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玉势堵着骑马:我的第一个女人是岳每

从这两天在海岸边的观察下来,这片岛屿的面积非常大,我们将要面对的是一片茂密的热带丛林。

 

热带丛林之中危机四伏,带着完全没有野外求生经验的女孩们进入丛林危机四伏,但是现在生活所迫,必须寻找新的住所!

 

“走吧,去寻找新家!”

 

我带着长刀和长矛,这是我们仅剩下的物资,其他的所有都留在了山洞里,好在渔网还布在礁石堆里,当我们收网的时候,里面有四五条十多厘米的海鱼。

 

我用草绳将它们穿了起来,这是我们仅有的食物。

 

姑娘们跟在我的身后,我拿着长刀在前面开路,铁片并不厚重,用来披荆斩棘很不方便,而我也害怕将它损坏,一路上都被荆棘挂住。

 

“呀,我的衣服被挂住了!”

 

“我的丝.袜!”

 

“这里好多虫虫!”

 

一路上都是姑娘们的惊呼声,丛林生活对于衣着暴露的她们而言并不友好,再加上城市的安逸生活,一时难以适应艰苦的丛林。

 

白未晞的黑.丝被刮破了不少小洞,白嫩的大腿出现在我的眼前,让我忍不住吞咽唾沫。

 

“小心一点,最好想办法遮挡一下裸露的皮肤,热带植物的叶片和刺上都可能有毒,别被伤到了!”

 

我叮嘱道,不过看了看其他人的穿着,让我一阵头大。

 

 文学

白未晞一身空姐制服加上黑色丝.袜,看似遮的严严实实的,但却一点防护作用都没有,她的黑丝早已经是千疮百孔。

 

夏荷上身问题不大,因为穿着我的宽大T恤,足以遮住手肘,不过她的超短牛仔裤楼裸露出整条大白腿,完全暴露在丛林之中,那纤细的美腿之上已经有几道溢血的小口了。

 

唯一不用担心的是沈灵灵,小姑娘穿着宽松的亚麻长裤,上身一件白色小吊带,外加一件长袖的防紫外线衬衫。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减缓速度耐心的处理干净周围的杂草。

 

“方野你不用管我们,这样恐怕天黑了我们都找不到好住处。”

 

夏荷在背后看到我不停地的弯腰,手被刺挂出道道血痕,很是体贴的说着。

 

“我们可以用木棍把刺挑开呀!”

 

白未晞忽然开心的叫到,我这才反应过来,并不是我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她们可以自食其力的!

 

姑娘们人手一根大棒,紧跟在我的身后。

 

“方野哥哥,我们为什么要爬上坡呀,好累哦!”

 

沈灵灵在我身后问道,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马上我们就要翻过这片山丘了,一会儿应该能看到整个岛屿的全貌,有利于我们选择住处。”

 

我对她们解释道。

 

半个小时后,当我们站在山丘之巅,眺望着整座海岛的时候,皆是微微一惊。

 

这座海岛的面积太大了,我们所站立的山丘不过是一块小土坡,远处还有更高的山峦,悬崖,沟壑,丛林……

 

如果不是能看到极远处的海岸线,我真要怀疑是否流落到了某个热带雨林!

 

好大的森林啊!”

 

沈灵灵惊呼起来,白未晞朝着我靠了靠,抓住了我的胳膊。

 

这未知的茂密大丛林,让她感到些许害怕。

 

“这里比海边好多了姑娘们!”

 

我提高了声音,兴奋地说道,“来的路上我看到了动物的足迹和新鲜的粪便,说明岛上是有淡水资源的!咱们不用一直喝椰子了!”

 

“欧耶!那是不是还有肉吃了!”

 

沈灵灵高兴地叫起来。

 

我点了点头,这丛林的动物应该不在少数,之前一路走来多出粪便里含有未被消化的草叶,是食草动物无疑了。

 

“但是我们该住哪里呢?不会住树上吧,我看电视里,那些人建造树屋……”夏荷忽然有些眼热,朝着我嘿嘿一笑,紧接着另两个姑娘也看着我,似乎想让我给她们搭建房子。

 

我一脸难受,搭建树屋非常困难,而且想要搭建能容纳四个人居住的树屋绝非易事,眼下一无所有,绝对不能把精力放在搭建房子上。

 

“树屋后面肯定会安排的,但是今天可没有功夫,我们要先找到水源……”

 

我刚说完,便听到白未晞小声的嘀咕起来。

 

“水?我好像听到了水声!”

 

未晞指了指右前方,我叫姑娘们安静下来,尖着耳朵仔细听了听,确实有水流的声音,哗啦啦啦,好似瀑布落下的声音!

 

“走吧!”

 

惊喜让我们忘记了疲惫,姑娘们跟在我的身后寻着水声前行,估摸着半个小时,我们的眼前浮现一片水塘。

 

十多米高的陡峭岩壁上,清澈的河水倾泻而下,在水塘里溅出绚烂的水花,漫天的水雾在阳光的折射下映出彩虹。

 

“看!是彩虹!”

 

姑娘们分外高兴,刚才的悲伤一扫而空,被好心情取代。

 

水塘里的水很清澈,令我没想到的是,水塘里竟然有很多鱼,而且个头都不小,看来想要饿死我们不太可能了。

 

水很清凉,经过岩石的净化,可以直接饮用,不过也不能喝太多,毕竟里面有微生物和细菌。

 

见到瀑布姑娘们兴奋的不行,纷纷脱掉鞋袜,在水塘里欢快的踩水。

 

“这水好清凉,但是不觉得冷!”

 

“我想洗澡了……昨天晚上都没有水洗澡的……”

 

“我,我也想!感觉痒痒的……”小姑娘灵灵站在水塘中间,摸了摸自己,两个大姐姐凑上去关切的询问怎么回事。

 

三人正交谈着,忽然一愣,当发现我用诧异的眼神看向她们的时候,灵灵满脸通红,朝着我大叫起来,“你你你,大流氓,不许看!快走开!”

 

尴尬的笑了笑,远离水潭,“我走我走,你们洗澡的时候小心安全……”

 

水塘远处有一堆大石头,我坐在石头后面,遮挡住了视线。

 

看到我完全没影了,姑娘们叽叽喳喳欢快起来,紧接着就是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

 

“夏姐姐,你的身材也太好了吧!一点都不像生过小孩的样子。”

 

白未晞的声音传了出来。

 

“谁说的我生了孩子?”

 

“方野说的,方野说救你的时候,你跟那胖子这么说的?难道不是吗?”

 

夏荷笑了笑,“我当时情急之下才这么说的,我没有小孩,也没有结婚……只是有未婚夫罢了。”

 

女孩们八卦起来,我在石头背后竖着耳朵听她们的谈话,没想到夏荷竟然没有结婚。

 

这个姑娘挺机灵的嘛,就好像男人遇到困难,就喜欢说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老婆孩子要养一样的,用来博取同情。

 

不过不知道为何,得到这个消息竟然让我微微松一口气,而想法也活络起来,难道我对夏荷有想法?

 

瞬间我的脑海里就浮现出在昨天海边寻找物资时的场景,那T恤下一览无余的娇美风景,那胸膛上传来的绝美触感……

 

当一个生理功能正常的男人只要稍微一抬头,就能看到美女在洗澡,谁会不浮想联翩?

 

但我是正人君子,我不能做这种事情……

 

就在我强忍着不让自己偷.窥的时候,忽然之间,我听到背后传来夏荷的惊呼声。

“啊~”

 

难道她们遇到危险了?

 

水里有蛇?或者有野兽在附近?

 

来不及思考,我瞬间就站了起来,“怎么了!”

 

就在我正打算飞速冲到水潭边来个英雄救美的时候,便听到了白未晞咯咯的笑声。

 

“哈哈,水泼到身上冷吗?”

 

“白妹妹你好坏啊!”

 

眼前这一幕让我惊呆了,夏荷站在水潭中间,衣服被打的透湿,薄薄T恤紧贴着她的肌肤,在阳光之下散发着无尽的美感……

 

沈灵灵坐在水潭边上裤子已经褪到了脚踝,她的肌肤粉嫩透亮,如同婴儿一般。

 

而白未晞此刻脱去了制服,仅剩下成套的黑色蕾丝内衣以及那满是破洞的黑丝,站在水潭边上朝着夏荷泼水。

 

……

 

糟……糟糕!

 

当我声音出口的一瞬间,我就知道,所有的人设,瞬间破灭了!

 

“啊~~~”

 

姑娘们尖叫声传遍了旷野,“臭流氓!”

 

“方野!你太过分了!”

 

“方野你怎么是这种人啊!”

 

“鄙视你方野!”

 

此刻我成了女人们的公敌,色狼的称号被证实了!

 

夏荷双手叉腰挺着胸,愤愤的说道,“这个色狼,果然不能就这么放任他,你们先洗,我去盯着他!免得占大家的便宜!”

 

说着她便穿着湿漉漉的衣服从水塘里走了出来,坐在了我的旁边。

 

“姑娘们放心洗吧,有我盯着他呢!”

 

夏荷的话音落下,远处便传来了白未晞戏水的欢快声,还叫着灵灵脱快点。

 

“我真不是故意的,听到你惊叫,我以为遇到危险了!”

 

我无奈的解释道,抬头朝着夏荷看去。

 

然而这一瞬间,我整个人宛如触电一般。

 

夏荷坐在石头上,我坐在石头下,那白皙的大腿明晃晃的在我眼前,她一只腿叠在上方紧紧的夹住,因为忘了穿裤子,她把T恤拉的很长,极力极力遮挡着下方。

 

我一阵面红耳赤,只感觉到鲜血上头,呼吸急促起来。

 

“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反正你就是流氓!”

 

夏荷嗔怪的看着我,咬着嘴唇愤愤的模样,再加上此刻的动作和那暴露的穿着,简直是对男人的终极诱惑啊!

 

色字头上一把刀!男人要学会忍!

 

远处传来小声的讨论声,紧接着白未晞喊了一声,“夏姐姐,你快过来!”

 

夏荷诧异的转过头去,“什么事呀?”

 

“灵灵她……哎呀不太好说,反正你快过来看看!”

 

白未晞焦急的说道,夏荷也不耽搁,美目瞪了我一眼,“不准偷看哈,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说完便快步朝着水潭走去。

 

我竖着耳朵努力听她们在说什么,白未晞焦急的语气让我有些担心。

 

“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夏荷的语气很吃惊。

 

“呜呜……我,我也不知道呀,今天一早就感觉有点痒痒的,但是现在有点疼……”灵灵带着哭腔,眼泪应该已经在脸上了。

 

“你先别哭,乖一点,看样子或许是感染,周围刺痛,里面流黄水……可能是因为海水感染或者是内裤不干净造成的!”

 

“感染!那……那我会死吗?”灵灵呜呜嘤嘤的哭了起来,害怕极了。

 

“我,我也不是很懂……怎么办呐!”夏荷有些着急,白未晞也在一旁不知所措,沈灵灵哭个没完,这一下子,三个女人都慌乱了!

 

东一句西一句的,我也没听得太懂,忍不住问了一声。

 

“什么情况?什么东西感染了?”

 

“方野,你是不是懂一点医术?”

 

白未晞忽然问道。

 

我嗯了一声,身为特种兵,急救知识必须要掌握,而我们经常参加救援行动,在伤口处理药物使用方面,比普通人强得多。

 

夏荷快步走到我旁边,勾下身子,贴着我的耳朵。

 

“灵灵她……她那个地方,好像感染了!”夏荷声音很小,非常不好意思。

 

我微微一愣:“哪个地方?”

 

“就是……就是……女孩子的……”

 

“夏荷姐你不要跟他说!”

 

沈灵灵羞愤的惊呼道,不过已经晚了,我已经知道了。

 

我微微一愣,脑中顿时浮现昨晚的场景。

 

当时灵灵正在小便,裤子还没来得及提起来就被那男人猥亵,当时男人的脏手应该是碰触到了灵灵,而在这样的环境,手上绝对全是细菌……

 

我有些懊恼,如果当时给灵灵找点水冲洗一下,哪怕是用海水,恐怕也不会变成这样!

 

“严重么?我看看什么情况?”

 

我还没站起来,就听到三个姑娘的大叫声。

 

“不行!”

 

“给我坐下!”

 

“不要过来!”

 

夏荷一把摁住我的肩膀,我重重的坐在地上,屁股生疼。我这才反应过来,我怎么能提这样的无理要求呢?

 

人家一个小姑娘,我竟然要去看她那里?我可是个大老爷们啊!

 

在这一刻,气氛万分尴尬。

 

感受到众人愤怒的目光,我赶忙咳嗽了两声缓解尴尬,“抱歉抱歉,我太着急了……这样,夏荷你经验多一点,去观察一下灵灵有没有伤口,感染是否严重,但记住千万不要用生水清洗,因为水中也含有细菌!”

 

“我现在马上生火,烧点开水除菌,给灵灵清洗!”

 

夏荷点了点头,朝着水塘边走去,不过白未晞微微有些懵圈,问道我:“我们没有烧水的工具……怎么烧开水……”

 

姑娘们一听,眉头又皱了起来,一脸颓痞。

 

所有物资被赵康抢走了,这对我们的打击确实不小。

 

“交给我,没事的!”

 

我对着她们笑了笑,在我不远处就有一片茂密的竹林,这不就有办法了吗?

 

我提着长刀朝着竹林跑去,选了一根大竹子就是一阵猛劈。

 

竹筒必须要大,厚,这样能装更多的水,只要受热均匀,竹筒就不会被烧坏。

 

用着把长刀费力的砍下几节竹筒,铁皮已经卷刃了,我叹了口气,没有好的工具是眼下最大的难题。

 

竹筒端部挖孔,清澈的潭水灌进去,放在篝火上一阵翻烤,不一会儿便传来了水烧开的嘟嘟声。

 

“哇,方野你也太厉害了吧!”

 

白未晞已经穿好了衣服,凑到了我的面前,一脸崇拜的看着我。

 

我用长竹片做了个竹夹,安排夏荷夹着滚烫的竹筒放到水潭边降温,等到温热的时候,就可以帮灵灵清洗。

 

为了避嫌,我乖乖的坐在火边制作着生活工具,烤架、碗筷之类的东西。

 

白未晞乖乖的把海鱼清洗干净,作为午餐,海鱼刺少,穿在竹签上,放在火旁慢慢烤着。

 

“灵灵,你忍着点,这水还有一点点烫,不过烫一点才好。”

 

“夏荷姐,你……你轻点。”

 

温水从竹筒里流出,当接触到身体的那一刹那,灵灵发出了难以忍受的旖旎。

 

而一个十四岁少女的旖旎,让我一阵坐立不安,这谁受得了啊!

 

白未晞坐在我的旁边监视着我,她的黑丝留在塘边,那一双白皙的美腿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不许听!把耳朵捂住,大流氓!”

 

我乖乖照做,不想再背负莫须有的罪名了。

 

终于,夏荷长喘了一口气,“清洗干净了,不是很严重,应该很快就会好了,快点把裤子穿好坐过来吃鱼吧!”

 

一听到她这么说,我顿时着急的大叫道:“别!灵灵不能穿裤子!”

 

“不能穿裤子?方野你流氓!”

 

三个姑娘一齐朝着我骂来。

 

“衣物上本来就有细菌,再次接触小心二次感染啊!现在条件有限,没有干净的衣物,只能不穿……”

 

夏荷撑着下巴点了点头,“方野说的确实在理,可是灵灵总不能什么都不穿吧……有你这个大色狼在,多危险!”

 

“我……我怎么就成色狼了……”我是有苦说不出,“这样吧,先把灵灵的衣物洗干净,用火烤干,不过你别穿内裤……”

 

我没说完,就看到白未晞抬起的巴掌,赶忙躲开。

 

“感染的伤口要暴露在空气中,穿内裤会造成密闭环境,无氧下细菌滋生……”

 

我这一个大老爷们和三个姑娘相处可真难。

 

沈灵灵脸上微红低着头,“那,那就不穿吧,反正有裤子遮挡着……”

 

灵灵的裤子是宽松的亚麻长裤,只要稍微注意点,基本上是碰触不到那个部位的。

 

我蹲在石头后面制作着工具,三个姑娘坐在火边烤着衣服吃着鱼,眼下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过吃的并不着急。

 

水潭里的鱼够我们吃一阵子,我已经布下了渔网,等着鱼儿上钩,现在最重要的是寻找到住处,眼看着已经下午,在丛林里找不到好的住所将会是大麻烦!

 

“未晞姐,那里是不是有个山洞呀!”

 

“哪呢?”

 

“就是悬崖上!被水流遮住了!”

 

“还真是!这个洞蛮大的!方野你看看!”

 

白未晞叫着我,我朝着悬崖看去,果不其然有个一人高的山洞在悬崖中间。洞口离地面有三米高的距离,周围因为水流潮湿的原因,布满了青苔,不过也正是因为青苔和水幕的遮挡,这处山洞显得很隐秘,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这倒是个好地方!”

 

我有些兴奋,想要爬上山洞看看里面什么情况,如果空间够大,而且内部不渗水的话,绝对可以当个长久的据点!

 

虽然四周长满了青苔,不过好在凸起的石块并不少,在跌落水潭四五次之后,我终于爬到了山洞里面。

 

刚一进来,就一股阴冷潮湿发霉的味道席卷而来,让我忍不住一个哆嗦。

 

山洞顶部被一块凸起的大岩石遮挡,水流被阻挡在外。山洞的空间很大,四五米的深度,足够四五个人一起生活。

 

山洞内没有明显的深水,四周岩壁上挂着的水珠应该是瀑布的水雾黏着而成的。

 

想要在这里居住,还需要处理一下才行。

 

“这个山洞挺好的,咱们就住在这里吧,有水有鱼有山洞有丛林,这跟野营似的!”

 

我站在洞口对着姑娘们喊道,听到这么快就寻到了新的住所,大家都一阵欢呼雀跃。

 

“我要上来看看!看看我们的新家!”

 

白未晞小跑着来到岩壁边上,还没等我提醒,她便一脚踏在了青苔上。

 

噗通……

 

崖壁边的水潭足有两三米深,白未晞一头栽进水潭,慌乱的大叫起来。

 

“救我,我不会游泳啊!方野~”

 

她在水里挣扎着,手脚胡乱的摆动着,眼看着就要沉下去了。

 

没有丝毫犹豫,我直接跳入水中,“别怕别怕,我来了!”

 

当我刚蹿到白未晞身旁的时候,这个姑娘瞬间就搂住我的脖子,两条腿紧紧的夹住我的腰腹,生怕掉下去了。

 

“你,你松开我,我游不动了!”

 

她这样挂在我身上,让我根本无法施展开,反而被朝着水里拖去。

 

姑娘吓坏了,哪里听得到我说什么,朝着潭底陷得越深,她抱得越紧。

 

我深吸一口气,猛地摆腿,来了个急速冲刺,水塘也就岩壁附近的水比较深,只要冲出了这个区域,就只有一米多的深度。

 

终于,在潜行了三四米之后,我能踩到潭底,钻出水面的瞬间,白未晞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方野,我不要死,救我呀!”

 

“没事了没事了,你别把我抱这么紧!你想勒死我啊!”

 

被这样紧紧搂着,我难以呼吸,炽热滚烫的呼吸扑腾在她的胸口,这让白未晞瞬间反应过来。

 

就在她刚要松手,紧接着一声惊呼!

 

“啊~”

 

“方野,水下有东西!”

 

白未晞在我耳旁尖叫着,又死命的抱着我,把我脑袋埋得更深了!

 

“什……什么东西啊!”

 

“我也不知道啊!但是……但是那个东西在咬我屁屁!”

 

有东西咬她屁屁?

 

我心知肚明到底是什么东西,赶忙辩解道:“应该是鱼,也可能是蛇之类的,你抓紧我,咱们要上岸了!”

 

“啊!蛇!”

 

白未晞一听到蛇,浑身一阵颤抖,将我往怀里使劲儿勒了勒,这抖动让我一阵心猿意马。

 

我加快速度朝着岸边走去,在这样下去,保不准要出事儿!

 

惊慌失措的白未晞智商降为了零,但是岸上的夏荷看的真切:“方野,你这是在救人吗?你这救人的动作不标准啊!”

 

“我可是专业的!放心吧,以后你落水了,我也会这样救你的!”

 

我不要脸的笑着,这个时候打死都不能承认,不能心虚!

 

夏荷脸上一红,“呸,我才不要你救!”

 

我双臂划着水,脚蹬着潭底的石头,当水到达腰间的时候,才恋恋不舍地拍了拍白未晞,让她从我身上下来,不然我那升起的旗帜就要暴露在外面,会被夏荷莹莹她们发现的!

 

白未晞红着小脸从我身上爬了下来,羞涩的转身朝着夏荷她们走去。

 

“未晞,你的裙子!”

 

“大流氓方哥哥!”

 

“方野,把你眼睛闭上!”

 

岸上的姑娘们大叫起来,白未晞顿时一愣,赶忙将裙子拉下来,小跑着跑到了篝火边。

 

她的衣服早已经湿透了,还羞涩的转过头来瞪了我一眼,“方野你不准过来,我要把衣服烤干!”

 

“我也要烤衣服啊……”我一脸无奈的说道。

 

“你就在水里洗洗吧,身上臭烘烘的!”

 

夏荷和沈灵灵一起笑着我。

 

“也没人帮我放哨,要是被你们偷看我岂不是亏大了!”

 

我双手插着腰站在水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什么主意!”

 

“啊呸!臭流氓谁要看你呀!”

 

“真不要脸!”

 

“再骂?再骂我脱裤衩了啊!”

 

“啊!姐妹们快闭眼!

 

……

 

如果不是劫难余生,而是夏日度假,和这三个姑娘一起将是多么美好的梦啊!

 

我在瀑布下冲洗了一番,用泥沙搓洗着身上的污渍,没有香皂和洗漱用品,很难把身体洗净。

 

鱼儿在我脚边游动着,不过想要徒手抓它们并不容易,好在我已经将渔网布好,只要稍微驱赶它们,自然有受到惊吓的鱼儿撞网。

 

站在瀑布之下看着我们的山洞,姑娘们想要爬上去绝不可能,难道要在这岩壁上开辟一条道路出来吗?

 

这要耗费不少时间,而我们显然不是来度假的。

 

我穿着湿漉漉的衣服上了岸,在丛林里一阵搜刮,砍了不少青藤和柴火。

 

“你们也去找些东西准备打理一下洞穴!别跑远了,注意安全!”

 

我对姑娘们嘱咐着,睡觉用的草席是必要的,不然晚上睡在冰冷的山洞里,绝对会生病!

 

白未晞穿上烤干的衣服和夏荷去树林寻找干草和棕榈叶子,沈灵灵坐在篝火旁休息。

 

我用青藤将柴火一堆堆捆好,运到山洞里,一大堆木柴点燃的熊熊大火将山洞照的透亮。

 

我赶紧跳了出来,这要是待久了,指不定能我给烤熟了。

 

大约烤了两三个小时山洞里的火才彻底的熄灭,未晞和夏荷也将草垫编制的差不多了。

 

山洞里已经被大火烤干,虽然有着浓重的草木灰味儿,不过总比发霉潮湿的味道好闻。

 

我站在洞口,用青藤绑住她们,一个个拉近山洞中。

 

好在姑娘们都很苗条,青藤能支撑的住。

 

我忙的不可开交,搬运柴火,搬运工具,折腾了好几次,姑娘们也打扫着山洞,把草垫铺好。

 

“我觉得要把山洞弄成两个隔间,我们三个一间屋,方野一间屋!”

 

白未晞提议道,红着小脸,应该是回想起了今天早上尴尬的场景。

 

“我同意我同意,我不要和大流氓一起睡觉!”

 

灵灵坐在草垫上举着手。

 

“我反对!万一遇到危险了怎么办?我怎么保护你们?”

 

我怎么可能同意,和三个姑娘睡觉的机会平时能遇到吗?

 

“反对无效!你的床铺弄外面就是了,一样可以保护我们!”

 

夏荷一发话,我就知道彻底没有机会了,也不多做争辩,乖乖的走出了洞外。

 

刚刚的烤鱼让姑娘们有点撑,眼下食物并不是我们最需要的,我抬头看着这十多米高的悬崖,有些好奇上面是怎样的风景。

 

想从正面爬上悬崖并不是简单的事情,但是想要绕路走到悬崖顶端,要穿越黑黢黢的丛林,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林子里黑压压的一片。

 

不知道深处是怎样的情况,我不敢冒险。大约花了一个多小时,无数次跌倒,我终于爬上了悬崖之巅。

 

头顶的蓝天,眼前的丛林,远处的大海,波澜壮阔的景象让我感叹造物主的神奇,脚下的悬崖不过是岛屿很小的一部分,远处还有更高的山巅遮挡我的视线,而目之所及,除了草木,只有山峦缝隙中漏出的一点海湾。

 

就在我打算回去收网准备晚饭的时候,忽然看到那一湾海峡中,露出了小半截飞机残骸!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35226.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