挣大钱呢,你说这点小事儿,你至于惊动他吗?”

我一听这话,心里顿时活络了起来,本来只是想着吓唬吓唬他的,可没想到居然还有意外的收获,听说这老东西赚了不少钱,我要不要趁机搞点过来花花呢?

心里这样想着,但我嘴上却无所谓的说道:“切,你一个村长,能给我啥好处?”

村长听了我这话,顿时来了兴致,拉着我躲到了麦草垛子后头,悄声说道:“柱子,这事儿你只要答应我不乱说,你尽管提要求,但凡我能做到的,那都没问题!”

“真的假的?”我心里早已乐开了话,可依旧是装作一副不太相信的样子。

“当然是真的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李浩在这下柳村,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见他这么说,我心里顿时有了计较,伸手拍了拍村长的肩膀,笑着说道:“村长大人啊,其实你时不时的跑去睡人家的媳妇,这事儿啊,我都知道,你也别急着否认,毕竟这事儿你我心里都有底,我要求也不高,长这么大,我柱子还没睡过女人呢,你也给我找几个女人睡睡咋样?”

在我说完这话之后,便一脸紧张的看着村长,虽然我说的轻巧,可就怕这老家伙不愿意啊,如果真要闹僵,我还真不大敢把他的事情给抖出去,到时候那些个被睡了媳妇的男人们,不得打死我啊……

好在村长那老家伙并没有让我失望,在听到我这话的时候,顿时露出一副理解的神态来,“哎呀,我当是什么事儿呢,大家都是男人,我懂得,你这事儿啊,就包在我的身上!”

“不过这几个娘们,我自己挑,没问题吧?”眼看着村长就要上当了,我的心里顿时激动起来。

“没问题,柱子,你说,在这下柳村,还没有我李浩搞不定的女人呢!”

听到这话,我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别人不知道,我柱子还能不知道吗,也不知道是谁昨晚在张三婶儿家吃了闭门羹呢……

不过这话我倒是不敢说,咬了咬牙,我便笑着朝村长说到:“既然你那么喜欢玩别人的女人,要不把你的那几个儿媳妇给我耍耍怎么样?你放心,就一次,你到处乱搞的事情,我一定让它拦在肚子里。”

这才是我真正的计划,奶奶的,这老家伙虽然上了年纪,可他三个儿子娶回家的那些个老婆可是一个比一个水灵,简直羡慕死人了。

“你做梦!”让我没想到的是,村长那个老家伙居然一口回绝了我,奶奶的,玩别人老婆的时候,那么痛快,轮到自己家老婆时,就这么小气!

见状我也不强求,直接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腿上的土,然后笑着说道:“好啦,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我看啊,还是把这事儿告诉我亮子哥比较好,免得他一直被蒙在鼓里。”

我前脚还没迈出去呢,却又被村长给拽了回去,“别急着走啊,咱们再商量商量,不过你个熊仔子,胆子也太大了吧,我家的婆娘都敢想。”

我闻言转过身,朝他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笑着说道:“看你咯,我反正就是这么个条件,你要是觉得办不到的话,那就算了,毕竟这事儿得双方自愿不是,再说了,你这样的都可以睡得到别的婆娘,我还不信以我这年轻力壮的资本,还睡不到个娘们儿了。”

顿了顿,我突然朝他露出一脸的坏笑:“到时候啊,我就一边睡娘们,一边把今天看到的东西说给她们听,我想那些个娘们肯定会喜欢的!”

村长在听到我这话的时候,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才又朝我说道:“柱子啊,你看不是我不帮你,要是别的女人这都好说,可我家那毕竟是儿媳妇,又不是我自己的媳妇,这个不好弄啊!”

见他一脸的无奈,我顿时坏笑了起来:“按照你这性子,我才不相信你那三个儿媳妇跟你没什么呢,这样一来不就好办了吗,你去给我说说,要是不成,我就把你们的事情说出去,这样的话,她们应该没有要拒绝的了吧?”

“哎,算我李浩倒霉,怎么就遇上你这么个倒霉催的,我先回去想想办法,你等我消息吧!”说完这话,村长便站起身来,准备要离开这里了。

我见状急忙笑道:“好嘞,这才是咱们下柳村的好村长嘛,急群众之所急,想群众之所想嘛!以后这下柳村的女人啊,咱们一起睡!也算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了!”

“哼哼!想要跟我一样,那我还是奉劝你最好能够管住你那张嘴,要是到处乱说,我敢保证在我出事之前,你肯定也没有好果子吃!”村长撂下这句话,便气呼呼的离开了这里。

美啊,没想到我柱子也有翻身作主人的这天,不过是凑巧碰到了村长,再结合昨晚的事情,本想着吓唬他一下,结果没想到收获这么大,真的是太刺激了,看来睡遍全村女人的梦想,就快要实现了啊!

在原地幻想了一阵,我便一脸兴奋的冲回了家,昨晚在张三婶儿家奋斗了一夜,我可得好好的休息休息,要不今晚没力气了可咋办?

刚到家,我还没来得及开门呢,就听到身后传来咣当一声,吓得我猛地一回头,结果啥也没看到,摇了摇头,我以为是一晚上没睡觉产生了幻觉,正准备回头开门,结果就看到我家对面的那家门被人给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个人来,我一看,这不是咱村有名的寡妇刘娇娇吗?

要说这刘娇娇也是可怜,人长的还挺漂亮,再加上前些年家里好不容易挣点钱了,算是勉勉强强的过上了好日子,可男人没多久就在工地上出了事儿,丢下她们母女儿人独守空闺。

不过这段日子我一直听村里人在背地里悄悄的说她好像跟隔壁村子一个死了婆娘的野汉子好上了,具体是不是真的我还不太清楚。

不过这女人是真不错啊,那身材,完全不像是生过娃的,再加上这大清早的那股子慵懒,一时间我竟然看呆了……

而在看到我之后,顿时露出一副厌恶的表情来,左右看了看,便扭着自己的小蛮腰,转身走了回去。

摇了摇头,我这才发现,原来上了年纪的女人,才更加的有韵味儿啊,实在是太他娘的吸引人了……

我以前咋就没发现呢,难不成是昨晚来了一次之后开窍了?

看来这也不算是什么坏事儿嘛,至少我以后又有的玩了,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孩子又在城里读书,想睡她的话,我还愁找不到时间吗?

又给自己定了个目标之后,我这才转身打开了自家的房门,走进去之后,便直接躺在炕上睡了起来,奶奶的,实在是太困了,以前捉一宿的泥鳅也没这么累啊!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太阳都快要落山了,随便倒腾了点吃的,我便不知道要干什么了,一想到我很快就能睡到村长那老东西的儿媳妇,我就激动的不行。

不过听人说这事儿不能经常来,容易伤身,可我的目标可是全村的女人啊,要是没个好身体咋办,所以我打算趁着这会儿功夫,去村北边的山上,搞点野味回来给自己补补身子,正所谓吃啥补啥嘛!

想到就做,找了个口袋,从厨房里找了个镰刀拿在手里,我便匆匆的出了门,朝后山走去。

以前爷爷还在的时候,我可是经常往山上跑的,不一会儿,我便来到了山下的小溪旁,脱了鞋,扁起裤腿,我就下了河,开始在河里慢慢的摸索起来。

本来按照我的意思,是抓几条鱼的,结果鱼没抓到一条,反倒是让我搞到了不少的螃蟹,不过想想也是,这都已经中秋季节了,正是吃螃蟹的好时节啊!

不过到最后我还是放生了不少,只留了十来只,毕竟就我一个人吃,抓那么多也吃不完,就这里面还有一大半是我准备给张三婶儿送去的。

之后又搞了点山药,我便哼着歌,准备要回去了,毕竟太阳快要落山了,别看我老往这山上跑,可到了夜里我可不敢独自一个人在山上呆,听我爷爷说这山上可有了不得的东西。

正走着呢,就听到不远处有“邦邦邦”的砍树声,走进了一看,居然是村口老刘家的媳妇,跟我娘一样,都姓王,真要算起来,跟我一个辈分,不过毕竟岁数比我大,所以我一般都是喊她嫂子。

“嫂子,这天都快黑了,咋还在砍树啊,赶紧回去吧,明儿个赶早再来啊!”

听到我的声音,王嫂抬头朝我望了过来,之后便朝我笑着说道:“是柱子啊,你这是干啥去了,又去捕鱼了?”

“可不是吗,可惜鱼没逮到一条,倒是弄了不少的螃蟹,还有山药,嫂子你要是想吃,今晚就来我那,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好啊,等嫂子有空了,还真就去你家了呢!”

我一听这话,顿时高兴起来,见她还在砍树,我便自告奋勇的跑了过去,“嫂子,天快黑了,我帮你一块儿弄吧!”

王嫂在听到我的话之后,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柱子,你人可真好。”

我几步走到王嫂跟前,接过她手里的砍刀就挥舞起来,可让我郁闷的是,树倒下的方向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它居然卡在了另外两棵树的中间……

我把砍刀往地上一丢,便用力的拽了起来,可我的力气好像并不能够将它给拖出来。

王嫂见状便提议说要跟我一起拽,我一寻思人多力量大,也就没多想,就说那咱们一起拽吧!

之后王嫂便来到我后面一点,抓住树下边,开始用力拽了起来。

因为王婶儿挑选的这根树干本身就不粗,所以在我们两人的合力下,终于是给成功的拽了出来。

可更要命的在后头,不知道是不是王嫂用力过猛,当把树干拽下来的那一瞬间,她整个身子猛地朝后一仰,竟然就要摔倒,吓得我急忙伸手去抓她,最后的结果就是,人是被我抓到了,可我也被她给带倒了……

也亏的这片土地上啥都没有,仅仅只是摔倒而已,不过因为是王嫂拽的我,所以当摔倒的时候,我的整个身子,是压在王嫂的身上的,此刻的她,头上的草帽早已掉在了一旁,而她的双手,因为害怕,一直在牢牢的抓着我。

而因为之前站位的关系,使得我倒下的时候,脑袋刚好贴在了王嫂那深不可测的事业线里,原本我是想要起身的,可猛地一吸气,那种女人所特有的味道,顿时让我忍不住想要多呆一会儿……

正所谓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啊!

我这边正舒服呢,可王嫂见我半天不动弹,还以为我出了啥事儿,急忙大声的呼喊起来:“柱子,你没事儿吧,柱子,你倒是说句话啊,你别吓嫂子!”

我本来不想回答,可又怕王嫂担心,想了想,便装作是才清醒的样子,继续占着便宜,然后迷迷糊糊的问道:“嫂……嫂子,这是咋了啊?”

可让我奇怪的是,王嫂被我占便宜,居然半天都没说话,见她好像并不是很介意这样,我的胆子瞬间大了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45286.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