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再做一次就好——(罗志梅香小说)

“柱子哥,我……我害怕。”

事到临头,刚才泼辣的她反而有些胆怯起来。

我却是什么都顾不得了,就是现在,我来了!

我用力向前,结果却什么也没发生。

 文学

两人都是菜鸟,彼此都是第一次,尼玛的简直就是三过家门而不入!

我都快要被气坏了,反倒是徐燕突然“咯咯”的笑出了声。

我羞恼的不行,脸都红了,还好徐燕趴在那里也看不到。

“柱子哥,要不……要不我帮帮你?”

我心中一热,正感觉到她的小手往我身上摸时,一个破锣嗓子突然在门外炸响!

“燕子,你好了没有!怎么老是磨磨蹭蹭的,都停电了还没洗好呢!”

刹那间,我亡魂皆冒,吓坏了。

“说话呢!怎么不说话!”

砰砰砰!

门外站着的是徐燕的母亲,姓张,村里人暗地里都叫她张泼妇。年轻时听说也是村子里少有的美人,但现在年纪大了,美貌不在,却反而成了村子里有名的泼妇,撒泼打滚最是行家里手,要是被她抓了现行,那……

我不敢想下去了,如果说之前还有可能被徐松林父子搜刮干净钱财,赶出村子。那现在差点把徐燕强上的我,怕是真要被一群泼妇给乱棍打死!

那个时候的农村,真的要死上个把人,跟玩似的。天高皇帝远,村民们要是统一了口径,连警察都无可奈何。

我正六神无主,不知所措。徐燕却是先于我反应了过来,她拍了拍我的大腿,示意我在这里躲着,然后一边慌里慌张的穿衣服,一边语带埋怨的朝门外喊道:“妈,你怎么老是催啊催的,你不烦我都烦了,我这就要洗好出来了。”

“你这妮子,黑灯瞎火的还慢慢吞吞,这大热天的,你是痛快了,老娘我可还要洗澡呢,你快点啊,我就在这等你。”

什么?这张泼妇也要洗?!

我浑身都绷紧了,双手都在微微发颤,她真要是进来洗,我怕是真就只有死路一条。

还好徐燕马上帮我打起掩护:“妈,我忘了把内衣放屋里了,你去帮我拿一下吧。”

张泼妇不愿意道:“大热天的,都是一家子人,你穿着外衣就是了,天黑黑的,哪个看你!”

“妈——”徐燕拖着长音,朝她母亲撒娇。

“好好好,怕了你了,你快点出来啊。”张泼妇拗不过她女儿,小步往后屋去了。

张泼妇一走,徐燕忙催促我道:“柱子哥,你快点跑,可千万别让我妈她们看见了。”

徐燕这会比我还着急,推着我就让我快走。

我手忙脚乱的就往外面走,不小心踩在水渍上,差点还摔了一跤,临出门前,徐燕突然道:“等等。”

这会已是接近了门口,光线也比里面亮堂了些,难不成是被徐燕给认出来了?

我吓得心脏“砰砰”直跳,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一阵香风从身后飘来,徐燕从身后用力的抱住了我的腰身,把身子紧紧的贴在我背上,情动道:“柱子哥,燕子什么都是你的,你想要,什么时候都可以。”

羞涩难当的说完这些大胆的情话,徐燕也怕被她母亲堵了门,忙推了我一把:“快走吧,别被我妈给看到了。”

“哎。”我模模糊糊的应了一声,把门打开,先是朝外面看了一眼,见没人,也不敢回头,闪身从小屋里出来后,便踮着脚一路小跑着往外面的农地里跑。

跑到了农地里,没等我歇口气,听到村子里不时响起的犬吠声,做贼心虚的我这会也不敢让人撞见,憋着劲没命的往家里跑,一直到我将自己反锁在自己的屋子里,感受着房子里熟悉的气味,我才大口喘息着瘫软在地。

一小半是累的,更多的则是因为紧张和害怕,以及那种几乎要爆炸的复仇快.感。

“我睡了她,我睡了徐燕了!”我神经质般的呢喃自语,舔了舔发干的嘴唇,那里似乎还残留着徐燕的味道。

我瘫坐着,把头靠在了门上。脸上时而愤怒,又时而微笑,到了最后,我的脸上只剩下狰狞之色,双手紧紧的握住了拳头。

“谁也别想拿走属于我的东西,你们抢了我的,就算是吃下去了,我也要让你们吐出来还给我!是你们先对不起我的,我要报复,我要把你们都一个个报复回来!是我的就要还给我,不是我的,我也要去抢,去争!我以前就是头蠢驴,我不要这样,我再也不要这样了!”

我咬着牙,声音都是从牙齿缝里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

那一晚我瘫坐在地上,坐了很久。我的人生似乎翻开了新的一页,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改变。

我病了,从那天晚上开始,我就病了。

我没再往镇上跑,梅香过来催我,我便假意咳嗽着,一脸虚弱的跟她说等好了后再去帮她办。我想拖时间,在没找到办法把房子拿回来前,能多拖一天就是一天。

梅香被我骗走了,我没时间可以浪费。我绞尽脑汁却都想不出办法,我开始翻书,村子的老人们常说三国水浒什么的上面计谋百出,我以前不爱读书,但到了这个时候,却像是快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的一根稻草。

家里以前就有三国和水浒的书,那是我早死的父亲留下来的,上面早已落了灰,甚至还因为要垫床底,被我撕去了大半。

我如饥似渴的开始看书,躲在床上,我一目十行,焦急而匆忙的翻着书。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装病的第一天就在翻书中过去,到了第二天,我依然在装病,但我前后三天都没有去镇里,还是让梅香有些不耐烦起来。

她以为我还被蒙在鼓里,倒也没有直接撕破脸,而是采取了迂回的办法。

“你既然身体不舒服,要不我明天找上徐浩,我们三人一起去镇上把过户的事情给办了?他是大学生,总比你这蠢骡子要聪明着些,早点办了过户,我也好早点能嫁了给你。”

她当时说这话时,脸上还带着笑,但在我的眼里,那一刻的她,却简直比蛇蝎还要恶毒!

我的脸,煞白一片。

这对狗男女已经等不及了吗,他们等不及要把我从这房子里赶走,连我病了也完全不在乎!

他竟然还敢跟我一起去,他想干什么,他要趁这次机会,一劳永逸的把我解决掉吗?

我脑子里胡思乱想,脸上一片煞白。

梅香却是根本就没在意过我,即便我脸色大变,她也根本没有注意到。

我不甘就这样受他们摆布,我试图阻止,但梅香却不给我机会,她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好了,我都跟徐浩说好了,你也知道他一大学生肯帮我们,就已是天大的面子了,别太不知好歹。好了,你好好休息,我家里还有点事要先走。”

她没有丝毫留恋,返身便从我家里走了出去。

我颓然躺在床上,盯着破旧的屋顶,眼中流露出绝望和颓然。

没办法,到底还是想不出办法来吗!

我狠狠的把床头上的三国和水浒的书,全都砸到了地上。

骗人的,都他妈的是骗人的!

那些狗屁计谋,有一个能帮的到我吗!我只要房子,我只要我的房子!

书里那些王八蛋,一个个都牛逼的有无数人帮衬着,我呢?我就他妈的……

我忽然愣住。

对啊!我自己想不出办法,可以让别人帮我一起想啊!

罗志啊罗志,你怎么就这么蠢,连这个都想不到!

我躺在床上,开始努力的想着有谁能帮我,但想来想去,最后却悲哀的发现,在这整个村子里,我都找不到可以信任的人。

这里是徐家村,村长徐松林更是只手遮天,我一个外姓村民,在村里又没什么根基,如何能斗得过他?在这村子里,根本就没人会为了我这个无足轻重的外姓人,而跟村长作对。

即便是把范围再扩大些,我也依然找不到一个可以完全信任的人。

我这他妈的是有多失败?这么多年都活到了狗身上去!

就在我极度绝望的时候,突然,我想到了一个人。

他叫赵飞,我跟他之间,也不算多么铁的关系。但我从小学到初中,他一直跟我是同班同学,初中时还做过两年多的同桌。

我初中后便辍学没再读书,他也直接就去社会上混,后来他去了镇上,听说混的还不错,有一次我到镇上赶集,还跟他碰到过一次,知道他大致上住的地方。

初中毕业到现在,也已经差不多三年时间。

三年时间已经足够改变很多事,更何况我们的关系本身就没有那么铁。但是……

我没办法了!除了赵飞外,我现在已经找不到任何有可能帮助我的人!

我绞尽脑汁,希望能找到更稳妥的办法。但时间不会因为我而停止,第二天的时候,梅香带着徐浩一大早便如期而至。

“骡子,好久不见。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这找到媳妇,也要记得悠着点啊。”徐浩笑眯眯的看着我,若不是我一早就知道了真相,还真不一定能看出他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嘲弄之色。

他是在看我的笑话,怕是在他眼里,我就是个蠢货,连女人都是他的了,还要被他给当面肆意嘲笑。

梅香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忙道:“说什么呢,徐浩。口嘴里吐不出象牙,亏你还是大学生。”

“我这是不是象牙,你还能不知道?”徐浩眼神怪怪的调笑了一句,随后假意咳嗽了一声,拍了拍我的肩道:“骡子别介意啊,我这开玩笑呢,时间不早,我们就先上路吧?有什么话,都留着我们路上再说。”

我憨憨的笑了笑,没有接他的话,只是低头的刹那,眼中流露出刻骨的恨意。

这对狗男女还敢在我面前打情骂俏,真把我当傻子吗!

我心底即便再是愤恨,这时也只能是强忍着。

我们赶上了去往镇上的汽车,村子里通往镇上的汽车一天只有一班,一趟是过去,另一趟则是傍晚前回来。

一路上,我依旧还是表现的像以前那般忠厚无害,我黝黑的面庞和有些丑陋的外貌,这时却成了最好的掩护色。他们的视线并没有过多的在我身上停留,梅香偶尔看我一眼,都会不经意的流露出厌恶的神色,虽然只是一闪而逝,却还是被我深深的记在心底。

到了镇上后,我推脱身体不适,装出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他们信以为真,实在是拗不过我的不断叫苦,便在一处小旅馆里开了个双人床的单间,让我先在旅馆里休息。

他们背着我嘀嘀咕咕的商量着什么,我装出难受的样子躺在床上,耳朵却是一直偷听着他们的谈话。

当着我的面,他们倒也有所收敛,一阵眉来眼去后,徐浩开口道:“骡子,你先休息,等我们去看看还有什么资料要补充的,如果有需要,我们再回来找你。”

见我闭着眼睛,脸色惨白的胡乱点头,徐浩和梅香对视一眼,便干脆暂时撇下我,结伴往镇上的办事处走。

等他们两人离开房间,我便立刻起身,也没急着就走,而是到了窗户后面盯着。

旅馆房间在三楼,隔着有些反光的玻璃,我亲眼看着那两个狗男女牵着手往外走,直到他们的身影完全从我的视线内消失,我才低骂了一声,收回目光。

我没有时间能够浪费,必须赶在他们回来之前,找到赵飞,并让他帮我想想办法。

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但只要有一线可能,我都会做最大努力。

万一……

我握紧了双手,没有万一,我一定会成功的!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十五分钟后,我已经出现在了一幢破旧的公寓楼前。

还好赵飞以前给我的地址,与我住的旅馆不远,不然的话便是来回一趟,怕都要耽误很多时间。

我有些记不清赵飞具体住在哪一层楼,我只能在大概的位置上一家家的找。

还好我今天运气似乎不错,才敲了第三家的门,就看到面目沧桑,与我记忆中依稀有些陌生了的赵飞,从楼上的过道里神情慌张的往楼下走。

“赵飞!”我惊喜的叫出了声。

赵飞猛地抬头看到我,神情一滞,接着却连连摆手:“我不是赵飞,你认错人了。”

“你怎么会不是赵飞,我是罗志啊,你……”

我的话没说完,旁边的房间大门猛然打开,几个身强力壮,手臂上密布纹身的青年男子走了出来。

赵飞瞳孔一缩,脸色大变,一搭楼梯扶手直接一个大跳便准备夺路而逃,但他快,对方却更快。其中一个纹身青年直接飞起一脚,狠狠的踹中了他的腰眼,赵飞惨叫一声,重重的摔在了楼梯上。

这一切兔起鹘落,从我与赵飞打招呼,到他被踹中摔在楼梯上,不过是眨眼间事,直到这会,我还愣愣的站在那里,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一切都像是在做梦。

直到我也同赵飞一起,被那些凶神恶煞的青年人带进屋里,我还傻逼似的没搞清楚状况。

这到底是怎么了,我只是来找赵飞帮忙想想办法,怎么我自己的事还没解决,这就又惹上新的麻烦?

走进屋里,才发现面积不大的房子里,这时早就七七八八的站满了人。

见我们进来,立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第一时间扫了过来。

赵飞当场便跪了下来,我犹豫了下,虽没搞清楚状况,但这会众目睽睽之下也不想成为靶子,便也给跪了下来。

我紧张的厉害,手脚都因为极度的惊惧而微微发抖。但我却强迫自己睁大了眼睛,好好去观察周围的一切。

那些人的目标在赵飞身上,我只是被殃及的池鱼,因此也让我有了从容旁观的机会。

不大的房子里面,地上一片狼藉,似乎是被这些社会上的人给翻过,衣服家具什么的扔的到处都是。

而那些满是纹身的社会人,明显也有一个主心骨。

那人居中而坐,满脸横肉,粗短的脖子上戴着又长又粗的金项链,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但他的笑,却不似一般人那般显得和气,眯起来的小眼睛里冷芒闪烁,只要被他盯上,就会让你有种被毒蛇盯上的窒息感。

我还注意到房子里除了我和赵飞外,还另外跪着一个女人,只是她这会背对着我,让我看不清她的样貌。不过她的穿着打扮却是显得颇为年轻时髦,微微带着波浪的卷发和一身米色的格子长裙,倒让见惯了村里头姑娘打扮的我,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我的视线从女人身上收了回来,对方领头的那人,不紧不慢的冷冷开口:“赵飞,可以啊。不还钱,连你女朋友都不要了是吧?”

赵飞脸上挤出卑微的笑,点头哈腰道:“彪哥,哪能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阿飞是什么人。我以前赌的时候也没少赚吧,哪次不是请弟兄们喝酒抽烟?只是几万块罢了,我分分钟都能凑齐了给彪哥送去。”

那彪哥冷冷一笑:“别的我不管,你去偷去抢都行,我只要你明天之内把我的三万块给我……”

“三万?哪来的三万!”赵飞仿佛被踩住了尾巴的小狗,大叫了起来:“黄彪你不要太过分,我明明就借了两万多,怎么一下子变三万了。”

见赵飞不服气,黄彪神情一冷,朝手下目光示意了一下,那人立马上前“啪”的一下,甩了赵飞一记力道十足的耳光,只一下,便把赵飞的嘴角给打破了,有鲜血从他嘴角溢出。

“艹你妈的!彪哥说三万就三万!你他妈的第一天混赌场啊,不知道利滚利怎么算?要不要我拿把刀子,一点点跟你算啊!”

赵飞被打了一耳光后,明显吓到了,浑身哆嗦,连对方的目光都有些不敢直视。

见了赵飞的熊样,黄彪眉头一皱,不耐烦道:“怎么样,我就一句话,明天日落之前,你拿的出拿不出这三万块钱!”

“彪……彪哥,你,你再给我宽限几天,我……我阿飞一定……”

“少说废话!你这意思不就是拿不出来嘛,对吧?”

赵飞哆嗦着不敢说话了。

黄彪冷漠一笑,目光一转,小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亮光:“兄弟一场,你也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三万块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你这不是还有女朋友吗,我看你女朋友长得不赖,要不你让她跟着我几天,等你什么时候弄到钱了,就什么时候过来赎回你的女朋友怎么样?”

说着话,黄彪怪笑一声,拿手就去摸那女人的侧脸。

“啪”的一声,谁也没想到的是,那女人竟然甩手把黄彪的手给拍开了。

“艹你妈的!”黄彪陡然暴怒,一脚踹在了女人的身上,把原本跪着的她一脚踹翻在地。

女人惨叫一声,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腹部,我也终于第一次看清了女人的长相。

只是一眼,我便陡然愣在了那里。

是罗筱?!

我没认错,就是罗筱!

那个我以前初中时暗恋了三年的对象,我们那个班的班花罗筱!

可是我后来听说她上了高中,还跟着父母去了其他地方,现在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成了赵飞的女朋友?

她痛苦的蜷缩着,原本美丽清纯的眸子里,现在只剩下痛苦和茫然,她睁大了眼睛,却正好与我的目光不期而遇。

下一秒,她惊叫了起来,被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黄彪揪住头发,一把拽了起来:“小逼养的,怎么,看不上我?呸!给你点脸面,你还真当自己就是黄花大闺女了?你男朋友他妈的还不出钱,老子就拿你来抵账!你还跟我装清纯,老子现在就把你给睡了!看你那怂逼男朋友,敢不敢说半个不字!”

谩骂声中,黄彪伸手就去扯罗筱的格子长裙,“嘶啦”一声,长裙胸上的位置就被扯出了一大道破口。

罗筱挣扎着大叫起来,叫声中已是明显带了呜咽的哭声。

“彪……彪哥。”

黄彪瞪了说话的赵飞一眼:“怎么,有钱还了?”

面对黄彪一众虎视眈眈的手下马仔,赵飞痛苦的抱住了头,用手用力的去揪头发,眼睛却再也不敢去看上一眼。

“怂逼。”黄彪不屑一笑,随即便把贪婪的目光瞄向了罗筱的身子,正要继续动手,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等一下。”

房间内所有人都愣怔了一下,随即他们如狼似虎的目光,便全都朝我看了过来。一时间我压力陡增,因为紧张,脑子都有一瞬间的眩晕和空白。

“刚才是你在说话?”黄彪眯起眼睛,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小子,有种啊,想英雄救美?嘿嘿,可惜这世上,英雄通常都是死得快。”

黄彪出手狠辣,谁也不敢保证下一秒他会不会出手把我打个半死。

我不敢在这个时候拿大,勉强让自己的声音没那么哆嗦,强自冷静道:“我……我有个办法能还你这三万块,不过你要先把我们都给放了。”

“我……我有个办法能还你这三万块,不过你要先把我们都给放了。”虽然心里直哆嗦,但我还是把这话给说了出来。

黄彪和他身旁的一众手下全都看傻子似的看着我,随后,他们哄然大笑。

笑声渐渐停止,黄彪眼神陡然一厉,目光阴测测的看着我,我只觉得腿脚发软,在对方的目光逼视下,无形的压力,竟让我连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但我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怂,强迫自己去与对方对视。

“放了你们?放了你们下次我去哪里找你们去。”黄彪阴冷的笑着:“你是在把我当傻子,还是你自己就是个傻吊!”

我张嘴想说什么,黄彪眼神稍稍示意,站在我身后的一个混子猛地一脚踹在了我的背上。

这一脚猝不及防,我差点没趴在地上,也亏了我做惯了农事,又是一身的蛮力,这才没有显得太过狼狈。我原本怕的厉害,被踢了这一脚,后背剧痛下,反而激发了心底的戾气,非但没趴下,反而昂起脖子,直视着黄彪道:“既然你说我骗你,那你就打死我好了,打死了我,你也拿不到那三万块钱!”

黄彪阴沉着脸,见我身后的那混子还要再踹,一挥手制止了他:“行,你有种。不过他们我不会放,我给你两天时间,你把钱带来。”

四周十几个地痞流氓都不怀好意的看着我,我的大脑这会却是一片空白。我原本打算让黄彪先放我们走,然后我再与赵飞他们一起想办法把房子给弄回来,这样我就能有钱还给黄彪。但黄彪明显不信任我,他让我去拿钱才肯放人,我又去哪里给他拿钱?

见我迟疑,黄彪脸色陡然一变,就要当场向我发难。我心慌意乱,但一片空白的脑子里,突然却是灵光一闪。

“我没钱。”我大叫了一句,不等黄彪等人发飙,忙接着道:“但我有法子让你们在三天之内,赚到这三万块钱!”

我本以为只要我说出这话,黄彪就会马上继续追问,然后我便能将我刚刚想到的计划说出来,但这黄彪却比我想象中还要狡猾多疑。

他阴测测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却是随意的踢了踢脚边的赵飞:“说,这家伙是你谁?”

我刚要开口,黄彪狠厉的瞪了我一眼:“我没让你说,我让赵飞说。赵飞,你也知道我最恨别人骗我。”

赵飞的身体颤了几颤,又把头埋了下去:“他……他是我同学,以前……以前关系还不错。”

黄彪冷笑:“以前?以前是多久。”

“三年前是同学,后来……后来偶然也有联系。”

“三年前?”黄彪一字一顿,随即却是轻蔑一笑,朝着四周的混之们问:“你们都说说看,三年前的一个狗屁同学,巴巴的说要帮着还这三万块钱,我黄彪他妈的是信还是不信?!”

混子们没人再笑,一个个看向我的目光,都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这黄彪生性多疑,手段又是狠辣至极,被他盯上了,不死也得脱层皮。看着这些混子们藏在衣服兜里若隐若现的刀子,我早已怕到了极点,要是真把他们惹毛了,真要挨上一刀,岂不是死得无比冤枉?

不能死,我不能死!

我再也顾不了那么多,几乎是脱口而出的吼道:“我不是为了赵飞,我是为了这个女人!”

“女人,她?”

“是的!”我这时也顾不得了,只想先取信黄彪再说:“她叫罗筱,是我们班以前的班花,我以前初中时就睡她,我他妈的是为了她行不行!”

我爆了粗口,心中却是战战发憷。

黄彪却笑了,转身朝罗筱招了招手:“你过来。”

罗筱胆怯的站在原地,身体微颤不敢上前,却被身后的一个混子推了一把,惊叫着被黄彪一把抓住。

黄彪板着罗筱美丽的脸蛋给我看,嘴里冷笑道:“她男朋友没钱,我本来要好好玩她几天,要是她男人还拿不出钱来,我就把她拉去做小姐!既然你说你有办法给我赚钱,行!我就当你能给我赚钱,这女人我提前给你玩玩,你就当着我们的面玩!”

黄彪一把将罗筱推到了我身上,罗筱尖叫一声,站起来想躲开,被两个混混逼着又给跪了下来。

见罗筱梨花带雨,这会眼都哭肿了,我心中竟也是莫名一酸,原本藏在心底的暗恋回忆,这会又涌上了心头。

那个笑起来格外清纯的女孩,她扎着马尾辫,穿着花格子裙子,阳光明媚,她便如同仙女一般。那时因为长相丑陋又父母双亡而自卑的我,只是多看了她几眼,便会心跳脸红的不行。

记忆一闪而过,我硬着头皮,盯着黄彪道:“彪……彪哥,要不我给你先说说怎么赚钱?”

黄彪侧着头,似笑非笑:“你敢玩你朋友的女人,我就信你有办法能给我赚钱,我是个大老粗,所以我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至于你到底能不能赚钱……哼,上一个敢骗我的人,你可以去镇外的清河里找找看。”

见我迟疑不定,黄彪冷冷的扫了我一眼:“我的耐心有限,五分钟,你不玩,那就换我来。到时候我也不用你们还钱,把她拉去做小姐,我赚的更多。”

我使劲吞了口唾沫,扭头看向罗筱。

“你……你不要过来。”罗筱惊惧的看着我,眼泪决堤,不停摇头。

黄彪这会却莫名的有些兴奋起来:“看来你实在太丑了,你们的班花宁可做小姐也不愿意给你玩。”

罗筱浑身一颤,拿眼睛去看她男朋友赵飞,但赵飞那孬货这会却还低着头装死,根本看都没去看她一眼。

黄彪冷冷道:“还有四分钟。”

我咬了咬牙,不管是为了罗筱,还是为了我之后的计划,就算有些对不起罗筱和赵飞,我也只能这么去做。

我跪行了几步,挪到了罗筱旁边,罗筱一脸惊惧的看着我,但黄彪刚才的话显然更让她害怕,她哆嗦着,却是不敢再动弹,仿似默认。

初中时的我,情窦初开。

那时我一边上学,一边还要自己种地养活自己。罗筱便是我第一个喜欢上的女人,而在今天之前,我做梦也没想到,我有了可能染指她的机会。

表面上虽说是被迫,但实际上那时的我,心里却按捺不住的有魔鬼在咆哮。

我眼眸深处藏着某种渴望,伸出因为激动而变得颤抖的手,我一把将罗筱抱在了怀里。

“不……不要,求你。”罗筱的身体颤抖的更厉害,她抬头看向我的目光中,我甚至能分辨出此时的她是无比的害怕,惶恐,甚至于一丝丝的……厌恶?

厌恶!

我的脑海仿佛被打开了记忆的盒子,曾经以为早就淡忘了的一幕,又重新浮上心头。

初三那会,我时常偷偷看向班花罗筱。我那带着渴望和爱慕的目光,自然瞒不过一些有心人。

在一个放学后的夜晚,我刚好有事晚了点往家里走。在校门外,我听到了这样的一段对话。

“罗筱,你可是我们班班花,连那个最老实,上学三年一共都没说几句话的罗志,好像都偷偷摸摸的在看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42471.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