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道图片:龙袍下的她(H)

今天牛姐打扮的十分漂亮,上面是一件洗的干干净净的花布衣,下面却是一条短裙配着黑丝,这要是在城里人看来绝对是不伦不类的,但张晨却觉得牛姐无比吸引人。

虽然如此,可他没忘记昨天发生的事情,有些隐隐不安,心里想着不会是牛姐昨天真认出是他了,所以这时候上门来找麻烦了吧?

想到这里,张晨有些心虚,就忐忑的问道:“这不是牛姐吗,这么早来干什么?”

结果,牛姐站在门口,如水做的脸上却是一红,有些难以启齿的看着张晨道:“张晨,不好意思这么早来打扰你,我能不能进去说?”

张晨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因为昨天的事情来找他麻烦,不然他岂不是溴大了,不过同时他心里产生了一股好奇,这牛姐这么早来找他干什么?

“进来吧。”张晨想着,就让开道给牛姐进来。

结果牛姐进来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坐在位上,过了半天才道:“张晨,是这样的,我生了点病,想找你看看。”

张晨一下子就放心了,原来是来找他看病的。

大山村之前的村医本来是他师父,不过不久前,他师父死了,所以他继承了师父的位置,成了大山村新的村医。

一想到牛姐是病人,张晨就恢复了正常,问道:“那你啥病了,说来听听,我帮你看看。”

牛姐似乎难以启齿,犹豫了半天才说道:“就是昨天晚上我洗完澡,或许是染了点风寒,今天早上胸口就疼了起来。”

张晨一愣,胸口疼?

文学

所以他好奇问了一句:“怎么个疼法,说具体点,哪里疼。”

结果这句话一出,牛姐闹了个大红脸,最后想着张晨是医生,才指着胸说道:“左边疼,今天早上起来,一压到就很疼。”

牛姐见张晨表情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有些不安的问道:“张晨,不会是什么严重的病吧?你一定要帮我治治!”

牛姐将衣领子往下拉了拉,朝张晨抛了个媚眼,“要是能治好,少不了你的好处。”

张晨看得眼睛都直了,不过,他到也没有忘记给牛姐治病,见牛姐躺好,就开始了。

“张晨,是什么病,你确认了吗?”

其实这时候,张晨已经判断出来,牛姐就是那里先受了热,比较鼓胀,后来却遇冷迅速收缩,加上情绪紧张毛孔紧缩导致的拉伤。

这不算什么大病,就算不找医生不过多久就会恢复。

“张晨,你老实跟我说,不是什么大病吧?”牛姐此时脸色潮红。

“我检查出来了,能治好,但是治疗过程……”张晨有些难为情

牛姐不懂,这时候也没那么害羞,就说道:“没问题,张晨你按按。”

事后,牛姐道:“张晨,你不会是借着治病占我便宜吧?”

张晨没想到牛姐这么勾人,这时候情绪激动,下意识就点了点头。

结果牛姐来了脾气:“张晨,你也太坏了,果然是在占我便宜。”

张晨吃痛,见心思被牛姐猜透,有些心虚,不过他抬起头,却发现牛姐脸色娇红的勾人模样,一副调笑神色。

他知道是被牛姐调戏了,想他一个男人,居然被女人调戏,顿时就羞红了脸。

不过这时候,牛姐突然凑到他耳边吹了一口热乎乎的气道:“你这个坏小子,我先走了,下个疗程再来。”

看牛姐走远,张晨脑子还有些乱七八糟,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就这样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张晨的肚子也“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本来昨天去王伯家治病就消耗了不少精神,后来偷看牛姐洗澡被发现更是惊险,这都是消耗身体的事情,再加上今天早上什么也没有吃,张晨感觉现在饿得发慌。

所以他就赶紧出门,打算去嫂嫂王翠兰家蹭一顿饭。

嫂嫂王翠兰是他表哥张大胜的媳妇,严格来说算不得多近的亲戚,但两家关系不错,自从张晨父母出村再也没有回来后,除了他师父,就张大胜一家对他最好了,平日里他经常去蹭饭,所以没啥不好意思的。

不过自从去年表哥张大胜也出村打工没有回来,张晨就很少去了,要不是今天实在饿,又不想做饭,他也不好意思去一个人去见王翠兰。

主要是王翠兰也是村里的美人,身材比牛姐也不差。

两家离得不远,张晨一会儿就走到了,因为熟络的关系,他进去前也没敲门,就这么直愣愣的走进了院子。

但没想到,刚刚进来,他就听见一阵声音。

难道村里的谣言都是真的,王翠兰真的趁着表哥张大胜不在家就偷人?

想到这里,还有一丝气愤,表哥辛苦在外面打工挣钱养家,结果王翠兰却背着表哥偷汉子,真是红颜祸水,可耻!

这么想着,张晨就想进屋捉奸,不过才等他进去,他就看见让他呼吸急促的一幕。

只见一个女人躺在床上,不断的扭动着身子,这女人除了王翠兰还会有谁?

王翠兰一下子站了起来,有些尴尬的问道:“张晨,你咋来了?”

这时候张晨显得也有些心虚,就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就是来吃顿饭。”

不过好歹是有过经历的女人,再加上张晨也不算什么外人,王翠兰羞涩了一会儿,就赶紧回到屋子里。

她出来后白了张晨一眼,有些不满的说道:“来也不说一声,害嫂嫂出丑。”

王翠兰脸蛋一红,上来就给了张晨一下:“你个小坏蛋,就不学好。”

这时候张晨才回过神来,悻悻一笑,才赶紧转移话题:“嫂嫂,今天有什么好吃的,我可是很久没有吃过你做的饭了。”

王翠兰咯咯一笑,才露出一分得意,赶紧去了厨房做饭,等一桌子香喷喷的饭菜摆出来,张晨肚子咕噜咕噜叫,饥肠辘辘下,也没再想别的,赶紧大吃了一顿。

不过,吃完饭后,王翠兰却突然红着脸问道:“张晨,听说你现在是咋们村的村医了?”

张晨点了点头道:“老头不久前走了,我才当上的。”

王翠兰眼睛一亮,不过又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最后才问道:“那张晨你现在本事儿咋样?”

听嫂嫂这么一问,张晨自信一笑:“嫂嫂你放心,老头子会的我都会,绝对可以做好村医的。”

本来张晨还以为王翠兰这么问是怕他治不好人误事儿,没想到,王翠兰却说道:“张晨,那你也给我看看,嫂嫂最近有点病。”

张晨赶紧点头,嫂嫂的病,他自然是义不容辞,就问道:“嫂嫂,你最近哪里不舒服,我帮你看看?”

这一下,王翠兰却显得有些不好开口,过了好久才道:“张晨,就是嫂嫂最近,那儿有点疼。”

王翠兰见张晨脸色怪异,知道他又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白了他一眼。

这时候张晨自然明白了,嫂嫂的是那里,随后他一拍脑袋,其实早该想到了,却一直没往这反面去想。

一旦想到猜测,张晨就感觉有些把持不住:“嫂嫂,你最近是不是太频繁了?”

王翠兰没想到张晨居然这么问,顿时又羞又怒,娇嗔道:“张晨,我是叫你给我看病,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坏,整天胡思乱想的。”

张晨却摇了摇头道:“我就是在看病,嫂嫂你这病,或许就跟你自己有关。”

“张晨,你莫不是在说胡话?”饶是王翠兰,听张晨这么一说,脸也红了。

“嫂嫂,你没洗手吧?”

王翠兰见张晨一本正经,觉得他不像是在调戏自己,就红着脸点了点头,小声辩解道:“没洗手又怎么了,不都是自己身上的部件么。”

张晨赶紧解释道:“但还是不卫生啊,你想啊,手上细菌那么多,如果磨破伤口,伤口一感染细菌,就会得病。”

听张晨这么一说,王翠兰顿时哑口无言,因为张晨可没说假话。

不过正因如此,在张晨面前被说出这么羞愧的事情,王翠兰脸色通红,过了一会儿才小声问道:“那张晨,现在该怎么办?”

“生病了,自然得治,嫂嫂你别看这是小病,但万一感染严重,可能会造成更加不好的后果。”

王翠兰有些忐忑的问道:“那张晨,该怎么治啊?”

张晨自然知道该怎么治,不过一想到治疗的方法,他就浑身发热。

王翠兰看张晨的犹豫,或许是猜到了他想要怎么做,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定,不过最后咬了咬牙,红着脸用细若蚊子的声音说道:“张晨,帮我治治吧。”

听王翠兰这么一说,张晨一时间有些不自然的道:“可是……”

但他话还没说完,就被王翠兰打断了,王翠兰微微一笑,凑到张晨耳边:“怕什么,我可是你的嫂嫂,你小时候我还给你洗过澡,有什么好丢脸的。”

“那嫂嫂,你躺下,我给你看看,放心,我是医生,你是病人。”

王翠兰幽怨的看了张晨一眼,刚刚说得轻巧,现在反而有些害怕了,不过这几天真的十分的不舒服,最后还是咬了咬牙躺在床上,眼睛一闭,整个身子一动不动了。

深呼吸了一口气,俯下身来,给王翠兰看了起来。

这点小病还难不倒他,他只是找了点酒精给王翠兰擦了擦,就知道没什么大碍了。

其实这时候,王翠兰心里也十分发慌,就一把提起了裤子,不过想到自己的病,还是有些不放心,就问道:“张晨,你就这么鼓捣几下就好了,靠谱吗?”

张晨点了点头,两人的脸色都红了起来。

王翠兰家里实在不敢多待了,等治好了病,张晨就赶紧红着脸告辞,随后头也不回的溜了。

一连好几天,张晨都没敢再去王翠兰家里串门,不过这几天倒是有不少村民来找张晨治病,在他的医术下,不少村民都好了起来,所以他这个村医的名头倒是越打越响。

其实张晨刚从老头手里接下村医的职位时,还有些忐忑,怕自己医治不好,不过一连几次,他发现自己遇到的病人都能十分轻松的处理,总算是松了口气。

越是治的病人多,张晨就对自己的本事儿越有信心,同时也开始发现,自己掌握的医术没有老头子形容的三脚猫的水准,他心里有些猜测,或许一直被他视作是师父的老头也不是个什么简单的角色。

这一天,张晨刚刚送走了一个村民,牛姐就来了。

她俏脸一笑,看见张晨就不客气的道:“张晨,我来做第二个疗程了。”

张晨见状,差点都让他忘记还有疗程这一会儿事儿了。

“我来检查检查,嗯,比上次要好的多。

“张晨,你今天中午吃馍了?”

张晨看了看饭桌上摆着的馍,是王伯感谢他治好病特意送过来的,所以他就点了点头。

牛姐腮间露出一丝嫣红,一双勾人的丹凤眼一眨,突然有些俏皮的问道:“那馍馍,好吃吗?好了,我这次来接手第二个疗程的治疗,你快动手吧。”

这一下,张晨傻眼了,他怕这是牛姐的什么诡计,这回学乖了,一时间待在原地没敢动手。

牛姐反而露出一丝不满意:“怎么,快别愣着啊,难不成我还会吃了你?”

“谁知道你会不会吃了我。”张晨小声嘀咕一句。

“不好了,张晨哥,有人落水了,你快去救救人!”

张晨被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把手放下,那人已经冲了进来。

“张晨哥,你快走,晚了就来不及……”那人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张晨和牛姐用一种极其暧昧姿势坐在一起,所以咽下了刚刚的话,变成:“张晨哥……你……你这是在做什么呢?”

张晨有些尴尬,赶紧放开手解释道:“小花,别误会,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来人自然是李小花,村长的女儿,和张晨从小就玩在一起,算是青梅竹马,关系特别好。

李小花顿时也闹了个大红脸,村里的丫头都很早熟,刚刚的一幕她可知道是怎么回事儿,顿时有些不乐意的哼了一声道:“张晨哥你可不能把我当小孩子骗。”

张晨这个尴尬啊,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倒是这时候,牛姐咯咯一笑,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站起来:“原来是小花啊,听说你喜欢你张晨哥哥,不过就你那小身板,胸前啥都没有,你张晨哥哥是不会喜欢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28203.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