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和下面同时喂饱你:岳夹得好紧好爽

接下来,就是去厨房为自己和老婆做早餐,然后将热气腾腾的早餐端上桌,待老婆吃过早饭,前去单位上班之后,麻利地将碗筷收进厨房。

 

 

随后,回卧室穿衣服,在梳妆台的镜子前细心打扮,自我感觉良好,确认对得起观众之后,这才出门,去市场买菜。

 

 

因此,徐鹏飞这张脸相当金贵,如果被人打肿或打伤,他就会变得没脸没皮,没办法回家向老婆解释不说,还会被人取笑。

 

 

这种事情是不能发生在徐鹏飞身上的,也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在见到中年妇女的手掌朝自己的脸扇过来的时候,徐鹏飞本能地往旁边一躲,但还是慢了半拍。

 

 

因为,中年妇女是在徐鹏飞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化指为掌,朝他招呼过来的,而且动作奇快。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看来,这个中年妇女练就这种高超的技术和本领,并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说不准,他老公就是她的陪练,经常被她打得鼻青脸肿的。

 

 

要不然,她的动作怎么能达到这种如火纯青的地步呢?

 

 

又不能伸手去将女人推开,或用脚将她踢跑,那样的话,就有动手打女人的嫌疑,从而引起众怒。

 

 

看样子,躲闪已经来不及了!

 

 

面对这样一个彪悍的女人,徐鹏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让自己这张俊脸上印上中年妇女的五指印,寄希望她手下留情,意思一下就行了,别打得太重,于是本能地闭上眼睛。

 

 

“住手!”

 

 

就在中年妇女的手掌打在徐鹏飞脸上大约有0.01秒的时间,突然一声娇喝在徐鹏飞的耳边响起。

 

 

电光火石间,一道矫健的身影在他身旁闪现,中年妇女的手腕被一只有力的手给扣住了,并用力一扭。

 

 

咔擦!

 

 

一声脆响,中年妇女的手腕脱臼。

 

 

“哎哟!”中年妇女疼得大叫一声,随即蹲在地上,抬头看见一个漂亮的女人正怒目圆睁地站在自己跟前,悻悻地问:“你……你是谁?为……为什么要打我?”

 

 文学

 

看样子,中年妇女对眼前这位更为彪悍的女人有些胆怯,这充分应验了一句古话,那就是,强中自有强中手,恶人自有恶人收。

 

 

这个漂亮女人正是从雅间里走出来唐婉玲。

 

 

上大学时,她是一名跆拳道高手,曾代表海东师范大学参加全国大学生联赛,荣获得联赛冠军。

 

 

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结婚生子,被繁忙的工作和家庭琐事拖累。

 

 

已经有好多年没有练习跆拳道了,手脚变得有些生疏,动作也有点迟缓,但用来对付这个中年妇女,收拾这种欺软怕硬的恶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唐婉玲出声问道:“你说我打你,谁看见我打你了?”

 

 

“他们都看见了。”中年妇女疼痛感减轻,从地上站起来,指着站在走廊里看热闹的人群说道。

 

 

唐婉玲往走廊里看热闹的人群中扫视了一眼,问道:“你们谁可以站出来作证?”

 

 

“美女,我们根本没有看见你打她,倒是看见这个女人准备动手打你身边那位帅哥的耳光!”大概是唐婉玲长得漂亮的原因,一名年轻男子主动站出来替唐婉玲作证。

 

 

“你听见没有?是你动手打人,而不是我,”唐婉玲斜视着眼前这位中年妇女的脸,不温不火地说道:“你是不是觉得男人不愿意打女人,就蹬鼻子上脸?你是不是觉得你很能打,就敢随便动手?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有几个臭钱,就可以恶语伤人?”

 

 

“胡说,明明是你打我,还说我出手打人,”中年妇女见没人站出来替自己说话,显然有些恼怒,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们是一伙的,我……我要打电话报警……”

 

 

一听说报警,徐鹏飞的脸上就有点挂不住了。

 

 

如果这个女人打电话把警察叫来,将他送去派出所,那事情就闹大了,说不准,警察真会叫他老婆来派出所交罚款领人。

 

 

与其这样,还不如让这个中年妇女打两个耳光来得利索。

 

 

唐婉玲似乎看透了徐鹏飞的心思,冷冷地看着中年妇女,不屑一顾地说:

 

 

“你打电话报警呀,看警察过来是抓谁?实话告诉你吧,警察局长是我小舅,你就是打一百个电话报警也没有用,到时候,看吃亏的是谁?”

 

 

“啊?”

 

 

中年妇女被唐婉玲的话给吓坏了,忍不住叫出声。

 

 

说实话,她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她今天来这里,也是约了自己的相好,要了一个雅间,准备在里面风流快活的。

 

 

由于她的相好临时有事,没有来成,她误以为相好是在放她的鸽子,心里憋了一肚子火,气鼓鼓地从雅间里冲出来,准备去吧台结账,正好与徐鹏飞撞个正着,火气才那么冲的。

 

 

如果真打电话报警,把警察招来,将她带到派出所,对方在警察局里有人,吃亏的当然是自己,便不敢吱声,不再那么嘴臭了。

 

 

这时候,茶楼里的几名身穿制服的保安闻讯赶来,纷纷站在了唐婉玲、徐鹏飞和中年妇女跟前。

 

 

一名虎背猿腰的保安大声问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问她吧!”唐婉玲指着中年妇女说道。

 

 

中年妇女一下子傻眼了,她以为这几个保安是来带他们去派出所的,看了徐鹏飞一眼,结结巴巴地说:

 

 

“我……我和这位帅哥发生了一点小误会,现……现在没事了……”

 

 

保安将目光落到徐鹏飞身上,问道:“是这样的吗?”

 

 

徐鹏飞见中年妇女给大家一个台阶下,不再与她计较,急忙回答说:“是的,我们之间是闹了点误会,现在已经解决了。”

尽管徐鹏飞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遇到这位胡搅蛮缠,欺软怕硬的中年妇女,但她懂得什么是“见好就收”的道理。

 

 

俗话说,给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得饶人处且饶人,这是一条做人的道理,也是徐鹏飞的行为准则,因此,当他见到中年妇女开始服软,也就顺坡下驴,不再为难她了。

 

 

于是,轻轻拉了一下唐婉玲的手,示意她别把事情闹大,唐婉玲明白徐鹏飞的意思,冲他妩媚一笑,会意地点头。

 

 

“这位大姐,你怎么走路这么不小心呢,居然把手摔成这个样子?”唐婉玲一脸笑意地对中年妇女说道:“要不要我帮你拿捏一下,看能不能帮你复位?”

 

 

“不……不了,我……我一会儿我回家擦点酒精就可以了……”中年妇女惧怕唐婉玲恐怖的身手,更怕她那位任警察局局长的小舅。

 

 

“来吧,没关系,”

 

 

唐婉玲的话刚出口,她的身子已经动了,刹那间,中年妇女那只受伤的手已经被她的手握住。

 

 

“你……你要干什么?”中年妇女一脸惊愕的望着她。

 

 

“给你治伤呀?”唐婉玲轻笑一声,在她回话的同时,用力一扭。

 

 

咔擦!

 

 

一声脆响,中年妇女脱臼的手腕随即复位。

 

 

妇人觉得疼痛感随即减轻,活动了一下手腕,伸了伸手指,顿觉灵活自如,便用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唐婉玲。

 

 

“大姐,你现在感觉怎样?”唐婉玲微笑着问,做出一副“治病救人”,“救死扶伤”的表情。

 

 

“没……没事了,”中年妇女再次活动了一下自己手腕,确认疼痛感消失之后,感激地说:“谢……谢谢,谢谢你啊……”

 

 

她这种虔诚的态度,与先前那个飞扬跋扈的女人判若两人,好像自己的手不是被唐婉玲妞伤,而是一不小心倒在地上摔伤的,就像是自己被别人卖了,还对那人说,快过来,我帮你数数钱!。

 

 

“别客气,”唐婉玲冠冕堂皇地说:“既然你没事了,可以走了!”

 

 

“好的,谢谢!”一听这话,中年妇女如获大赦,再次道谢一声,用手拨开看热闹的人群,逃也似地离开。

 

 

唐婉玲见保安、服务员和那些看热闹的客人仍旧站在走廊里打堆,指着她和徐鹏飞小声议论,便对众人大声说道:

 

 

“今天下午,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这完全是一个误会,大家都散了吧!”

 

 

客人们见好戏已经收场,纷纷缩回到他们的雅间里。

 

 

茶楼的几名保安见事情已经解决,本着顾客就是上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也纷纷离开。

 

 

然而,却有一名年轻保安的脚像是生根了似的站在原地,直盯盯地看着唐婉玲,俨然一副花痴相。

 

 

唐婉玲知道,这个小家伙是为自己刚才拉风的表现所折服,便用手拍了拍保安的肩膀,笑着说道:

 

 

“小帅哥,你这样盯着我看什么?是不是我脸上长有粉刺?”

 

 

“没……没有啊……”小保安缓过神来,恭维道:“大姐,你太厉害了,你这身功夫是从哪里学来的,如果有时间,能不能教我一下?”

 

 

“你叫我什么?”唐婉玲好像是听见一个很可笑的笑话似的,一脸惊愕地望着他。

 

 

“我叫你大姐呀,怎么啦?”保安不解地问。

 

 

“你今年多大了?”唐婉玲看着小保安问。

 

 

“二十岁。”保安如实回答。

 

 

“哈哈,”唐婉玲大笑一声,说道:“你和我儿子的年龄差不多,都可以叫我大妈了,怎么叫我大姐呢?”

 

 

“啊?”小保安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她,问道:“有这么年轻的大妈吗?”

 

 

“是啊,”唐婉玲不无骄傲地说:“我儿子已经上大学二年级了,今年也是二十岁,我已经是四十好几的人了,你不叫我大妈叫什么?”

 

 

“真的吗?”小保安用一副不信任的目光看着她。

 

 

“是啊,难道我还骗你?”唐婉玲含笑说。

 

 

“你看起来太年轻了,我还以为你才三十来岁呢!”小保安讨好地说。

 

 

“切,”唐婉玲听这小家伙说自己年轻,心里暖洋洋的,撇撇嘴说:“少拍我的马屁,我有那么年轻吗?”

 

 

“是的,”小保安点点头,说道:“那我以后就叫你阿姨吧,阿姨,你以后能教我武功吗?”

 

 

“其实,阿姨并没有什么武功,只是年轻的时候,练了一段时间的跆拳道,这种花拳绣腿的功夫,拿来吓唬吓唬人还可以,并没有什么用处,你千万别学这种没用的东西,还不如抽时间多看些书,多掌握一些知识,”唐婉玲告诫小保安一句后,说道:“我想,你也不希望干一辈子的保安吧?”

 

 

“嗯。”小保安点头说:“如果不是我家里穷,没钱供我念书,我早就考上大学了,我现在是临时在这里打工,等我以后挣到钱了,再去考大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32808.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