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醒来他的巨大还在她体内:上面和下面同时喂饱你

询问过后,他就见到了漂亮少妇眼神中的鄙夷,想来是是她坐这辆破普桑实在太过有失身份,但她终究还是迫于雨势上了车。

上车之后的她就开始了横挑鼻子竖挑眼,嫌弃座位硬、嫌弃靠背不舒服、嫌弃后排空间狭窄……甚至连座套的花色她都嫌弃碍眼。

杜老三一忍再忍的实在忍不住了,不禁怼道:“爱坐不坐,不坐下去,哪惯你这么多臭毛病!”

没成想,这一句话可就点燃炸药桶了,漂亮少妇又是拍视频又是搞威胁,扬言要到交运和交管两个部门去揭发他这个黑车司机。

当黑车司机拢共才挣几个钱,哪够这些部门挨个罚款啊?况且杜老三还指望这活儿生存呢,于是只好低下头来好言好语的赔礼道歉。

这一低头,可就算是被那个名叫余薇的漂亮少妇给抓着小辫了。

今天喊他去乡下拉她妈,明天喊他拉着她爸去医院看病,用起他来就跟用黄瓜似的那么顺手。

关键用完还不给钱,且一言不合就威胁着拿视频去揭发,这让杜老三特别恼火可又没有任何办法。

这不,今天余薇又想学车,惦记着杜老三的车跟教练车都是普桑,于是就把他拉来当起了私人教练。

当私人教练也就罢了,关键还把车憋死启动不着了,于是才有了先前那一幕。

……

将自己的车子鼓捣了好一会儿,也没发现具体毛病,这让杜老三连郁闷带恼火加上火,他还真想趁机对这美少妇做点什么。

但是十年的牢狱生活,他觉得这事还是仅限于想想就好。

可放着这么一个娇滴滴的性感少妇不干点什么,他又实在觉得亏心。

文学

于是思来想去的,他心里有了主意。

看着紧贴在余薇身上的吊带衫,杜老三暗暗吞了口唾沫,然后他装作老老实实的说道:“行,肯定行,火花塞进水了,我得找你借样东西把它吸干净。”

余薇皱起了好看的眉头,似有不悦,但还是说道:“借什么?”

盯着余薇那里,杜老三貌似赧然的说道:“女人专有的带海绵的那个玩意儿。”

余薇当时就不干了,火冒三丈,甚至脸上隐隐还泛起了羞红,这玩意儿是什么,她能不清楚?

这可以是包裹女人重要部位的东西,能随便给一个男人?

“你这个老流氓,老无赖,你根本就是想耍流氓,我要去报警抓你!”

余薇气急败坏的怒斥着,杜老三连忙作出合理解释。

“你别误会,我真不是那种人。我是可以用座椅布套或抹布把火花塞擦干净,但是这些东西会掉一些细毛,粘在火花塞上放进发动机里工作会引发起火自燃的,可那个玩意儿不一样,它里面的海绵能吸水,还不掉毛……”

一通看似合情合理的胡诌八扯,直把余薇扯懵了,但她还是有些犹豫。

于是杜老三又下了猛药,“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会强迫你,只不过天色渐渐黑了,要是修不好车,可能咱们俩就得在车里过夜了。”

余薇不想脱下那玩意儿递给面前这个低贱的中年黑车司机,可是她更不想真的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个电话信号都没有的路旁车上跟他过夜。

所以思来想去的计较过后,她羞怒地瞪了杜老三一眼,兀自上了车。

“不许偷看!!!”

吗的……你说不看我就不看啊?

余薇上车后,杜老三打着雨伞在外面,利用雨伞遮盖着脑袋,但一双贼眼却透过伞下望向了车内。

雨水跟车玻璃贴膜模糊了一定的视野,但他依旧能看个大概。

这时候性感少妇余薇正掀开吊带衫,露出了小蛮腰

这娘们儿的皮肤真白嫩,就跟婴儿肌肤似的,而且腰身上没有半点赘肉。

杜老三是看在眼里急在心头,琢磨着要是能从后面扶住这样的小蛮腰,做点什么事情,那该有多舒服!

他歪歪的同时,他注意到余薇的吊带衫也越掀越高,最终露出了那地方。

纵然那地方被粉色的那玩意儿遮掩,却也依旧暴露出了最上方惊人诱惑的白皙,尤其是在那玩意儿的聚拢下,事业线深不见底,让他大为兴奋

当看到余薇的一双白皙小嫩手绕到身后时,杜老三都紧张的不敢眨眼了,惟恐错过了接下来那种美妙风景。

但可恨的是,余薇也个性感少妇也太谨慎了,竟然躺倒在了座椅上。

这样一来,前排座椅恰好就挡住了杜老三的视线,这把他给急的啊……

当余薇再坐起身来时,吊带衫已经重新掩盖了她娇媚的身体,再难见曼妙。

杜老三很是失望,白谋划了一顿,最终就落一女人的贴身玩意儿。

余薇敲打车窗,杜老三上前,然后车窗放下,那玩意儿在羞恼的目光中被递了出来。

接过那玩意儿,其上还有属于余薇娇躯的余温,温热而斥满诱惑。

这是件浅粉色系玩意儿,白色蕾丝花边在上面勾勒出了荷花样的图案,幻想穿在余薇身上后,应该就如同两朵荷花托着,极尽诱惑。

车窗重新升了上去,余薇坐在车内扭头向一旁,看起来很是羞人。

这更好,趁她不注意,杜老三将带有余薇娇躯余温的玩意儿捧到鼻前,深深嗅了一下。

我的天,那种碰触在鼻尖的温润、那种醉人的芬芳,简直是迷的他神魂出窍。

很过瘾,真的很过瘾,杜老三感觉这相当的刺激

在这种刺激下,他渐渐的想要更多。

于是他脑筋一转又敲打起了车窗,“余薇大美女,你得下来继续帮我打伞,不然我安装的时候雨水滴进发动机的缸体里,咱就白忙活了!”

这是个正儿八经的理由,余薇纵然有万千的不情愿却也没办法,她只能下车。

而在她下车的第一时间,杜老三就见识到了她那里的波澜壮阔。

真大啊!

薄透的白色吊带衫已经被雨水打湿,此刻因为没有了那玩意儿的缘故,正紧紧贴合在余薇的那里,将其曼妙彻底勾勒出来。

那种惊人的白,那种醉人的嫩,简直要让久旱的杜老三窜鼻血!

余薇显然注意到了杜老三迷离的目光,她顿时大羞恼,拿玉臂掩住的同时恨恨催促着他赶紧去修车,并再次以揭发他这个黑车司机而要挟,警告他规矩点。

没办法,杜老三只好恋恋不舍的将目光挪开。

来到车前头,掀起前机盖的杜老三继续修车,而余薇则心不甘情不愿的为他撑伞。

只是今天风雨交加,裹挟着雨势的大风导致余薇没拿住伞,以至于倾盆大雨全浇落在发动机上了。

杜老三正愁没理由解释为拿了这位大美女的贴身小玩意儿却修不好车呢,这下倒有理由了。

他扭转过头愤愤瞪视着余薇,直把余薇瞪的不敢迎视他目光。

“你瞪什么瞪啊,我又不是故意的!”

虽然话吼的凶,但底气却没有几分,显然余薇也知道自己理亏。

“进水了,没法修了,只能拖去汽修厂拆发动机。”

没好气的嘟哝过后,杜老三就上了车。

上车不多会儿,余薇也跟着上车了,伞都刮跑了,她总不能在雨里淋着。

不多会儿,后排传来了余薇的询问,询问眼下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手机又没信号,这条盘山道很少有来车,等吧!”

回答过后,杜老三就通过后视镜看到了余薇不甘心的掏出了手机,各种姿势各种角度的找信号,但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失败了。

不过她那一通的忙活,倒也让杜老三看到了不少曼妙好风光。

于是他又忍不住的泛起了心思,故意把车内灯的保险拔了。

眼下天还勉强亮着,可再过不多会儿就该彻底黑下来了,到时候车内乌漆嘛黑的,余薇这个漂亮的美少妇,还敢自己坐在后排?

越想越兴奋,杜老三开始暗暗期待黑夜的到来。

终于,在半个小时后,天彻底黑了,而余薇的表现,也越来越紧张。

“能不能开灯啊,我、我、我怕黑……”

杜老三很痛快地按下了开关,车内灯也理所当然的没亮。

当他表示车内灯坏掉后,余薇气急败坏的抱怨着这是辆超级破车。

可抱怨的声音很快就淹没在她对黑暗的恐惧中,于是她渐渐沉默,畏缩在车后排座椅上,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杜老三能猜到余薇的恐惧,于是再起心思,他说突然问道:“什么声音?”

余薇仔细凝听,除了风的呼啸和雨点的拍击,她没有听到其他声音。

“没有啊?”

“不对,肯定有声音,赶紧把车门落锁!”

杜老三笃定的凝重,让余薇心里有些发慌,连忙按下车锁,又询问怎么了。

杜老三说,“我记得之前在网上看了条传闻,说是前年后面那座山上有两个女孩被人杀了分尸埋藏起来,之后这条路上就经常发生诡异的车祸,都说遇到两个女孩,一个没有头,一个只有上半身,喊着还她们的命来……”

“你别说了,别说了!”

后座传来了余薇惊慌的尖叫声,那刺耳的尖叫声中斥满了恐惧。

幽黑的夜晚,凄惨的女鬼,这果然是女人最害怕的东西!

这时候,杜老三甚至都能听到身后传来牙齿打颤的声音。

通过后视镜,他能隐约看到余薇这时候正双臂紧抱着她那双蜷缩起的玉腿,甚至连裙下曝露出的风光都顾及不到了。

但很可惜的是,驾驶室内幽暗,根本看不清楚内里的美好。

杜老三隐隐有些失望,但他今晚还想要得到更多,所以他继续作为。

边假模假式的道着歉,表示自己不该说这个,边将两瓶未开瓶的矿泉水递给余薇,示意她喝口水压压惊。

想来余薇也确实是吓怕了,竟然接连把两瓶矿泉水都干了个底朝天。

杜老三脸上泛起了得意的笑容:外面暴风雨夜一片漆黑,我看你喝这么多水过会儿憋尿了怎么办!

又在车里待了半个多小时后,后座的余薇开始坐不住了,几次望向窗外,又几次被窗外的黑夜所打败。

杜老三多坏啊,竟然吹起了口哨,还美其名曰‘吹首歌让你放松放松心情’。

这给余薇气的啊,恨不能脱下高跟鞋来敲他脑袋!

又煎熬了小半个小时,余薇彻底熬不住了,想下车又怕黑,不下车又不能在车里解决,于是纠结再三,她羞涩的开口问道:“杜哥,你能不能陪我下去一下?”

杜哥,这温柔的小腔调,这腻人的小称呼,之前不还是‘你、你’的吗?

对于余薇态度的转变,杜老三心里特别受用,但这可不是他所期待的。

他所期待的是近距离观赏下余薇娇躯的迷魂性感,于是他装傻询问余薇有什么事。

余薇很羞人可小腹处更急人,她只能红着脸低声说道:“我想方便,我怕黑。”

这正是杜老三心中求之不得事情,他痛快答应下来,并且表示会背对着她。

余薇心里松快了不少,同时也为之前对杜老三的态度而感觉到愧疚。

此刻她觉得,杜老三真的是个好人,虽然没有什么文化,可确实对女性特别尊重,而且没有任何坏心思。

两人下车,余薇面对着车头,而杜老三则十分守规矩的背对着她。

余薇回头看了眼背对她为她撑伞的杜老三,愈发觉得这确实是个老实人。

然后,她就迫不及待的掀开短裙,褪掉了双腿上的薄透丝袜,连同那小玩意儿也褪掉,蹲在了地上,暗自催促着自己赶紧解决完这件尴尬的事情。

可越想快越解决不出来,这让她心里特别特别的着急。

人家杜老三就不着急,始终背对着余薇,不过趁余薇不注意后,他竟然岔开腿弯下腰,然后把目光望向了背对着她的余薇。

这时候余薇的绝美的风景彻底暴露在杜老三的视线中。

他期待着看到更多属于余薇这个美艳少妇的娇媚,于是他更加竭力的弯腰。

但很可惜的是,由于光线实在太过晦暗,根本看不清楚,这让他相当遗憾。

不过遗憾之余他也想到了新的办法,没法亲手去触碰那美好,那就适度的撩一撩过过瘾也好。

于是他调整伞面倾斜度,恰好让雨水落下,砸在了余薇小蛮腰之下的那美好之上。

‘啪嗒’、‘啪嗒’……

一滴滴水珠的落下,砸在余薇身上回馈出来细微的声响。

与此同时杜老三也注意到,这些落下的水珠,正顺着余薇的身躯往下流动……

随着‘呲呲’声的响起,杜老三故意纵容的水珠侵袭行动宣告失败。

这把他给急的啊,明明知道那声音意味着什么,可偏偏就是看不清楚,心里猫爪狗挠的,恨不能直接把余薇给扑翻,然后仔细看个清楚。

只是这事显然不能做,他内心更加燥热了。

余薇成功解决完个人问题后,迅速起身提上丝袜和裤裤,紧接着便转身去关注杜老三,她还是惦记着身后这个中年男人会不会老实规矩。

转身过后,她发现杜老三规规矩矩的站着,手还放在身前,简直就是君子。

这让余薇心里特别过意不去,这么老实的男人,自己先前还死命的欺负人家。

重新回到车上后,余薇对以前的所作所为进行了诚恳的道歉。

“杜哥,以前我真的挺对不起你的,一直都误以为你是那种流氓无赖,真的很对不起。”

她还说了许多,都是发自肺腑真挚的道歉。

杜老三很大度,表示这些都不算什么,这让余薇愈发觉得杜老三真是个好人。

随后的时间里,两人在闲聊中聊起了自己的家庭。

从余薇的自述中得知,她以前是个空姐,在飞机上工作时结识了现在的丈夫。

她丈夫是某公司的业务总监,钱确实不少赚,但整年天南地北的飞着,偶尔回到家中几天,也是跟同学、朋友、亲戚聚会。

再具体的余薇不肯再说了,但从她那张挂满苦楚的脸蛋儿上可以看出来,她有丰富的物质生活,但日子过的并不舒心。

在杜老三想来,应该就是她男人没把她给伺候明白。

三十岁刚出头的性感少妇,正是需求旺盛的好年纪,加上她又那么漂亮,走在大街上肯定不少牲口向她投去火热的目光。

自身没有得到满足,外界又那么多侵袭的目光,她能幸福才怪呢!

看透这点,杜老三的想法越来越深入,他已经不再满足于饱眼福,他想要得到更多,最好能做点利人利己的事情。

恰好余薇问起他的生活,于是他就打开了话匣子,把自己成功包装成了一个被人骗财又骗进了监狱的男人。

“她告诉我她被那人强了,我当然忍不了自己的老婆被别人欺负。于是我就跟那人动手,结果一时失手不小心把人打成了终生残疾。”

“直至入狱后我才发现,这一切本都是骗局。不过我不恨她,她只不过是想借这件事情骗我跟她离婚而已,只是她也没想到我会那么冲动……”

杜老三成功把自己包装成了一个至情至性的男人,他所篡改的故事让余薇听者落泪,特别特别的感动,直说这才是真正的爱情,这才是光明大爱!

又闲聊了会儿,然后杜老三就询问能否放倒座椅躺会儿。

放倒的座椅会触及到后座,只要余薇同意,那么他就能近距离赏阅美人了。

只是没成想,余薇不仅同意,且还表示她也坐的有些累,想要去副驾驶躺着。

这当然是好了,不过外面风雨愈加急促,所以她选择从后排爬到前排。

在余薇低头从前排两座椅中间穿过的时候,透过她吊带衫领口,杜老三望见了里面的美景,让他过足了眼瘾。

那轮廓、那质感,让他心里火烧火燎的。

就在他火气越来越旺的时候,很是突然的,余薇被座椅别了一下,身形不稳向他趴了过来。

这时候杜老三也没多想,本能的伸手去搀扶。

结果这一扶,手掌中就感受到了大片温热,而且特别酥软。

尤其巧合的是,在双指并拢的时候还不小心夹住了什么,换来了余薇一声醉人的嘤咛,“啊!”

手中感受着温热饱满的傲人,耳中传来直钻心窝子的醉魂嘤咛,杜老三当时就疯魔了,最直观的反应就是某个地方!

但更加巧合的是,余薇那张魅惑人的漂亮脸蛋儿,恰好就埋在他双腿上方。

于是这就导致那声醉人的嘤咛刚刚出口,就被堵住了……

杜老三相当得惬意相当得爽,他直感觉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当黑车司机。要不然的话,哪来今日这种美好!

只是他惬意了,余薇却羞到不行不行的,赶紧狼狈地爬起身,原本白皙的脸蛋儿此刻通红通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

也是杜老三反应机敏,在余薇刚刚脱离他身体的时候,他就赶紧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一切都只是意外,绝非有心,而且语气中斥满了尴尬。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28011.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