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桌塞住尿道不给尿:看了快速让人湿的文章

完了,该来的还是来了,我坦然地打开了门,没想到的却是一个女的,但不是沈雪,而是一个陌生女,此女虽比不上沈雪那么美貌,但五官周正、小家碧玉,年纪也小,估计二十出头,还是不错的。

 

她笑着对我说:“欢迎做我的邻居。”

 

 文学

“邻居?”我的眉头皱了起来。

 

“嗯,你的左边是沈雪,右边就是我了。”她笑着说。

 

“哦,原来是右边的邻居。”

 

她笑着把一个饭盒和一叠饭票递给了我,“这是你的饭盒和饭票,是沈雪叫我给你送来的,一般的员工只包一顿中餐,你特殊包三顿的,我们公司补贴的标准是五块一餐,中餐和晚餐,早餐是两块,你超过这个标准那就要自己贴啰,还有你吃了饭后自己到后勤处去领套被子和生活用具,私人用品比如牙刷、毛巾之类你自己解决,还有这里是晚上十一点关门,你在外面玩的时候如果超过十一点就进不来,还有你厂服和厂牌,自己到后勤处去领,带上你的合同就行了……”

 

她滔滔不绝地讲着,我已经听不下去了,我关心的是沈雪。

 

我打断了她,“沈雪为什么不自己来?”

 

“哦,她说,她有事来不了,所以叫我来了。”

 

“哦。”我心里有些没谱,这沈雪是什么意思啊!自己不来,叫别人来,是故意避开我吗?还有她没有把这事告诉刘封吗?

 

我的眉头皱得很深。

“我叫柳青,希望以后咱们可以和平共处,互相帮助。”说着,她伸出了小手。

 

“哦,”我空出一只手来,握住了她的小手,这只手也没有沈雪的手那么柔嫩光滑,不过还是挺软绵绵,很温暖。

 

我说:“谢谢你,柳青,我叫张三财,往后多多关照。“

 

“好。”她甜甜地笑着。

 

几秒后,我们的手分了开,“那我去打饭了,你要不要一起?要不然,你可能不认识路。”

 

“好,一起。”虽说心情不好,但饭还是要吃的。

 

我洗了把手和饭盒,拿了几张饭票,合上门,她也刚好从自己的房间拿了饭盒出来。

 

“走吧!”

 

“诶”

 

她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不远也不近。

 

下了楼,左拐右拐,才到了那个食堂,要不是她带路,我还真找不到。

 

食堂很大,估计有足球场那么大,青一色的涂青漆的长桌长椅,都固定在地板上的那种,成队列排开,大概有十来排,很长,从门口处,一直排到打饭菜的柜台,人也很多,青一色的穿着蓝灰色工作服的工人,女人比男人要多,里衣公司女工多是正常的,而且有些还长得不赖,我忽然发现,我进了一个满园春色的地方。

 

打过饭,我就坐在食堂里吃。

 

我吃饭很快,几分钟就搞定了,在食堂外的水槽洗了饭盒,我就找了个女工问了一下路,当然我找了个美女。

 

美女很耐心地跟我说去后勤处的路线。

 

我连连道谢,她嫣然一笑说不用客气。

 

我拿着饭盒,按照那美女给的路线,我找到了后勤处,离食堂并不算远,是在围墙边的一幢小房子里,很容易就找到了。

 

我走了进去,大厅里有几个人围坐在桌边聊天,这是他们的休息时间,可我还是打扰了他们,因为我的房间现在空无一物,没法住人。

 

我走过去,打断了他们,说明了来意,开始他们有些不悦,但当我亮出了合同放在桌上,他们几个一起看了一下,态度就马上变了,这些人马上就对我客气起来,估计是看了后,知道是我是那种要特殊对待的人之一。

 

很快,一个四十左右的大妹子(身上有种农村妇女的气息),就分给了我一套被子床单、席子,还有一些脸盆、扫把等日常用品之类的。

 

我一个人拿不下那么多,那大妹子却主动地要求帮我拿一些。

 

我说好,感觉自己又遇到好人了。

 

我和她搬着那些东西,来到我的住处,她把东西放下,但是没有马上走,而是帮我一起收拾。

 

我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陌生人,她也不欠我什么。

 

我说:“大妹子,谢谢你,这些我自己来吧!您回去休息吧!”

 

“没事,没事,闲着也是闲着,我帮你整理一下,你一个人能做什么?”

 

我请她离开了几次,但她都乐呵呵地留了下来,抹桌、擦床、打扫,她都抢着干。

 

然后又帮我铺好床。

 

估计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我们已经把这个房间布置地像个家了,一切都变得干净了起来。

 

她洗了把手,我以为她要走了。

 

可是她却一屁股坐在我的床上。

 

我吃了一惊,老实说,她不是个让人讨厌的女人,她有着周正的相貌,柔软很大很丰满,把工作服顶得高高的,我目测过去,她应该是d罩,真的挺大的,但她的腰却娇细,老实说,她还真有那么几分姿色,只是她显得太平庸,虽然她身上有那种我喜欢的成熟韵味,但是她身上却缺少我要的那种高贵和典雅,所以她不是我的菜。

 

面对着一个陌生的性感女人,我有些不好意思,我说:“大妹子,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要不然,您还是回去歇着吧!我要午休一下。”

 

大婶有些不高兴了,“怎么,刚帮你那么多,就赶人家走了?”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来……坐这,坐老妹身边。”她拍了拍床边说。

 

我不敢,矗立在那。

 

“怎么,怕我吃了你不成?你别怕,老妹见你也有种乡土气息,有种亲切感,只是想和你聊聊,大哥来坐这。”

 

她大哥一叫,倒显得我有些想多了,或许人家真的只是看你也是乡下来的有亲切感。

 

我的脸上火辣辣的,坐到她身边,但故意保持了几公分的距离。

 

没想到她却靠了过来,我感受到了她火热和柔软的身体,她的饱满的柔软碰到了我的手臂,妈呀,真的好软,像碰到了一堆嫩豆腐,我下意识地移了开。

 

她又靠了过来,直到我移到了铁架上,没法再移。

 

“张师傅,你紧张啥呀,要吃亏也是我吃亏呀,你怕啥?”她的眼睛怔怔地看着我。

 

我侧着脸,也能感受到她灼热的目光。

 

我想站起来,但被她给抱住了,她那饱满而柔软紧紧地贴着我压扁了。

 

我很紧张,那种紧张就好比是羊羔遇见了狼,少女遇见了色狼,我说:“大妹子,你干什么?”

 

“你叫什么?”她答非所问地说。

 

“哦,我叫张三财。”

 

“不错的名字,”她笑了,“叫人家翠花就好了,或者叫小花。”

 

小花?我都想吐了,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居然让我叫她小花,嘴上却弱弱地说,“大妹子,你能不能走开一点。”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会变得这么软弱。

 

“干嘛了,你是不是男人?”

 

她这个问题把我给问哑了,我不是男人,那是什么?

 

哦,对了,她这是在激将,我要是真向她证明我是男人,那我就上当了。

 

我听到她呼吸粗重起来,她的一只手摸着我的身前,“张师傅,你真帅,老妹帮了你那么多,要不然,你也帮帮老妹吧?”

 

“怎么帮?”我白痴地问道。

 

“老妹我,好久都没做过那事了,你就跟老妹做一次,往后,你要是有什么要帮忙的,就找我,能帮的,老妹肯定帮,不能帮的,老妹想着法儿帮你,你看行不?”

 

哦,懂了,原来我是遇见了一个饥渴的大婶,而且她帮我的忙也不是白帮的,我还以为她是个好人呢,现在才发现自己有多幼稚。

我很尴尬,我推着她,但不敢太用力,因为我听到隔壁柳青家有声音,怕让隔壁听见,那样对我的名声不好,我才刚来呢。

 

柳青家还有个男人的声音,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可以听得见他们在对话,有说有笑的,所以我几乎恳求性地说:“花姐,你不要这样。”

 

可是她得寸进尺了,“别怕,你摸摸我,很舒服的。”

 

说着,她将我的手按在她一边柔软上,我的手如按在了一个软绵绵的球上。

 

她抓着我的手在上面揉着,她嘴里嗯嗯啊啊地叫着,然后她伸出长长的舌头,舔着我的脸和耳朵,那火热的舌头还舔得我挺舒服的,我又紧张又有些莫名其妙地期待。

 

这时,隔壁说话的声音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柳青那销魂蚀骨的叫声,很尖锐,把中间那堵墙都给刺破了。

 

天哪,柳青午休时间,跟一个男人在房间做,不是吧,这大白天的。

 

翠花的耳朵更加地灵敏,“你听,隔壁在做那事呢,我们也做吧!”

 

她还没等我同意,就贴上了我的嘴。

 

她那火热的小嘴和火热的吻几乎让我窒息。

 

她的手也很不老实,往下就抓到了我的老弟,在她的抚摸下,我的老弟根本就不听我的使唤,他很快就长大了,我一脸的无奈,我能控制我的手脚,却控制不了他。

 

她一脸浪笑着说:“你看,你都硬了,就别矜持了啊!你又不是个女的。”

 

听这话,我有点恼火,谁说男人就不能矜持了?我也为男性感到悲哀,你欺负女性,全社会谴责你,可是当你被女性欺负你的时候,谁会谴责这个女人?

 

我一怒之下,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当然不是那种推倒,我只是一种自卫,一种反抗。

 

我站了起来,“够了”,我虽然也好色,但我无法跟一个恕不相识的人第一次见面就做那种事,人家要是有病怎么办?我有大好的前途的,可不想陪着一个饥渇大婶完蛋,还有她的话明显激怒了我。

 

翠花怔住了,眼睛睁得老大地看着我,似乎很不相信我会拒绝她。

 

我没有理睬她,径直走过去,打开门,对着房间说,“你走吧!”

 

她走了出来,整了整衣服,我退到了外面,给她让出一条路来。

 

她眼睛瞪着我,到我跟前的时候,气乎乎地低声说:“哼,不识好歹,你以为你是谁啊!装清高,浪费老娘表情,我呸。”

 

我扭过头去,不去看她,她便走了。

 

她一走,我就进去了,关上门。

 

我进了那小房间,躺在床上休息,脑子冲血,要午睡了。

 

隔壁的人却有意不让我睡似的,柳青浪叫着,我都听见她的话了,一个很亢奋的女声,“宝贝,对,就是那里,快一点,激烈一点,再深一点,啊……”

 

她嗯嗯啊啊的尖锐叫声几乎能刺破我的耳膜,中间那堵墙,也受到撞击。

 

那些不堪的声音,让我混身燥热着,受到翠花调戏的老弟,怎么也降不下去。

 

太疯狂了,她们似乎忘了这是在厂里的宿舍,而不是在她们家里。

 

我捂住了耳朵,但是我的内心却无法平静,打心底里,我想听,还想听得更清楚。

 

据我所知,把杯子倒扣在墙上,可以让隔壁的声音放大。

 

我跳下床来,去卫生间拿起自己刷牙的塑料杯,杯口贴在那堵墙上,耳朵贴在杯底上,果然,我更清楚地听到了隔壁的声音,这次不光是女人的叫声和床震声,还能听见男人的粗喘声,还有那皮肤相撞的声音和滋滋叫的亲嘴声都听见了,很激烈,太棒了,我想隔壁的男人肯定是个猛男。

 

我浑身如着了火,下面膨胀地很难受,我的手不禁摸了下去……

 

我还真有点后悔把那饥渴的大婶给赶走,给自己灭灭火也好。

 

看来我是out了,这个春色满园的工厂里,处处是欲女,我却保持着一颗纯洁的心,我真落伍了。

 

我想到,看小电影的沈雪,饥渴的大婶,加上隔壁干的热火朝天的柳青,我不得不说,这是个彪悍的工厂,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而我……一点也不彪悍。

 

也没多久,那边的声音就停了。

 

然后就是柳青的抱怨,“什么玩意啊!关键时刻就掉链子,我要,我还要……”她撒娇地叫着。

 

只听那男人弱弱地说,“宝贝,对不起,这次太猛了,下次吧!下次我慢一点。”

 

“我要又猛又持久的。”柳青叫道。

 

男人无语。

 

我也有些遗憾,怎么就没了呢?一场好戏,才听到一半,换成是现在的我,肯定给你干上一两个小时,不是问题!

 

不一会,铃声响起,跟上课的铃声一样,我知道那是下午上班的时间到了。

 

我听见,他们两个要出门,我打开门,站在门口,我想一睹那猛男的这面目。

 

第一个出来的果然是柳青,她看见了我,却跟无事人一样,对着我笑了笑,我也回报她以微笑。

 

第二个出来的,当然是个男人,但却不是我想象中的猛男形象,而且相差很大,干瘦干瘦的,带着副眼镜,还尖嘴猴腮的,五个字,长地不咋的。

 

哎,又一颗大白菜让猪给拱了,似乎白菜天生就是让猪给拱的,我又难过起来,柳青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找这么一个男友?我看不懂。

 

沈雪和刘封就更让我看不懂了,你说柳青的男友长得寒酸就寒酸一点,但总算年纪相差不大,可是刘封有什么?人非但长得寒酸,而且还比她大那么多岁,那简直就是大叔和侄女的结合,干,太不像话了。

 

哦,对了,刘封有钱啊,年薪好几十万呢,难道沈雪是那种贪财的人?不会吧?我看中的女人居然是这种人?

 

我的脑子嗡嗡作响。

 

一个下午,我什么也没干,一直惴惴不安地呆在宿舍,等待着沈雪的报复。

 

但等到晚上,这报复也没有等来。

 

吃过晚饭,没什么事,我就洗洗睡觉。

 

躺在床上,一直没睡着,到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嘿,热闹了,两边一起在干,似乎在比赛,

 

一边是柳青的叫声,另一边是沈雪的叫声。

 

我难过啊,沈雪在刘封的身下叫得那么欢。

 

柳青那边我就不管了,沈雪这边,我还是很想听一下,我想听听她到底有多浪,于是我把那个刷牙的杯子扣在沈雪这边的墙上,听了起来。

 

声音还有点远,哦,原来他们在客厅里干。

 

我便来到客厅,把杯子贴在客厅的那面墙上听,很清楚。

 

沈雪叫得很浪,如一首动人的交响乐,时而宛转低回,时而高亢嘹亮,时而又如口干一样嘶哑,那声音你无法跟你见到的人联系在一起,原来她真的很浪,我很气愤,既然你这么浪,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

 

更让我恼火的是,我听见了小电影里的声音,那女的叫声和沈雪的叫声琴瑟合鸣,干,太不像话了。

 

我真不明白,我哪点不如刘封那小犊子。

 

我的心被挖一样痛,霸占她的欲望又高涨了起来。

第二天,我见到了沈雪,在办公楼的一楼大厅,她一看见我,马上就低下了头,装作没看见我。

 

我走了过来,她却害怕地想逃,我说:“你别怕,我只是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对不起,昨天我真不应该那样。”

 

但是我已经不后悔了,我恨她昨晚在刘封的身下叫得那么销魂,我跟她说对不起,只是让她别躲着我,当然也是想让她消除对我的防备,要是再有那样的机会的话,我还是会那样的,所以我的道歉完全是假的。

 

她低着头,看着手里的报纸,她说:“算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我希望这件事,你不要跟任何人说,特别是刘封。”

 

原来她也怕让刘封知道,我心里面有些窃喜,看来她不会报复我了,昨天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我轻松了下来,“你放心,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走了。

 

设计部在二楼,我直接上了二楼,进了设计部。

 

这是一个大办公室,中间摆了两张大铁架桌子,左侧是一列书桌,有六张,每个书桌上都有台电脑,液晶台式,共五个人,四女一男,三个女的坐在书桌前弄电脑,一男一女分别在两张大张桌上画着什么,加上我刚好六个,看来,我的书桌和电脑已经准备好了,对了,里面还有个玻璃隔开的小间,一眼就看见刘封在那里面,弄着电脑。

 

主管就是主管啊!有单独的办公室啊!我们这群人只能挤大办公室了,加上他拥有着沈雪,我对他更加地羡慕嫉妒恨了。

 

进来第一件事当然是向主管报到了。

 

她们都在埋头忙碌,但还是有两个女孩子注意到了我,我也看到了她们清秀的脸庞,天哪,我真的是进了一个春色满园的地方,咱们设计部也有美女啊!我心里一阵兴奋,我真是太喜欢这个地方了。

 

我点头微笑着跟她们打招呼,她们也礼貌性地笑了笑,然后我就径直走向那间小办公室,门开着,但我还是敲了敲玻璃门,这是礼貌问题。

 

他对着电脑的头转了过来,一脸的不悦。

 

我则笑着说:“主管,我来报到了。”

 

“哦,知道了,最后一张书桌是你的,你去做事吧!”

 

“主管能不能告诉我现在可以做什么?”

 

他不耐烦地说:“暂时也没什么让你做的,你就负责上下班打扫卫生吧!”

 

“什么?”我吃了一惊,我是来做设计工作的,怎么叫我打扫卫生?

 

他很不耐烦,“我再说一遍,你目前就负责上下班打扫这里的卫生,怎么听不懂吗?有意见你可以向领导告我啊!或者你直接打包走人,你啊!这么大的一个人才,我这小庙哪里还容得下你?”

 

我懂了,这家伙故意把我闲置起来,他是在报复我,对我昨天对他作品的评价耿耿于怀。

 

我是想上秦总那告他,但是他既然自己都那么说了,我就知道告他肯定没用,而且据我所知,秦总都得忌他三分,那告也是白告,没告成,还能惹下一身骚,得了,忍着吧!

 

做人得忍着,做男人更得忍着。

 

我没趣地走开了,一屁股坐在了大办公室最后一张桌子上,桌子和电脑都是全新的,显然是刚搬进来的,我想,这桌子肯定是秦总安排的,要不然这个鸡冠头会有这么好心?

 

他们都在忙碌,我忽然发现我是这么的多余,我也很清闲,一点任务也没有。

 

我无聊地坐在那。

 

这时,我前面的一个女孩子,转过脸来,她就刚刚对我笑的两个女孩其中之一,她轻声问我:“你是新来的?”

 

“是,你好,我叫张三财,多多关照。”我忙跟她套近乎。

 

“嗯,你好,我叫方娇娇,多多关照。”

 

“你……”我正要跟她多聊几句,比如你在做什么,住哪之类的,但话没出来,就被那鸡冠头给打断了。

 

那鸡冠头说:“上班时间,不许说话,干活。”

 

方娇娇脸上一红,马上转过头去,不说话了,看来,她有些怕刘封。

 

我心里在骂,这个死鸡冠头,不给人家事做,还不让人聊天了,过份。

 

没办法,我只好忍着,我想是金子总会发光,只要我在这里呆着,总会有我发光的时候。

 

不过,想开了也好,没事做也能拿这么高的工资实在是太爽了。

 

几十年生活经验告诉我,人生不能虚度,如果我再虚度的话,这辈子就要完了,所以我一定要努力,要加油,你不让我干活,我自己找活干。

 

我打开电脑,让我高兴的是,可以上网,我便上网去寻找里衣方面的资料,还看一些最新的里衣,给自己充充电,这叫蓄势而后发,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成功的。

 

很快我就钻进了里衣世界中,我整个人变得很充实。

 

人一充实,时间就过得很快,转眼一天就过去了。

 

我服从刘封的领导,下班后,大家都走了,我留下打扫办公室,没想到方娇娇却去而复返,见我在打扫,她帮我一起打扫。

 

我感动啊!觉得遇到了一个好同事,虽然刘封针对我,但有个方娇娇这样的同事,我也不会那么孤单了。

 

我一边扫着地一边说:“谢谢你,方娇娇,我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

 

她笑着说,“我们不是已经是朋友了吗?”

 

我笑了笑,手挥了挥汗,高兴地说:“太好了,谢谢你!”

 

她却大笑而起,笑得前仰后合。

 

我说,“你干嘛笑?”

 

她指着我的额头,“看,你头上,还有脸上,都成花脸了。”

 

我想,一定是我刚刚擦汗的时候,把灰尘弄到了脸上,我也笑了。

 

她走过去,拉开自己的抽屉,从里面抽了几张餐巾纸出来,“我来给你擦擦。”

 

“我自己来吧!”我伸手过去,要拿她手上的纸。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31088.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