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啊~啊快点_被陌生人开我小嫩苞

他内心不以为然,林熙开口叫他是迟早的事,他翘起的二郎腿不停地摇晃,左右摇摆,看得出来他的心态很好,没有被林熙刚刚冷厉的语气给吓着。

 

 

 

然而,林熙看到他这个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但是,接下来的事,她必须要跟老夏说清楚,所以她耐着性子把话说完。

 

 

 

“今天是不是你把昨晚上的事给说出去了?”林熙的胸口急剧起伏,呼吸都变得粗重。

 文学

 

 

 

她要亲口听老夏怎么说,这件事只有她、老夏、还有那个下作的孙海知道,严格的来说,这件事只有她和老夏两个人知道。

 

 

 

她本人肯定是不会对同事们说这事,多丢人,那就只有老夏了,几乎敢肯定就是他。

 

 

 

老夏脸上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他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他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事来?

 

 

 

这对他有什么好处?也不知道林熙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说是他干的呢?

 

 

 

“什么?我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在学校乱说?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老夏都有些怀疑林熙的脑子有毛病,这种事情当事人会在单位乱说吗?

 

 

 

这也让老夏对林熙的智商感到着急,其实,也不怪林熙,这种事摊到谁的头上,谁都会一下子乱了方寸。

 

 

 

林熙是聪明人,只是这次事件不是光彩的事,她心里有些害怕紧张,一时间才会那样。

 

 

 

经过老夏这么说,她也觉得自己有些唐突,怎么就没有想到这对老夏来说也不是好事。

 

 

 

见老夏的目光直逼她,她有些心虚,目光躲躲闪闪,不敢与他对视。

 

 

 

人也有些扭捏起来,她是强势的人,怎么就这样软下来?即使她知道这事不是老夏干的,她嘴上还是不饶。

 

 

 

“我可不管,这事只有我俩知道,我不可能去说我自己的。哼!”林熙竟然破天荒地哼了一声,这是一句死要面子的话。

 

 

 

她站起来,转身去泡茶,以此来缓减自己的尴尬,恢复心中那股躁动。

 

 

 

在饮水机那里一边泡茶一边偷偷用余光打量老夏,老夏似乎毫不在意,这表现让她有些刮目相看。

 

 

 

刚刚老夏可是有些怒意的,这会儿竟然如此这般,林熙心中对老夏这个大老粗再次重新审量起来。

 

 

 

老夏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哪里知道林熙的想法,只是他不小心看到林熙弯着腰,这姿势…

 

 

 

一时间老夏又有些想法,岛国电影的片段迅速映入眼帘,那种刺-激的画面,啧啧…

 

 

 

要是这样从后面搂抱着她做那事,会是怎样的体验?会有多么的舒服………

饮水机里的开水,差一点漫出来烫着林熙的手,一滴水花溅在她的手上,烫得她轻轻叫了一声之后,连忙缩回手,这才回过神来。

 

 

 

她现在还不敢看老夏,刚刚尴尬的事情还没过去,小心脏还扑扑扑跳腾着,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般,可她就是控制不住这样。

 

 

 

老夏坐在沙发上,双眼冒着浓浓的精光,肆无忌惮地欣赏着林熙那饱满圆润,特别是看到她扭捏的时候,喉咙处忍不住还蠕动。

 

 

 

让正在接水的林熙很是不自在,她也感应到了老夏那火辣辣异样的目光,她动了动,试图转移方位,不让老夏那么盯着,可是,转移了,那种感觉依旧存在,就这样两三次,林熙也接好了水。

 

 

 

这种感应,女人都是很敏感的,很容易就会发现。

 

 

 

她红着脸,纤细白嫩的双手,一只手端着一个杯子,款款走到老夏的面前,递给他一杯。

 

 

 

逃一样地迅速离开老夏的面前,坐到一边去,双脚并拢,双手捧着水杯,放在红润富有弹性的唇瓣间,轻轻地吹,双眸看着杯子,长长的,微微向上弯曲的睫毛,眨动了几下,这才轻抿一口。

 

 

 

双手托住水杯,慢条斯理地放在大腿之上,双腿又动了一下,还是不敢看着老夏,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她的这一连串动作,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与以往的形象判若两人,一时之间,老夏都以为这不是林熙,而是其他人。

 

 

 

老夏端着水杯,胡乱吹几下,就倒进嘴里,不过,他的双眼一直盯着林熙看,深怕一不小心错过了勾起他心的事情。

 

 

 

他大大咧咧惯了,所以与林熙的动作成了鲜明对比,这些,老夏是毫不在意的,在他的意识里,男人本就应该如此。

 

 

 

这反倒没有之前那么紧张,那么沉闷,而是变化为妙的暧昧气氛。

 

 

 

“你,你在看什么呢?”林熙紧张地抬着头看了一眼老夏,说完话,又再次低着头。

 

 

 

看着她娇羞般模样,老夏的反应又强烈了几分,他放下水杯,站起来,朝着林熙走过去。

 

 

 

让本就紧张的林熙更加紧张,身体轻微的颤动,放在腿上的水杯,里面的水,晃动起来。

 

 

 

“老夏,你,你要干什么?”

 

 

 

“没什么。”老夏脸上坏坏地一笑,然后,坐在林熙的身旁,现在的他有些享受林熙给的这种感觉,这是以前从未享受过的。

 

 

 

林熙给人的印象就是强势,没想到也有这么弱的一次。

 

 

 

就在老夏自以为是,从昨晚上了她之后,现在的林熙不会再向以前那么对他凶巴巴的,他伸出手,想要搂抱着林熙,让她在身下唱征服。

 

 

 

然而,他的手还未碰到林熙,就被林熙用杯中的热水泼洒在他身上,顿时,衣服瞬间湿了,热乎乎的黏在身上。

 

 

 

好在有衣服遮挡着,才没有烫伤,也够老夏吃的了,他的反应也是很激烈,迅速站起来,不停地抖动,把衣服上的水给抖落地。

 

 

 

然而,他还是能感觉到皮肤上的灼烧,来不及多想,把衣服给撩起来,胸口处有一块红红的,手放在上面还有些烫烫的。

 

 

 

他的呼吸都变得粗重、急促,都能看到他胸口处肌肉的波动。

 

 

 

站在一旁也有些慌神,泼水那个动作是本能反应,完全是出于自我防卫,才会那么干的,紧急的情况下完全忘记了杯中的水是热水。

 

 

 

她手中的杯子滑落下来,掉在地板上碎了一地,她才反应过来,赶紧拿着纸巾帮老夏擦拭,一边慌神地问着:“老夏,你,你没事吧!要不要紧,去医院。”

 

 

 

在擦拭的过程之中,她滑嫩的小手避免不了与老夏的皮肤触碰,当然,在这一紧张的过程中,她完全是没有朝着那方面想。

 

 

 

此刻的她,完全是在想着老夏有没有烫伤,严不严重,女人就是这样,她嘴上对老夏严厉,对其他人也是这样,不过,心地却是善良的。

 

 

 

好在水虽然还是热的,但没有之前那么烫,算是不幸中的幸事,老夏也避免脱一层皮,不过,皮肤上依旧有灼烧的疼痛感。

 

 

 

他强忍着疼痛,眼底有愤怒,一把推开林熙,不让她碰自己,朝着卫生间跑去,他要用冷水不停地冲洗,只有这样,才会减轻灼烧的疼痛感。

 

 

 

林熙被他推得连连后退好几步,才稳住脚步,她并没有怪老夏,是她刚刚不对,不应该用热水泼他,她还有些暗暗自责,都怪她鲁莽了。

 

 

 

这要是烫伤了,她会内疚的,脑子里也是在想着怎么处理,怎么让老夏去医院检查,她跟了上去。

 

 

 

水龙头里的冷水哗哗哗地流淌着,老夏的嘴角还有些咧开,他不停地用毛巾裹着冷水捂着胸口,上面的灼烧感依旧存在,并没有因为冷水而有些缓减。

 

 

 

林熙站在门口紧张地看着,眼眶还有些湿润,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老夏再次用毛巾裹着冷水捂着胸口,那里疼痛得他龇牙咧嘴,微眯着眼,抬着头,时不时脸颊上还会出现肌肉抽动。

 

 

 

看样子是疼痛得不轻,站在门口的林熙心里更加的过意不去。

 

 

 

“看什么看?去,给我拿冰块来。”他疼痛得不要不要的,微眯着的眼,透过镜子看到门口站着的林熙,这才叫她。

 

 

 

“哦,哦。”林熙听见老夏的吩咐,立马应声,要去拿,她想到了冰箱里好像有。

 

 

 

 

 

 

她慌张之中,没注意撞到了门框,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老夏拿着两瓶她拿来的冰冻矿泉水,很是勇敢地紧贴在胸口,顿时一阵冰凉的感觉从骨头里散发出来,很快就把灼烧的疼痛感给镇压下去。

 

 

 

还没来得及等老夏高兴,那里似乎没什么知觉了,不过,那里依旧是红红的一块。

 

 

 

转身见到林熙关切地看着他,老夏是想说点什么的,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从她身旁走过去。

 

 

 

忽然,老夏摔倒在地,出于本能的反应,一下子抓掉林熙的睡裤,顿时,她那里的风景露了出来…

林熙慌张地双手去提裤子,她脸上的怒意再次涌现,现在的她恨不得一巴掌扇在老夏的脸上,这个登徒子流氓,现在都还想着欺负她,真是可恶。

 

 

可她提裤子的时候,见老夏蜷缩着身体,脸上的表情似乎很是痛苦的样子,她提裤子的手上动作慢了许多。

 

 

想到昨晚上的事,林熙冷哼一声:“哼!装,接着装,以为这样装,我就会上当吗?”

 

 

她说完,抬起脚踢在老夏的后背上,这一脚的力度还是有些大,本来她是以为老夏会躲避,没想到他结结实实挨了她一脚,没有哼一声。

 

 

脸上的痛苦表情没有减半分,这让林熙犹豫起来,好像是她错怪了老夏。

 

 

“老夏,老夏,你怎么了?”她蹲下身观察着老夏,一边询问着。

 

 

老夏似乎在努力伸着腿,可是,一直没有伸直,眼眶里奇迹般竟然有些湿润。

 

 

“是,是我踢的?我,我踢得有那么大力?”林熙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太用力了,她低着头看向自己的脚。

 

 

然而,她不知道,此时的老夏脚抽筋,疼得他有些受不了,这次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冰块引发的。

 

 

老夏一直都有脚抽筋的毛病,每一次都是很疼痛,那种感觉只有脚抽筋过的人,才会深深体会到,到底有多痛苦,只不过,这一次更加的厉害罢了。

 

 

每一次脚抽筋,他都是狠狠地把脚伸直,等一会就好了,然而,这一次想伸直脚都很困难。

 

 

手中冰冻的矿泉水瓶子早就从他手里滚落到墙角,他胸口处的衣服也落了下来,与烫伤的位置黏在一起,很是不舒服。

 

 

林熙蹲在他的身旁,也看出了情况不对,也就没再跟他计较扯掉她裤子的事,她想扶起老夏,被老夏给拒绝。

 

 

“别碰我。啊…”老夏疼得连忙阻止了林熙。

 

 

他抽筋的那只脚还在顽强地想伸直,老夏的额头都有些冒出了汗珠,甚至连鼻尖上都有汗珠。

 

 

最后那一声叫,是他实在忍不住,老夏双手握着那只大腿,身体因疼痛有些抽搐。

 

 

就这样,过了好几分钟,老夏终于伸直了那条抽筋的腿,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抽筋带来的疼痛有所缓减。

 

 

林熙看到老夏的表情,她也送了一口气,刚刚她也是一直在担心,她一个人又弄不动老夏去医院。

 

 

“好些了吗?现在感觉怎么样?”

 

 

“嗯!”老夏轻轻答应一声,闭上双眼,他现在还需要在休息一会。

 

 

腿上的疼痛过去了,胸口上的灼烧感又来了,老夏的内心都快崩溃了,今天真是倒霉透顶,怎么遇上这样的事。

 

 

他爬起来,捡起地上的冰冻矿泉水,把衣服给撩起来,看到上面红红的一块,还好没有烫起泡,处理得及时,不然,够他受的。

 

 

林熙站在一旁自然也是看到了,她的小手捂着小嘴,有些心疼老夏,更多的是内疚,如果那会儿,她冷静一点,也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老夏也就不会受这么大的疼痛,现在的她有些后悔,可这一切是‘后悔’二字不能弥补的,女人的心终究是软的,即使以严厉著称的林熙也不例外。

 

 

她这次没有在对老夏凶巴巴的,而是及其难得温柔地上前搀扶着老夏朝着客厅的沙发走去。

 

 

老夏也不再说什么,跟随着林熙走,两人就像是很有默契一样,谁都没有对谁不爽,老夏虽然依旧有些不满,不过,这些都没有表现出来。

 

 

对于林熙现在做的这些看在眼里,默不作声,他现在只想休息一下,也在观察着,等会要不要去医院检查,如果不严重,他是不打算去的,没那个必要。

 

 

老夏坐在沙发上,那只手拿着冰冻的矿泉水瓶子,而林熙经过这次事之后,反而变得有些像是在给老夏献殷勤一样,忙前忙后的,还有水果伺候着。

 

 

刚刚削好一个水果,一边递给老夏,一边说道:“老夏,对不起,先吃一个水果,要不,咱们去医院检查下吧!要是伤着了,赶紧治疗。”

 

 

“不用,你如果没其他的事,我就先回去了。”老夏没有接林熙帮他削的水果,他看都没看林熙一眼站起来,顿了顿,“我再说一遍,那事我没有对一个人说起,我俩都没谁,那么…是谁,你应该比我清楚。”

 

 

老夏把矿泉水瓶子给取出来放在茶几上,转身就走,他现在一点都不想呆在这里,只想着快点离开。

 

 

“对了,那人心术不正,还是能避免就尽量避免吧!”

 

 

 

 

老夏踏出门之后,反手把门给关上,胸口烫着的位置已经没知觉,他要趁着不疼痛赶紧回去,许琼还在等他呢,也不知道走了没。

 

 

他刚刚才想起,今晚上约了许琼菇凉,请她吃东西,感谢人家,说什么也不能爽约吧!老夏知道现在时间都过去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等他。

 

 

在出租车上,老夏的胸口又传来灼烧的疼痛感,不过,好在这次那种感觉淡了不少。

 

 

还有痒的感觉,他现在好想撩起衣服来抓挠,要不是驾驶位上坐着的是女司机,老夏是真的要撩起来了。

 

 

他一直在尽量控制着,奈何那里实在是难受,他有些坐卧不安。

 

 

那个女司机好几次偷偷用余光看着他,刚开始,她的眼里有些疑惑,但是,后面她竟然有些紧张,抓着方向盘的手都紧了不少。

 

 

好在那个地方不是很远,老夏下车之后,那辆出租车风一样开走。

 

 

他站在原地朝着附近的烧烤摊看去,想从里面寻找许琼的身影,可惜的是,扫视一圈之后,也没有发现。

 

 

看着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离两人相约的时间点已经过去接近两个小时。

 

 

老夏有些傻笑,都过去这么多时间,许琼就算之前来了,肯定也走了,谁还会那么傻傻地等两个小时?就算是他要等别人两个小时,他也不会等。

 

 

这一次也是怪他,贪图林熙那里,不然的话,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叉子。

 

 

胸口处传来的阵阵疼痛感,使得老夏无心继续呆在这里,他准备去找个小诊所小药店之类的,买点药擦擦。

 

 

他七拐八拐,钻进一条小巷子,听见一道女人的声音:“救命啊,唔…”

卧槽,什么情况?老夏有些不敢相信,现在可是法治社会,竟然还有人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那一道‘救命’的声音清晰,老夏听得清清楚楚,他前面不远处就是一个转角的巷子岔道口,声音来源好像就是从那个方位传出来的。

 

 

 

老夏没有过多的犹豫,一只手捂着胸口处,悄悄跟了上去,他要上前去查看情况,见机行事,莽撞行事,反而会越帮越忙。

 

 

 

这也是老夏闯荡社会多年得出的经验,他已经过了那个行事莽撞的年纪,凡事都会留一手。

 

 

 

在接近前面那个岔道口的拐角,声音是越来越清晰。

 

 

 

“唔,唔…”

 

 

 

女人的声音响起,很显然,她的嘴已经被人给堵住,发出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是,也足够老夏听见。

 

 

 

还有男人粗重的呼吸声,以及低声的说话声,似乎还有同伙,是两个男的。

 

 

 

老夏在岔道口,伸出一小点头,朝着前面看,果然看到两个男人的身影,一个蹲着,另一个弯着腰,都是背对着老夏的。

 

 

 

“小姐姐,你要是再敢乱叫,小心我划花你的脸蛋,让你变成人见人怕的丑八怪。你说这么美貌,这么细皮嫩肉的脸蛋,被小刀划几条口子,会是怎样?”一个男子闷声闷气,阴阳怪气地说着。

 

 

 

“不要。呜呜呜…”女人的声音很是害怕胆怯,还被那个男人给吓哭了。

 

 

 

每一个女人都怕自己的脸被划,不管是美是丑,都会害怕这样的事发生。

 

 

 

老夏躲在那里暗暗地在心里骂了那两个男子一句:“人-渣。”那个女人的声音抽抽噎噎响起,很显然是被那两个家伙给吓着了。

 

 

 

不过,那道声音好像是在哪里听过,有些熟悉,只是老夏很少与人打交道,觉得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这条小巷子几乎没有什么人走,你就不要白费力气哭了,要是惹恼了本大爷,本大爷一样会在你脸上划几条疤痕,要是好好配合,把我哥俩伺候舒服了,我们就放了你,嘿嘿。”另一个男子恐吓着女人,并发出猥琐的笑声。

 

 

 

真是不要脸的两个渣男,欺负一个弱女子。

 

 

 

两人肆无忌惮地笑着,好像他们在这里经常做这事一样。

 

 

 

女人听见那个男子的话,更加的害怕,嘴里发出呜呜呜之声,只是嘴被堵住,发出的声音不是那么的大声。

 

 

 

弯着腰的那个男子上前去帮着抓着女人,蹲着的那个男子开始动手动脚,要去解开女人的衣服。

 

 

 

老夏的手握着拳头,也忘记了胸口的疼痛,他准备上前去救那个女孩。

 

 

 

在那个弯着腰的男子上前的时候,老夏的位置刚好能看到女人的脸,瞬间,他脸上的愤怒无法再掩饰。

 

 

 

这个女人就是许琼,老夏还以为她早就回学校了,没想到她被两个男子抓到这里来了。

 

 

 

不管怎么说,老夏都不能让许琼受到侮辱,更不能让她受到伤害,不然,他的罪过就大了。

 

 

 

他狠狠的一拳头砸在墙壁上,大声愤怒地吼道:“住手。”

 

 

 

顿时,抓着许琼的两个男子惊慌失色,他俩在这里好几个晚上,都没有遇到过什么人,没想到今晚遇见了两个,一个就是许琼,他俩跟在后面好一会儿,见没人,才上前抓许琼的,只是没想到后面还跟着一个老夏。

 

 

 

做这种事本来就很心虚,在法治社会,谁敢大摇大摆做这种伤天害理之事?他俩本能地站起来,跑了几步又站住,扭头看见只有老夏一个人。

 

 

 

那两个男子不在跑,而是倒回来。

 

 

 

老夏刚好冲到许琼的面前,帮她把嘴里的布条给扯出来。

 

 

 

许琼在看到老夏的那一刻,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面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流了出来。

 

 

 

“夏哥,呜呜呜…”小女孩什么时候见到这等阵仗,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见到喜欢的人来救她,委屈,害怕,屈辱,尽情地释放出来。

 

 

 

老夏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准备帮她解开捆绑着手的绳索。

 

 

 

“小子,你想英雄救美?信不信我一刀劈了你。”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男子,手里拿着小刀对着老夏比划着。

 

 

 

另一个寸板头的男子也跟着附和,两人不断地朝着老夏和许琼靠近。

 

 

 

许琼一个小菇凉当然是及其的害怕,她明明是靠在老夏的身上了,此时,恨不得挤进老夏的身体里。

 

 

 

小小的身板不停地颤抖着,老夏不急不缓,抓到绳索的头给解开,上前一步,把许琼给遮挡在身后。

 

 

 

他本来就有些高大,加上以前在工地上干过,一身的肌肉,虽然来学校当宿管,有些松懈,不过,他在学校还要烧锅炉的原因,所以,有时候也要干粗活,肌肉依旧还在。

 

 

 

他双掌互相交叉,手指发出咔咔响,一点都不畏惧那两个男子。

 

 

 

这两人瘦骨嶙峋的,加上面部泛黄,看上去还无精打采的,一看就不像是正常人,十有八九是吸食那种犯罪玩意的。

 

 

 

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力气?还想跟经常锻炼,身材魁梧的老夏斗?就算是再来一个,老夏也不会害怕半分。

 

 

 

“是吗?看你俩没少吸食白-粉吧?怎么?抢东西,欺负人都欺负到学生的身上来了?”

 

 

 

听老夏这么一说,那两个家伙面色一沉,互相对望一眼,见老夏根本就没有退意,他俩拿刀出来也只是吓唬胆小的人,遇到像老夏这样的人,他俩还真不敢上。

 

 

 

老夏也不上前,他是担心许琼,要是一个人,他就要上前揍那两人一顿。

 

 

 

躲在老夏身后的许琼,慢慢地恢复了过来,她整个人都紧紧贴在老夏的身上,双手更是从身后环抱着老夏的腰。

 

 

 

此时此刻,老夏在她的心里是多么的高大,多么的温暖,多么的有安全感。

 

 

 

对老夏生起的情愫更加浓烈,这就是她暗恋的男人,她喜欢大叔型,因为大叔沉稳,安全感强。

 

 

 

两个男子趁着许琼抱住老夏的时候,撒腿转身跑了,他俩哪里还敢在这里逗留。

 

 

 

老夏想转身询问许琼怎么样的,只是,被她抱着,他无法转身,后背处还有柔软感觉,不是怎么明显,不过老夏明白那是什么,被一个小菇凉那样,这种感觉…

老夏瞎想什么呢?人家还只是个孩子。不能用那种不纯洁的心思去想。

 

 

 

他只好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任由许琼抱着,心里默念不许瞎想。

 

 

 

足足好几分钟过去了,许琼才松开手,有些害羞地后退几步,低着头不敢看老夏。

 

 

 

小女孩娇羞的模样很是可爱,摒弃不纯思想的老夏转身微笑看着她。

 

 

 

“坏人跑了,那个…”老夏竟然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他顿了顿,最后还是说道:“不好意思,本来约你一起吃东西,只是刚好有点事情给耽误,没能及时赶到,真的不好意思。”

 

 

 

他满满的歉意,脸上的真诚,让本就很单纯的小菇凉许琼很快相信他、原谅他。

 

 

 

她满怀兴奋地一个人来到这里,终于要与暗恋已久的男人约会,可她来了之后,一直没看到老夏的人影。

 

 

 

左等右等,离相约时间点过去近两个小时,老夏依旧没有出现,许琼的情绪非常低落、伤心。

 

 

 

她悲愤地离开,觉得是老夏故意耍弄她,时间也不早了,她要赶回学校,走小巷子才是最近的,这才被那两个家伙给盯上,有了后面的事。

 

 

 

老夏还准备叫她继续去吃东西,只是经过刚刚的事情之后,许琼此时不想吃,加上时间太晚,老夏只好陪着她在小巷子里走。

 

 

 

这一路上,两人肩并肩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显得有些尴尬。

 

 

 

好几次,许琼都想跟老夏表白,可是,她又不敢,害怕被老夏给拒绝,从老夏的出现,她的心跳就一直在加速,从未恢复过平静。

 

 

 

老夏也有些不自在,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总有一种被偷窥的感觉,很是奇妙。

 

 

 

当老夏扭头看过去的时候,一切都是正常的,许琼并没有偷看他,而是很正常朝着前面看。

 

 

 

今晚上她穿的很漂亮,有那种仙仙的味道,给老夏的感觉很舒服,他不自觉地落后几步,让许琼走在前面,目光若有若无地扫向她丰满的地方。

 

 

 

这P股虽然没有林熙的丰满,但是,别有一番韵味,连老夏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仿佛那里很有吸引力一样,把他的目光吸引过去。

 

 

 

许琼娇羞地低着头看着,她能感觉到老夏那目光,正在注视着她,让她心里又是喜欢,又是害羞,一个黄花大姑凉被一个男人盯着看,脸颊上很快飞来一片徘红。

 

 

 

她好想借着这种机会表白,一直在心里鼓气,为自己加油。

 

 

 

“夏哥,我…”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了,小小脸蛋火辣辣,脸她自己都能感受到。

 

 

 

老夏正走着,差一点就撞到突然停下来的许琼,对着她回道:“嗯,什么事?”

 

 

 

“没事,没事。”许琼连忙回道,然后继续往前走,她的心很是紧张,那一双小手互相握着磨蹭着,甚至有些微微的后悔,刚刚怎么就不表白。

 

 

 

老夏虽然有些小疑惑,不过,他也不怎么在意,看着继续走的许琼,他没有再继续追问。

 

 

 

回到学校,几乎看不到学生的人影,基本上都是已经回宿舍休息了吧!

 

 

 

老夏和许琼也回宿舍楼,在楼道口,许琼放慢了脚步,走在后面的老夏也只能放慢脚步,磨磨蹭蹭走到值班室的门口。

 

 

 

正当老夏掏出钥匙要开门的时候,忽然感觉脸上温润柔软,老夏竟然被许琼给偷偷吻了,不过,很快许琼的唇就离开老夏的脸颊。

 

 

 

老夏都蒙了,愣愣地站着,这么突然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我喜欢你!”

 

 

 

随即他的耳边传来这四个字,紧接着是许琼跑着上楼的脚步声,非常的急促凌乱。

 

 

 

“嘶,噢…”

 

 

 

许琼紧张地上楼梯不小心绊倒磕碰到台阶上,吃痛地发出声音,见到老夏的头朝着他看过去,立马忍着疼痛继续往上爬。

 

 

 

老夏伸出手抚、摸着刚刚被许琼亲吻的脸,那上面都还有她的香味。

 

 

 

“她喜欢我?这是在跟我表白?”老夏揉着脸,在想着这事。

 

 

 

他虽然经常偷看大姑凉们洗澡,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与这些大姑凉们发生点什么,更没有想过与她们谈恋爱。

 

 

 

与许琼也是这样,老夏自认为不是好人,但是,也不会做出那种事来,这菇凉单纯,老夏是不会去祸害这样的菇凉。

 

 

 

老夏只是把她当作小妹妹看待,从未想过与许琼有过那种关系。

 

 

 

他摇摇头,进了值班室,准备好好休息一会,这一天还是有些累的,习惯性地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微眯着双眼。

 

 

 

很快脑海里面浮现出一道画面,他怀里躺着一个只穿着小衣小裤的大姑凉,他的大手很不老实地放在大姑凉的丰满上,轻轻的触碰着。

 

 

 

这大姑凉的身材,标准的S型曲线,滑嫩的肌、肤,十足的弹性,摸着的那种手感极其美。

 

 

 

她静静地躺在老夏的怀里,很享受老夏带给她的舒服。

 

 

 

但是,那个大姑凉是趴在老夏的怀里,面部一直埋在他的胸口上,以至于,看不清楚她是谁。

 

 

 

两人的亲密接触,使得老夏的某个地方有了反应,碰到大姑凉,老夏有些控制不住亲吻她,抚、摸她。

 

 

 

她的每一寸肌肤,老夏都不愿意错过,被老夏给侵占,她的扭动,让老夏火热一般,体内的邪火更是愈演愈烈,无法自拔。

 

 

 

老夏此时已经失去了理智,翻身压着她,她的脸上仿佛蒙上一层面纱,老夏怎么都看不到这个大姑凉是谁。

 

 

 

隐隐约约之间,从脸的轮廓,以及模糊看到的脸颊,这个大姑凉很是像许琼,但是,又不像。

 

 

 

不管她是谁,老夏都伸出了邪恶的魔爪,即将解开她最后的遮羞布。

 

 

 

就在这时,那个大姑凉说话了:“夏哥,是我,是我。”

 

 

 

老夏微微愣神,这声音很是熟悉,他停下了那双魔爪,双目盯着大姑凉,只是一时间他没有想起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

 

 

 

“夏哥,是我,许琼,快给我,快给我…”

 

 

 

紧接着,许琼还发出那种诱人的声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43876.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