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绳结磨花蒂:儿子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吧

 

“柱子哥你别急啊,燕子我就是你的人,以后总是会给你的,啊,别这样!”

 

 

两人的喘息声,隔着五六米都能听到,倒是把黑暗中的我听得面红耳赤,不能自己。

 文学

 

 

村长徐松林有一子一女,儿子就是徐浩,女儿名叫徐燕。这叫燕子的女人,显然就是村长的女儿徐燕,而那个柱子哥,要是没听错的话,就是之前对我肆意侮辱的那个铁柱。

 

 

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我有些眼红的咬了咬牙,那徐燕长得可比梅香还要美,又是村长家好饭好菜的养着,细皮嫩肉的,光是看着都让人眼馋。那铁柱粗黑鄙陋的家伙,又是村里出了名的游手好闲,连他这样的烂货都有女人,偏偏老实巴交的我只想找个婆娘好好过日子,却落得这般下场,真是想想就让人心中窝火。

 

 

正这时,一个女人的破锣嗓子,陡然响起。

 

 

“谁?是谁在那里!”

 

 

刹那间,我整个人都差点傻了,因为那个声音响起的同时,她已经朝我这方向走了过来,一旦被她看到,我怕是连躲都没地方躲!

 

 

“妈,是我呢。”关键时刻,还好徐燕回答了一声,把她妈的注意力给引了过去,我心脏“砰砰”乱跳,趁着这会功夫,忙随便在外院寻了间屋子,便一头躲了进去,我才刚刚躲进去,身后徐燕他妈便走了过来,大着嗓门道:“大晚上的,你搁外面干嘛,黑咕隆咚的,也不怕让狼把你叼了去!”

 

 

徐燕娇声道:“妈你尽吓唬我,村子里哪来的狼啊。我收件衣服呢,等会要去洗澡。”

 

 

“收件衣服都慢吞吞的,快些个去。”

 

 

两人的说话声,似变得轻了些,我偷偷喘了口气,正想趁机逃出去,忽然脚步声响起,还是往我这边来的。

 

 

我吓了一跳,刚才躲得急,都没看到底躲进了哪里,这时借着依稀的亮光,等我看清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时,不由得暗暗叫苦连天。

 

 

这里是冲凉房,农村里地方大,村长徐松林家便是把冲凉房和茅厕什么的都放在了主屋外。徐燕刚刚借口说要洗澡,岂不是马上就要到我藏身的地方来?

 

 

这要躲在这里被徐燕看到,她铁定第一时间就会大叫起来,到时候更是让村长徐松林他们抓住把柄,只怕都用不了几天,就能让我一文不名的滚出村子。

 

 

我心惊胆战,脑子里想的就是不要被徐燕发现,还好农村里冲凉房有用水泥砌的砖墙隔起来,等我手忙脚乱的爬过去,然后缩着身子蹲在水泥墙的角落里,徐燕刚好走了进来,然后顺手把灯给打开。

 

 

陡然亮起的刺眼灯光,让我浑身都绷紧了,我的心脏在狂跳,整个人因为紧张而在微微颤抖。

 

 

别看到我,千万别看到我!

我心里在拼命祈祷,也或许是我的祈祷起了作用,马虎的徐燕并没有发现躲在角落中的我,她先是把门给锁上,然后自顾自的开始脱.衣服。

 

 

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我明明知道徐燕正在脱.衣服,但这会吓得厉害,连头都不敢抬一下。等到身后半天没有声音时,我忍不住悄悄探头出去望了一眼,只是一眼,我便整个人都傻了似的楞在了那里。

 

 

屁股大的娘们好生养。

 

 

不知为何,我的脑子里就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徐燕没急着去洗澡,反而在对着墙上的镜子在看,嘴里呢喃有声:“柱子哥,燕子这身体都是柱子哥一个人的,你别急,下次见你……”

 

 

咬了咬嘴唇,她似羞红了脸,声音轻如蚊吟:“下次见了,我就把自己给了你。”

 

 

她捂住了自己的滚烫的脸,又羞涩的笑了笑,这才返身过去准备冲凉。我吓了一跳,好在及时把头缩了回来,加上徐燕正娇羞难当,倒也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我。

 

 

随后,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水流冲刷在身上,冲浴的徐燕嘴里发出舒服的呓语声,那娇滴滴的声音仿佛具有魔性,让躲在角落里的我浑身燥热,好几次都按捺不住想抬头去偷窥,却又生怕被她察觉,只能是死死的低着头一动不动。

 

 

就在徐燕洗澡洗到一半时,忽然,电灯一闪,随即陡然熄灭,浴室里霎时陷入一片黑暗!

 

 

“怎么又停电了,真讨厌。”徐燕嘟囔了一声,2000年的时候,为了供应给生产的厂子足额的电力,居民用电还经常有限电,尤其是农村里,隔三差五的,总是会停上几次电。

 

 

我躲得位置其实并不好,如果不是徐燕心大,怕是早就被她发现了。要是继续等在这里,等会要是村里的临时电来了,怕是真有可能会被她给发现,到时候不是屎也是屎,等着我的,也只有死路一条。

 

 

与其在这里等死,还不如趁着现在停电搏上一把,或许还能被我趁黑逃掉。

 

 

我把心一横,趁着刚刚停电.眼睛还看不到的功夫,弓着腰,摸黑就往外走去。

 

 

原本或许还真能被我给逃出去,但临到门前时,我的脚下猛地一滑,却是不小心踩到了一滩水渍。

 

 

“谁在那!”

 

 

徐燕陡然一声惊呼,刹那间,我浑身绷紧,脑子一片空白。

 

 

“谁在那!”

 

 

徐燕的惊呼声,吓得我当场愣在了原地。

 

 

我进退两难,想要逃走,门还离着有两三米的距离,这会要是去开门逃跑,徐燕怕是当场就要大叫起来。村长父子以及她母亲可都正在主屋里,怕是立马就能跑出来把我给拦住。

 

 

杀人灭口?

 

 

不说那时的我还没这胆量,即便是有这胆气,想上去杀死徐燕,她挣扎反抗下,怕也会把所有人都给惊动。除非我当真成了杀人狂魔,一路杀出村子,否则我真想不到有第二个逃生的法子。

 

 

那一刹那,我当真是万念俱灰,甚至做好了被人当场抓住,然后从此离开村子,孤身飘零的打算。

 

 

但徐燕的下一句话,却让我又陡然看到了一线生机。

 

 

“是柱子哥吗?真是的,你怎么还没走。”

 

 

徐燕的声音忽然变得娇羞起来,黑暗中虽然看不真切,却朦朦胧胧的也已经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轮廓,我当时还百思不得其解,后来过了很久之后,才从徐燕嘴里得知,当时她也是看我的身形轮廓与铁柱很像,这才会一时鬼迷心窍认错了人。

 

 

徐燕的一声“柱子哥”,让我生生的从绝望中看到了一线曙光。

 

 

我知道我没有机会了,反正低头抬头都是死,那个时候也只能是拼上一把。

 

 

我三步并作两步,在引起徐燕怀疑之前,便走过去将她一把抱住。

 

 

“柱子哥,你这是怎么了?”

 

 

徐燕那时也觉得我的动作有些反常,可是那时我不能说话,一开口怕立马就会当场穿帮。

 

 

在此之前,我一直是个老实的不能再老实的农民,说实话,当时抱住徐燕的时候,我浑身颤抖的厉害。

 

 

我没做过坏事,我清清白白的一直都是个好人。但是……

 

 

我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铁柱猖狂的讥笑声。

 

 

“你个驴子,等你以后娶了媳妇,有机会借你铁哥耍耍。”

 

 

他那不屑讥嘲的样子,还有最后的那口浓痰,直到现在我还历历在目。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36006.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