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突腿颤抖现在不抖:跨坐在腿上 压了下去

卢畊弘看着她的后背,尤其见到她衣服后面印出的罩子背扣的痕迹,顿时一阵激动,想冲过去抱她。

 

好不容易忍住,他语音发颤的说:“行……行的,你别回头。”

 

他这辈子都没试过在女人面前做这样的事,更何况是在哥们的老婆面前……不对,是后面。

 

卢畊弘往下一瞧,伍苇静的臀又大又翘,似乎有意往他这边挺过来,把白大褂绷得紧紧的,底裤的勒痕居然极其明显。

 

他都要疯了,这样太刺激了,因为他喜欢伍苇静,所以感觉特别强烈,一握上就情难自禁,可就在他快要到达巅峰的时候,门突然被拧开了,随后一个俏丽的倩影出现,传来一把稚嫩而动听的女音:“伍医生,单子我给你拿过来了……”

 

进来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小护士,长着一张漂亮的萝莉脸,身材不高,只有一米六二左右,但成熟女人该有的她都有了,尤其下方翘起跟上方的高挺,线条非常诱人

 

她毛毛躁躁的进来,一看到卢畊弘那样就愣住了,震惊捂着小嘴儿。

 

而卢畊弘看到她的脸后,因为卢畊弘有少许的萝莉情结,竟然就在这时爆发了,弄到了伍苇静身上。

 

伍苇静闻声回头,然后冷冷瞥向小护士。

 

幸好走廊里没人,要不然就难看了。

 

没得看了那小护士才醒悟过来,慌忙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

她要开门出去,却被伍苇静喊住了,责怪她说:“你怎么进来不敲门?病人是需要隐私的,没见我在看病吗?”

 

“我……我……我……我……对不起!我没注意到。”

 

那小护士瞥卢畊弘一眼,想到刚才一幕,脸红红的。

 

 文学

伍苇静板起脸来说:“走之前你把地板清理干净吧。”说完她再瞪卢畊弘一眼,脱起衣服来。

 

她的白大褂已经不能再穿了,不知道有没有浸到里面去,要那样就麻烦了,她没带裤子替换。

 

白大褂一去,她玲珑有致的身段便显了出来,看得卢畊弘狂咽口水,显然刚才还没满足。

 

“哦!”小护士应了声,从办公桌上抽了几张纸巾自卢畊弘身边小心翼翼的过去,然后弯腰擦起地上的污物。

 

她后背正好对着卢畊弘,一弯腰臀便显了出来,护士裤很薄,又是粉色的,卢畊弘不仅能看到她底裤印出的痕迹,甚至能隐隐辨认出她底裤的颜色,似乎是白色的。

 

他想到小护士在清理的是自己的东西,竟是瞬间又来劲儿,直挺挺的立了起来对着小护士的臀,正好被伍苇静看到,伍苇静惊讶的看着卢畊弘,卢畊弘都没好意思跟伍苇静对视。

 

小护士走了她才揶揄着跟卢畊弘说:“我看你挺强的啊,才这么会儿功夫就恢复了。”

 

卢畊弘腼腆的说:“不是一回事。我这样是没事,只是真的要弄,每次到门口都不行。”

 

伍苇静点点头说:“经过刚才的试验……你这应该是心理问题,不过还不能确诊。”她拿钢笔敲着桌面沉吟半晌跟卢畊弘说:“这样,我有个办法应该能帮到你,不过在这里不是很方便。等我下班以后,我带你去个地方。”

 

卢畊弘答应说:“好。要不,我等你下班吧,反正我今天休息。”

 

伍苇静说:“行。”完了笑眯眯看卢畊弘,越凑越近,卢畊弘还以为她要对自己做什么,正紧张呢,却听她说:“你是不是喜欢刚才那个小护士?她叫潘小米,新来的实习护士,还没有男朋友,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介绍?”她吹在卢畊弘脸上的气息香香的,弄得卢畊弘的心痒痒的。

 

卢畊弘虽然意动,还是慌忙摆手说:“不行不行,我都三十了,那小姑娘最多十八九岁,不合适。”伍苇静知道他单身。

 

伍苇静格格笑说:“你们才差十一二岁,现在的小姑娘就喜欢大叔,没准她喜欢你呢,要不然她看你怎么老脸红?”

 

卢畊弘也不知道自己伤到哪根筋了,听见伍苇静这么说,竟然有点生气,继而冲动的跟她说:“我不喜欢小姑娘,我喜欢像你这样的成熟女人。不瞒你说,其实你是我的理想型,要不是你已经嫁给徐岱川的话,我都想追你了。”

 

“你瞎说什么呢?”伍苇静被他弄得慌了手脚,推他出去说:“你在外面等吧,现在离下班不到一个小时了,我一会儿找你。”

 

卢畊弘到门诊大厅坐着,心还是扑通扑通直跳,没想到自己这么容易就暴露了内心的秘密,也不知道伍苇静信不信。

冲动是魔鬼呀!早知道我就答应她接受那小护士做相亲对象了,她我是没指望了,那小护士要便宜了别人,还挺可惜的,难得我有人保媒,正是最好的时机。

 

不过那小护士对我可能没什么好感吧,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误会我那是瞒着伍苇静在伍苇静后面做猥琐事,因为我们之前的样子实在太像是我自己肆意妄为了,就算伍苇静说了是治病,只怕很少有人会信吧。

 

卢畊弘在那胡思乱想,好不容易等到下班,伍苇静过来跟他说:“走吧,我约好人了。”

 

卢畊弘好奇问她说:“约好人?”

 

“哦!我约了个人帮你治病,费用得你自己出哈,没问题吧?”

 

卢畊弘恍然点头说:“行。”

 

卢畊弘开了车来,伍苇静绑安全带的时候有点费劲,他就欺身过去说:“我来吧。”

 

帮伍苇静绑安全带的时候,他几乎是贴在伍苇静身上的,伍苇静那一对柔软就耸在他鼻尖那儿,他隐隐能闻到一股很好闻的气息,也不知说是体香还是那啥的香味好。

 

不知道为什么,伍苇静居然没有往后缩,反而挺直了腰板,那突起的一对偶而被卢畊弘挨擦到,卢畊弘心肝儿一颤,再次面临考验。

 

离身后,伍苇静往下一看,竟跟卢畊弘说:“你看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啊,只是这样你的感觉就这么强烈了。”

 

卢畊弘算是听出来了,她故意测试自己呢。

 

可能是因为之前暴露了秘密,卢畊弘挺心虚的,但又忍不住向她表白:“其实,我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没这么容易起来的,可能是因为你是我的理想型吧!就是不知道跟你真办事会不会还那样。”

 

“你瞎说什么呢?以后不许再这么跟我说话,我再说一遍,我是你嫂子。”

 

卢畊弘心说,嫂个屁,我跟徐岱川虽然是哥们,但其实感情没有想象中那么深,小时候他还经常欺负我,只是出社会以后,感情有了升华。

 

很多人都这样,不管是同学还是发小,以前再不好,好像出了社会关系都会变好,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卢畊弘嘴硬辩解:“我只是做个假设,又不真跟你弄。”

 

伍苇静白他一眼,不再说话,他却是注意到伍苇静夹了下腿,不禁愕然咽口水。

 

伍苇静哪里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脸上不由得一热。

 

她的身体确实有反应了。

 

别看她给卢畊弘检查的时候云淡风轻,其实她是非常想的。

 

都怪卢畊弘的宝贝太诱人了,她已经很久没饱饭吃了,徐岱川可喂不饱她。

 

两人各怀心事,经过一家三星级酒店的时候,伍苇静跟卢畊弘说:“从这里进去吧,我约的人应该开好房了。”

 

卢畊弘听着很是好奇,怎么治病治到酒店里来了?

 

到前台一问,拿到钥匙伍苇静就带着他往里走。

 

卢畊弘跟在伍苇静后面,看着她的臀一扭一扭的,不禁浮现一个想法……她不会是因为我接连的暗示,借着治病的幌子,实则是想跟我那个吧?

 

回想那晚跟她和徐岱川吃饭,卢畊弘总感觉他们的感情不太好,要是猜中的话,卢畊弘就有得乐了。

 

正想着,伍苇静突然停步,卢畊弘刹车不及就撞她身上了。

 

正好因为幻想卢畊弘又起劲了,那物一下挤进她腿间,她被撞得“啊”的一声,往下一看脸就红了,嗔卢畊弘说:“你干嘛呢?别整天想些有的没的,让人看到多不好。”

 

卢畊弘窘得直想找地缝钻,捂住了说:“对不起,下次你让我走前面。”

伍苇静大概想到卢畊弘为什么这么说了,她耍小性子拧卢畊弘一下才开门,却不知卢畊弘因为她的亲密行为都嗨翻了。

 

看到房里真有个女孩,卢畊弘才知道自己误会了。

 

伍苇静真是约了人给他治病的,只是那女孩他瞧着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怎么说呢,那女孩长得挺漂亮的,二十三四的年纪,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可她的妆容衣着,实在太像娱乐城坐台的了。

 

脸上画得跟妖精似的,一条小裙子,又短又紧,把她美臀的诱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她一米七的个儿,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双大长腿,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腰以下全是腿”,竟还踩着恨天高,高度直逼一米八二的卢畊弘。

 

她那双大长腿上裹着黑丝,充满了神秘的气息。

 

她上方是条抹胸,也是又短又紧,底下的小细腰上,肚脐眼那儿挂着个小银环,银环上坠着半圈细小的铃铛,走动时隐隐能听到“叮铃铃”的脆响,这一看就不是什么安分的女人。

 

她过来跟伍苇静打招呼,嚼着口香糖,痞里痞气的拿下巴指卢畊弘问说:“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病人吗?长得还挺帅的。”说着她勾卢畊弘的下巴看,就像挑牲口,看牲口牙口好不好一样。

 

卢畊弘不满的挣开以后,她格格直笑,说:“哟!还害羞呢?多大的人了。”

 

卢畊弘让她说得满脸通红,拉伍苇静到一边问说:“她是什么人?跟咱们治病有什么关系吗?”

 

那女孩也不介意,见他们有话说,就跟伍苇静说:“你们先聊着,我洗个澡。”说着边脱上衣边进洗澡间,她里面没穿里衣,裹胸一去,从后卢畊弘看着她两侧突了两片白皙出来,看得卢畊弘又是眼馋又觉不好意思,尤其她拐进洗澡间的那一瞬,卢畊弘觉得自己看到了她一边的柔软,不由得有了感觉。

 

伍苇静拧了他一下他才回神,小声跟他说:“她是干那个的,你明白吧?我以前是妇科的,曾给她看过病。后来职业需要,我就跟她有了些业务往来。我找她来呢,就是想看你们做的时候你什么反应,才好判断你的问题有多严重。你不介意吧?”

 

什么不介意?卢畊弘太介意了。

 

他喜欢伍苇静,伍苇静却让他当着她的面跟别的女人弄,那他以后还怎么追她?

 

但一想到这是治病,如果自己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的话,追她就是妄想,无奈之下卢畊弘只好说:“好吧,我可以跟她试一下,但不真弄,可以吗?”

 

“想得挺美的,你知道她什么价位吗?还真弄,最多就让你们接触一下,不过你应该也弄不了吧?”伍苇静说完想笑,可能顾虑卢畊弘的面子,就憋住了,脸涨得通红。

 

卢畊弘听朋友说过,有些极品的坐台,一次能要好几千块。依着那女孩的颜值,卢畊弘估计应该也差不多,不禁咋舌,伍苇静为了找人辅助她给病人治病,还挺敢下本的。

 

他们聊没几句那女孩就出来了,手里拎着高跟鞋,赤着一双无可挑剔的白皙美足,脚趾甲红通通的,跟她雪白的肌肤形成强烈的反差。

她身上只裹着条短短的浴巾,上方下方露出的风景不少,她脸上却没半点羞涩,把高跟鞋一扔,大大方方的问卢畊弘说:“你要洗一下吗?”

 

卢畊弘咽了下口水,忙说:“要。”说完就跑进洗澡间了。

 

他受不了了,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见到这样的阵仗。

 

听见外头那女孩格格直笑,卢畊弘觉得自己糗出大了,今天是他这辈子干过的最大胆的事,他平时看个女孩都偷偷摸摸的,这次居然被迫要嫖,尽管不一定来真的。

 

见到洗澡间里挂着那女孩的黑色小底裤,卢畊弘只觉得浑身燥热难安,摸了下却不敢拿下来做什么,因为像这种坐台的女孩,谁知道她干不干净。

 

为了给伍苇静一个好的印象,卢畊弘也想在那女孩面前挣回点面子,着实大力搓洗了一番。

 

出去的时候,那俩相谈甚欢的妞看着他眼睛一亮,那女孩夸张的说道:“没想到你收拾一下会这么帅。”说完撩他说:“要不,咱们友谊交流一下好不好?只要你能行,尽管弄,我不收你钱。”

 

伍苇静打了她一下,引得她格格直笑,逗趣说:“伍医生,你是不是也想了?行,我不跟你抢。你先来,你不行了我再来。”

 

伍苇静懒得理她,叫卢畊弘脱衣服到床上躺下。

 

卢畊弘挺不好意思的,尤其这里有两个女人。

 

但想到怎么都是要出来献丑的,犹豫着也就脱了。

 

裤子一去,那女孩倒吸口凉气跟伍苇静说:“伍医生,他这是有病吗?我不信。有病还这么吓人?他这样,哪个女人受得了啊!我看你是想让他弄死我,我跟你没仇吧?”

 

卢畊弘听着有些骄傲,他从小在小伙伴之中就独树一帜。

 

伍苇静脸一红说:“别瞎说,他说每次要弄的时候都不行,我才找你来的。放心,就接触一下,不进去。”

 

“既然不进去,那你自己怎么不来?这么极品的宝贝,我不信你不想试一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33551.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