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男人抓住我头发让我口

看着面前穿着一件紫色碎花衬衫却仍然难掩傲人身材的赵乔恩,宋飞的眼睛笔直地落在她衬衫的开口处,一呛热血顿时在鼻腔里汹涌沸腾,他赶紧将视线移到花窗上。

 

“是为了牛二壮的事?”宋飞道,“别怕,有我在,他不敢对你怎么样。”

 

他心里不禁一沉,他没想到自己刚从外面回村,就撞见了这么强人所难的事情!

 

他本以为自己出去这几年,屯子里的风气会有改变,没想到还是这么老封建!

 

赵乔恩抿着唇,一声不吭地依在宋飞身上,宋飞身体结实硬朗,但绝对不是石头做的啊,小姑娘就这么将胸贴在他的手臂上,惹得宋飞思绪飘然。

 

“乔恩呢!乔恩呢!乔恩,我牛二壮来了,你未来的丈夫都登门了,你怎么不出来见见?”就在宋飞发呆的时候,一阵燥耳的吵闹声,从院外响起,乔恩面色骤然一白,连忙放开了宋飞,接着就拖着病怏怏的身体,从被炕上下来,穿着一双花布鞋走了出去。

 

一旁的宋飞见状,面色微冷,一双睛目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彩。

 文学

 

两人出了屋门,就见小小的院内不知何时,闯进来了四五个人,家养的大黄狗正在吠叫着,显得十分暴躁。

 

而一个体格健壮,模样憨厚的汉子,正手里握着一个铁铲,和这几个人对峙着,神色愤怒。

 

“妹子,你回屋去,这里没你事!”汉子见乔恩走了出来,紧忙回头督促道,而站在对面的男子,瞅着突然出现的少女,却是双眼放着绿光,神色间充满了欲-望。还不到二十岁的赵乔恩,虽然穿着一身乡下最普通不过的宽身碎花长衫,踩着一双有些破旧的帆布鞋,却怎么也掩盖不了她身上无时不刻不散发出的清纯气息,更别提,她长得这么水灵了。

 

“哥,我没事。”赵乔恩瞅着着急的汉子,勉强一笑。

 

后者是她的哥哥,赵国强。

 

“我的可儿人,你终于出来了……”五人众为首的人,正是牛二壮,小屯村的一霸,望着赵乔恩,他肆无忌惮的露出了猥琐的表情,让赵家兄妹愤怒不已。

 

“二壮哥,欠你的钱,我很快就会还上你的,请你再等一段时间好吗?”赵乔恩走上前去,声音娇弱道。

 

“不着急不着急!我都说了,没钱还就算了,我不要钱,只要你!”牛二壮舔-着嘴唇,言语间的话充斥着一股下流的味道,一旁的赵国强见他这模样,气的就要挥起铲子砸过去!

 

但是,那板锹还没落下,却见牛二壮混不吝的发出一声冷笑:“怎么?想打我啊!赵国强,你给我听好了,我爹可是村长!你要是敢动我,你和你妹妹今后别想在小牛屯待下去,更何况,你爹当初治病和后来出殡的钱都是我借给你们的!现在人死了,就想不认账?”赵国强气的双眼通红,却偏偏无法反驳。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有本事,现在就把我的钱还给我?”牛二壮朝地上吐了一口浓痰,接着鄙夷道:“掏不出来吧?掏不出来,拿人抵债就完事了!”说着,那邪祟的眼神又瞟向了赵乔恩。

 

“牛二壮,我他妈和你拼了!”赵国强一声嘶吼,就要冲过去。

 

牛二壮见这情形,顿时吓尿了,差点叫出了声,他没想到赵国强真的要揍他!一旁的赵乔恩面无血色,牛二壮若是真出了事,以牛家那群人的脾性,他们兄妹俩个被赶出屯子事小,赵国强还很有可能被警察抓走!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赵国强手里的家伙事突然被一只胳膊给抓住了!

 

那铁锹离牛二壮的脑瓜门仅有不到十公分的距离……

 

看得出来,牛二壮也有些吓傻了!

 

“是不是有钱,怎么样都行?”说话的人正是宋飞。

 

而这时,见自己死里逃生,牛二壮浑身紧绷的肌肉顿时松弛了下来,自己要是出事了,赵家兄妹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一念至此,想到刚刚自己脸上狼狈的表情,牛二壮一股邪火上涌,指着赵国强的鼻子就骂道:“赵国强,你他妈别给脸不要脸,老子是看得起你,才和你好声好气的说!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找人打断你一条腿!”

 

牛二壮话尾那个腿字的音气还没收完,左边整个腮帮子突然毫无预兆的一阵剧痛,双眼发黑,差点晕厥过去!接着,他的小-腹就被人踹了一脚,百十来斤的体格直接飞出去了两三米远,直接砸进了不远处的苞米堆里。

 

“啊!”牛二壮发出一声惨叫!

 

剩下的四个人对视一眼,一时半会竟然愣在了原地,似乎没想到牛二壮真的会被打!

 

“你麻痹……宋飞?”牛二壮从苞米堆里爬了出来,一抬头,先是破口大骂,紧接就是一愣,似乎从进院到现在,才终于发觉除了赵家兄妹,还有一个人!但瞧清楚那人的长相后,牛二壮一个哆嗦,眼底掠起一丝畏惧,但很快就被狠劲给替代了。

 

“你……不是…出去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牛二壮拍了拍身上的苞米渣子,脸色一正,神情阴冷道:“这事和你没关系,你少插手!”宋飞走到了赵国强的身前,望着牛二壮,没有吭声,但一双眼睛却渐渐眯了起来。

 

宋飞这一不说话,牛二壮反倒是有些怵了,小时候的那些阴影,让他对面前的这个人一直那么一点害怕……

牛二壮和宋飞是班对班长大的,但从小到大一直都不对付,小的时候,牛二壮没少被宋飞欺负,被打哭的次数已经记不清了!

 

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

 

宋飞一走就是五年多,屯里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牛二壮也不是当初任人欺负的软蛋了!一个背井离乡好几年的人,突然回来,还对他出手,看样子势必要把小时候那点旧账都算一下了!

 

“怎么?看你这架势,很牛逼啊!”宋飞淡淡道。

 

“你不知道吧?我爸现在是小牛屯的村长。”牛二壮眼珠子一转,突然发出一声冷笑。

 

几年前,小牛屯就是一个屯子,三十四户人家,但这几年屯子里的人娶亲,外加上不少别村的人迁徙定居过来,屯子的人数也发展的小有规模,到现在已经有上百户的人家了,县政府那边也决定改叫小牛村,并且为了管制村子,暂时推选出了一个村长的人选,正是牛二壮他爹!只不过,屯子里没有什么领导班子,所以,真正说得上话的,就只有牛铁汉自己。

 

见宋飞不吭声了,牛二壮寻思这小子是怕了!

 

“咦?我要是没记错,你爷爷都死了好几年了,这儿也没什么你的亲人了,你回来干什么?”牛二壮腰板一挺,口吻讥讽道:“不会是想着回来种地吧?你不是从小和你爷爷学习中医吗?有这医术在外面起码能混口饭吃吧?怎么?是不是学艺不精,在外地儿混不下去了?”话落,又是一声嗤笑:“用不用我回去和我爹说一声,给你划块地儿来?我觉得小燕山下的那块坟头儿就不错……哈哈!”

 

他这么一笑,身边几个同伴全部附声笑了起来,神色间满是戏虐。

 

“你爸是村长?”宋飞似乎才听明白,一脸恍然的眨了眨眼睛。

 

“没错!”

 

牛二壮理直气壮道。

 

“你知道我爸是谁吗?”宋飞转身走到了一旁的土墙,将那挂在上面的扁担棍抄了起来,这种木棍十分结实,在乡下都是用来挑水的,见到宋飞的动作,牛二壮吞咽了一口吐沫,喉咙滚动着,“谁?”在他的记忆中,宋飞似乎只有一个爷爷,父母从小就没了影儿。

 

“我爸是李刚!”宋飞猛然回头,口气阴森道。

 

李刚是谁?!

 

牛二壮几个人大眼瞪小眼!

 

随即,宋飞已经抡起了那扁担棍横扫而来!

 

“打他!”牛二壮一声吆喝,身边的四个人立马冲了过去。但他自己却微微撤步,躲在了最后面,没办法,虽然几年没见,但宋飞给他造成的心理阴影太大了,别看宋飞这家伙身板不壮实,但从小到大,打架可是在附近几个村子都出名的,直到现在,牛二壮都记得,八九岁的时候,他们七个人打宋飞一个,最后一群小孩都被打哭了!

 

宋飞还有一个外号,叫疯狗!

 

谁敢招惹他,见谁就咬!

 

一旁的赵乔恩看着宋飞和几个人撕扯了起来,扭打成了一团,眼角泛起泪光,干着急,却根本没办法上前插手,而这时赵国强已经一个箭步上前,挥起铁锹砸了过去。

 

奈何他瞅着块头大,却根本没打过架,铁锹还没落下,就被人一拳打在了脸上,直接倒地。

 

这四个人一拳一脚打在宋飞的身上,他却根本面不改色,仿佛一点痛觉都没有!开玩笑,他可是从小就在地上滚大的,山里的野孩子打起架来,最是不要命,蛮横的很!更别提宋飞是小牛屯出了名的小霸王,这几年虽然在外面的城市里混,却也没少和人发生冲突,也经常揍人或是挨揍,要说起互殴的本领,他敢认第二,小牛屯绝对没人敢说第一!

 

果不其然,一侧的牛二壮瞪大了眼珠子,眼瞅着宋飞好像战场上万夫莫敌的将军,手里的那根木棍,一扬起,无形中竟带起一股煞气来,敲在其中一人的脑袋上,直接就把人打晕了!紧接,另外三人上前抱住了宋飞,让他无法动态,对他一顿拳打脚踢,但谁也没想到,宋飞的力气太大了,竟然活生生挣脱了出来,挥起一顿老拳,拳拳到肉,不过几秒钟就把三人全部撂倒在了地上……

 

宋飞嘴角豁了,流着鲜血,脸上挨了几下,显得有些轻微淤肿,但他却是面带着微笑。

 

这一切看似漫长,其实不过发生在眨眼间。

 

见自己的几个兄弟全部‘阵亡’,牛二壮怂了,这宋飞果然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打架凶的很。

 

宋飞站在牛二壮面前,先是从兜里摸出了一盒七块钱的红双喜,给自己点着,旋即叼在了嘴上,狠狠吸了一口,接着将一大股的烟气吐在了牛二壮那张黝黑呆板的大脸上。

 

“你爸是村长啊?”宋飞没有动手,只是扣了扣耳朵,不厌其烦的又问了一句。

 

“啊!”牛二壮下意识的应着。

 

啪!

 

刹那间,宋飞的那只大手就抽在了牛二壮的脸颊,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整个小院,就见牛二壮的左脸顷刻间红到发烫,五个指印清晰可见。

 

“你爸是村长?”宋飞变化了一下语调又问了一句。

 

“……”

 

这下子牛二壮不敢吭声了。

 

哪想,即便不说话,依然逃不过宋飞的嘴巴子,又是一巴掌抽在了脸上,牛二壮整张脸都麻了起来,完全没知觉了,有的只是疼到他呲牙咧嘴,火辣辣的刺痛感。

 

“宋飞!看来……你是不知道村长的厉害!我告诉你,我爹是村长,这整个小牛屯,都是我们家说了算!你敢打我?你信不信我让你……”牛二壮疼到已经有些说话不利索了,在赵乔恩的面前,被宋飞一个劲儿的羞辱,这气他受够了!

 

啪啪啪……

 

这几巴掌甩的太狠,牛二壮的嘴里直接飞出了血丝来!

 

这不说话还好,一张口,宋飞直接揪起了牛二壮的衣领,扬起大手就开始疯狂的甩耳光。

 

一连十几个大耳刮子,直接就给牛二壮打懵了,一张脸肿的像是猪头一样。

宋飞笑眯眯的问道:“你爹是村长?”

 

牛二壮浑身一个哆嗦,眼神惊惧,下一阵湿-热,竟然尿了,一股骚味顿时在院里弥漫开来。

 

这气受够了,他也要受着……

 

“我…爹…是…牛铁……汉。”牛二壮眼中含泪,含糊不清的磕巴道。

 

“你早说啊!真是的,你爹原来是牛铁汉啊!这么说,你是牛二壮?”宋飞放开了牛二壮,一脸惊讶,随即面现歉意:“几年没见,你变化太大了,我都没认出来,你要是早点说是牛二壮,我哪能对你动手啊?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宋飞一脸关心的看着牛二壮那淤肿的脸蛋,唏嘘道:“你没事吧?我下手是不是有点重了?”

 

“……”牛二壮。

 

此时此刻,牛二壮的内心似乎有一万头神兽奔腾而过。

 

离家不过五年,变化再大,还能一点都认不出来,老子可是一眼就认出了你,这他妈分明就是睁眼说瞎话,况且他和赵家兄妹都说了好半天,你是聋子吗?!

 

这厮分明就是故意的!

 

牛二壮像是吃了一坨翔一样,阴沉如水。

 

“我就说嘛,小牛屯什么时候出了村长,你老说自己爹是村长,我哪知道是谁啊……“宋飞搓着手,轻叹道。

 

装!再装!

 

牛二壮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他细想想,好像宋飞真的一直没有叫他的姓名,都是他自顾自的在说,这闷亏他是吃定了!

 

“小飞哥,你没事吧?”眼瞅着牛二壮和他的几个狗腿子狼狈而去,赵乔恩走上前来,一脸关心道:“这几年牛家在屯里厉害的很,根本没人敢惹他家,你现在为了我打了牛二壮,这可怎么办啊?”赵乔恩眼中微微泛起泪花,声音有些哽咽。

 

“放心,有我在,牛家的人不敢搞事。”宋飞安慰道。

 

一旁的赵国强从工地爬了起来,擦了擦被打出的鼻血,气急败坏道:“大不了我们不在小牛屯住就是了!”他这话分明就是气话,就算他想走也走不了,因为他们确实欠牛二壮一笔钱。

 

“如果我早点回来的话,也许赵老爹就不会……”宋飞一声轻叹,蹙起了眉头。

 

“小飞哥,我爹年纪大了,总是要走的!况且,连大城市里的医院都治不了我爹的病,你回来又能怎样?你根本不用自责,你能回来看我,还给我治病,我已经很开心了。”赵乔恩破涕为笑,露出阳光的笑容,仿佛清晨雨雾中的百合花。

 

“你的病,我一定会治好,相信我!”宋飞眼神坚定。

 

“嗯。”

 

赵乔恩重重的点着头。

 

“我先去趟县城拿点药,你俩在家等着,我马上回来。”宋飞回屋里将自己的药箱子垮在了身上,接着,又叮嘱了几句,就骑着一辆破旧沾满泥土的摩托车绝尘而去了。

 

小牛屯早年是一个牛氏族人从南向北迁徙过来的,所以小牛屯的本家人都姓牛,只不过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已经入住了很多外姓的人。宋飞是还在襁褓中时,被他爷爷抱来小牛屯的,所以严格点说,也不是小牛屯的本家人!他爷爷是一个老中医,来到小牛屯的后半辈子,几乎都是在治病救人,在十里八乡很有威望,要知道十几年前,这种乡下的医疗环境还十分简陋,很多人只是突发一点小顽疾,就因为无法得到救治,而最终威胁生命……

 

宋飞对中医有着超常的热爱,当然,这也少不了他爷爷从小的教导。

 

宋飞很给爷爷争气,从小到大,学习成绩都十分不错,最终还考入了一所医疗大学,爷爷去世后,宋飞就一直在城中上学,好几年没回来过!一来,是因为爷爷不在了,他举目无亲,回到小牛屯难免触景生情,二来,这些年宋飞一放假,或是有空的话,就会拜访一些中医前辈,像其讨教一些中医经验!他之所以这般努力学中医,只是因为完成老爷子临终前的一个愿望,将晚清十三医手全部学会,并练到大成!

 

晚清十三医手,是由清朝的一位御医所创,并传给了后辈!说实话,恐怕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医术,因为这本医书中包含了很多种偏激的治疗手法和民间的土药方,因此也得不到其他中医同行的承认,只能当做家传之物,传下来。

 

那位御医姓宋,是宋飞的祖辈,他的曾祖太爷!

 

他爷爷一生,有俩个愿望,一个是希望将晚清十三医手发扬光大,得到中医界的承认,二来,就是悬壶济世,依靠这门医术救更多的人!然而,就是因为第一个愿望,当年爷爷在同行面前受尽耻笑,最终落下心病,撒手人寰。

 

一念至此,宋飞深呼吸一口气,脸色有些冰冷。

 

……

 

“爹!爹!”

 

另一边,牛家大院,被推选成临时村长的牛铁汉正盘着腿,坐在一个小木凳上,卷着大烟丝,抽着大烟,一副颇为享受的模样,他头上戴着一顶歪歪扭扭的红军帽,家里的婆娘则在一旁的猪圈喂着猪,哪想这时,一个脸盘肿成猪屁股的男子冲了进来,声音凄厉的发出惨叫,把牛铁汉吓了一跳,还以为来人是鬼,差点拿起一旁的扫帚抽过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35166.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