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上课揉我下面 好湿:把腿伸开我要看

 当然我也不认为我这是吃软饭,没骨气,虽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彻底征服王静,也不知道王静心里究竟怎么想的,我和王静之前,目前还属于互相利用的关系。

  王静想要提拔我,一方面是想巩固自己的势力,在重要的职位上,安排自己的人,经过了第一任白眼狼,现在想提拔我,估计还是想让我做她的垫脚石,让她上位。

  另一方面就是拉拢我,一起针对陈金贵,我现在手里有着陈金贵的把柄,只要有我在,陈金贵想要在占王静的便宜,简直是痴人说梦。

  毕竟我是王静的下属,陈金贵在找不到我的情况下,只能求助王静,和王静合作,通过王静的手来针对我。

  而我呢,则是利用王静,有了王静,我在工作上便利许多,而且还能升职,还能解决需求,何乐而不为。

  “嗯,那我睡了,今夜不要动手动脚,等我好了,再好好服侍你!”王静笑道,说完,就沉沉睡了过去。

  王静睡着之后,我起床去阳台抽了根烟,摸出手机,找到陈金贵上次给我打的电话,回拨了过去。

  打了好几次,电话才接通。现在已经十一点了,我还以为陈金贵睡着了,结果陈金贵压根没睡,而是在办事情。

文学

  “是哪个傻逼大半夜不让人睡觉,不知道夜里成年人要办事吗?”陈金贵的咆哮声传了过来。

  “赶紧从那个女人身上滚下来,我是你爷爷张全,我现在缺钱花,如果不想视频泄露的话,赶紧给我点钱,事情就算完了!”我说道。

  

  敢打王静,我现在就要给王静找场子。

  “张全,你他么不守信用,不是说将视频删了么?”陈金贵愣了一起,气急败坏道。

  “守信用?你她妈的真的以为我是个傻子?”我骂道,“现在是不是想知道那天我为什么没去?”

  “为什么?”陈金贵问道。

  我从陈金贵电话里头听到打火机的声音,还有女人的声音,这个老匹夫,还真知道怎么享受!

  “因为那天我去了,只是你们没发现,而且你们之间的对话我听得一清二楚!陈金贵,我先找你算账,再找王静那个贱人,居然敢阴我!如果不想视频泄露的话,老老实实把钱打到我的账户里,我也不要多,你给十万算是封口费!”我说道。

  “可以,不过你小子的可别耍什么花样,把你的银行账号发过来!”陈金贵答应的倒是非常爽快,这让我稍稍惊讶了一番。

  按理来说,他应该和王静一样非常生气才对,毕竟他们两怎么都想不到在那么紧密的部署下,我是怎么进去。

  而且还将他们的话偷听的一清二楚!

  “耍花样,这个嘛,看你的诚意了!”我说道,敢打我的女人,活得不耐烦了!

  “行!钱我马上发过去,不过你最好也要遵守你的诺言,不然的话……”陈金贵威胁意味十足。

  我不怕死的问道:“不然的话怎么样?说来我听听?“

  把柄在我的手里还这么嚣张,陈金贵绝对算得上是第一人。我也不是被吓大的!

  “不然的话……我们在好好商量一下!”陈金贵秒怂。

  “嗯,赶紧的,本大爷还要睡觉!”我说道。

  “我说兄弟,我这十万给你还不容易,我不差钱。不过作为兄弟,我想知道你怎么对待王静?”陈金贵突然问道。

  “对待王静?给个五万呗!女人优惠一点,半价!”我不知道陈金贵问这话什么意思,不以为然的回答道。

  “兄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王静这么漂亮的女人,你只要她五万块,划算么?”陈金贵说道。

  “哦?那你的意思是?”我好奇的问道,陈金贵这话里有话啊!

  “你看兄弟,咱们这样如何,你呢,现在手里有她的把柄,这五万块钱我给你,你就利用这个把柄,把王静给睡了,岂不是人财两得!王静这个美女可是不可多得的!”陈金贵笑道。

  “这个主意不错,不过你和王静关系很好吗?为什么要帮王静出这个钱?”我问道。王静已经被我翻来覆去睡了个遍,要不是我睡了王静,可能真的会听陈金贵的话。

  王静确实生的漂亮诱人,是个男人看到都会动心,很何况我这种单身久了,看条母狗都觉得眉清目秀的穷屌丝。

  “关系谈不上好不好,只是到时候兄弟能不能也让我舒服一下!”陈金贵终于将自己最终目的说了出来,说到底,他就是想用五万块钱,买王静一个把柄,第一次把王静给睡了,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五万块钱相当于买了一张永久睡王静门票。

  陈金贵还真是一直老奸巨猾的狐狸,这种事情都能想得到。

  “这个办法倒是挺不错,可是你要我怎么才能相信你?你是真的想要睡王静,还是假的,这事夜里什么都别说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不过这十万块钱,一分都不能少!”我说道,现在和他在这里浪费口舌,还不如回到房间里抱着王静睡大觉。

  “行行行,兄弟你考虑一下!我这就把十五万划到你的账户里!”陈金贵赶紧说道,五万块钱提前预付了。

  什么叫一夜暴富,我这就是啊!

  一个电话,十五万到手,妈的,有钱人的钱来的就是轻松,我一年工资都没有十五万这么多!平时好一点六千,差一点四千。

  一年满打满算,不吃不喝不交房租最多七万二,连十五万的一半都不到。

  挂了电话之后,不一会手机提示十五万已到账,我回到卧室,将手机放在床边,钻进了被子,伸手抱住王静,王静已经熟睡,面部表情柔和,没有白天严肃,也没有醉酒的妖娆。

  看的我又有了反应,将手伸进王静的内衣,稍微弄了下,王静睡得死沉死沉,一点苏醒迹象都没有,我也没了兴趣在弄,伸手将王静抱在怀里,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起床了!”睡意朦胧,看到身边站着一个绝世美人,我揉了揉眼睛,美人逐渐变得清晰起来,王静站在床边,已经换好了制服,准备去上班。

  这一切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前几天我还是一个穷困潦倒,家徒四壁,住着地下室,用着五姑娘的穷屌丝。

  那些遥不可及梦想,如今一下子全部实现了,高楼大厦,还有这么温柔的美女伺候。

  “早饭做好了,赶紧起来吃饭吧!”王静笑道。

  我伸出手在王静脸上摸了一下,有些心疼的问道:“脸上的伤还疼吗?”

  “不疼了,没事。赶紧起来吃饭吧,等一会还要去送外卖!”王静说道。

  这不挺温柔贤惠女人么?就算平日里在凶,我都不会出轨啊!

  我起床抓紧洗漱,洗漱完毕之后,王静已经将早餐都准备好了,我上桌一边吃着早餐,一边说道:“昨夜我给陈金贵打电话了!”

  王静眼神一亮,赶紧问道:“怎么样?”

  “我让他给了十万,等一会给你五万,算是赔给你精神损失费!”我说道,我还剩十万,十万块钱虽然买不起一套房,但是在老家附近的城市里,付个房子首付还是可以的。

  伙食也可以稍微改善一点了,以前都吃的垃圾食品,偶尔夜里还会吃方便泡面,吃的我自己都想吐了!

  “你有这份心,就说明你比我那个老公强多了,这个钱你自己拿着,我不差这么点钱。你以后可能有用得着的地方,作为一个男人,总不能一直在我这里拿钱花是不是?”王静笑道。

  这话说的,是王静经历过第一任之后改变成这样,还是说她之前一直这样,只是第一人实在太渣,有了钱就忘了她。

  总之听得我非常舒服,我也不和王静客气,将十五万据为己有,至于陈金贵那种无理过分的要求,门都没有,钱都已经在我身上了,他想要回去,可没那么容易。

  吃完饭之后,王静先去上班,我留在房子里将筷子碗给洗刷洗刷,洗刷完之后,骑着我的小电驴继续送外卖。

  陈金贵的电话很快就打过来了:“我说小兄弟,昨天我那个建议,你考虑的怎么样?”

  “你要我怎么才能相信你,这次你是真心的,而不是一个陷阱呢?”我问道,有了第一次,第二次我肯定会更加谨慎,不那么轻易相信别人。

  “小兄弟你看这样怎么样,地址你选,你先把王静约过去,玩了之后给她弄点药,然后在告诉我地址,我过去让她舒服舒服,你看这样怎么样?”陈金贵笑道。

  陈金贵完全不用担心我对他有什么埋伏,像我这种穷小子,根本没有哪个能力埋伏陈金贵,所以陈金贵才会这么大胆

  “这么说确实是一个好办法,不过我哪里有那种药,那种药也是违禁药品吧!”我说道,陈金贵这老匹夫,居然能弄到那种药,也不知道他平时用那种药,睡过多少女人了。

  “这个还不容易,我给你买啊!到时候我放在一个地方,你过来拿不就成了,或者我快递给你,你去取!”陈金贵笑道。

  “再说吧!我先忙了!”我说道,我不知道陈金贵是不是真的想睡王静还是假的,让我去拿药可能就是一个圈套。

  说白了,就算不是圈套,我也不会把王静往火坑里推。

  “行,兄弟可以好好考虑考虑,不着急。等兄弟你考虑好了,再给我回复,这是成功之后,我再给兄弟十万!”陈金贵开始用金钱诱惑我。

  “嗯,那先挂了!”我说道。

  有了王静这个便利,我送外卖的速度快了很多,因为单子基本上都是附近的,而且派给我的单子又特别多,这样下去一个月,我绝对稳拿这个月业绩榜第一名。

  能够连续三个月在业绩榜拿下第一名的员工,将成为小组队长,带领十一个人的小组,而且有权给他们调整订单。

  成了组长之后,自己的单子会少一些,·能够让自己小组全体成员业绩在小组内第一,保持一个月,即可成为大组长,管理一小块区域的小组成员。

  有了王静的帮助,外加上我勤奋,手脚麻利,稳居第一绝对不成问题,这就是后门的力量,如果没有王静提拔,想要拿第一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一直到下午,王静突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陈金贵要和她约在办公室见面,不知道陈金贵是几个意思,只好问问我。

  我听得有种一头雾水的感觉,这个陈金贵究竟想干嘛,之前不是和我商议的好好的,站在我这边,一起玩王静,怎么又给王静打电话了。

  我让王静不要轻举妄动,等我过去。

  挂了王静这个电话,我没有丝毫怠慢,直接将手机订单给关了,招了一辆出租车就去了市里,来到公司总部,去了王静的办公室。

  陈金贵此时还没来,王静办公室门口站着两名身材魁梧的保镖,带着墨镜,面无表情,应该是应对陈金贵,上次在办公室的事情,想必王静现在心里都有了阴影了。

  我到的时候,王静出来接我,进去之后,就闪身进了王静的休息室,王静能够把这件事告诉我,说明她已经将我视为合作伙伴,不然的话,王静完全可以背着我和陈金贵商议着怎么继续除掉我。

  毕竟视频伤害的是他们两个人的利益。

  陈金贵一直到下午三点多才过来,我透过窗帘的缝隙朝外面望去,陈金贵挺着大肚子躺在沙发上,而王静则在这里办公桌那里坐着,有了上次的经历,王静都不敢在靠近陈金贵。

  “王总这是怎么了?今天过来,怎么连杯茶都没有啊?”陈金贵笑道。

  “茶?能让你进来都算对你客气的,你之前对我做过什么,你都忘记了?”王静严肃的说道,要不是工作上的需求,王静根本不会在见陈金贵。

  陈金贵打着商议合同的事情来的,如果王静不见,很可能被董事长训斥,搞不好还会丢了饭碗。

  “王总实在太小气了,那天我确实冲动了。打了你几下,可是你看看你把我咬的,要不是你咬我,我怎么会一时冲动,失手打了你!”陈金贵说道。

  “行了,别在这里假惺惺,你说今天来是为了张全的事情,视频不是已经删了么?还找他干什么?”王静不耐烦的说道,如果解释有用,还他妈要暴力有何用!

  “那小子根本没删,他没有告诉你吗?”陈金贵问道。

  “昨夜我睡得迷迷糊糊,他好像是打电话过来找我要钱,我直接把电话给挂了,有什么问题吗?”王静问道。

  “问题,问题可大了!这个视频如果一直不删除,我们就是他的摇钱树,他想要多少钱,我们就得给多少钱,你甘心吗?”陈金贵问道。

  “甘心?你还好意思问我,要不是你那天,我们的把柄会落在张全手里吗?”王静气急败坏的骂道,不得不说,王静还是有几分演技的。

  女人都是天生的演艺家!

  “现在我有一个办法,只需要你的帮助,我们就可以摆脱那个小子,而且还能让那个小子对我们言听计从!”陈金贵笑道。

  “哦?还有这么好的事情?你说,什么办法?”王静问道。

  “等什么时候张全那小子找你要钱,你就约他出来,和他开房,然后偷偷录像,当然做得时候,你一定要表现出十分不情愿,被张全威胁那种表情。你放心,我到时候会带着警察冲进去,当场将张全这个犯人给逮捕起来,到时候我们一点事情都没有!”陈金贵狡黠一笑,说道。

  “感情还是那我当枪使?那你呢?你就带着警察进来?万一晚了,我真的被那个小子给睡了,你能补偿我?”王静问道。

  “首先这种情况一定不会发生,其次以后我们公司和你的所有合作项目,一路绿灯,你看怎么样?”陈金贵说道。

  陈金贵可是打的一手好牌啊,一箭双雕,先是假装和我合作,然后又背着我和王静商量怎么对付我,最终陈金贵成了最大赢家。

  还让王静偷录视频,这个如意算盘打得实在是太响了,直接将我送进监狱,而他手里有多了一张威胁王静的视频。

  如果说我录得对他们两个人都有危害,王静一旦录制我对她做得事情,陈金贵就置身事外,啥事都没有。·

  “为什么要录制视频?”王静问道:“你要带警察抓他就抓他,录制视屏最后倒霉是我!”

  王静也不傻,可以设计弄我,但是录视频绝对不可能。

  “如果不录制视频,张全将我们的视频传播出去,到时候我们就是有理说不清,录制了视频,他的把柄就在我们手里,到时候不怕他不听话!”陈金贵笑道。

  “你这个话说的有点问题!陈总,不是他的把柄落在我们手里,而是我和他把柄落在你的手里,陈总今天过来如果不是讨论这个项目的事情,还是请回吧!”王静说着就要送客,陈金贵真的拿她当傻子耍。

  我觉得就算我和王静之间没有这层关系,王静也不会傻到答应陈金贵这个要求。

  “项目的事情着什么急?这件事才是我们目前需要解决的!”陈金贵说道。

  “张全如果找我要钱,我都给他就是了!十万二十万给个几次,我还是承担的起,想必陈总也不会差这点钱吧!”王静道。

  “钱是不差,王总终究是女人,人呐,都是喂不饱!今天十万二十万得手之后,你怎么知道下一次,他会不会要的更多?”陈金贵说道。

  “那就等他要的更多的时候在说吧!不过我相信张全只会找你要的更多,而不会找我!”王静突然露出笑脸,说道。

  “为什么?”陈金贵问道。

  “陈总怎么说都出来混这么久,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我再怎么说,都是张全的顶头上司,只要我从手指缝露出一点好处给他,我保证他不会这么针对我!”王静笑道。

  陈金贵脸色一变,说道:“这可不一定,你看张全这小子,上次明明说删了那个视频,结果呢,压根没删,这小子心机重着呢!”

  “你可得了吧,上次要不是因为你出的那个馊主意,至于造成今天这种后果么?你自己心里没点数?要不是你设计要陷害他,视频早就当面删除了,怎么可能会被他报复!”王静说道。

  “王总你这话就不对了,我脑袋被那小子给打爆了,能不给那小子一点苦头吃?我还怎么做老板?”陈金贵不满的说道。

  “不对,王静,我说你今天这么这么偏袒张全,你们之间是不是已经产生了什么交易?”陈金贵话一转锋,问道。

  “呵呵,其实他这样做,我挺高兴,你别忘了,我脸上的伤可是你打的!”王静嘲讽的笑道。

  “行,你身上的伤,我可以赔钱给你,只要你答应我,和我一起对付他。你也是有家庭的,如果这件事情曝光,我家庭可能没事,可是你作为女人,你老公早就想和你离婚了吧!这件事之后,我相信你老公正好以此为借口!”陈金贵说道。

  “你……威胁我!”王静脸色变得难看起来,问道。

  “我没有想要威胁你的意思,是你自己非要我这么做,我没办法,才会出此下策!”陈金贵说道。

  “行,我答应你。不过这次录制的视频,只能我拿着,不能让你拿着,不然这个把柄就落到了你的手里!”王静说道。

  “那是自然,王总聪明过人,你拿着和我拿着,没什么区别!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你准备什么时候约张全出来见面?”陈金贵问道。

  “这个就是我的事情,等我约到之后,我会通知你,到时候你只要负责报警就行!你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王静说道。

  “行,我们就这么说定了!”陈金贵说道。

  “那项目的事情?”王静问道。

  “妥了,这个项目只要我开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陈金贵说道。

  “好,没什么事情请陈总回去吧!”王静说道。

  陈金贵站起身,冲王静伸手:“握个手,合作愉快!”

  ”握手我看还是不必了,这件事成功之后,别忘了以后我们之间的合作,你说了全程绿灯!”王静道。

  “那是自然,再怎么样都不会欺骗你的,我们可是最好的合作伙伴!”陈金贵笑道,不着痕迹的将手收了回去。

  说完,陈金贵就离开了,陈金贵一离开,王静将门关上,我从帘子里走了出来,陈金贵这个家伙,想的倒是挺美。

  ”张全,现在该怎么办?”王静问道,不可能真的按照陈金贵所说的那样做。

  “陈金贵这一石二鸟,一箭双雕用的挺好!”我说道,通过陈金贵说的这番话,我大致明白了陈金贵想怎么做了!

  报警是不可能报警的,视频是绝对会录制的!

  那个药陈金贵是肯定会给我的,等我睡了王静之后,整个过程全部被录制下来。然后我给王静下药,陈金贵一定会来睡王静,睡完之后,将视频带走。

  做好这一切之后,陈金贵八成会拿这个视频和我交换,等到交换完之后,将拷贝的另外一份视频直接投递到警方。

  然后我以侵犯王静的罪名被逮捕起来,而王静十有八九会因为这两段视频,成为陈金贵的玩物。

  最后陈金贵成了最大的赢家,而我和王静,就成了最大的输家。

  可惜陈金贵做梦都不会想到,我和王静之间,早已经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这一次,陈金贵的阴谋注定不会得逞。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30530.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