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下面滴水的小说软件:含着巨龙醒来

“别跟我提他,我现在不想回去,我……”话还没说完,姚美霞的眼泪忽然就已经流了下来。

滕小春一看就彻底慌了,急忙走过去扶着姚美霞的肩膀,急色道:“怎么,婶子,你跟我叔吵架了?”

姚美霞并没有躲避滕小春的手,撇过头去继续掉着眼泪。

滕小春急的要死,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美霞婶子至于哭得这么伤心的?

滕小春心疼的帮姚美霞擦着泪水,这个女人对他有恩,他不可能看着她受委屈,“婶子,你告诉我啊……是不是小春做错什么了,你告诉我啊,婶子你别哭……”

“小春,陪婶子坐一会儿吧。”姚美霞噙着泪水,一屁股坐在了田埂的草丛里,把虎子放在了一旁。

滕小春只好挨着姚美霞坐下,“婶子,你说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文学

“呜呜……他今天打我了……”姚美霞突然扑进滕小春怀里,哽咽起来。

“我曰他仙人板板的,老子去弄死他……”滕小春怒气冲冲的站起来,想要跟刘大庆拼命去。

“小春,你不要去,小春,他喝醉了……”

看到滕小春怒气冲冲的样子,姚美霞急的直掉眼泪,慌忙抱住了滕小春的双腿。

低头看了看姚美霞,滕小春只好暂时忍了下来,心想问清楚情况再说。他又挨着姚美霞坐下,搂着她的肩膀,“婶子,刘大庆为什么打你?”

姚美霞哭泣着,断断续续的说道:“你今天当着乡亲们的面,说刘永才送他一万块钱的好处费,他怀疑是我告诉你的,所以就……”

“王八蛋,干了伤天害理的事,还不许别人说?”滕小春抚摸着姚美霞的肩膀,安慰道:“婶子,你受苦了。”

“小春,有你这句话,婶子受再多的苦也值得。”姚美霞靠在滕小春的肩膀上,泪眼婆娑的说道。

滕小春呆了呆,忽然将姚美霞搂在怀里,看着她的眼睛,深情的说道:“婶子,你对我太好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了。”

“小春,别……别这样,虎子看到了。”姚美霞慌忙的推搡着他的胸膛。

“婶子,别怕,虎子睡着了。”滕小春将小脑袋向姚美霞面前凑近,一阵女人的清香飘荡过来,还带着急促的呼吸声。

也许是今晚受了委屈,想在滕小春身上找点温暖,姚美霞忽然抛弃了女人的矜持,没有再去考虑别的东西。

顿然间,滕小春只感觉浑身像是触电一样。

“婶子。”滕小春紧张的低唤着,他总感觉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情。

“小春,婶子好看吗?”姚美霞盯着滕小春,娇羞的问道。

这个时候,四周没有一个人,只有蛙声一片,两人就相互依偎着,凉风轻轻的吹过来,却吹不走两人的热情。

滕小春心里涌起一股股的热浪,仿佛要把他烤焦了似的,似乎就要失去方寸。

“好,好看……”滕小春慌乱的点了点头。

“好看,那你就再好好看看我……”姚美霞今晚格外动情,好像有点撒姣一样的,让滕小春更加抑制不住心中的冲动。

“哦……”听到姚美霞的话,滕小春楞了一下,下一刻就准备展开行动。

就在这时,忽然两道刺眼的光线,从前面照了过来。

滕小春慌忙从姚美霞的身体上滚落下来,这时候姚美霞也慌了,想找个地方躲起来,慌乱中拉着滕小春的手一起滚落到了稻田里。

幸亏已到了收割的季节,厚厚的水稻托住了两人的身体,饶是这样,两人的衣服都已经沾满了水渍。

“嘟嘟嘟嘟嘟……”一阵摩托声音,从稻田边坑坑洼洼的公路上呼啸而过。

“你妹的!”滕小春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不知道什么人开着两辆摩托车电闪而过,两人刚刚燃起的火焰瞬间被浇灭了。

站在水田里,两人互相看着彼此一身狼狈的模样,姚美霞捂住嘴巴,“哧哧”的笑了起来。

“小春,快回家吧。”姚美霞嗔了滕小春一眼,不舍的说道。

“刚才还没看够……”滕小春不依不挠,在稻田里就是不肯放开姚美霞。

“你坏死了。”姚美霞扭怩着,湿透的身体互相贴着,并没有阻止滕小春。

“坏小子,你想闷死婶子啊。”等到姚美霞实在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才慌张的推开了滕小春,伸手抓住田埂边的青草往上爬。

机不可失,滕小春从后面笑嘻嘻的推着她湿透了的裤裙,一边吃着豆腐,一边把姚美霞推了上去。

到了岸上,因为身上沾满了水渍,在朦胧的月光下,姚美霞曼妙的身姿毫不遮掩的暴露在滕小春的眼皮子底下,看得他浑身发热,两眼发呆。

看到他那个样子,姚美霞脸红了,凑到他的胸膛上,挨着他的耳朵说道:“小春,你这样子,我真怕哪天把持不住的。”

我勒个去,一听这话,滕小春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你怕还往我身上扑?

“我……”滕小春刚刚想说话,就被姚美霞按住了嘴巴。

“以后,咱们还是别这样了,我是你婶子……”说完之后,姚美霞抱起虎子,红着脸跑了。

她家就住在前面不远处,滕小春傻傻的站在田埂上,看着她跑进了家门,心里翻江倒海,这女人真像个妖精,说来就来,说去就去。

直到姚美霞从门里伸出头来,朝这边笑着挥了挥手,然后关上房门,滕小春才回头朝破庙走去。

今天和姚美霞的关系又有了进一步的深入,还别说,刚刚在水田里的时候,抱着她柔软的身体,简直让人忍无可忍。

远处传来一阵狗叫,滕小春清醒过来,无奈的摇了摇头,快步朝破庙走去。

刘永才的两层小洋楼坐落在这条路前面五百米的地方。

在他家门口,停着两辆摩托车,正是刚刚搅乱了滕小春和姚美霞好事的那两辆摩托车。

“永才,你打电话急急忙忙的把我请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在刘永才的堂屋里,孙奇胜皱着眉头,一脸的不爽。

这一路的颠簸,他那把老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人,露在衣袖外面的胳膊上全是纹身,貌似是黑帮老大。

“表叔,豹哥,你们辛苦了。”刘永才见状,连忙从兜里掏出两个早已准备好了的红包,分别塞到了孙奇胜和那个叫豹哥的手里。

站在孙奇胜后面那个五大三粗的中年人,叫豹哥,在花桥镇很有名气,是个道上的家伙,一般的有钱人,出了事情就请他出面解决。

孙奇胜和豹哥毫不客气的收下了红包。

刘永才耷拉着脑袋,满脸羞愧的说道:“表叔,今天的医术比试我输了。”

“你输了?”孙奇胜盯着刘永才,一脸的不相信。

刘永才红着脸,把今天医术比试的经过大致的说了一遍。

“真有这么邪门?”小腿骨折瞬间就能医治好,孙奇胜从医几十年,还是第一遭听说能,惊讶的表情难以形容。

“嗯,真是邪了门了啊!”刘永才叹息的摇了摇头,“表叔,你得帮我这个忙啊。”

孙奇胜想了想,笑着向刘永才招了招手。

刘永才连忙走到孙奇胜身旁,把耳朵凑到他的嘴边。

孙奇胜在他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刘永才摇着脑袋道:“表叔,这恐怕不行吧。刘大庆已经当众宣布滕小春是桃花村医务室的医生了。”

孙奇胜奸笑道:“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是人,谁愿意跟钱过不去?”

刘永才无奈的说道:“好吧,我再去找刘大庆。”

孙奇胜拍了拍刘永才的肩膀,奸笑道:“永才,别灰心,这只是第一招,如果不行,表叔还有其他的招数对付他。”

刘永才立即眉开眼笑,“有表叔帮我,我肯定放心了。”

第二天早上,太阳晒屁股的时候,滕小春才醒过来。

昨晚,“美女总裁”又找他聊了半宿的天,两人之间说话越来越露骨了,弄得滕小春兴奋得不能自已,只好借助修炼“仙诀”,才把心中的火焰按下去。

“大懒鬼,才起床啊。”

这时,刘梅满脸娇笑的端着一碗饭走了进来。

“嘿嘿,还是梅姐对我好。”滕小春抢过刘梅手里的碗筷就开始狼吞虎咽。

“你是饿劳鬼投胎的啊。”看着滕小春那副吃相,刘梅忍不住娇嗔道,“快吃吧,吃完了我们一起搞卫生。”

“搞什么卫生?”滕小春嘴里嚼着饭菜,含含糊糊的问道。

“你看看你这里,到处是灰尘,还有蜘蛛网。”刘梅手指在药柜上抹了一下,将黑乎乎的手指头伸到滕小春眼前,“咿呀,脏兮兮的,哪个愿意来你这里看病?”

滕小春讪讪的笑了笑。

刘梅也不等滕小春吃完饭,便开始动起手来。

滕小春快速收拾完碗里的饭菜,便开始整理药柜。

忽然,一本厚厚的日记本从药材中掉落下来。

什么东东?这么神秘,还藏在药材里?滕小春不禁好奇,翻开了第一页。

“19××年6月5日,晴。”

原来是师父刘武写的日记!

偷看别人的日记是不道德的行为,这是老师教导他的,滕小春感觉自己现在的行为不妥,但又耐不住好奇,继续往下看。

“今天是我跟小春来桃花村的第一天,这里交通闭塞,环境优雅,村子里的人都很友善,应该是个理想的落脚之地,但愿这个多灾多难的孩子在这里能健康的成长。”

多灾多难的孩子?说的就是我吗?滕小春心中一惊,眼睛再也停不住的往下看。

“19××年7月7日,晴。”

“小春终于吃上第一口奶了,我真替他高兴,看到他不要命似的噘着莲花妹子的奶水,我不由得掉下了眼泪,这孩子太苦了。”

刘武的日记很简短,也不是每天都写,断断续续的。

“19××年7月18日,晴。”

“今天上仙人峰采药了,好不容易从西边的一条峡谷中攀越到了半山腰,虽然抓了一只野兔,采了些药材,却差点把命留在了那里,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后怕。小春还这么点大,要是我有个意外,叫他怎么活下去?以后还是不要再去了。”

“小春,你在看什么呢?还不快搞卫生。”

滕小春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刘武的日记,却被刘梅打断了。

“哦,来了。”滕小春急忙合上日记,把它夹在药材中。这本日记可能牵涉到自己的身世,千万不能让人知道了。

两人忙了一个上午,滕小春和刘梅手牵着手,回到柳莲花家。

柳莲花已经将老村长接过来一起住了,两人正坐在饭桌前,等着他们两回来吃饭。

“呵呵……”看到滕小春和刘梅两人亲密的样子,老村长不禁笑了。

刘梅脸皮薄,赶紧松开了滕小春的手。

“爷爷,您傻笑什么呀?”滕小春没心没肺的问道。

“呵呵,没什么,快坐下来吃饭吧。”

闻到扑鼻的鸡肉香味,滕小春喜滋滋的问道:“哇,又是吃鸡啊!娘,我们家小鸡不是还没长大吗,这是从哪儿弄来的?”

柳莲花嗔了他一眼,“你爷爷养的十几只鸡全部捉来了,够你吃一阵子的了。”

滕小春抱着老村长,撒娇道:“爷爷,您对我太好了,我以后一定慢慢的孝敬您。”

老村长笑眯眯的说道:“你以后少惹是生非,爷爷就烧高香了。”

正说笑着,狗蛋和铁牛、虎子笑呵呵的跑进来了。

滕小春瞪着他们三人道:“你们来干什么?”

狗蛋坏笑道:“嘿嘿,今天是你们家大团圆的日子,我们兄弟来祝贺,有什么问题吗?”

滕小春鄙视了他一眼,冷哼道:“是吗?我看你们是来跟我抢鸡肉吃的吧。”

铁牛笑着不说话,眼睛却盯着饭桌上那碗鸡肉,直咽口水。

虎子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小春哥,是狗蛋哥硬拉着我来的,他说今天是爷爷第一天进梅姐姐家,肯定有好吃的。”

老村长笑呵呵的说道:“呵呵……来吧,小家伙们,一起来吃饭。”

一只老母鸡,哪够这群正在长身体的吃货吃的。

一会儿的功夫,一大碗鸡肉连汤汁都不剩一滴了,最后的鸡屁股被滕小春塞进了嘴巴里。

狗蛋抹了抹嘴皮子,意犹未尽的说道:“哎,要是能逮只野兔来吃就好了。”

铁牛嘴里塞着饭,含糊其辞的说道:“你这不是废话吗,仙人峰那么高,你上得去啊?”

滕小春忽然想起师父日记里记载的那条峡谷,说道:“铁牛,明天我们去仙人峰抓一只野兔回来,让这吃货解解馋。”

“好,我们兄弟一起去。”听到滕小春这么说,铁牛、狗蛋、虎子异口同声的叫好。

老村长虽然支持滕小春上仙人峰,但听到他真的要干的时候,也不无担忧的问道:“小春,你找到上山的路了?”

滕小春笑道:“爷爷,你放心,我已经有办法了。”

柳莲花道:“小春,能上去自然好,上不去就下来,千万不要逞强。”

“嗯,知道了。”

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

饭后,滕小春挂念着师父的那本日记,就一个人先走了。

刚走进房间,却看到床上坐着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漂亮又带点病态的女人!

“娇娇婶?”滕小春惊讶的叫了一声。

看到滕小春时,刘娇娇惨白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红晕妩媚的瞟了他一眼,随即垂下了脑袋,羞愧的说道:“小春,我是来找你看病的。”

“看病?娇娇婶,该不会又是刘永才叫你来的吧?”吃一堑长一智,滕小春东看看西瞧瞧,屋里屋外都看了一遍,甚至连破大衣柜都打开来了,看看是不是藏着人。

刘娇娇更加羞愧,满脸绯红,“小春,我真是来看病的。”

想起前天刘娇娇借咳嗽引诱自己,滕小春不觉得好笑,揶揄道:“娇娇婶,你上回要我给你听胸,这回是要看哪里呢?”

刘娇娇也顾不得羞耻了,捂着腹部,皱了皱眉头,“这里痛。”

滕小春明白了,笑道:“哦,那不是刘永才一扁担打的吗?他也是医生,你应该找他看病啊,这样不就可以帮你省掉一笔医药费了吗?”

“小春,婶子也是一时糊涂才听了他们的话,你就原谅我一回吧。”刘娇娇几乎无地自容,红着脸盯着滕小春道,“大不了,大不了……”

滕小春笑嘻嘻的问道:“婶子,大不了什么呀?”

“你不是喜欢摸女……女人的大……大腿吗?大不了婶子让你摸一下……”说完后,刘娇娇脸上红得简直可以滴出血来。

“还有这样的好事?”滕小春盯着刘娇娇雪白的大腿,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但他并没有失去理智,“婶子,这是为什么?”

刘永才那一扁担,本来是要打滕小春的,所以下手就没留情,哪知道打在刘娇娇腹部,她一个女人哪受得了?

虽然刘永才这两天也帮她治疗过,但一点效果都没有,这两晚痛得她死去活来。

刘娇娇听说在昨天的医术比试中,滕小春当场治好了刘大庆的瘸腿,所以就想找他治伤。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深受伤痛的折磨,刘娇娇也就厚着脸皮来了。

想到滕小春很可能会拒绝给自己治伤,刘娇娇也想好了对策,这小子不是有那么点爱好吗?

大不了自己吃点亏,让他摸一摸,横竖又不会少什么东西。

由于打了这个算盘,刘娇娇就一个人来找滕小春了。

“小春,就当是婶子做错了事付出的代价吧。”刘娇娇低着头,不敢看他。

滕小春心里痒痒的,慢慢的走到刘娇娇身旁,似笑非笑的逗弄着她,“婶子,听你这话,好像不太乐意啊。”

“乐意,乐意……”刘娇娇抓住他的手,语无伦次的说道。

“真的吗?”看到刘娇娇慌乱的样子,滕小春心中好不得意,大胆的在刘娇娇身旁坐下,贼手慢慢的伸向她暴露在衣裙外面的大腿。

这时候,刘娇娇身躯轻微的颤抖了一下,但并没有闪躲,红着脸道:“小春,婶子是真心的,我就帮我治一下伤吧。”

哎,刘娇娇为了让滕小春给她治病,也是舍得血本啊。

滕小春目光在她白皙的肌肤上停留了一会,就恋恋不舍的移开了。

他虽然有这个嗜好,但趁人之危可不是他的风格。

“好吧,看在婶子这份诚意上,我就帮你疗伤了。”

“啊,谢谢你,小春!”刘娇娇惊喜万分,差点想抱着他亲一个。

“婶子,你躺下来。再把衣裙捋上去,我看看你的伤势。”

刘娇娇听话的躺下,双手刚想把衣裙捋上去的时候,又犹豫了。

滕小春眉头一扬,嬉笑道:“怎么,婶子不愿意?”

“不是,不是……”刘娇娇顾不得羞涩,急忙否认,生怕滕小春生气不给她疗伤。

滕小春看了看刘娇娇的衣裙,也不由得脸红了。

原来,刘娇娇穿着一件连衣裙,要是把衣裙捋上去,不该看的地方就暴露在滕小春眼皮子底下了。

难怪她一副扭扭妮妮的模样。

“婶子,你要是觉得不方便,回家换身衣服再来吧。”滕小春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巴不得她不要回去。

由于伤势严重,在来的这一路上,刘娇娇忍着巨大的疼痛,好不容易才走到破庙来,要是回去换了衣服再来,这一来一去的,还不把她折磨死啊。

“没什么不方便的,来吧,婶子相信你。”刘娇娇说着,就红着脸把衣裙捋到了腰腹以上的部位。

顿时,一条黑色的小裤就暴露在滕小春面前,在雪白肌肤的映衬下,那么的刺眼!

这对从没见过这场景的滕小春来说,杀伤力是何等的强大,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小春,你想什么呢?快点啊。”刘娇娇也是面红耳赤,轻轻地娇嗔了一声。

滕小春回过神来,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纷乱的头绪,慢慢的将目光上移,看到一条乌青的伤痕,比扁担还要粗,横穿刘娇娇的腹部,触目惊心。

滕小春用手在上面轻轻触碰了一下,问道:“婶子,疼吗?”

“嗯,疼。”刘娇娇抖了抖身躯,痛苦的轻吟了一声。

滕小春找来银针,消毒后就快速刺入了腹部的几个穴道,接着从丹田提取一缕仙气,通过银针缓缓地输入到刘娇娇体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30869.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