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对男女同房作爱: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孙曼走到赵宇面前,脸上带着不好意思:“刚才我想过了,这两天我们母女一直打扰你也不好,可现在我们也没钱付房租,所以我想给你做保姆偿还可以吗?”

赵宇看了一眼孙曼,衣摆下的大长腿很是雪白诱人,但紧紧夹着,生怕被男人看到里面的羞耻之地。

其实从这母女第一天来,赵宇就看上了这个浑身散发着成熟气息的美艳少fù,相比那个未成熟的小丫头,这样的女人玩起来才是最带劲的!

“这可不太好,阿姨您既然是我妈的朋友,就安心住着就成,反正我们这也大,不碍事的。”

“没关系,这么白住着也不好。”

她说着,还真的拿起抹布开始擦桌子。

只是她这么一弯腰,xiōng口的衣服立刻垂下来,赵宇看到了里面那两个吊着的丰满。

又圆又大,上面还有一个嫣红的小凸点,此时随着孙曼的动作,那两个大白ròu球晃悠悠的,很是馋人。

赵宇死死盯着女人的xiōng口,吞咽着口水,下面也隐隐约约有了一些反应。

忽然,他心中一动,对着孙曼说道:“姨,好像沙发那边也有点脏,你转过身去擦擦吧。”

“好。”

 文学

孙曼没多想,转身就去擦沙发上的灰尘。

她这么一转身不要紧,却忘记自己穿的只有一条T恤,而且因为她这么一弯腰,衣摆自然的向上拉伸,露出了下面那两瓣圆润的qiàotún。

只见这女人穿着一条粉色的小内裤,紧紧包裹着那féitún,却因为pì gǔ太大了,根本包裹不住。

随着她的运动,内裤慢慢被挤成一股绳,被夹进了pì gǔ沟里,勒的那两瓣féitún更加圆润,像一个成熟的大水蜜桃,似乎揉一把就会出很多香甜的汁yè。

内裤兜住女人的蜜xué部位,好像是包裹着一块凸起来的小馒头,而且因为太紧,明显可以看到那馒头微微分开,内裤也陷进了那一丝缝隙之中。

赵宇见到这美妙的景色,顿时呼吸急促,裤裆里的东西也慢慢充血变硬,不断的昂扬起来,将裤裆撑得高高的。

看着那不断在自己面前摇摆的féitún,赵宇有些忍不住了,他甚至在想,这个sāo货总是穿的如此放浪,是不是在故意勾引自己呢?

“曼姨,这边有点油渍,你有办法给去掉吗?”

赵宇压抑着心中的激动走过去,用左手指着沙发。

孙曼不知真相的凑过去:“哪里?”

见到她过来,赵宇终于按耐不住,假装无意的将手放在了那圆润挺翘的féitún上。

刚一接触,赵宇就猛地一激灵,太滑了!

这女人明明已经三十多岁,皮肤还好像去壳的鸡蛋一样滑溜,而且那féitún很是软弹,手刚放上去就能感觉到那极致的róuruǎn。

这么轻轻一抓,满手的软柔,爽的赵宇心肝发颤,下面的命根子更是已经硬的胀痛!

“嗯……”

被男人抓了一下pì gǔ,孙曼也有了些反应。

毕竟她离婚的原因其实就是自己老公不行,明明每次只能坚持几秒钟,还那么粗暴,相比之下赵宇的抚摸倒是轻柔的很,让她竟然有种发自内心的瘙yǎng。

可下一刻,孙曼就清醒过来,脸通红的站直身体,羞耻道:“小宇,你干什么呢?”

赵宇连忙赔着笑说道:“没事儿啊,我这不是给你指哪里脏的吗,要不你别干了吧,我看你也不像是会干活的人。”

孙曼还以为赵宇是不想让自己在这里住了,想到自己还没有工作,甚至没有钱,居无定所的带着一个女儿,要是真的被赶走了,就只能流落街头了。

她连忙摇头:“不不不,我能干,特别能干。”

赵宇听到这话,瞬间又了个歪念头,嘿笑着看向孙曼的féitún,眼睛放光:“曼姨你确实挺能干的。”

孙曼脸通红,嗔怪道:“你这个小孩子,别胡说八道。”

“小孩子?我哪里小了?”

赵宇故意在孙曼面前晃了晃,裤裆李高耸的帐篷让孙曼惊得张大了小嘴儿。

赵宇的东西可比她老公的大多了,这要是chā进下面……

孙曼竟然幻想到被这年轻男人按在床上干的场景,只觉得腿有些发软,下面更是流出了那羞人的蜜yè。

怎么能想这么不要脸的事情?

孙曼暗暗责怪自己,眼睛却总是不由自主的偷看赵宇的裤裆。

偏偏就在此时,赵宇的短裤竟然发出啪的一声,松紧带竟然被那根粗大的命根子给撑的断开了。

他的裤子穿了好久了,本来质量就不咋地了,这会儿坏掉也属于正常,只是当着孙曼的面掉落下来,就有些尴尬了。

赵宇没穿内裤,所以那根狰狞的大家伙直接就暴露在了孙曼的面前。

看着那根青筋暴起,黝黑狰狞的大蟒蛇,孙曼露出不可思议的模样:“好……好大……”

她害怕的后退,结果腿撞到桌子腿,一pì gǔ坐在地上,摔得生疼不说,腿也分开了,露出下面那条早已经湿透的小内裤。

可以清晰看到里面包裹着的肥美蜜xué,那馒头xué很鼓,也很饱满,甚至能看到两片肥嘟嘟的ròu唇,将那道生过孩子的ròu缝,保护的很好,应该会很紧致。

赵宇见到这诱人的地带,心中的兽xìngbào发,低吼一声:“曼姨,我忍不住了,反正你也离婚了,不如给我爽爽吧,就当jiāo房租了。”

说着,赵宇直接扑上去,将命根子抵住了孙曼的肥美蜜xué。

“不要啊!”

孙曼惊叫了一声。

却被赵宇用力的掰开一双美腿,挺着那狰狞的巨蟒,无情的暴力chā过去。

“啊!”

两个人同时痛叫一声。

原来赵宇太过猴急,竟然没脱掉孙曼的内裤,那根硬邦邦的巨蟒顶着内裤chā进了那ròu缝里。

只进去了一个蘑菇头,巨蟒顶得生疼,还没尝到kuài gǎn。

孙曼下面从没承受过这么恐怖的东西,突然被这根大家伙弄开,虽然只是进来了一个头,却也让她痛苦不堪。

她一双玉足乱蹬,同时嘴里不停的哭泣哀求:“小宇,你不要这样,我跟你妈妈是好朋友,而且我年纪大了,还有个女儿,咱们不能这样的!”

赵宇气喘吁吁的压着孙曼:“姨,这不能怪我,你太美了,而且总是穿的这么sāo,分明是诱惑我,以后我会好好疼你的。”

孙曼哭的梨花带雨,可怜的模样十分惹人疼爱:“我没有,我只是习惯这样穿,小宇你快起来,以后我改还不行吗?咱们不合适的,我是你妈妈的好朋友啊,如果让她知道,我还怎么有脸见人啊!”

“我不管你是谁,我兄弟都这么大了,今天必须把它弄下去!”

赵宇很是粗暴,他被这个女人迷的要疯狂了。

孙曼看了一眼胯下乱顶的那根巨蟒,心尖发颤,她知道自己不是这个年轻力壮的小年轻对手,恐怕今天只能屈服了。

但真的让她一个离异少fù跟这个比自己女儿大不了几岁的小男人做那事儿,她也觉得很羞耻。

眼看着赵宇已经手忙脚乱的去扒自己内裤,孙曼心中一慌,竟是说道:“我……我帮你用嘴吸出来行吗?”

赵宇听到这话,动作停了下来,看着羞耻的捂住脸的孙曼,心跳的很快,喉咙也有些发干:“你……你真的愿意?”

孙曼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么羞耻下贱的话,但她为了保证自己的贞洁,只能屈辱的说道:“只要你别弄我,我就给你用嘴。”

她觉得用嘴不算是丢人,大不了就当吃油条了,反正这个小年轻随便吸两下,肯定就能出来了。

赵宇见到她确认,xìngfèn的将她双手掰开,然后将巨蟒凑到她红润的樱桃小嘴旁边,急促喘息着催促:“快点张开嘴!”

虽然相比下面的美妙,小嘴要差一些,但赵宇知道自己很大,要进入之前必须润滑。

他干脆就假装同意,先欣赏一下这个美艳少fù给自己口,等她吃的差不多了,再借着她的口水润滑chā进那ròuxué里,肯定很有意思。

赵宇激动不已,见到孙曼眼睛含泪,轻轻张开小嘴,猛地就chā进去了。

“呜呜呜……”

孙曼感觉到那东西太大,顶住了喉咙,被呛的不停咳嗽,用力拍打着赵宇的大腿,想让他拔出去。

赵宇却不管,孙曼的小嘴温热湿滑,让他有一种泡温泉的舒爽感,头皮都有点发麻。

而且孙曼被异物chā入嘴巴的时候,那滑溜溜的小舌头下意识的胡乱搅动,围绕着那粗大的命根子tiǎn个不停,让赵宇舒服的不停颤抖。

孙曼感觉呼吸都有点困难了,偏偏赵宇爽的不行,甚至还将孙曼的小嘴儿当成了下面的蜜xué,竟然开始抽chā起来。

看着那黝黑狰狞的大家伙,在女人红艳艳的樱桃小嘴中不断进出,赵宇xìngfèn的喘着粗气,好像一头发情的公牛:“曼姨,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我会让你们娘俩幸福的!”

孙曼的眼角流下屈辱的泪水,她想到了自己的女儿,若是被女儿知道自己竟然跟一个小男人这样亲热,恐怕是要断绝关系的。

一念及此,孙曼忽然心中不甘,竟是猛地咬了一下赵宇的命根子。

“嘶……”

赵宇吃痛,迅速的拔了出来。

孙曼却猛地推开身上压着的男人,逃进了厕所。

她本想回房间的,可是惊慌之下去错了地方,又不敢出去面对赵宇,只能反锁厕所的门,一pì gǔ坐在了马桶上。

孙曼脑海中凌乱无比,满脑子都是刚才赵宇对自己的侵犯。

本来这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竟然生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渴望。

毕竟她从未在自己老公身上得到满足,今天却见到了赵宇那根狰狞的大家伙,现在她脑子里满都是嘴巴里含着赵宇那东西的感觉。

又粗又大,还很硬,若是真的chā到下面去……

想着想着,孙曼竟然来了yù望,下面不断的流水,将内裤都打湿了,很是难受

孙曼暗骂自己不要脸,羞涩的脱下内裤,站到花洒下面用凉水冲洗身体,想让自己躁动的心冷静下来。

那冰凉的水弄到身上,终于让她清醒了一些,伸手想要去拿香皂清洗被侵犯过的身体。

可谁想她一不小心没拿住,香皂滑溜溜的掉在地上。

孙曼下意识的去捡,结果一脚踩滑,一双美腿竟是就这样劈开成一字马。

“啊!”

虽然没有摔伤,但孙曼并没练过舞蹈之类的,这么猛然来了个一字马,疼的她娇呼了一声。

赵宇正在客厅埋怨自己呢,刚才实在是太冲动了,如果先将孙曼骗到房间里去,或者将她捆起来,她就算是想跑也跑不了了。

就在他想着以后恐怕没机会再亲热的时候,忽然听到厕所的shēnyín声。

难道孙曼在自慰?

赵宇心中一动,若是这个sāo货真的这么sāo,刚才逃走应该就不是真心的,现在过去的话,说不定还能……

一念及此,赵宇xìngfèn的跑到了厕所门口。

他忘记告诉孙曼,其实这厕所的锁早就坏了,只是因为赵宇之前一个人在家,就没有修,没想到此时却派上用场。

赵宇推门进了厕所,发现孙曼正坐在地上,她正坐在地上曲起美腿,虽然大腿紧紧并着,但下面的肥美蜜xué根本夹不住。

而且她还赤luǒ着上半身,那两个饱满ròu球,又白又大,沉甸甸的挂在xiōng口,活像两颗大香瓜,晃悠悠的十分馋人。

赵宇见到这场景,本来已经软下去的命根子,猛地充血翘了起来。

虽然他早已换上了新裤子,但那帐篷支棱起来,还是让孙曼吓了一跳,慌忙抱住xiōng口还夹紧美腿:“别看,小宇你别看了。”

赵宇眼睛死死盯着孙曼那雪白的娇躯,尤其是xiōng前那捂不住的大ròu球,随着孙曼畏惧的颤抖而轻轻晃动。

咕咚。

赵宇咽了一下口水,说道:“曼姨你别害怕,我是听到你的声音不对,才进来看看的,你是不是受伤了?”

孙曼紧张的看着赵宇,发现他衣服穿好了,也没有要扑过来的意思,心情微微放松,小声说道:“我的腿弄伤了,你先出去吧。”

赵宇皱着眉:“那怎么行,你在我家受伤了,若是让我妈知道我对你不管不顾,还不得骂死我?”

孙曼其实也已经疼的站不起来了,见到赵宇这么关心自己,心里也有些暖意:“谢谢,不过你能先让我穿上衣服妈?”

“你的衣服已经坏了,还是我用床单给你裹一下吧?”

赵宇心思急转,去自己的房间弄来一条床单将孙曼裹住。

他这样做,其实是为了一会儿放下这女人的时候,可以直接看到她的luǒ体。

孙曼没有防备,见到赵宇贴心的保护,她反而有些感动,觉得刚才可能真的是一时冲动,毕竟她也年轻过,知道有时候年轻的男人是会很冲动的。

赵宇抱着孙曼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将她放在床上,然后将床单解开,立刻露出了那里面完美xìng感的娇躯。

孙曼红着脸:“小宇,你怎么把我带到你房间来了?”

“姨,你这应该是肌ròu拉伤,必须快点治疗好才行,正好我学过一点推拿,我帮你按一按吧,不然你要好久不能下床了。”

赵宇死死盯着孙曼的大腿中间。

孙曼不懂这些东西,也不敢太相信赵宇,拿起自己的手机开始上网查询,结果发现真的有可能是肌ròu拉伤,不及时治疗还会留下后遗症。

她有些慌,毕竟她以后还要工作和嫁人,要是身体有问题,恐怕会很麻烦。

“小宇,你真的会治吗?”

孙曼紧张的看着赵宇。

“当然,我以前打篮球的时候受过伤,跟按摩师学过。”

孙曼竟是天真的相信了,一咬牙,强忍着羞涩说道:“好,你按吧。”

赵宇大喜,却不紧不慢的说道:“姨,你先把眼睛蒙上,这样就不那么疼了。”

孙曼正好也觉得被一个小男孩按摩觉得羞耻,干脆让赵宇用眼罩遮住自己的眼睛,然后紧张的躺在床上,红着脸任由赵宇摆弄。

她颤声说道:“小宇,你轻点,我……我怕疼……”

赵宇嘿笑一声:“放心,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这样说着话,赵宇已经悄悄将自己的裤子脱下来,露出了那根狰狞的巨蟒。

他当然会让孙曼很舒服,因为这个女人一看就是很饥渴,很缺干的那种sāo货,只要chā进去,她一定会顺从。

赵宇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将孙曼紧张绷紧的美腿分开,露出那个美妙的ròu缝,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直观看到女人的蜜xué,虽然是个成熟女人,但依旧美感十足。

赵宇有些忍不住了,激动的凑过去,他要彻底占有这个美艳的少fù!

当然,赵宇也知道孙曼很久没有被弄过了,下面肯定很紧,必须开发一下,让她能稍微适应自己的粗大。

只见他的脸趴到孙曼两腿间,死死盯着那紧致的ròu缝。

那里很是粉嫩,而且四周毛很少,只有稀疏的少量绒毛,看上去跟个处女地似得。

孙曼带着眼罩什么也看不到,只能感受到下面正被男人灼热的鼻息喷着,弄得她下面好像有虫子在爬一样,很yǎng,很难受。

不自觉的,她的ròu缝开始轻轻痉挛,涌出了一些的爱yè,顺着细细的ròu缝流淌下来,滑过那朵粉嫩的菊花,流到了床上,散发出诱人的气息。

孙曼下面yǎng,心里更yǎng,她感觉到出水量在增加,偏偏赵宇没有半点动静,不禁难受的轻轻晃动féitún,气喘吁吁的催促道:“小宇,你在干什么呢,不是要给我按摩吗?”

赵宇听到这话,嘿笑一声:“姨别着急,我这就帮你。”

说着,他伸出舌头在孙曼的大腿内侧乱tiǎn,弄得她瘙yǎng无比,不断颤抖。

“不……不要……小宇你在做什么……不是推拿吗……”

孙曼被刺激的话都说不利索了,pì gǔ不停的颤抖。

赵宇用舌尖围绕着孙曼的ròu缝四周画圈,含糊不清的说道:“曼姨,我这就是帮你治疗,难道你没感觉到疼痛缓解了吗。”

大腿那撕裂的疼痛确实减弱了很多,但来自下面ròu缝的刺激,却让孙曼更加屈辱痛苦。

她的头不自觉的往后仰,感觉那舌头在自己的ròu缝上轻轻刮过,就好像有电流打在身上一样,让她不断的颤栗,同时yǎng的快要发狂。

其实她内心隐约明白,赵宇的治疗方式恐怕不对,她的小手放在赵宇的头上,想要将他推开。

可来自下面的刺激,让她全身酸软无力,只能绝望的喘息。

“不行……小宇……你不能这样……我是你的阿姨……你妈妈会生气的……”

孙曼xìng感红唇张开,不断的发出娇喘抗拒。

“曼姨,你别乱动,我都说是在帮你治疗了。”

赵宇故作生气,却将孙曼翻转过来,让她趴在床上,féitún则是被迫高高撅起来。

这个姿势让孙曼感觉羞耻无比,她努力的并紧双腿,两瓣蜜桃臀也死死夹住,带着哭腔挣扎:“这是什么治疗,我不想治了……你要是再弄我,我会告诉你妈妈的,她会收拾你的……”

赵宇听到这话,更加决定要霸占这个女人,省的她去告状!

只见赵宇将手放在孙曼的大腿内侧,轻轻揉搓着。

因为孙曼根本不是什么肌ròu拉伤,就是普通的伤势,轻轻揉搓两下就能恢复。

所以此时赵宇用心帮她按摩了一下,哪怕手法不对,也让孙曼曼感觉到真的疼痛减轻了。

她一时间有些茫然,难道赵宇真的在帮自己按摩?

赵宇趁机说道:“曼姨,是不是感觉舒服很多了,我都说了是在帮你按摩了,你竟然还以为我是要跟你弄那事儿,是不是你太饥渴了,很想男人弄,所以才胡思乱想的?”

这话让孙曼很是羞耻,但她也不自觉的放松了一些,含着眼泪嗔怪道:“都怪你刚才吓唬我,我还以为……以为……”

赵宇笑了笑,没说话。

因为他看到孙曼曼跟自己说话的时候,pì gǔ已经缓缓放松了,变得没那么紧绷,充满了弹xìng,双腿更是已经分开,爱yè顺着ròu缝流到大腿上,亮晶晶的反shè着诱人的光泽。

赵宇知道时机已经差不多了,看着那已经微微敞开的ròu缝,似乎在迎接自己进去,心跳不断的加速,同时扶起了自己的命根子。

没想到第一次玩女人,就是个少fù,而且还要用后入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36335.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