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开宫口撑到极致:上一下楼梯就故意顶一下

“女娃……我……”老张动情的抚摸着黄梅梅的肌肤,看着她被自己弄的浑身潮红的身体,再次上了火。

“你让我歇歇……”女孩红了脸,刚才老张野牛一样的耕种让她全身都酸软无力,哪里禁得起他又一次的折腾。

“可是我这难受的很呀。”老张表情痛苦的看向黄梅梅那张娇羞的脸,当他看见那张柔软的樱桃小嘴时,他心中一动,装成更痛苦的样子开了口,“要不….?”

黄梅梅自然明白老张的意思,面露犹豫,就在这时老张伸出自己的双手又探向黄梅梅身体,蜻蜓点水一样在她的粉红处轻轻点着,黄梅梅瞬间颤抖起来,看向老张的眼神中也再次充满了迷离。

那东西的味道究竟是怎么样的?黄梅梅咽了咽口水,一边想一边竟真的将那活放进了自己的嘴里,登时男人荷尔蒙爆棚的气息让黄梅梅的眼中彻底失了焦。

老张忍受不了了,毫无理智的开枪,丝毫不理会女孩痛苦的表情,

整整一个晚上,一黑一白的两个身体都没有停歇,黄梅梅觉得老张像是有无限的精力一般,搞得她浑身像是被拖拉机捻过一样,浑身酸痛。

可这股酸痛背后所带来的快感,却也是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文学

黄梅梅有点痴迷了。

像老张这样的男人才叫做真正的男人!

第二天白天的时候,黄梅梅已经没有力气再去上课,索性在这保安室中睡了一天,直到晚上才离开回到宿舍,即使这样,她的双腿还是止不住的发软,走路都成问题。

老张身体的能量汇聚之处抵着黄梅梅的深处,光是那炙热的触感就让黄梅梅忍不住大声的叫了起来。

老张看着女孩那圆润性感的臀,顿时决定改变进攻顺序,低下了头直接埋进了黄梅梅的深处。

“啊!”黄梅梅触电似的猛烈颤抖了一下,然后张口胡言乱语叫道:“叔……受不了……了……我要去了……”

这就是他躲在保安室中一直幻想得到的臀部,又香又嫩,跟他们村里的那些女人完全不一样!他终于做到了,让这个一直看不起他,不拿正眼看他的女大学生压在了他的身下,狠狠的凌辱着她。

老张疯了一样的瞅着眼前白皙的身体,动作也越来月粗鲁,她原本就已经泛滥得不成样子的河堤更是狼狈不堪,整个人开始不停的颤抖,一双小手也死死的抓着床单。

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更别提带给她这种感觉的人还是这个下贱的保安,他的动作又粗鲁又不知怜惜,可黄梅梅却感觉整个人都要飘上天去了!

“女娃,你要不要,要就求我。”老张又挑逗似的停下手上的动作,故意问黄梅梅。

黄梅梅早就被他弄得失去了理智,当下哀求道:“张叔,我要……”

黄梅梅身体不停的扭动,媚眼如丝的盯着老张。

有了黄梅梅的这句话,老张的心里也有了保障,也不怕她之后去学校那里告自己侮辱她,老张活动了一下自己即将喷射的加特林,提枪射门,直捣黄龙。

“痛……”

老张的动作不算温柔,黄梅梅疼得弓起了身子,可疼得没两秒,那股又涨又疼的感觉就变成了一种难以言说的酥麻感,她甚至主动迎起了身子配合起了老张。

老张粗鲁的动作撞得黄梅梅惊叫连连,她发誓她这辈子从来没有过这样刺激的体验,好像下一秒整个人就要飞到天上去一样。

让全校男生都痴迷的校花就这样沉沦在了这个其貌不扬的臭保安动作中,十几分钟之后老张忍了许久的加特林也终于开火,白色的子弹疯狂的打进黄梅梅的体内。

看着黄梅梅颤抖得不停得样子,显然也是承受了不少的冲击。

在今天以前,老张还是黄梅梅心中最看不起的那一类人,甚至连被他不小心碰触到了也觉得那一块地方脏了,可是现在,她已经被这个男人彻底征服了。

他摸着女孩嫩滑的手臂,自从他老婆嫌他没本事跟他离了婚之后,他已经好几年都没有碰过女人,今天这么一碰,算是将他心底里隐藏的某种东西全部释放了。

老张又提起了自己的加特林,刚熄火的枪管又变得滚烫起来,正对着黄梅梅的脸,随时准备再一次的蓄势待发。

黄梅梅看着那昂首挺立的东西,心里暗自吃了一惊,明明刚才才……怎么这么快这东西又变成这样了,她心中再一次忍不住拿老张跟她那个男朋友做起了比较,要知道她男朋友就算只是一次,也不可能有这么恐怖的恢复能力,完全不会这样可怕。

“女娃……我……”老张动情的抚摸着黄梅梅的肌肤,看着她被自己弄的浑身潮红的身体,再次上了火。

“你让我歇歇……”女孩红了脸,刚才老张野牛一样的耕种让她全身都酸软无力,哪里禁得起他又一次的折腾。

“可是我这难受的很呀。”老张表情痛苦的看向黄梅梅那张娇羞的脸,当他看见那张柔软的樱桃小嘴时,他心中一动,装成更痛苦的样子开了口,“要不….?”

黄梅梅自然明白老张的意思,面露犹豫,就在这时老张伸出自己的双手又探向黄梅梅身体,蜻蜓点水一样在她的粉红处轻轻点着,黄梅梅瞬间颤抖起来,看向老张的眼神中也再次充满了迷离。

那东西的味道究竟是怎么样的?黄梅梅咽了咽口水,一边想一边竟真的将那活放进了自己的嘴里,登时男人荷尔蒙爆棚的气息让黄梅梅的眼中彻底失了焦。

老张忍受不了了,毫无理智的开枪,丝毫不理会女孩痛苦的表情,

整整一个晚上,一黑一白的两个身体都没有停歇,黄梅梅觉得老张像是有无限的精力一般,搞得她浑身像是被拖拉机捻过一样,浑身酸痛。

可这股酸痛背后所带来的快感,却也是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黄梅梅有点痴迷了。

像老张这样的男人才叫做真正的男人!

第二天白天的时候,黄梅梅已经没有力气再去上课,索性在这保安室中睡了一天,直到晚上才离开回到宿舍,即使这样,她的双腿还是止不住的发软,走路都成问题。

“李超你醒醒吧,我要跟你分手不是因为别人,只是因为我们不合适。”黄梅梅叹了口气,跟老张相处的越久就越觉得李超不像个男人,就算她和老张的未来没可能,她也不可能会跟李超继续在一起的。

“你骗我梅梅!我现在就要这个老淫棍好看!”

其实照他的身手,收拾这群小鸡仔一样的男生不过几分钟的事情,不过现在,他倒是想看看那个叫李超的人到底想干什么。

只见李超对那几个男生分别使了使眼色,他们立马心领神会的一起举起了棍子向老张打来。

看来他们也是知道老张以前是练过的,所以不敢一个人上去轻举妄动,只敢这样一起围攻,可惜老张的身手不是一般的好,就连在部队里也是整个团中的格斗冠军,三两下之间就将他们全部都撂倒在了地上。

李超揉着自己鼻青脸肿的脸,颤颤巍巍的指着老张:“好,你个臭保安居然敢打我,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老张冷笑一声,不知道多少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事实证明都是放屁罢了!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黄梅梅才关心的走到老张的面前:“你没事吧,你以后不要再理李超了,他爸爸是上市公司的老板,家里可有钱了,我怕他对你不利……”

女孩低着眉头温柔关心的样子让老张心头一荡,一把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中,用自己的舌头侵占了她的小嘴,双手也不禁抚上了她的翘臀:“你这是在关心我?”

“讨厌……没个正形……”黄梅梅羞得低下了脑袋不敢再看老张一眼,身体已经被他熟练的动作惹出了火花,嘴里不自觉的发出了咛喃的声音。

本就是好久没见,再加上刚才两人之间的柔情似水,两人紧紧的相拥在了一起,急促的呼吸在他们之间荡漾。

巨大的快感让黄梅梅两颊通红,双眼迷离的抚摸着老张的脑袋,仰着脖子发出“嗯嗯”的叫声。

她娇艳性感的样子让老张身体里迅速点燃了一团邪火,一把将她抱起,放在了一旁的垫子上,准备发起进攻。

黄梅梅被那双满是粗老茧的手摩擦得浑身打颤,双眼迷离的看着面前其貌不扬的老张,早已“大雨蹉跎”。

明明刚才才跟李超他们打完架,可老张的体力好像用不完一样,反而变得越发卖力起来,一下一下的深入,每次都越发卖力。

果然李超那样的小白脸比不上老张这样的真男人,黄梅梅紧紧抱着老张的肩膀,心里越发庆幸自己跟李超分了手。

半个小时之后,老张才交出了自己全部的东西,抱着香汗淋漓的黄梅梅躺在一边吻着她的香唇。

“你要小心一点,李超没那么容易放过你的。”黄梅梅躺在他的怀中,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说道,“他这人最好面子,你今天让他丢了这么大人,他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放心吧,就那个小鸡仔再来十个我也不怕。”老张拍拍胸脯,目的是想让黄梅梅不再担心。

只是话虽是这样说,老张的心里还是个没底,现在的这些小逼崽子坏得很,指不定想出什么损招来对付他,要是单打独斗他老张绝对不怕,就怕背后使什么阴招,他怎么都招架不住。

两人在体育馆里痛痛快快的满足了之后,就一同离开了这里。

今天是黄梅梅突然收到风声,所以才临时跑回了学校,今天一过,她又要回到家里乖乖呆着,和老张分别在两个地方一同饱受情欲之苦。

黄梅梅被老张粗大的那活搞得成了瘾,即使在家也天天想着那黑蟒一样的东西,只能暗自在心中祈祷时间能过得快一些。

又是一天,体育馆里的小插曲总是让老张的心中隐隐不安,于是他拿着手电想要在学校里四处逛逛散散心,没成想走到学校花园中心的草丛里时突然听见里面传来的呻吟声。

这声音老张可不陌生,只要黄梅梅在时,他每天都能听见这番让人酥了骨的叫声,光是听听这样的声音,他久未发射的加特林就血脉喷张,心里直痒。

这一定是那些没走的学生小情侣偷偷在这偷情,这些年轻人果然玩得开,在这种地方也不怕被人发现。

他关掉了手电,悄悄的走了进去,只听一男一女的声音在草丛之中响起。

老张定身一听,咋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呢?

“妈的,你说你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扫兴,你说你这么会夹干什么,每次老子刚进去就被你弄泄,还爽个屁啊!一点当男人的感觉都没有。”

“对不起老公……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女人的声音听上去十分委屈。

“你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那就是怪我没用了?像你这样的女人,活该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满足你!真是晦气死了,早知道就听我妈的话不娶你了!”男人的话停下来之后,老张就隐隐的能听见草丛中发出一阵阵的啜泣。

不过此时让他震惊的不仅是这对男女的谈话内容,而是这个女人的声音他十分熟悉!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叫他去换灯泡的英语老师刘丽!

老张躲在草丛中惊讶于自己的发现,要知道刘丽可是整个学校身材最为火辣的女人,多少男性教职工都拜倒在她那丰盈肥美的臀部之下。

平日里刘丽光从保安室路过就已经足够让他魂牵梦萦了,没想到她老公居然因为这种可笑的原因嫌弃她!

他偷偷的露出了一只眼睛往刘丽他们的方向看去,只见那尤物下身赤裸,黑密的草丛在月光下显得分外性感神秘,女人光着大腿不停摩擦着自己的下身,俨然一副没有得到满足的样子,再转眼一看他老公,那活小得就跟一根牙签一样!

望着刘丽咬着嘴唇欲哭的可怜模样,老张的心都跟着碎了。

以前就听说过三十多岁的刘丽有一个不争气的老公,因为长时间不在家,两个人几乎很少独处,现在看来刘丽的日子过得也十分不好。

那男人骂骂咧咧的提上了自己的裤子,老张连忙从草丛中跑了出去,整个人还处在一种奇妙的震撼之中,只要一想起那个男人虐待刘丽的样子,他就恨不得冲上去给那个男人一拳。

可是就算他气也没办法,这毕竟是他们的家世,身为一个局外人,他什么都做不了。

思来想去,他又想起了黄梅梅娇俏的身影,今天这两个人男人算是让他彻底想明白了,一个男人家里有钱又有文凭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连人都称不上,自己的女人都不能好好的护着,他老张一定会好好照顾黄梅梅,绝不能让她手半点委屈。

正想着,老张心里就越发的思念起了黄梅梅,走出十步就叹了九声气,等到他打开自己的门看见门里站着的那抹倩影时,他整个人都惊呆了!

他心心念念的美人儿居然站在他的床边对着他温柔的笑着!

“你……你怎么?”老张激动得语无伦次。

“哼,怎么,不高兴看见我来呀?你找到别的野女人了?”黄梅梅撅起了小嘴,一副不满意他的模样。

今天回到家之后,她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脑袋之中居然还闪出了想让老张当他男朋友这样荒唐的想法,只是出现一秒之后就被自己否定了下来,但心里却越来越乱,于是趁着半夜偷偷跑了出来。

“怎么会呢,你是我的心肝宝贝,我巴不得你天天呆在我的身边。”老张一把冲了过去,将黄梅梅死死的抱在了他的怀中。

丰满的双峰压在他的胸肌上,那充满男子汉的气息让黄梅梅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两个人就好像久未见面的小情侣一样紧紧相拥着,不知不觉老张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好像湿了一片,难不成是她哭了?

他有些手足无措的抱着黄梅梅,正打算开口哄,黄梅梅就主动握住了老张的加特林,温柔缓慢的揉了起来,“你这个大坏蛋,大色狼,今天换我让你舒服舒服。”

说完,她也不管老张的反应,直接将他按倒了床上坐着,张开腿跨坐到他粗壮的双腿上。

女孩的动作野蛮又骄横,可偏偏这样的黄梅梅让老张的心中又产生了不一样的感觉,心甘情愿的坐着一动不动,任由她自己一阵乱动。

黄梅梅咬着嘴唇,居高临下的看着老张,痴痴的看着老张被风霜敲打过的脸,一时之间竟觉得这张其貌不扬的脸是她见过最英俊的样貌。

她看得出来,老张是个真正的铁血男儿,越是了解他,就越是被他淳朴不做作的内在吸引。

“你的东西可真是折磨死我了……真想一辈子跟你在一起……”黄梅梅低下头,小声的在老张耳边开口。

女孩温柔的呼吸带着她身上特有清香让老张浑身一震,难以置信的抬头看她,“小梅,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你坏,只知道欺负我。”黄梅梅低下了头,不敢再多看老张一眼,小脸因为害羞而彻底红了个透顶。

“怎么会嘛,疼你还来不及,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

“哼,坏蛋,谁知道你这话是不是说出来哄我的。”

“怎么可能会哄你嘛,你是我心肝宝贝,我可爱死你了。”

两人在床上紧紧的交合在一起,心灵和肉体从未有过像今天这样契合过,他们就像身在伊甸园的亚当和夏娃,此时忘记了所有的烦恼,只知道相拥着的美好。

整整一夜,黄梅梅都在尽心的伺候着老张,直到第二天早上她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只是后面每隔几天,黄梅梅都会借口有事偷偷跑到保安室里来和老张共度春宵,人也变得越来越贤惠,还常常给老张洗起了衣服。

到后来更是俨然变成了一副恋爱中的小女人的样子,常常撒着娇要老张抱着她搂着她,那细滑的腰肢和曼妙的身材让老张的心都化了,人都酥了。

黄梅梅的变化让老张觉得自己以前的日子都白过了,这样美妙可人的天使简直就是老天爷奖赏给他的恩赐,只要有她的存在,不管日子再难熬老张也觉得自己心里有了盼头。

可黄梅梅好歹还是个学生,不可能抛弃学业整天跟老张腻在一起,于是一个星期里总有那么两三天他不能见到自己心尖尖上的人,每一次到了这种时候,他总会一个人出去散步。

这天他又闲来无事的在学校里面到处溜达,谁知刚走出去几步就看见了刘丽的那个猥琐老公,只见他偷偷的躲在路边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没过一会穿着一身职业套裙的刘丽就出现在了路中间,猥琐男眼睛里露出了精光,一扯就将刘丽扯了过来。

刘丽惊呼着挣扎了好几下,一抬头才发现是自己的老公,连忙小声骂道:“下次能不能不要用这么变态的手段了,你喜欢刺激,我不喜欢。”

听她的语气好像这个猥琐男经常做这样的事情,并且常常强迫她做这种事。

猥琐男对她的话充耳不闻,一把将她按在树上,不由分说的扯起了她的丝袜

那男人蹲在刘丽的桌子底下,红着双眼将她的黑色完全扯烂,然后也不顾刘丽的反抗直接将他细小的东西挺进了刘丽的身体。

十秒钟之后那猥琐男就打了一个激灵,虚脱一样的从刘丽的身体里出了来。

“干!这个男人简直没用到极点。”老张在一旁看得牙痒痒,想要胖揍男人一顿的心情越来越明显,但看见刘丽被他这样糟蹋的样子,他的心里竟莫名的升起了一股双感。

要是把那个男人推开,现在压在刘丽身上的人是他……

老张正幻想得起劲,那边的两个人已经结束了整个战争,猥琐男倒是一副满足了的表情,只是刘丽十分郁闷的低着头,整理着自己被弄乱的衣服。

真是背时,身材这样火辣的女人竟被这种猥琐男糟蹋,真是暴殄天物!

他叹着气,悄悄的从草丛中退了出去,身下那活因为刚才的场景而涨得老高,还好今天黄梅梅有空来了学校,不然今晚他铁定睡不着!

黄梅梅虽然不知道老张今天怎么了,但是自己的男人突然变得有力了起来,她心里自然是高兴到了极点,喊出的声音也大了许多。

一直到半夜老张才将自己体内的东西全都丢了出来,只是在最后的时刻,他身下黄梅梅的紧俏的屁股好似变成了刘丽那肥美的臀部,就连两人的脸也重合了起来,让老张分不真切。

结束之后老张感叹了良久,要是将刘丽也变成自己的女人那就好了……

很快,开学的日子就来临了,因为新学期要做的事情格外的多,所以黄梅梅的时间开始变得越来越少,好不容易有了来的机会,又碰巧遇到学校查寝,没办法老张就只能用老办法来解决自己心中积郁的邪火,一个人偷偷的跑到了体育馆里释放精力。

谁知他练习到一半的时候,从门口盈盈走来了一道倩影,老张定睛一看才发现是这段时间惹得他心痒痒的刘丽!

最近他时常偷窥到刘丽和她老公在草丛之中的来往,现在猛地一看见真人竟觉得有些尴尬,好在刘丽对老张态度一向良好,主动跟他搭起了话。

那鲜艳的红唇衬上她的大波浪,让刘丽原本就妩媚的女人味激发得更加厉害,特别是因为过份肥美而不是抖动的酥胸和翘臀,老张的双眼简直都快要粘上去了,心想老子现在对你身体熟悉得哪怕是你现在穿上了衣服,我都知道你没穿的时候是什么样。

“老张,你帮我把这些东西搬进去吧,明天下午我还要用。”刘丽微微一笑。

老张自然拍拍胸脯,和刘丽一起把东西放了进去,做完事情之后刚想离开就听见门口传来了动静。

“宝贝,你想不想我?”听声音好像是教导主任孙主任的声音。

“讨厌,门还没关呢!”另一道声音十分揉合,但却让刘丽的双眼瞪大,因为这是她学生宁雪的声音。

“怕什么,这样才刺激呢!来吧宝贝,想死我了。”

“等等!”宁雪拦住了孙主任的动作,“我答应了你,你可要记得把这个学期的奖学金给我留一份。”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你看看你的屁股,多紧啊,我今天一天都在想着它,来让我好好摸摸……”

“你坏死了……啊!不要摸人家那里,受不了了……讨厌……”

老张和刘丽躲在里面的小屋里连个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外面的两人发现,没想到一直德高望重的孙主任居然会跟学生一起在体育馆里做这种事,而且听他们说起来好像并不是第一次了。

他偷偷伸出去了一只眼睛,只见那女孩浑身透白,看上去十分的娇小可爱,双腿被高高举起,一个黝黑的脑袋正在腿间努力。

这女孩虽然样貌和身材都不错,可是比起他的黄梅梅还是差了一大截,老张在心里暗自评价,一双眼睛却因为外面的场景而瞪得直直的。

那宁雪被孙主任弄得头脑发晕,一只小手已然小心的给孙主任的某个地方揉着,没过一会她主动蹲了下来,小嘴一张,孙主任也被宁雪迷的七荤八素。

平日里受人尊敬的教导主任竟然变成这个样子!刘丽在一旁看得呼吸急促,差点惊叫了起来。

老张转过头连忙让刘丽小声点,转过头继续看体育馆中两人大战。

体育馆内两个人的大战正式拉开序幕,肉体的撞击声混合着女生特殊的尖叫响彻整个房间。

老张身旁的刘丽羞得满脸通红,身体不停抖颤,那被禁锢着得双峰也随着她的频率来回荡漾,看着老张口干舌燥,心里直道这个刘丽真是个不择不扣的妖精。

体育馆里的两人浑然不觉还有两双眼睛盯着他们,说话也越来越下流,一边说一边用着老张以前从来没见过的姿势缠绕在一起,刘丽看着面前的场景,脸越发的红润起来。

又隔了十几分钟,大战中的两个人才停下了彼此的动作离开了体育馆,而这时的刘丽早就因为刚才面前的场景双腿发软,连站也站不住,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上,老张赶紧伸出了手接住了刘丽。

谁知这一接一只手就恰好搭在了刘丽的翘臀上,老张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捏紧了自己的双手。

那软绵的触感就像捏住了一团棉花,刘丽被老张这样一刺激,立马轻声哼叫了出来。

“刘老师……”老张握着刘丽的柔软忘情的叫了声她的名字,昔日里一直被他当作女神的女人居然被他抓住了敏感部位。

“啊!”刘丽被老张这样一喊才清醒了过来,连忙从老张身上退了袭来,“今天的事……谢谢你了,我还有事再见!”

刘丽兔子一样的逃离了体育馆,刚才她居然对一个保安动了情!要是被她的老公知道了,她免不了又要受一番委屈!

老张怅然若失的望着刘丽逃跑的背影,心里挺不是个滋味,不过他还有黄梅梅,这样一想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了。

只是回到了保安室,一想起今天的场景老张就觉得涨得生疼,紧等慢等等了一天才重新等来黄梅梅。

好在第二天黄梅梅就得了空,跑到保安室里跟老张两人度过了快乐的一个下午,老张的燥火才得以平息。

到了晚上老张照例去教学楼里检查各个办公室的门窗是否锁好,走到刘丽的办公室前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她还没下班,并且轻巧的在里面哼着歌曲。

他悄悄的往里面看着,那女人红火的唇瓣微微轻启,穿着黑色细跟的小脚一下一下的在地板上点着节拍,发梢处不时落下了几根碎发,看上去显得另有一翻风味。

“欸,老张。”刘丽发现了门外的老张,主动对他打了招呼,“上次不是让你帮我搬下那些东西吗,现在能帮我搬过来吗?”说完她想起了昨天下午两人看见的光景,俏脸一红

“噢……好,我马上就去帮你搬过来。”女人娇羞的样子让老张得得呆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两人一前一后的往体育馆走去,因为昨天发生的事情,所以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今天并没有发生像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情,让老张不由得觉得有些惋惜。

他搬着仪器跟着刘丽重新回到了办公室,从后面望过去,刘丽扭动翘臀的背影似乎马上就要与这诱惑神秘的黑夜融为一体……

搬到地方,刘丽客气的转过头道,“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老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一个人不知道还要跑多少趟,进来喝口水休息一下吧。”

“哪里的话,能够帮到刘老师是我的荣幸才对……”

“啊!”

老张的话音还没落下,眼前的美人儿穿着高跟的脚突然崴了一下,还好老张眼疾手快将她抱在了怀中。

“你没事把刘老师?”

“我的脚好痛。”巨大的疼痛感疼得刘丽小声得啜泣了起来,老张也被她脚上的伤势吓了一跳,洁白的脚腕上登时起了一块巨大的红包。

好在老张年轻的时候经常走南闯北,所以关于怎么样医治跌打损伤也略知一二,当下就将刘丽抱回了办公桌前坐着,脱下了她的鞋子。

刘丽惊呼一声,想要阻止老张的动作,就听他说明了自己的意思,只能红着脸让他继续他的动作。

娇小可人的脚被老张握在手上,时不时的散发出一阵清香,老张不由得有些心旷神怡。

他吞了吞口水,黑色的丝袜紧裹着她娇小可人的小脚,顺着往上看就是女人笔直修长的双腿,再往上看就是刘丽最神秘的地方……

察觉到刘丽将信将疑的眼神,老张暂时收起了自己的心思,用自己从前跟着按摩师傅学习的方法找准穴位,轻巧的帮着刘丽揉捏起了她的踝关节。

粗大的手掌还散发着阵阵温度,原本刘丽只是想着让他试一试,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保安竟真的有两把刷子,她的脚踝不仅不痛了,还渐渐有着消肿的迹象,并且他这热乎的手掌压得她好舒服,被他抓住得地方都涌出一种酥麻得感觉。

上次跟老张一起偷窥的事情还让刘丽的心中思绪万千,只要一想到那个场景她就止不住的脸红心跳,对老张的感觉也有了些许的变化。

可老张完全没有察觉到刘丽的变化,只觉得握着女人的小脚心中的火气又变大了几分,他握着女人的小脚,不停的摩梭着她的肌肤,三分真功夫七分吃豆腐,刘丽被他的动作弄得忍不住想要呻吟出声。

还好一套功夫下来要不了十几分钟,而刘丽的脚也好了大半,只需要明天再来一次就能安全康复了。

当天晚上,老张回到保安室之后竟第一次完全将黄梅梅想象成了刘丽的样子,表现神勇极了,生生的将黄梅梅在床上折磨得死去活来,连连抱着老张求饶。

第二天,老张又比着时间去到了刘丽的办公室,谁知这一次不仅是刘丽在,她那个猥琐男老公也在办公室里,一看见老张来了他立马奸笑着走到了老张的面前。

“我就说你怎么下了班老不愿意回家,原来是在外面有了男人啊,看看你的眼光,找个什么不好,非要找个长得这么样挫样的,怎么,他能满足你?”猥琐男冷笑着走到了老张的身旁,伸出他的手拍了拍老张的脸。

刘丽的神情猛然一变,面带不善的瞪了一眼猥琐男:“陈彦你疯了吗,你对着老张说些什么胡话。”

“我疯了?你这个臭女人居然还敢说我!”猥琐男举起了自己的巴掌,眼看就要打在了刘丽那张娇柔美丽的脸上,老张迅速的挡在了她的前面,定定的抓住了男人的手腕。

“我虽然只是个保安,但我这辈子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种打女人的男人。”

看着老张挡在自己身前,刘丽从来没有觉得这个身高只有一米六的男人这么伟岸过,他身上带着陈彦身上所没有的男性荷尔蒙。

陈彦见这个卑贱的保安居然敢阻拦自己的动作,当即就准备抽出手来狠狠的教训他一顿,谁知老张的手像只铁钳一样死死的抓着他,他差点将手扭断了也没能把手抽出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29389.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