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污很湿的小说详细片段描写:老外性暴力过程

“黑娃,别费贫,睡吧!嫂子明天要去王家的果园,你也要去放牛,再不睡明天起不来了。”嫂子反过小手,温柔的拨弄我的短发。

“嗯!”我闭上眼睛,嗅着嫂子醉人的幽香,很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十点多了,嫂子早就走了。

闻着熟悉的幽香,看着肩上的黑色发丝,我醉了。

要是我真的娶了嫂子,以后天天和她睡在一起,小日子就幸福了。

“嫂子,黑娃要娶你当老婆。”我握着拳头,激动的呐喊着,坚定了守护嫂子一生的信念。

想到嫂子去了王家果园,我担心王大山和王四虎这对狗父子欺负嫂子,顾不上胡思乱想了,换了衣服,锁了门,跑步向王家果园赶去。

黑桃村虽然是一个偏远的山村,可这儿远离城市,没有污染,空气新清,土地肥沃,日照时间又长。黑桃的营养很丰富,远近闻名,畅销好多大城市。

王家是大户人家,承包了一半的果园,另外一半大部分被村里的干部包了,没关系,没人脉的村民休想包果园,只能帮他们打零工,赚点辛苦钱。

我很快赶到了王家果园,避开那些讨厌的狗腿子,钻进了果园,顺利找到了嫂子。

我猫在草丛里,伸长脖子向嫂子望去,发现嫂子啥都没做,正在和王大山这老家伙说话。

王大山今年六十多了,是上任支书,退下来之后承包了大片果园,技术过硬,很快赚了大钱,成了村里的首富。

“雪梅,你白天泡着枣子,到处跑,会不会掉了?我帮你看看。”王大山伸出鸡爪似的爪子向嫂子的小手抓去。

嫂子叫陆雪梅。

这老不死的居然亲昵的叫她雪梅,还动手动脚的,果然没安好心,想利用泡枣子的机会占嫂子的便宜。

“山叔,你放尊重点,我欠你的钱,只是答应帮你泡枣子,没有别的意思。”嫂子俏脸变色,急忙后退,避开了老畜生的爪子。

“陆雪梅,你装啥啊?几个月不碰男人,你不想啊?就让山叔帮帮你吧!”王大山狞笑着扑了过去。

“老畜生,敢欺负我嫂子,小爷饶不了你。”我捡了块鸡蛋大的碎石,对着王大山的裤裆扔了过去。

扑哧!

石头击中裤裆,老家伙捂着小腹蹲了下去。

“谁?”嫂子扭头四处打量。

“嫂子,我是黑娃。”我探出头,对嫂子招了招手。

文学

嫂子愣了下,发现王大山满头大汗的蹲在地上,赶紧跑了。

砰!

嫂子跑得太急了,被野草一绊,一个跟斗栽在地上。

我急忙冲了过去,一把抱住嫂子。

慌乱之中,我一个没留意竟然被嫂子也给绊倒了,脑子磕在石头上,破了皮。

嫂子看到血迹,吃了一惊,抱着我就哭了起来。

“嫂子,黑娃没事,别哭了。”我出声安慰嫂子。

可是嫂子根本不理会,把我头使劲的抱在怀里,我都快踹不过气来了。

最后索性不再挣扎,伸出手攀上嫂子的领口,由于穿了内衣,手感只是饱满的,不够柔软

嫂子被我突如其来的袭击吓了一跳,但最后也没有责怪我,一边帮我检查伤口,一边任由我手不安分动来动去。

嫂子确定我没事了,也忍不住把我手拍开,“黑娃,别摸了,叫人看到多不好意思?”

我傻傻一笑,“原来嫂子这里这么软,比黑娃的舒服多了。”

“你要是喜欢,以后回家给你碰。”嫂子抹着眼泪说着。

我心里有些惭愧,看着嫂子还没干涸的眼泪,知道她为了自己真的是掏心掏肺的,自己还这么骗她,有些于心不忍。

“不过你得答应嫂子,以后在外面,不准对嫂子乱来,不准说家里一起做的事情,不准伸手来碰嫂子我?”嫂子指着我的鼻尖严肃的说道。

“好!”我不停的点头,这点分寸自己还是知道的。

只要不被外人知道,无论嫂子和我发生什么,都不需要承受村里人异样的眼光。

“黑娃,你咋会过来?咱家的牛呢?”嫂子整理了裙子,向水塘向方走去。

“牛在水塘里,黑娃走错了路,就走这儿来喽。”我追了上去,傻乎乎的说。要是我说是过来保护她的,嫂子肯定会起疑。

“黑娃,你是傻人有傻啊!走错了路,阴差阳错的救了嫂子。真没想到,王大山这畜生这样不要脸,想欺负嫂子。”嫂子气愤愤的说。

“嫂子,没事了,别怕,黑娃会保护你哦。”我亲昵的拉着嫂子的小手,好想一辈子都这样拉着她,走到天荒地老。

看来嫂子已经识破了王大山这老狗的阴谋,一个月三百块的活儿,不做也罢。我现在清醒了,可以找别的活儿,不会让嫂子这样辛苦了。

“黑娃,你真乖。”嫂子开心的笑了,温柔的抚着我的头。

我傻傻的笑了。

“傻样!”嫂子扑哧笑了,“你要不是傻子还蛮俊的,改天给你在村里找个媳妇。”

我跺了跺脚,“我说了,我不要媳妇,我要娶嫂子,我要和嫂子过一辈子!”

“黑娃,你知道,一辈子是啥意思吗?”嫂子翻个大白眼。

“就是一直,永远……到可以做爷爷的时候,还能陪在嫂子身边。”我信誓旦旦。

可是嫂子并没有接话,我有些难受,我知道自己是在耽误嫂子,以她的学历和姿态,现在丢下我去城里也大有可为,她很难会把一辈子浪费在一个傻子身上。

我和嫂子到了水塘边,一人牵一头牛,去坡上吃草。

我家养了两头水牛,一头公的,一头母的。

天麻麻黑后,我们牵着牛回家了。

在没人的地方,嫂子主动的挽起我的胳膊,这和以往牵着我走路不一样,我们更像是一对情侣,恩爱至极那种。

晚上回到家里,一如既往的洗澡吃饭,然后嫂子喊我到她卧室里,她谨慎的锁好门窗。

坐在床上,她撩开裙子,还是让我帮她取枣子。

取枣子真的不是一个简单的活,折磨嫂子也折磨着我,一来画面香艳让我难以把控,二来嫂子动情,又极力克制,总是弄得香汗淋漓。

不过也算是有经验了,这次十分钟不到,三颗枣子就尽数取了出来,但速度太快,嫂子脸色绯红,感觉才来就停了,让她似乎有些不痛快。

她把三颗枣子里最大的一颗递给我,“黑娃,你吃掉它。”

我拿着枣子直接丢进嘴里,一股腥甜,味道很奇怪,但嚼嚼也就吞了下去,“嫂子,我感觉这枣子没有让我变聪明,反而让我难受的很。”

嫂子一愣,“哪里难受了?身体不舒服吗?”

我摇摇头,“我自从吃了这个枣子,我下边就一直难受。”

嫂子闻言扫了我那儿一眼,皱着的眉头舒展,哈哈笑了起来,“黑娃长大了就这样,不要担心了。”

我点点头,“那我去拿枣子来给嫂子泡。”

嫂子摇摇头,“今晚不泡了,今晚可能要下雨,打雷你会害怕,待会就和嫂子睡吧。”

我闻言兴奋的直点头,猴急一下就窜上嫂子的床上了。

嫂子把衣服整理好,也躺在我身边,呼吸安静。

我想抱着她,但又觉得今天已经占够了嫂子便宜了,要是再没脸没皮的去闹,可能会让她给识破,也就老实的躺着睡觉。

可是嫂子身上的阵阵幽香传来,我根本就很难入睡,下边的反应不曾消去,这阴枣绝对有壮阳的能力,弄的我可太难受了。

这个时候嫂子突然动了,她轻轻的靠了过来,嘴里喊了我一声,“黑娃,睡了吗?”

我没吱声,假装睡熟了。

嫂子又连续喊了两声,见我没应,整个人的动作也就大了起来,我知道她在干什么,随着她动作的越来越大,我能感受到她喘息的厉害。

联想到嫂子有自己动手的习惯,她应该是在排解寂寞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感觉到一只手攀到我身上来了,那是嫂子的小手,她在我的那上面游走了一圈,然后隔着裤子碰着。

我还是没动,也没吱声。

嫂子估计是确定我睡着了,所以比较放肆,小手直接滑进了裤子里,那柔软的触感还带点温润,我兴奋得不停发抖。

我偷偷睁开眼睛,黑暗中嫂子已经起身了,似乎是在撩开自己的裙子。

我还没反应过来,发现嫂子已经拨开我的裤子,翻身趴了上来……

这个时候,嫂子已经迷失了。

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成为真正的男人了,我激动得不要不要的,可是又不敢真的睁开眼睛。

可是我发现嫂子也就是蹭蹭,几次险过家门,都不得进入。

我心想嫂子是不是找不到地方呀?难道在暗示我要帮她?

我心领神会,趁着嫂子蹭来蹭去的时候,我精准的一动,冲了上去。

啊!

嫂子立刻发出了痛苦的惨叫,颤抖着倒了下去。

我脸色一变知道坏了,感觉不对,嫂子竟然还穿着底裤,我撞到布料上了!

尴尬在空气中弥漫,嫂子估计痛的眼泪都出来了。

“黑娃,你干啥?”“嫂子身子微微发抖,带着哭腔。

“嫂子,黑娃难受,想尿尿。”对此我只能装傻应付。

“难受死你算了,臭黑娃。”嫂子身子蜷缩在旁边,她有些生气。

我拉开了灯,准备看看嫂子怎么样,可是嫂子一把将被子抓的牢实,盯着我说道,“你要干嘛?”

“嫂子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嫂子把头也捂在被子里,喊道,“你先把灯关了,我没事。”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闻言关掉灯,嫂子这才松开被子,把头探出来。

彼此这么一闹,那方面的兴趣大减。

这个时候外面哗哗的开始下雨了,没多时候,黑暗中亮光一闪,一道惊雷从天略过。

我恢复智力之后就不怎么怕打雷了,但这声雷之响,也把我吓了一跳。

嫂子就更不用说了,一个女人对雷声是毫无抵抗力的,顿时大叫一声,吓得脸色发白,抱着我,瑟瑟发抖。

这时候我才明白她为什么不许我开灯了,她全身除了内裤,都脱的一干二净,若是我开着灯,岂不是让她尴尬。

嫂子趴在怀里,胸口丰硕紧贴我胸口,小腹温度又不觉上升,想要对嫂子作些什么,可是雷声紧接而至。

嫂子一声惊呼,把我抱的更紧了。

我看的出来她是真的害怕,我心里有些不忍,乱七八糟的念头全都抛弃,只是把嫂子抱的更紧一些,我要保护好她。

雷雨天气,这样的雷声一直轰鸣,竟然持续了大半夜,嫂子也哆嗦了大半夜,最后实在太困了,双双抱在一起,睡着了。

这一觉虽然雷声轰鸣,但我心里特别安静,似乎抱着嫂子,全世界都是我的一样。

东方发白,晨鸡报晓。

“啊……黑娃,快起来,快点。”嫂子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睁开眼睛,天色已经不早了,嫂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床做好了早餐。

“黑娃,起床吃饭了,待会你把灶台上的枣子给王大山送去,他们如果问你话你都说不知道就行了。”嫂子叮嘱我。

“晓得喽!”我心里清楚的很,嫂子昨天被骚扰了,今天要是再去王大山家岂不是羊入虎口,所以嫂子让我去送枣,我也非常乐意。

简单的吃了早餐,抓起裤衩穿上,然后穿了沙滩裤,接过塑料袋子,小跑着离开了房间。

我出了堂屋,刚下阶檐,发现王四虎来了。这家伙真的好魁梧,牛高马大的,一米八几的个头,壮得跟小牛犊子似的。

他带着两个跟班。一染着黄毛,一个是光头,一左一右的跟在王四虎屁股后面,跟哈巴狗似的。

王四虚压根没看我,也没看我手上的自封袋,对两个跟班打个手势,迈开粗壮的腿子,径直向堂屋门口走去。

我刚要过去拦他,黄毛和光头一左一右的挡住了我。

“他要是乱动,就好好的收拾他。”王四虎霸道的说。

黄毛两人没吱声,彼此对望一眼,哈巴狗似的点着头。

王四虎满意的笑了,甩开腿子上了阶檐。

“嫂子,臭老虎来了,他要打黑娃。”我扯开嗓子大叫,就是要提醒嫂子。

老虎是王四虎的绰号,村里好多人在背后都叫他老虎。表示他像老虎一样强壮和凶猛、狠辣和残暴。

“你们两个,是猪啊!他叫得这样大声,给我好好的收拾他,让他乖乖的闭上鸟嘴。”王四虎扭过头,狠狠瞪了黄毛两人一眼,然后跨过门槛,进了堂屋。

“嫂子,臭老虎进堂屋……啊!”我压根顾不上自己的安危了,扯开嗓子叫得更大声了,脸上突然挨了一拳,惨叫着跌了出去。

“反正虎哥发话了,往死里打。”光头不等我站稳,冷笑扑出,一记撩阴脚狠狠的踹了过来。

啪!

我小腹重重的挨了一脚。

轰!

我踉跄着后退,连退了六七步还是没站稳,撞在坝子边缘的黑桃树上,后脑门一阵刺痛,一头栽在地上。

“看我的。”黄毛狞笑着冲了过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29194.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