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间一起做的污污的事:坐地铁被那个

张雪撅着小嘴,白了他一眼:“天天就想着这个,赵叔和可儿可是都在呢。”

跟老公挂断电话之后,张雪回到房间,看到唐可儿穿着睡衣酥胸半露的躺在床上,抱着手机玩得正起劲,便轻拍了一下的她的屁股。

“干嘛呢?跟男朋友聊天啊?”

唐可儿急忙把手机锁屏塞到枕头下面,支支吾吾的说:“没有,我正约明天的面试呢。”

文学

“切,得了吧,哪有半夜约面试的。”

两人打趣了几句便准备睡了。

唐可儿刚才一直在手机上跟她那位叫“无敌男”的大佬聊天,不得不说人家确实是财大气粗,没说话呢上来就先发俩红包,逗得唐可儿眉眼带笑。

后面的路数就更直接了,先问是哪里人,然后约出来吃个饭,看个电影啥的。

第二天一早,唐可儿便借口说自己去面试,早早的出去了,而张雪也收拾了一下准备去上班。

老赵自己一个人在家待到下午,实在觉得无聊,便出门遛弯,走着走着就到了公交车站,心想昨天儿媳妇回来的时候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顺便就到学校看看吧。

这么想着,老赵便搭乘公交来到张雪上班的学校。

而此时恰好也快到下班时间了,张雪正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呢,忽然看到刘浩皮笑肉不笑的向自己走来,当下心里一紧。

“哟,准备下班呢。”刘浩主动打招呼,脸上的伤看起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除了眼眶还有点青。

张雪假装没看见,冷着脸准备出门。谁知刘浩竟直接拦在她面前。

“让开。”张雪冷冷的说。

刘浩嘿嘿干笑了两声,有些歉意的说:“那个,前两天的事确实是我做的不对,这两天我在家也沉痛的反思了一下,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所以今天是主动向你赔礼道歉来的。”

“哼,少猫哭耗子假慈悲,这次支教也是你捣的鬼吧。”

“什么,支教?我不知道啊,我这几天一直在家养伤呢,真不管我的事。念在咱俩同事一场的份上,没必要搞得跟仇人似的。”

刘浩一脸真诚的看着张雪。

“今晚我做东,请你吃个饭,真诚的向你道歉,也算给咱俩这件事一个了解,你看怎么样?”

不等张雪搭话,刘浩又继续补充道:“你要是实在不放心,我把校长也叫上,顺便你在饭桌上跟她提一下不想去支教的事情,我帮你说道说道。如何?”

见刘浩语气恳切,张雪皱眉思考了一下,上下打量了刘浩一眼,心想这家伙今天怎么转性了?

心里虽然怀疑,但是如果真能说服校长换个人去支教的话,对自己肯定是大有好处,想到这里,张雪语气稍有缓和,但也只是不冷不热的嗯了一声,便挤过刘浩走了出去。

下班之后,果然见刘浩和校长在门口等她,张雪强挤出一个笑容,跟校长打着招呼上了刘浩的车。

而这一切恰好被守在学校门口的老赵看得真切,他暗骂一声不要脸,心想张雪这是绝对有情况啊。

眼见着刘浩的车从自己眼前驶过,老赵急忙从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憋了一肚子火,跟司机交代几句让他跟紧刘浩的车,之后便给陈家豪打电话。

此时陈家豪正准备下班去做公交回家看媳妇,老赵的电话恰好打过来,想也没想就接了:“喂,赵叔,怎么了,我这刚下班呢。”

“赶紧回来,家里出事了。”

说完这话老赵就后悔了,现在张雪的事情还没有实锤,他这么着急忙慌的给陈家豪打电话告状,非但不能解决问题,还有可能让陈家豪着急,万一陈家豪一个冲动,做出了什么不理智的事情可咋办。

不给老赵后悔的机会,陈家豪那边急切的问道:“啊?赵叔!怎么了,家里出什么事了!”

老赵支吾了一会之后,便推脱着说家里好像进贼了,他待会回去看看先,让他别着急,两人闲聊了几句就挂了。

刚挂了电话,就看着刘浩的车停在了路边,三个人有说有笑的进了一家饭店。

老赵急忙偷偷跟了上去,见三人进了包厢之后自己默默的坐到大堂里等着。

张雪心怀忐忑的跟着刘浩和校长进了包厢,酒菜上齐之后,刘浩频频举杯,不停的跟张雪道歉,但是只字未提具体的事情,只说是两人之间有点小误会。

酒过三巡,张雪感觉有些微醺,想趁这个机会跟校长提一下自己支教的事情,顺便尽快结束这场应酬。

“校长,我敬您一杯,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说完张雪干掉了自己杯子里的酒,刘浩见状也急忙怂恿校长干了。

见校长干了之后,张雪笑意岑岑的试探着:“校长,你说这次支教为啥就非让咱们学校出人呢,我家那口子听说我要去支教半年,怎么说都不同意,还让我马上辞职回家。”

校长一听就知道张雪的意思,她刚想解释,突然手机响了,接了个电话之后她慌慌张张的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哎呀,坏事了,我孙子打电话来说家里煤气好像漏了,我得赶紧回去看看,你们先吃着,我待会再过来。”

说着逃也似的跑出了包厢,张雪和刘浩两人起身送到门口,再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两个人,张雪看着刘浩那张油光满面的脸就觉得恶心,也没心思继续吃饭,抓过手包就想走。

“哎呀,这么着急走干嘛啊?”刘浩急忙上前阻拦。

张雪没好气的说:“你还想干嘛,酒也喝了,饭也吃了,咱俩的事到此为止,以后别再缠着我了。”

刘浩依旧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腆着脸凑在张雪耳边说:“别呀,人都说佛前求五百年才能换来今生见一面,咋上辈子肯定也很有缘,这样咱们干完这最后一杯酒,从此两不相欠,并且明天我还去校长那帮你求情,让她换个人去支教,怎么样?”

此时张雪已经有些上头了,就怕刘浩有猫腻才急着要走,见他这么说,张雪直接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好了吧?我可以走了吧?”张雪放下酒杯问道。

刘浩并没有回答她,而是一脸阴险的笑着。

张雪这时才觉得事情不对劲,但为时已晚,一股强烈的眩晕和困倦袭来,她的本就有些醉的脑子变得更加混沌,身形一歪,整个人就摊到了椅子上。

刘浩嘿嘿冷笑了两声,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相机摆在椅子上,之后一边扯着自己的领带一边向张雪走去。

另一边,老赵正在大厅等着呢,忽然看见一个人急匆匆的从楼上下来,仔细一看,这不是跟张雪她们一起来的那个人吗,看她走得这么匆忙,老赵心生疑惑,便悄悄蹭到张雪她们那个包厢门口。

趴在门上听了半天也没听到啥动静,老赵心想不妙,便整个人趴在门上,啪啪的砸门。

屋内的刘浩刚把张雪的外套脱下来,冷不丁的砸门声吓了他一跳,一边问着是谁一边把自己的外套盖在张雪身上。

刚打开门就看到一个人扑到自己怀里,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接着喝,今天谁也别想走。”

“原来是个醉鬼,出去出去,走错房间了。”刘浩厌恶的把来人往外推。

“走错房间?老子找的就是你!”怀里的人突然清醒过来,抬起头怒视着刘浩,一双眼睛瞪得铜铃那么大。

这一眼差点把刘浩吓跪下,这不是前天打他那个人吗,好像是张雪的叔叔?

不给刘浩解释的机会,老赵怒不可遏,一拳打在刘浩门面上,刘浩哀嚎一声倒退几步撞到桌子上,接着又滚到地上。

老赵上前一步,抄起一把椅子就往刘浩身上砸,刘浩一边哀嚎着一边满地打滚。

刘浩的哀嚎声惊动了饭店的服务员,几个保安冲进来拦住了老赵。

刘浩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把老赵和张雪两人丢在包厢里。

看着摊在椅子上的张雪,老赵心里有些愧疚,没想到张雪已经被别人欺负成这样了,而自己好要怀疑她。

老赵跟饭店的人解释了两句,便抱着张雪走出了饭店。

他在心里暗自发誓自己绝不能再随意怀疑张雪,一定要保护好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26060.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