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语文课代表腿中间:口述同时跟两个男人做

陈峰讲完课,推了推眼镜,放下了手中的教案,温和地说:“同学们,下课后的二十分钟课间,学校要举办一场防火演习,等下警铃响起的时候,大家听我的指挥,依次从楼梯上排队下楼,不要慌乱,以免发生踩踏事故。”

 文学

 

他刚一说完,底下就响起了哀嚎声:“不是吧,我们的课间啊,学校也太可恶了!”

 

“还我们课间!”

 

一个长相有几分清秀,脸上化着淡妆的女孩子懒懒地伸出了玉臂:“老师,如果我不小心被别人推搡的话,老师会保护我的吧?”

 

说话的正是李小鹿,和陈峰有着不清不楚关系的女学生!

 

林雪向来不喜欢李小鹿,因为这个女生处处和她作对,甚至会向其他人散布一些对她不好的谣言,这让林雪很反感。

 

李小鹿说完这话,学生们哄然大笑,陈峰则是无奈地推了推眼镜:“当然。”

 

只有知道内情的林雪看穿了一切,这两人简直实在课堂上公然调情!

 

林雪被誉为学校的长腿校花,自然会引起其他女孩子的嫉妒,李小鹿就是其中之一,因为她,林雪在班级里的日子并不好过,甚至隐隐被其他女生所排斥孤立。

 

她心里憋着一口气,李小鹿不是喜欢陈峰吗?那正好,她就把陈峰抢过来,到时候有她哭的!

 

看着李小鹿脸上甜蜜的笑容,林雪越看越不舒服

 

下课铃响起,陈峰指挥着学生们在走廊里站成一排,李小鹿趾高气昂地走过来,身后还站着几个同样看林雪不顺眼的女生。

 

“林雪,等下可小心些,要是被人推到了,踩到你这如花似玉的脸蛋就不好了啊。”

 

“就是哈哈哈,被踩成猪头可怎么办?”

 

林雪并不理会这几个女生,跟在同桌的身后走到了走廊上。

 

她个子高,因此站在女生的最末,男生的第一排,她的身后就是班级里有名的猥琐男,林立。

 

一开始林雪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后来她发现,她的裙子底下似乎在冒着凉风。

 

林雪低头一看,林立竟然拿着手机在偷拍她的裙底,她又羞又恼,一脚踩在了林立的鞋面上!

 

林立痛呼一声,立刻引来了陈峰的注意。

 

“怎么了?”

 

林雪平静地回答:“没事老师,林立他犯癫痫了!”

 

林立眼睛含着泪,是敢怒不敢言,毕竟是他有错在先。

 

“哦,注意一点,马上要到我们下楼了!”

 

陈峰一声令下,学生们在他的指挥下,井然有序地走在向着楼梯走下去,陈峰就站在队中间,林雪的身旁,维持着队伍的秩序。

 

“啊!”

 

突然,前面有个女生跌道在地,一下引发了大混乱,接连几个人倒地,学生们也慌了神儿,纷纷抢着下楼梯。

 

老师们见状大声喊道:“同学们不要慌,不要发生踩踏事故啊!”

 

奈何学生们像是疯了一样拼命向下涌,都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林雪一个不稳,被人挤到了陈峰的怀里。

 

陈峰的怀抱和他的人一样,有种如沐春风的好闻气息。

 

林雪楞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抬头看向陈峰,发现他的眼神有些发直,这才发现自己的校服衬衫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扯坏了,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胸口,和发育良好的胸脯。

 

陈峰反应的最快,当下脱下自己的外套,裹住了林雪的身体,面色却有些发红。

林雪脸色红的像颗小番茄,羞耻地想,陈峰刚刚是不是全看见了,那么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林雪对自己的身材一向很自信,她可比李小鹿那个干瘪货发育得完美多了,前凸后翘,应有尽有。

 

不知道为什么,陈峰那明显怔愣的目光,让她的心中生出一种满足感。

 

“老师……”

 

林雪语气变得可怜兮兮,害羞地看着陈峰,陈峰清咳一声,大手搂住了她的肩膀:“咳咳,老师护着你走,等下你去老师宿舍换件衣服,没关系的。”

 

林雪点点头,小鸟依人地靠在陈峰的怀里。

 

她脸上偷笑,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快,她一定得好好把握这个机会,让陈峰拜倒在自己的身下,给李小鹿一个狠狠的教训!

 

她靠在陈峰的胸膛里,故意露出了一大块衣服,陈峰只要一低头,就能看个仔细。

 

演习结束,但因为刚才的混乱,还是有几个学生受到了擦伤,还有几个不小心被推倒在地,发生了踩踏,好在并没有学生有生命危险。

 

最惨的是李小鹿,她被人推搡在地,脸肿成了猪头。

 

李小鹿原本想找陈峰诉苦,却看见林雪穿着陈峰的外套,俩人就差抱在一起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老师!”

 

她大喊一声,快步走到两人面前,质问道:“老师,你怎么和她在一块儿?!”

 

林雪见她满脸的淤青,噗嗤一声笑了出声。

 

“老师,她可是被男人玩烂的公交车,烂货,你跟她站在一起会被别人骂的!”

 

林雪神色严肃起来,语气尖锐道:“李小鹿,话可不能乱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莫非都是你凭空想象出来的?”

 

“还有,你和何老师是什么样的关系,凭什么管着他和我啊!”

 

她意有所指,李小鹿因为做贼心虚,立刻不说话了。

 

林雪不甘示弱地回怼过去,陈峰见李小鹿话说的这么难听,眉头也皱起来:“好了好了,大家都是同学,你话不要说的这么难听!小雪刚才受了擦伤,我带她去医务室,你赶紧回队列里坐着!”

 

李小鹿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是目瞪口呆,她可是一脸的伤,陈峰就这么不管她了?!

 

陈峰带着林雪去了自己的学校寝室,因为高三带班忙,因此陈峰大多数时间,是住在学校里的。

 

陈峰在柜子里找出了一件崭新的校服,递给了林雪。

 

“这是全新的,你先换上吧。”

 

林雪拿着衣服,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陈峰的宿舍实在太干净了,一张床,一张桌子,根本每个隔间,她在哪儿换衣服啊?

 

“老师,我……”

 

陈峰也看出了她的为难,立刻善解人意地说:“我转过去,你换吧,老师不会偷看,小雪,你对老师还不放心吗?”

 

他的语气有点像诱哄,林雪心里一下子明白了。

 

她半是扭捏,半是顺从地答应了,故意道:“那好吧,老师你可一定不能偷看哦!”

 

陈峰低头应好,转过了身。

 

林雪先是脱下了外套,她故意拖得很慢,一方面是因为真的害羞,另一方面是想看看陈峰的反应。

 

当她脱掉外面的T恤,只剩下里面的吊带时,陈峰的背影抖了一抖。

 

林雪不知道,其实他的手里正捏着一面小镜子,可以将她现在的动作看的清清楚楚。

 

她脱下了外面的T恤,露出贴身的吊带,少女发育良好的身材一览无余,肌肤饱满水嫩,散发着健康的光泽。

 

陈峰天天在家面对张凤仙这个人老珠黄的母老虎,对这种鲜嫩的少女是完全没有抵抗力的。

 

更何况林雪还是这么漂亮,李小鹿和林雪比起来,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可能是因为热,林雪甚至脱下了校服裤子,换上了陈峰给她的水手裙。

 

那修长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仿佛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没有丝毫多余的赘肉,笔直修长,让人看着就想抚摸一把。

 

林雪弯身去捡地上的裙子,白皙圆润的美股挺翘饱满,看的陈峰的小兄弟立刻抬头,他恨不得冲过去狠狠捏揉那两团饱满。

 

少女的气质介于一种天真与妩媚之间,让陈峰这种上了岁数的老男人最是把持不住。

 

哪个男人不喜欢十八岁的鲜嫩少女呢?别看陈峰为人师表,可他也不例外。

 

陈峰原本以为这场眼福到这里就结束了,没想到林雪却突然开始解自己的胸衣带子,雪白顿时跳了出来,让他看直了眼睛!

 

林雪脸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拿起桌子上的纸巾,擦了擦自己的腋下和胸口的香汗。

 

夏天女生的身体很爱出汗,这可是很尴尬的事情。

 

老师就站在她的面前,虽然背对着她,可想到陈峰随时都可能回头,看到自己现在赤裸着上半身的景象,林雪有些莫名的兴奋,呼吸也变得微微急促起来。

 

我是真是个坏女孩儿,她羞羞地想。

 

只不过短短几分钟,陈峰脑子里已经将那柔软揉了个遍,林雪终于换完了所有的衣服,而陈峰已经涨到快要爆炸了!

 

林雪欢快地感谢陈峰:“老师,谢谢你的新校服,我先回班级了!”

 

陈峰保持着背对的姿势,不敢让林雪看到她的裆部。

 

“快回去吧,一会儿该上课了。”

 

林雪走后,陈峰满脑子都是少女曼妙的身材,忍不住开始自给自足。

 

从此在他的心中,种下了名为林雪的影子,一直盘旋在他的脑海里。

 

……

 

高雄从建材市场回来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今天林雪上晚自习会很晚,决定留宿在同学家,高雄对她很放心,因为林雪向来是听话的孩子。

 

嘱咐了几句,高雄想到自己好久没和林兰聊天了,于是打开手机给林兰发送了一个视频请求。

 

视频接通,林兰此时应该正在酒店房间里,刚刚洗过澡的样子,头发有些湿漉漉的。

 

“高雄,你和小雪还好吗,过的怎么样?”

 

她小脸微红,身上随意地披着一件浴袍,露出雪白的大腿来,看的高雄心头一热。

高雄回道:“我俩挺好的,你不用担心。小雪她前几天模拟考的成绩出来了,挺不错的,估计上个二本没问题。”

 

他说完,林兰的脸上泛起喜悦之色,林雪一直是她的骄傲,等林雪考上好的大学,她也能真正的松一口气了。

 

高雄看着林兰浴袍下雪白的大腿,想到两人好久没亲热了,而林兰还得一周才能回来,心里有些痒痒的。

 

“兰兰,身边有别人吗?”

 

林兰脸色一红,仿佛从他火热的目光中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同事在我身边睡觉呢,你问这个干什么?”

 

怕高雄不信,林兰还特意将镜头移到了另一边。

 

“睡着了?”

 

“嗯。”

 

高雄求道:“兰兰,咱俩好久没做了,我都想死你了,给我看看你好不好?”

 

“哎呀,你个死鬼,我身边还有别人呢,整天就想着那档子事!”

 

林兰虽然嘴上埋怨,可心里也是有点期待的,她空窗十几年,好不容易遇上了高雄,享受夜夜做新娘的美妙滋味,冷不丁分开个十天半个月,自然是无比的想念。

 

“我就看看,又不做别的,你把镜头移到一边,咱俩小点声。”

 

高雄色眯眯地看着她敞开的浴袍露出的雪白,脑子里已经浮现了林兰的傲然。

 

架不住高雄的软磨硬泡,林兰半推半就地答应了,她屏住呼吸,在高雄的要求下,缓缓地褪下了身上的浴袍。

 

同时她又有些紧张,毕竟同事刘姐正在她的身旁睡觉,而自己却偷偷和人视频。

 

浴袍被林兰拉到了腰部,黑色的胸衣展现在高雄的眼前,呼之欲出,看的高雄身上发热,呼吸急促。

 

“兰兰,我可爱死你的身材了,太性感了,要是现在你在我的身边就好了!”

 

高雄激动地说着,仿佛闻见了林兰酥胸的香气。

 

“看到了?看到我就穿上衣服了,我怕吵醒周霞。”

 

高雄哪里肯依,带着一丝诱惑的语气说:“兰兰,你想不想来一下?”

 

林兰一愣:“什么?”

 

“你按照我说的做,保证让你舒服!”

 

林兰本来就是重欲的年龄,被高雄轻轻一撩拨有些难耐,因此红着脸答应了他的请求。

 

高雄目不转睛地看着林兰雪白,吞了一下口水。

 

“兰兰,把浴袍都脱掉吧,给我看看你最美丽的地方。”

 

林兰依言照做,两人明明已经缠绵过无数回,对对方的身体都了如指掌,可是当高雄用异常火热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她依然觉得极其的羞耻。

 

林兰将手机固定在一个位置,身上已经脱得只剩下小裤裤,高雄的声音像是一道魔音,让她不由自主的按照他的指令做下去,身体逐渐发热,大脑也陷入了一片混沌中。

 

“想象着我就在你的身边,正在捏揉着你的……”

 

林兰嘤咛一声,有一种无与伦比的感觉,竟然不输两人真枪实弹之时。

 

高雄兴奋地喘着粗气,健硕的身体像一头的公牛,至此,两人是真正的“坦诚相对”。

 

林兰感觉自己的身体化成了一滩水,又如同置身在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炉中。

 

她感觉自己即将要融化,快乐将她推向了深渊。

 

她尽力地压抑着声音,因为身旁还有同事的缘故,让这场情事变得隐秘而激动起来。

 

林兰小脸绯红,和高雄一同喘息着,终于,在高雄一阵急促的催促中,林兰眼前一白,舒服极了。

 

她呼呼地喘息着,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兰兰,舒服吗?”

 

林兰美眸中含着春情,瞪了高雄一眼:“你这死老头子,哪里学来的这么多花里古哨的东西。”

 

不过还别说,偶尔来这么一场,还真挺不一样的。

 

接下来两人又悄声聊了几句便挂了视频,林兰看着在一旁睡觉的周霞,心里产生了一丝愧疚,连忙整理好自己的身体,然后躺下去睡了。

 

和她同住一房的同事名叫周霞,比她小两岁,是公司的一名财务。

 

早在林兰和高雄开始视频的时候,她其实就已经被惊醒了,不过为了避免尴尬,继续装睡。

 

林兰和高雄开始视频激情,周霞心里尴尬的不行,更是不敢随便乱动了。

 

她早已结婚,不过老公常年出差国外,所以结婚和没结婚一个样,三十六岁,正是女人最渴望滋润的年纪,而周霞则是一朵被人忽视的娇花。

 

她听着高雄的浪言浪语,不知怎么身体也起了一丝变化,那磁性的声音,仿佛敲打在她的心上,贴在她的耳边,周霞的身体开始渐渐变得火热,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她眯缝着眼睛看了一眼,林兰已经满面通红,一脸的享受,搞得她也想自己抚慰一番了。

 

真看不出来,平时在公司稳重端庄的白姐私底下竟然是这个样子,这要是让那些喜欢她的小年轻知道了,还不得跌破眼球?

 

周霞看了一眼,正对着林兰的手机屏幕,她立刻吃惊地长大了嘴巴,白姐的老公竟然这么厉害?

 

对比她老公,周霞心里不可谓不嫉妒。

 

这得是什么滋味啊,怪不得白姐现在越活越年轻了……

 

她这么想着,忍不住就这样偷窥下去。

 

高雄和林兰一场情事过后,在一旁全程围观的周霞,反倒弄了个身娇体酥。

 

高雄仿佛在她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让她一整晚都没有睡好。

 

……

 

高雄早起背上工具箱,准备去白露的家里打橱柜,他神清气爽,这可都是林兰的功劳。

 

他先是去取了建材,随后敲响了白露家的门,白露知道他要来,早早地就做了准备。

 

“高师傅,你可算来啦,渴不渴,我给您倒杯茶。”

 

她的热情让高雄有些招架不住,而且,今日的白露穿的比前天还要性感。

 

今天的她上衣只穿了一个洁白的小吊带,下身是热裤,露出修长的大腿,牛奶般的肌肤一大半都展露在外面,看起来动人至极。

高雄的眼神像是牢牢地锁定在白露的身上一样,让白露也不好意思起来,伸手扯了扯自己的吊带:“让您见笑了高师傅,我在家里都是穿成这样的。”

 

高雄反应自己的盯视有些冒犯了,收回目光,嘴上道:“我理解,我理解,在家都要穿的凉快一些嘛。”

 

白露给高雄端了一杯水,在他的身旁坐下,一张鹅蛋脸美艳动人,杏眸多情。

 

他吞了吞口水,感觉屋子里有些热。

 

其实不是屋子热,而是他的心热起来了。

 

两人离得不远,高雄看着白露那,心里琢磨着,看这个高度,难道白露没穿小衣?

 

他装作不小心将手中的茶杯打翻在地,白露立刻惊呼一声:“怎么弄撒了,我帮您擦擦。”

 

她抽起桌上的纸巾,蹲下身帮高雄擦着裤腿儿,她这么一低头,衣领敞开,便让高雄瞧了个清楚。

 

高雄心中狂跳,闻到了那动人的香味。

 

白露跪在他的身前,胸口时不时碰到他的膝盖,让他心中巨震。

 

白露果然没穿小衣!

 

这让高雄心里也犯起了嘀咕,明明知道要见其他的男人却还穿的这么随意,该不会是故意穿给他看的吧?

 

白露站起身来,小脸上带着两抹红润,美眸里亮晶晶的,仿佛带着别样的风情:“高师傅,擦干净了,真是不好意思。”

 

“是我不好意思,打翻了水杯。”

 

高雄开始打橱柜,白露就在一旁陪着,两人时不时地闲聊,高雄见白露的神色不好,关切地问:“怎么了小露妹子,看你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白露放下手中的拖布,叹了一口气,小脸上愁云满布:“过几天就是我和我老公的结婚纪念日了,昨天我给他打电话,想让他回家一起吃顿饭,他说工作忙,就不回来了。”

 

高雄吃惊地说:“这么重要的日子,你老公也不回来陪陪你啊?”

 

“是啊,我这婚结的像是守活寡一样。高师傅,您呢,是不是和妻子很恩爱,看您的样子就知道您肯定很宠爱妻子的。”

 

高雄擦了擦汗,爽朗一笑:“我媳妇没了二十几年了,我现在就是个老光棍。”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把现在正和林兰搭伙过日子的事情说出去。

 

林兰才三十八,虽然有个十八岁的表妹,但未来还有无限可能,谁知道俩人能走到哪一步呢。

 

白露眼睛一亮,仿佛是来了兴趣:“哦,那您的日子肯定过的很难熬,这么多年,身边没个女人伺候,可怎么过啊。”

 

白露意有所指,高雄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顺着她的话接下去:“是啊,不管是男人女人,身边没个伴儿总是不行的。小露妹子,你老公那么久不回家,你肯定也很想吧?”

 

“想什么?”

 

白露楞了一下,随后就听高雄说:“想那档子事儿啊!”

 

白露脸红了,眼睛里有些羞意,没想到高雄上来就这么开门见山。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高师傅,您问这些干嘛啊,怪不好意思的。”

 

高雄见她害羞,连忙打哈哈:“小露妹子不要怪我啊,我是随口一问。”

 

他说着,在白露身上流连了一圈儿,才继续手里的活计。

 

他明白了,这白露就是等着男人来制服的。

 

要不是现在有了林兰,他还真想尝尝这白露的滋味。

 

高雄心猿意马,手里的活也干的十分仔细,就为了在白露的家里多磨蹭一会儿。

 

他准备起身拿涂漆,突然一个猛子站起来,腰部咔嚓一声,显然是扭到了。

 

高雄年轻的时候腰曾经受过伤,留下了病根,因此要是一个不注意很容易扭伤。

 

见他表情痛苦,白露赶紧过来扶着他,将他扶到沙发上坐下。

 

“高师傅,你这是怎么啦?”

 

高雄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让你见笑了小露妹子,我这是老毛病了,坐一会儿就好了。”

 

白露见状,反而摩拳擦掌,让高雄躺在沙发上。

 

“小露妹子,你这是干什么?”

 

白露笑道:“高师傅,我帮你按按吧,我结婚之前可是拿国家资格证的按摩师,虽然好久没练手艺有点生疏了,不过给您按两下还是不在话下的。”

 

高雄这才放下心来,他背过身去,白露则是跨坐在了他的身上,两瓣翘臀压着他的腰部,柔软的触感十分鲜明。

 

白露不愧是专业的,几下按摩让高雄腰部紧绷的肌肉变得松弛下来,疼痛不再明显,一些其他的心思便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

 

“高师傅,怎么样,这力道重不重?”

 

白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甜腻腻的,仿佛在引诱着高雄一样。

 

她上身贴着高雄的背,去按他的肩膀,两团饱满压在高雄的背部,让他一阵心猿意马。

 

他心说,这白露跟他玩这套,也不看看他高雄是万花丛中过的高手,因此一个翻身,让白露跨坐在了自己的身上,那里正好碰到她的臀部。

 

“小露妹子,我这腿肚子也感觉挺难受的,你看能不能帮我按两下。”

 

白露原本还有些惊慌,闻言便乖顺地转过身去,高雄只能看见她雪白的美背,和挺翘的臀部。

 

白露的小手开始在他的大腿上游走,按摩的力道不轻不重刚刚好,两人都没有说话,但屋子里的气氛正在悄然改变。

 

“小露啊,你一个人支撑整个家挺不容易的,我就佩服像你这样的女人,坚强。要说你老公真是不识货,你这么漂亮,他还天天不着家,要是我恨不得天天守在你身边呢!”

 

高雄的话也正好戳在了白露的痛处,她一边给高雄按摩,一边自嘲地说:“是啊,我都怀疑我老公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高雄安慰道:“你这么漂亮,你老公怎么会出轨呢,肯定是你多想了。”

 

“现在外面的诱惑那么多,比我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多了去了,我又算得了什么呢,顶多就是人老珠黄的黄脸婆一个。”

 

高雄一听,脱口而出:“别瞎说,我就喜欢像你这样成熟性感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31673.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