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趁你爸还没回来:埋在她子宫里不让流出来

老罗只觉得自己好像泡在温泉中,异常的舒服。合身压在小雪的身子上,一面亲吻小雪的小嘴一面挺动

 

“啊!你的真大,舒服死了,太爽了!用力啊!用力!”

 

就这样来回数十次,两人同时达到了巅峰,兴奋过后,老罗依然压在小雪那肉感十足的身子上,已经有些半软的家伙也还停留在小雪的身体里,老罗真的舍不得抽出来它。

 

小雪搂抱着老罗,脸蛋红扑扑的,充满了舒爽过后的满足,老罗说:“宝贝,是不是很长时间没做了,所以才这样疯啊?”

 

小雪脸更红了“人家很长时间没做了,人家也想嘛,坏老公,让你玩了你还取笑人家!”

 

“不是取笑你,我也挺喜欢你刚才那样,尤其是你的下面的那团肉,把我夹得好舒服,告诉我,和你老公谁做的好?”

 

小雪把头埋在老罗怀里,对老罗说,“不和你说了,就问人家这么羞人的问题。”

 

“告诉我嘛!”

 

 文学

“不嘛!”小雪娇声说道。

 

“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会招供了。”老罗趁小雪不注意揪下了一根小雪下面的体毛,小雪痛得啊的叫了一声。

 

还不等小雪有什么反应,老罗把她禁锢在怀里,用那根毛毛在她发胀的胸脯上来回画圈。

 

小雪怕痒的左右晃动着身体,“啊!好啦,别别!人家告诉你、还、还不行吗?”

 

听到这个回答老罗才停下来。

 

“人家就告诉你一个人哦!你的年纪虽然大了,但你的下面比小虎的还要大好多,感觉到你把我下面塞得满满的,还有就是……”

 

小雪突然脸色一红,娇羞道:“和他做时,就感到没有任何感觉,可和你做时,真的感到你是在、在干我,真的好舒服!我还是第一次尝到心甘情愿让人干的感觉呢!”

 

“我厉害的地方多着呢,你之后就能知道了……”老罗很得意的说着。

 

“不信!”小雪撇着头,“之前还那么娇羞!比我一个女人家家的还矜持。”

 

“这也是没办法的吗,”老罗挠了挠头,然后转移话题,“那你不信的话再换个姿势?”

 

“你还有精力啊!”小雪有些惊讶了。

 

老罗嘿嘿笑着不说话,下身早已开始重新膨胀起来,于是再次玩起了小雪的身子,小雪也挺起屁股迎合着……

也不知道经历了几次巅峰,最后老罗虚脱一般地松开紧抓着小雪身前柔软的手,小雪也浑身无力地瘫软在地毯上,任老罗趴在她的身子上喘息。

 

这回,老罗的那东西彻底变软了,慢慢地从小雪的身体里滑了出来。

 

“好,太好了!”老罗有气无力地说着,“好宝贝,真是太舒服、太过瘾了!能和你这么诱人的宝贝在一起,我真是没白活啊!”

 

小雪四仰八叉地躺在那儿娇喘,“我、我也是,好老公你真的好厉害!你弄得我真的很舒服,比小虎强多了,没想到,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能这么生猛!”

 

小雪一边温柔地为老罗擦汗一边夸奖着老罗。

 

老罗一听这个就更加骄傲了,“宝贝,我还能再来两次!”

 

“真的啊!”小雪眉眼如丝地娇笑着,“那你比年轻人还棒呢!”说着小雪就橛起了好看的小嘴。

 

“哈哈哈!”老罗开心地大笑起来,“放心,我一定让你满意!”

 

老罗知道小雪也累了,怕她承受不了老罗身体的压力,想从她身上下来,可小雪不依,“我喜欢你压在我身上,你累了,在小雪身上会很舒服的是吧!你不是喜欢趴在人家身子上嘛!”说着小雪亲了老罗的脸上。

 

两人就这样叠趴在一起,一会儿唠嗑,一会儿亲吻,不停地爰抚着对方,直到小雪的孩子的哭声传来,两人才注意到,从早上开始到现在,老罗们已经玩了将近三个小时了!

 

于是各自嘻笑着爬起身,小雪就光着身子跑进里屋去奶孩子。

 

老罗喜欢在背后看小雪,她的腰特柔,走起路来丰满的屁股一扭一扭的,煞是诱人。

 

随后老罗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他现在是完全乐意在这里待着了,至少有小雪在,他不会无聊,还很快活。

 

只是也不能总做这个,身体是吃不消的。

 

突然想到那个诊所的女人,这会儿那边应该上了班,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这样想着,老罗跟小雪打了个招呼,就穿好衣服就朝那边过去。

 

但就靠近诊所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女孩惊叫的声音,老罗赶紧迎上去。

 

诊所内依旧只有秦燕一个医师,看到她的时候,老罗发现秦燕的眼角有些淤青,而且嘴角也有没有擦拭干净的血丝。

 

而她跟前是昨天自己检查过的那个小姑娘。

 

小姑娘有些惊吓的说着,“大夫!你是说只有你一个人在这儿上班?那昨天那个叔叔是谁啊?”

 

秦燕正要说什么。老罗赶紧进来打圆场。

 

“我这就迟到了会儿就把我给开了啊!你这个老板当的真不称职!”

 

秦燕斜眼睨了他一眼,然后没好气的说,“这丫头还想找你给她检查,说昨天的药效果不明显……我不管了!”

 

回过头就看到那个小姑娘红着脸眼睛四处躲闪。

 

一看就知道是在说谎,想来是贪恋老罗的玩弄了。

 

但老罗现在在意的还是秦燕,于是拍了拍那个小姑娘的肩膀,“小丫头,那个药是没这么快见效的,如果你还是觉得难受,叔叔给你开点更强烈的药好么?不然你在过两天看看?叔叔一直在这儿上班的。”

 

那丫头倒也知趣,看了看秦燕,又看了看老罗,然后羞着脸点点头,小跑着离开了。

 

诊室里就剩下了两人,虽然他们今天只是第二次见面,但刚才的一番交流下,秦燕也没拆老罗的台,不然让那女孩知道了老罗不是诊所大夫还指不定闹出什么来。

 

尴尬的咳了一声,老罗试探的问着,“你怎么了?受伤了?”

 

秦燕急忙用手将眼角遮挡了起来,摇头说“没事儿,早上摔了一跤,把眼睛给磕到了。”

 

“你别开玩笑了。”老罗摇头叹了口气,“咱俩都是做医生的,这种伤是磕出来的吗?明显就是被人用拳头打出来的。”

 

秦燕解释,“真的是磕出来的,叔叔,你就别问了,我还有事情,先去忙了。”

 

秦燕说完,匆匆从老罗身边走过,准备朝诊所里面走去。

 

老罗见状伸手一把抓住了秦燕的胳膊,把她朝自己这边拉了过来。

 

他的本意是想询问清楚她的伤势怎么回事儿,因为凭借老罗的第六感,老罗觉得她脸上的伤是因为家暴导致的。

 

可没成想老罗的力道用的太大,秦燕没能稳住脚步,直接就把秦燕拉的来到了老罗的怀里。

 

下一刻,老罗想扶住她,手本能的朝她的胸口摸索了过去。

 

当抓住那对晃动不已的硕大丰乳时,秦燕传来一声惊讶的娇喘声。

 

两人都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秦燕的呼吸渐渐开始急促起来,本想起身,但老罗抓住她丰乳的那只手却很用力,稍微动一下竟然会觉得疼。

 

“嗯哼~疼!”

 

这娇哼声音传入耳中的那一刻,老罗也感觉自己的下身突然耸立起来,直接就顶在了秦燕的短裙下面。

 

“你要做什么?”秦燕的呼吸越发急促,“你那玩意顶到我了!”

 

本以为她会立刻从老罗怀里离开,可是让老罗万万没想到的是,秦燕竟然非常享受的在老罗怀里蹭了起来。

 

这一幕让老罗欲火焚身,她必定是长久以来遭受家暴,所以才会如此饥渴的想要让老罗来满足她。

 

但不管如何,现在还在大白天,在诊所根本就不能做出这种越轨的事情。

 

老罗急忙将秦燕从怀里推了过去,她身子微微颤抖,小脸通红,但却略带幽怨的看了老罗一眼。

 

“什么意思?嫌弃我?”

 

“啊?没有没有!”老罗正想解释,秦燕却先抢了话头。

 

“原本还想因为我喉咙那个事情感谢你的……”

 

老罗眨眨眼,也就想起来了。

 

她的喉咙原本是因为一些外伤性破损而导致的伤口感染,可能还有男性生殖器官上的细菌,然而一般情况下那种细菌是不会沾染到喉咙,可联想到她喉咙的损伤,也就明白过来什么了。

 

“我没有嫌弃,就是觉得,大白天的,不合适……”

 

“那就是你还想继续做?”

 

秦燕的声音高了两度。

老罗不知道怎么回复,只能装傻憨憨的笑着,而秦燕则是白了他一眼,然后拿出一份入职申请递给他。

 

“你来我这儿上班吧,我自己一个人也忙不过来,我这又是私人的药店诊所,上面不给我配发人员,但我可以自己聘请。”

 

老罗一愣,还没说什么,秦燕就头也不回的朝诊所里面而去。

 

这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工作?

 

老罗这会儿没多少心思想工作一类的,刚才那个亲密接触,让老罗一直都心不在焉的,还想再来一次……

 

在家里跟小雪说了自己找了份工作之后,小雪也很赞成,毕竟距离家里很近,而且小区里的健康状况很好,很少有生病的,所以那个药店也很宽松。

 

受到小雪支持后,老罗再次感激的抱住她,也不知是不是心理有种背叛了小雪的感觉,所以又跟她颠鸾倒凤了好一阵。

 

随后老罗就开始了正式工作。

 

起个大早来到诊所以后,秦燕正坐在柜子后面静静望着他。

 

虽然这是第二天上班,但是老罗敏锐的发现,秦燕看着老罗的目光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那种是看待长辈一样的目光,而今天,她的目光中流露出来的,却好像是在看到情人似得。

 

老罗使劲儿吞了口睡沫,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她那双楚楚可人的样子,老罗真想冲上去将她的衣服撕开,然后趴在她身后狠狠的撞击。

 

今天的秦燕打扮的花枝招展,在老罗刚刚进店之后,她就嘤嘤说道:“叔叔,老板早上打电话,让咱们俩去总部学习一天,你准备下,一会儿就过去吧。”

 

一听要出差一天,老罗虽然有些不大舒服,但一想到路上有秦燕陪伴,老罗也非常高兴。

 

当下老罗给小雪打了通电话,得到她的同意后,老罗这才和秦燕来到车站,坐上了前往隔壁市区的班车。

 

学习了一下午之后,吃饭的时候,两人喝了点小酒,等到了晚上,便在附近的酒店里面住下了。

 

在酒店门口,秦燕跟老罗说,她怕一个人睡,问老罗介不介意一起同房。

 

老罗自然是很乐意的,进了房间,原本七分的醉意,也醒了约五分醉。

 

进到房间后,秦燕拿起衣物往浴室里进去,过没多久就听到冲水的声音,而老罗也换上轻便的衣服,躺在另一张床上等她出来。

 

躺着躺着就不知觉的睡了一下,等醒来时,老罗听不到水声,也以自己睡很久了,心想奇怪秦燕怎么洗这久。于是老罗去敲门,叫她都没有回应。

 

老罗用手去轻轻的转动浴室门把,居然没锁。老罗又轻轻的敲着门说:“你洗好没?”

 

里面就是没声音,生怕她遇到了危险,老罗决定进去瞧看看,她会不会出什意外。

 

当老罗推开门后,老罗看见秦燕竟然睡着在浴缸上。

 

轻轻的走到浴缸前,看见什么都没穿的秦燕,不禁的深呼吸了一口气,将她从头到脚看过了一遍。

 

她的身材真的是很标准,一米六的身高虽不算很高,但玲珑有致的身材,掩饰了她身高的缺点,浑身上下透着成熟少妇独有的那种娇媚,让老罗真的不想叫醒她。

 

虽然老罗是很想慢慢地品味,但任由她这样待着有可能会感冒,于是在在她的肩膀上轻轻的摇着,口中不断地叫着,“秦燕醒醒,快起来了。”

 

就在老罗几次的叫着,她的眼睛蒙蒙的睁开,然后看见自己躺在浴缸上,惊讶地用双手遮住了胸部,却不知要遮下面。

 

这时老罗赶紧开口说“别紧张,赶快起来穿衣服到床上睡觉了。”

 

过了两分钟,秦燕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身穿一件灰色背心和一件休闲短裤,她杏眸微眨,轻声说了一句,“换你洗了,不要睡着了。”

 

然后好像什么是都没发生过一样躺回自己床上,老罗也只好喔一声就进浴室洗澡。

 

老罗洗的快,大约15分钟就出来了,这时秦燕突然开口说,“我才在浴室那会儿,你是不是等不及有意想偷看呀?”

 

老罗一愣,赶紧信誓旦旦的回答,“哪有,天地良心!我是担心你!叫你又不应声,紧张你会发生什意外?”

 

她说“喔?那你的意思是我没有之前那个胡搞小丫头勾引你?”

 

老罗瞬间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

 

这女人脸上依然带着红晕的醉意,想来还是借着酒劲说荤话。

 

“哎…不…”

 

“好啦!不跟你计较了。我刚刚喝了酒,头有一点痛,你过来帮我揉揉,就当作是惩罚你!”

 

说着就鼓气的躺下来了。

 

老罗拗不过她,只能先随着她性子了。

 

秦燕趴在床上,老罗则跪在床边,双手就由她的头摸去,开始轻轻的揉起来。老罗用了各种按摩头的方式,她也舒服的眉头舒展开来。

 

要知道秦燕一整天都拧着眉头想事情的,他们这个药店诊所的业绩实在有些不够看……

 

这时秦燕又开口说:“可不可以连肩膀也按一下?”

 

于是老罗将手移到她的肩膀开始揉了起来,老罗慢慢的加点劲,她口中却轻轻的发了几声"嗯嗯”的娇吟。

 

老罗更加的在她肩上游移,透过她轻薄的衣服仍能感觉她柔软的肌肤。

 

这时老罗忽然一想,她不知是否穿了内衣?

 

老罗想慢慢的将手移到她的被子里去探索,摸摸看是否有内衣的存在。

 

这时老罗趁她在享受之余,缓缓的将手移到她的脊椎股上,用大拇指往脊椎股的两侧下压,这种压法任何人都会舒服得想睡着的。

 

老罗顺着脊椎慢慢地往下移动手指,每移动一次就下压一次,她也因老罗的下压指力,每压一次就轻轻叫一声,完全没有注意到老罗的企图。

 

老罗从脊椎头按到脊椎尾,拇指压的同时,另四只手指抚摸她的背部,也让老罗发现她没有穿内衣。

 

这时老罗又想,她会不会连内裤也都没有穿?

 

于是又触动老罗的好奇,要他再往下探索。

 

老罗怕她起疑,老罗将手在她的脊椎上来回按了几趟,等到老罗的手到了她的脊椎尾端,也即是两片股沟的开端。

 

老罗知道她有点痒的动了一下,但却没有制止老罗,于是老罗将四只手指合并,在她的臀部上慢慢的按摩着,她也舒服得似乎睡着了。

 

不过后来老罗确定她是半睡半醒状,因偶尔她又会发出舒服的叫声。

 

老罗游移一会却发现她真的连内裤都没穿,这时害老罗的小兄弟硬了起来,因老罗只隔着一块薄薄的布,就可摸到她那可爱的软嫩。

 

这时老罗又想到,如果老罗再将手移到她的大腿上帮她按摩,也许在按大腿内侧时,可趁她那件宽松的裤缝摸她一把。

 

于是老罗借机问她说“舒不舒服呀”

 

她回老罗说“很舒服,你好会按哦,这也学过?”

 

老罗回说“那当然。要不要老罗帮你按按腿部啊”

 

秦燕也没多想,直接说了句,“好啊!”

其实这样问她,只是让秦燕觉得是她自己要老罗帮按的。

 

这时老罗稍微地将她两腿微微的分开,然后双手即移到她的大腿上轻轻的按摩起来。

 

老罗顺势从大腿按到小腿,再按她的每根脚趾头,也用力地按她的脚掌,她的呼吸瞬间急促起来,并大声的叫痛。

 

老罗还跟她说:“喊痛了,表示身体有病痛,如果会酸表示身体很好。”

 

秦燕相信老罗说的,忍着痛让老罗一直按。

 

过了一会老罗的双手离开了脚掌,再甶小腿慢慢的移到大腿。

 

老罗见她从刚刚的忍痛,又到了全身放松时,心中想到时机到了,于是老罗慢慢的将双手按到她大腿的最内侧,双手也顺势的将她的短裤管往上移。

 

这时老罗的小指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触碰到她的那地方,见她没有任何反应,便慢慢的移动手掌,由一根手指换成两根手指,再由两根手指进而三根手指,就这样最后整个手掌都压在她的下面上揉着。

 

老罗看她由浅呼吸转深呼吸,再由深呼吸转急促呼吸。

 

她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感觉,所以也一直没有任何的反抗。

 

过了不到一会,老罗的手掌感觉到湿湿滑滑的感觉,老罗知道她内心的火已经烧起来了。

 

老罗故意问,“这样舒服吗?”

 

秦燕含糊的回答“嗯。”

 

声音里透着点不好意思回答的样子。

 

老罗又问“那,再多按几下?”

 

她还是说:“嗯。”

 

于是老罗由慢慢揉转快速的搓动起来,只见她的背部起伏得很快,且呼吸声音也越来越快。

 

这时老罗突然灵机一动,问她说:“我帮你把裤子脱了,这样比较好按,你也比较舒服,好不好?”

 

她停了约三秒钟才“嗯”了声。

 

老罗停止双手,往她的裤腰慢慢地拉下她的裤子。

 

这时老罗看见了她雪白的臀瓣,真是美极了,就好象那仙桃一样,带点粉红色的肌肤,让老罗很想往她的臀部捏一把,或咬一口。

 

不过老罗停止了这种想法,依旧将双手往她那上面摸,然后再轻轻的顺她的屁股方向上下揉着。

 

由于先前帮她双腿打开的角度,她因舒服而又慢慢的缩回去,于是老罗又慢慢的将她两腿分别拉开了一些,这样让老罗的手能够更有力的搓,也能够更看清楚她的下身。

 

搓着搓着,老罗慢慢将中指凸起,老罗感觉到她的里面的构造,中指到了小洞口时,老罗还故意将中指往里面一伸,然后又快速恢复。

 

这时她“啊”叫了几声,下面更加湿润了,老罗的小兄弟都快招架不住了,硬挺的直想冲出来,老罗也就不管是不是还需要帮她按摩了,将中指直接进入了她的身体里面。

 

她的叫声慢慢的由弱转大,双手也更用力的抱着枕头,而老罗的另一之手也已经慢慢的游移到她的胸口下搓揉着。

 

她终于说了话“不要,这样不好……”

 

但老罗却当作没听到,依然一只手在她的身体里,另一只手除了摸她的胸部外,也逐渐朝上摸去。

 

最后还将手指往她的嘴里送,她却吸得很卖力,嘴巴不停地发出吱吱响。

 

过了约一分钟,老罗终于受不了她的挑逗,将她嘴里的手指抽出,准备脱衣服时,她还说“要,还要。”

 

老罗听到后心下一喜,她这是完全把情欲勾起来了,于是赶紧说,“好,等一下,马上就给你!”

 

老罗利用一只手脱掉上衣,再脱掉老罗的外裤与内裤,露出老罗那饥饿已久的小兄弟。

 

“来,转过来给你吸。”

 

一边说一边将她转过来后,老罗整个人来了一个180度的回转,侧身将自己那东西伸向她的嘴巴,她吓了一跳说:“你怎给我这个?”

 

不过她说完后愣了片刻,还是张大了口将老罗的大家伙整根的含了进去,真的很难想象她是多饥渴。

 

她侧着身一含一吐的将老罗吸得好舒服,逐渐的把他推向更加膨胀的地步。

 

而老罗的手也不示弱的抚摸着,慢慢的伸向她的下身,按搓揉捏各种手法用尽。

 

这时老罗才发现她的下面很香,就试着尝了口,果然很好闻又好吃,于是老罗将手指抽出来,嘴巴覆盖在上面狠狠吮起来。

 

她也因老罗舔得舒服,嘴巴含着老罗的东西还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啊声。

 

老罗原本扳着她双脚的手,慢慢往她的下身移动,感受着到那皮肤上炽热的体温是湿透后,老罗再也受不了这样的天物,将舌头伸了进去,不断地上下戳又移动着,她终于受不了老罗的舌攻,吐出老罗的小弟弟,然后直喊着“受不了了啊……嗯~啊!”

 

过了一会她脱离了老罗的舌攻,起身将老罗翻身躺平,然后将双腿跨在老罗的腹部上,对老罗说,“受不了了,快给我吧。”

 

一说完,抓起老罗的大家伙,然后直接就往上坐了下去。

 

“哧”一声,老罗的家伙整根被她的花蕊给吞了进去。

 

由于她的花蜜流了很多,也沾湿了大腿内侧,所以当她坐上来时,很顺利的就滑了进去。

 

不过她也尖叫了一声,因老罗的家伙实在不小,她一时不备而用力的往下坐,所以条件发射的迅速坐起来,但这样反而刺激的更爽了。

 

但好在身为少妇的她却很快的适应,开始太用力的上下抽动。

 

这样的大家伙想来她也是第一次尝到,一开始还能矜持的直着身子扶着老张的腿,后来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趴在老张身上,含咬着他的的下巴,一只手在老张的胸肌上抚摸他的肌肉,另一只手环抱着他的肩膀,指甲在他身上剐蹭着。

 

随着动作越来越迅速,老罗很快就感受到她身子里一阵痉挛,然后就是一股强烈的热流冲刷着自己。

 

随后她就彻底软在老罗身上,深深的喘着气。

 

老罗见她巅峰刚过,却不想让她休息,于是起身将她反过来,换她躺着,老罗在她的上面。

老罗把她双手按在床上,结果她再度的又复活起来了,不断地叫着,且双手被禁锢着,只能拉着床单,脸上的表情状似很痛苦,其实是舒服想要叫出来。

 

这时的老罗就想要让她叫出来,于是将她的双脚提高放在老罗的肩膀上,然后再利用整个身体的重量将她的脚往前压,他的那个大家伙则一上一下的动弹着。

 

“不行,等下!”

 

她开始受不了了,不过老罗却看不出是受不了,还以为是她在矜持。

 

因她很痛苦的叫着,“啊啊停下,”然后又说“用力点!”

 

这时老罗问她说“舒不舒服呀"

 

她说“舒服~”

 

老罗又问“喜不喜欢被我进去?”

 

她说“喜欢。”

 

老罗又再问“那要不要我再快点了?”

 

她急了“用力点,把我玩坏!快点!”

 

这时老罗暗地想,结过婚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偷起情来就好象一只恶狼。

 

不像未婚的女生,明明很想却又不敢说。

 

不过说真的,秦燕的外表真的不像在床上的她,平时看着有些妩媚娇羞,但还有点高冷,她做起来很主动,会自己变换姿势,而且还很会找她自己敏感的地带。

 

过没多久,秦燕慢慢的将身体往后仰,果然叫得更加大声了,而且是很爽的叫声。

 

果真过得不久,她的高潮再度来了。

 

不过老罗却不放过她,反而用双手搂住她的臀部位置,将她的臀部拉高,再配合老罗的下身猛力地抽送。

 

她似乎快受不了了,因她的巅峰刚过,老罗却没停下来,她再度又飞上天了,又来了第四次。

 

“老罗!叔叔!不行,我不行了,你能不能不要了”

 

老罗知道老罗这一停就前功尽弃了,所以也不理会她,依旧一直往前冲。

 

直到她第五次快来时,老罗也要到巅峰了,也发出闷哼声。

 

“我要来了。”

 

她向老罗说:“你不能在里面,在外面……”

 

但这会儿老罗那里想那么多,最后在她的第五次高潮中,将老罗热滚滚的热流涌入她的身体最深处,与她的喷出来的花蜜相互结合,在她体内生一股又一股的快意。

 

就这样老罗最后趴在她的身上,而她也趴在床上气喘如牛。

 

这时她突然问老罗“你进去了?

 

“对呀,进在里面了。”

 

她突然大惊的说“不是说不要在里面吗?

 

老罗嘿嘿笑着,“是吗?可能听错了

 

她停顿了一下说“算了,没关系,如果有了,再说吧。”

 

这时老罗轻轻的抚摸起她的丰胸,嘴唇也轻吻她的脖子与背部,她也被老罗的轻吻骚动之下,微微的转过头来,对准老罗的嘴唇深情地热吻起来,老罗也再度发现她的舌头好滑好软的样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26650.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