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我会添得很舒服:污到湿小黄文

 

刘思雅没想到韩大力动作如此迅速,吓了一跳。但听到询问,她还是点了点头。

 

 

韩大力见此,二话不说,对着身下胖子面门就是一拳,“死胖子,今天不还钱,我打死你!”说着,韩大力左右开弓,将胖子直接打成了猪头,嘴巴都流血了。

 

 

看到这样一幕,莫说那年轻貌美的姑娘吓了一跳,就算刘思雅也吓到了。

 

 

韩大力真是一言不合就动手,粗鲁,冲动,活脱脱一个莽夫。

 

 

这样打,不说打死人,就是打伤了也得赔钱。

 

 

刘思雅很苦恼,也很生气,觉得韩大力太冲动了。

 

 

可当胖子苦哀哀地求饶,说要立刻还钱,刘思雅惊呆了。

 

 

等到黄总拿出手机当场转账,刘思雅依旧难以置信。她欢喜地忍不住流出泪水,扑向韩大力,紧紧抱着。那种亲密模样,倒真像是一对夫妻,而不是另一种关系。

 

 

刘思雅的身体很软,身上的香味很独特,很醉人。韩大力被拥抱着,只觉得浑身燥热。

 

 

可韩大力此时异常冷静,他拍打着刘思雅的肩头,便把刘思雅推开,然后和还没离去的黄总道:“死胖子,我告诉你,不要平白无故污人清白。我是她姐夫,不是什么不正当的关系。还有,告诉其他几个老赖,赶紧把钱还了。不然,我让你们一个个都不得安生。只要有我在,你们这帮孙子别想欺负小雅!”

 

 

看到韩大力威武的模样,刘思雅一阵感动,对韩大力的厌恶少了很多。

 

 

等到事情处理完,刘思雅立马带韩大力去吃了一顿大餐。

 

 

不知道是不是太过兴奋,刘思雅喝了点红酒,紧接着就脸面酡红,脑袋也晕乎乎的。

 

 

韩大力很喜欢这样的刘思雅,他觉得这样的刘思雅比平时多了一种慵懒与放松美。

 

 

这个时候,韩大力也没有多想,就是欣赏着刘思雅的美,然后搀着刘思雅回了酒店套房。

 文学

 

 

及至他把醉醺醺的刘思雅朝沙发上一放,他的目光朝刘思雅的身上一看,呆滞了。

 

 

他顺着刘思雅雪白修长的玉腿往上走,看到了……

韩大力只觉得自己口中生涎,喉咙干燥,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弯下腰,更近距离地盯着刘思雅的黑色裙子。

 

 

虽然不是特别清楚,可这足够让韩大力兴奋。

 

 

那两条完美玉腿,真的让人垂涎,又白又直,给人一种浑圆的感觉

 

 

韩大力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用牛奶作比喻他都觉得衬不上刘思雅两条玉腿的滑嫩。

 

 

韩大力直勾勾地盯着那双玉腿,吞咽了一口唾液,伸出了微微发颤的右手。

 

 

有多少个夜晚,韩大力曾幻想过。

 

 

眼前真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韩大力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他的右手微微朝刘思雅的大腿摸去,目光小心地看向熟睡般的小姨子。

 

 

小姨子真是喝醉了,呼吸平稳,那种安宁像是一个熟睡的婴儿。

 

 

她的脸蛋精致,睫毛很长,还有那娇红的嘴唇,可真是一个美人胚子。

 

 

韩大力眸光一凝,心一横,微颤的右手终于落在了刘思雅的腿上。

 

 

一种从未有过的柔嫩感觉传来,韩大力眼珠子都瞪了一瞪。

 

 

韩大力低头看向刘思雅,呼吸都停滞了,生怕惊醒了她。

 

 

韩大力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激动之中,内心的渴望与贪婪从未有过的强烈。

 

 

他甚至把左手也伸了出来。

 

 

这是一个极品美人,这样的美人每一处都是完美的,每一处都能让人生出无限遐想。

 

 

韩大力嘿嘿傻笑着,就像垂涎了好久的宝贝到手了一样。

 

 

突然,韩大力的目光落在了刘思雅的裙子上,一双大手也不老实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韩大力的动作太过刺激刘思雅,刘思雅娇躯一颤,竟然娇哼了一声,接着就伸手阻拦韩大力的动作,并有气无力地说道:“老公,别闹,别打扰我睡觉!”

 

 

韩大力脸色一变,看着熟睡的刘思雅,突然有点不忍。

 

 

刘思雅的老公王永强生前和韩大力称兄道弟,关系非常好。王永强出车祸不久,他就做出这样的事,他是不是太对不起王永强?

 

 

还有就是刘思雅,她才是最可怜的人。

 

 

王永强已经离世两个多星期,她潜意识里还念叨着王永强,这种惯性和习惯让人心疼。

 

 

这个时候,韩大力要是对刘思雅做出什么龌龊的事,等刘思雅清醒过来,他们该怎么相处?

 

 

可眼前的机会千载难逢,韩大力又怎么能错过?

 

 

看着面前令人垂涎的绝美娇躯,韩大力再次把心一横,继续对着刘思雅摸去……

韩大力只觉得自己口中生涎,喉咙干燥,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弯下腰,更近距离地盯着刘思雅的黑色裙子。

 

 

虽然不是特别清楚,可这足够让韩大力兴奋。

 

 

那两条完美玉腿,真的让人垂涎,又白又直,给人一种浑圆的感觉。

 

 

韩大力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用牛奶作比喻他都觉得衬不上刘思雅两条玉腿的滑嫩。

 

 

韩大力直勾勾地盯着那双玉腿,吞咽了一口唾液,伸出了微微发颤的右手。

 

 

有多少个夜晚,韩大力曾幻想过。

 

 

眼前真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韩大力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他的右手微微朝刘思雅的大腿摸去,目光小心地看向熟睡般的小姨子。

 

 

小姨子真是喝醉了,呼吸平稳,那种安宁像是一个熟睡的婴儿。

 

 

她的脸蛋精致,睫毛很长,还有那娇红的嘴唇,可真是一个美人胚子。

 

 

韩大力眸光一凝,心一横,微颤的右手终于落在了刘思雅的腿上。

 

 

一种从未有过的柔嫩感觉传来,韩大力眼珠子都瞪了一瞪。

 

 

韩大力低头看向刘思雅,呼吸都停滞了,生怕惊醒了她。

 

 

韩大力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激动之中,内心的渴望与贪婪从未有过的强烈。

 

 

他甚至把左手也伸了出来。

 

 

这是一个极品美人,这样的美人每一处都是完美的,每一处都能让人生出无限遐想。

 

 

韩大力嘿嘿傻笑着,就像垂涎了好久的宝贝到手了一样。

 

 

突然,韩大力的目光落在了刘思雅的裙子上,一双大手也不老实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韩大力的动作太过刺激刘思雅,刘思雅娇躯一颤,竟然娇哼了一声,接着就伸手阻拦韩大力的动作,并有气无力地说道:“老公,别闹,别打扰我睡觉!”

 

 

韩大力脸色一变,看着熟睡的刘思雅,突然有点不忍。

 

 

刘思雅的老公王永强生前和韩大力称兄道弟,关系非常好。王永强出车祸不久,他就做出这样的事,他是不是太对不起王永强?

 

 

还有就是刘思雅,她才是最可怜的人。

 

 

王永强已经离世两个多星期,她潜意识里还念叨着王永强,这种惯性和习惯让人心疼。

 

 

这个时候,韩大力要是对刘思雅做出什么龌龊的事,等刘思雅清醒过来,他们该怎么相处?

 

 

可眼前的机会千载难逢,韩大力又怎么能错过?

 

 

看着面前令人垂涎的绝美娇躯,韩大力再次把心一横,继续对着刘思雅摸去……

韩大力只觉得自己口中生涎,喉咙干燥,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弯下腰,更近距离地盯着刘思雅的黑色裙子。

 

 

虽然不是特别清楚,可这足够让韩大力兴奋。

 

 

那两条完美玉腿,真的让人垂涎,又白又直,给人一种浑圆的感觉。

 

 

韩大力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用牛奶作比喻他都觉得衬不上刘思雅两条玉腿的滑嫩。

 

 

韩大力直勾勾地盯着那双玉腿,吞咽了一口唾液,伸出了微微发颤的右手。

 

 

有多少个夜晚,韩大力曾幻想过。

 

 

眼前真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韩大力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他的右手微微朝刘思雅的大腿摸去,目光小心地看向熟睡般的小姨子。

 

 

小姨子真是喝醉了,呼吸平稳,那种安宁像是一个熟睡的婴儿。

 

 

她的脸蛋精致,睫毛很长,还有那娇红的嘴唇,可真是一个美人胚子。

 

 

韩大力眸光一凝,心一横,微颤的右手终于落在了刘思雅的腿上。

 

 

一种从未有过的柔嫩感觉传来,韩大力眼珠子都瞪了一瞪。

 

 

韩大力低头看向刘思雅,呼吸都停滞了,生怕惊醒了她。

 

 

韩大力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激动之中,内心的渴望与贪婪从未有过的强烈。

 

 

他甚至把左手也伸了出来。

 

 

这是一个极品美人,这样的美人每一处都是完美的,每一处都能让人生出无限遐想。

 

 

韩大力嘿嘿傻笑着,就像垂涎了好久的宝贝到手了一样。

 

 

突然,韩大力的目光落在了刘思雅的裙子上,一双大手也不老实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韩大力的动作太过刺激刘思雅,刘思雅娇躯一颤,竟然娇哼了一声,接着就伸手阻拦韩大力的动作,并有气无力地说道:“老公,别闹,别打扰我睡觉!”

 

 

韩大力脸色一变,看着熟睡的刘思雅,突然有点不忍。

 

 

刘思雅的老公王永强生前和韩大力称兄道弟,关系非常好。王永强出车祸不久,他就做出这样的事,他是不是太对不起王永强?

 

 

还有就是刘思雅,她才是最可怜的人。

 

 

王永强已经离世两个多星期,她潜意识里还念叨着王永强,这种惯性和习惯让人心疼。

 

 

这个时候,韩大力要是对刘思雅做出什么龌龊的事,等刘思雅清醒过来,他们该怎么相处?

 

 

可眼前的机会千载难逢,韩大力又怎么能错过?

 

 

看着面前令人垂涎的绝美娇躯,韩大力再次把心一横,继续对着刘思雅摸去……

韩大力只觉得自己口中生涎,喉咙干燥,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弯下腰,更近距离地盯着刘思雅的黑色裙子。

 

 

虽然不是特别清楚,可这足够让韩大力兴奋。

 

 

那两条完美玉腿,真的让人垂涎,又白又直,给人一种浑圆的感觉。

 

 

韩大力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用牛奶作比喻他都觉得衬不上刘思雅两条玉腿的滑嫩。

 

 

韩大力直勾勾地盯着那双玉腿,吞咽了一口唾液,伸出了微微发颤的右手。

 

 

有多少个夜晚,韩大力曾幻想过。

 

 

眼前真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韩大力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他的右手微微朝刘思雅的大腿摸去,目光小心地看向熟睡般的小姨子。

 

 

小姨子真是喝醉了,呼吸平稳,那种安宁像是一个熟睡的婴儿。

 

 

她的脸蛋精致,睫毛很长,还有那娇红的嘴唇,可真是一个美人胚子。

 

 

韩大力眸光一凝,心一横,微颤的右手终于落在了刘思雅的腿上。

 

 

一种从未有过的柔嫩感觉传来,韩大力眼珠子都瞪了一瞪。

 

 

韩大力低头看向刘思雅,呼吸都停滞了,生怕惊醒了她。

 

 

韩大力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激动之中,内心的渴望与贪婪从未有过的强烈。

 

 

他甚至把左手也伸了出来。

 

 

这是一个极品美人,这样的美人每一处都是完美的,每一处都能让人生出无限遐想。

 

 

韩大力嘿嘿傻笑着,就像垂涎了好久的宝贝到手了一样。

 

 

突然,韩大力的目光落在了刘思雅的裙子上,一双大手也不老实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韩大力的动作太过刺激刘思雅,刘思雅娇躯一颤,竟然娇哼了一声,接着就伸手阻拦韩大力的动作,并有气无力地说道:“老公,别闹,别打扰我睡觉!”

 

 

韩大力脸色一变,看着熟睡的刘思雅,突然有点不忍。

 

 

刘思雅的老公王永强生前和韩大力称兄道弟,关系非常好。王永强出车祸不久,他就做出这样的事,他是不是太对不起王永强?

 

 

还有就是刘思雅,她才是最可怜的人。

 

 

王永强已经离世两个多星期,她潜意识里还念叨着王永强,这种惯性和习惯让人心疼。

 

 

这个时候,韩大力要是对刘思雅做出什么龌龊的事,等刘思雅清醒过来,他们该怎么相处?

 

 

可眼前的机会千载难逢,韩大力又怎么能错过?

 

 

看着面前令人垂涎的绝美娇躯,韩大力再次把心一横,继续对着刘思雅摸去……

“啊哈……”

 

 

嘴中不自主地发出娇吟,刘思雅的动作越来越大。

 

 

这是一幅极诱人的画面!

 

 

一个极品少妇,前凸后翘,身子雪白,堪称完美尤物,躺在浴缸里自我安慰,伴随着舒爽的娇吟。这要是能够被人拍下来做成小视频,一定能成为全球最火的视频。

 

 

可这一切没有人发现,也没有人拍摄,只有刘思雅一个人舒爽的享受着。

 

 

再又出来一次之后,刘思雅感觉浑身酥软,所有的力气都消失了一样。

 

 

她努力从浴缸里爬出来,湿漉漉的身体都没来及擦,来到大床边,“嘭”的一声扑在了大床上,没过多久就陷入了梦乡。

 

 

夜色幽深,繁星点点。

 

 

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某个套房内,一具雪白诱人的身躯趴在床上,柳腰美背,屁股圆润,双腿如玉,丰腴有致,这要是有个男人突然出现,绝对忍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

 

 

这是一幅美女图,一幅绝世美女图!

 

 

这样的美女图,距离韩大力所在的套房只有两墙之隔。

 

 

可美女睡着了,他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刘思雅完美到极点的诱人身子。

 

 

他渴望那具身体,他想要那具身体,他感觉自己要疯了,恨不得砸门冲进刘思雅的房间。

 

 

他没有这样做,不是他没那个胆量,是他还存着一丝理智。

 

 

他想用电视转移注意力,可电视里一出现女人,他就想到刘思雅,想到刘思雅没穿内裤的诱人裙底。他想用凉水澡熄灭邪火,可冲凉水澡连冲了五遍,一点效果都没有。

 

 

不得已,韩大力只好自己想办法释放了洪荒之力,身体才消停一些,渐渐进入梦乡。

 

 

而这个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

 

 

第二天,日上三竿。

 

 

韩大力迷迷糊糊地醒来,浑身一个激灵,一看时间,已经上午12点多。

 

 

他赶紧起床,给刘思雅打电话,第一遍没接,第二遍刘思雅才告诉他去见老赖了。

 

 

韩大力赶紧忙活着,朝着刘思雅同老赖见面的大酒店赶去。

 

 

刘思雅一个女人家,哪里是那些老赖的对手,他必须得赶过去支援,他怕刘思雅吃亏。

 

 

韩大力的担心一点没错,此时,刘思雅在饭桌上,正被三个老赖灌酒。

 

 

刘思雅今天换了身职业套装,不再是白衬衫配套裙,而是白衬衫配着大方的阔腿裤。

 

 

当然,不管是什么样的衣服穿在刘思雅身上都很美。她的胸,她的腿,她的臀,全都是男人的焦点。女人在这里也会注意到她,然后用嫉妒的目光恨不得生吃了她。

 

 

女人怎么可以这么美,脸蛋漂亮也就罢了,身材还如此好,简直是天生好命。

饭桌上,三个老赖色眯眯地注视着刘思雅。

 

 

他们和刘思雅说的很清楚,只要刘思雅一人敬一杯白酒,他们立马把欠的钱还上。

 

 

那一杯白酒少说有二两,一人一杯,以刘思雅的那点酒量,不喝死,也得当场醉倒。

 

 

刘思雅一开始还沉着脸,犹豫不决,在给韩大力打完电话,她来了胆子。

 

 

她相信韩大力会赶过来,只要韩大力及时赶过来,她就会没事。

 

 

虽然她讨厌韩大力,对韩大力仍有愤怒,可她此时能依靠的只有韩大力了。

 

 

一个月的时间,筹集三百万,她能找到的途径也只有从这些老赖手中要钱。

 

 

为了这些钱,她得拼命才行。不为别的,亡夫的父母和她的孩子以后都得靠她养活。

 

 

她挺了挺胸前半露的傲人之处,端起一杯白酒朝三个老赖示意了一下。

 

 

“三位老大哥,这杯酒算是我替亡夫敬你们的,感谢你们这些年支持王家的生意!”

 

 

几天的时间,刘思雅已经学会说商场上的一些客套话。

 

 

当然,她的话不只是客套话,也蕴含着讽刺。

 

 

她的亡夫已经去世,她替亡夫敬什么酒,她只不过是借此讽刺饭桌上的三个老赖。他们趁她丈夫去世,欺负她一个不懂经商的女人家,当真是三个厉害的大丈夫。

 

 

但商场上的事,变数太多,她也不能够直接撕破脸皮,万一以后还有用得着人家的地方怎么办?而且,她一个女人家,又如何和男人撕破脸,最后吃亏的还不是她?

 

 

所以,她只能委曲求全,暂时隐忍,等把这个难关渡过再说!

 

 

说完话,她就像一个巾帼英豪一样,一杯白酒一点停顿都没有,直接干了。

 

 

看到这样一幕,三个老赖都吃了一惊,看向刘思雅的目光多了一些不同寻常之色。可这不同寻常之色,紧接着又变成色眯眯的目光,对着刘思雅的上下审视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27937.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