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形饮水机御书屋:污的下面滴水

“老公,我……我……”

妻子的脸又红了,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头低到了胸口里,又开始咬着手指。

我才注意到,她现在穿的是一套薄纱的白丝睡裙,几乎就是半透明,虽然裙子盖到了腿弯处,却只能起到一点点的遮掩作用。

透过白丝睡裙,我能直接看到她里面是全真空的,什么都没有穿。

文学

妻子极力交差着双腿,似乎想遮挡,殊不知她这副模样更让人心火旺盛。

在我们的家里,她和那个男人都玩这么刺激的吗?

“老公……我……”妻子的头越来越低,声音也越来越娇羞,以往这个时候,我早就忍不住抱起她,去卧室大战一场了。

但现在的我,双腿就跟灌了铅一样。

我没有动,妻子却飞快的撩了我一眼,和一只小白兔似的,两步跳到茶几前,抓起电视遥控器,胸前也跟着雀跃,蹦蹦跳跳。

我的心也不争气的跟着跳动。

妻子打开电视,大概是想我们之间的沉默不再那么尴尬

但电视里传来的声音却让我大吃一惊,奇异的喘息,诱惑的叫喊,还有各种刺激的姿势和动作……

电视里播放的居然是岛国动作片。

“老公,别生我的气好吗?”妻子娇羞的蹲在了我的面前,脑袋在我的大腿上蹭来蹭去,“马上就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我想学习一下,给老公你个惊喜。”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我很生气!现在火气很大!”

我松了一口气,火气腾腾的往上窜,口干舌擦,一把扛起妻子柔软的身躯,把她丢在床上,重重的扑了上去。

妻子拼命的吻着我,温柔又狂野……

我和妻子从来没有如此酣畅淋漓过,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舒畅。

当然,伴随而来的还有从未有的劳累和疲倦,但我想,这种劳累是每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

妻子软软的躺在我的怀里,她也累极了,带着满足愉悦的笑容沉沉的睡去。

看来是我想多了。

妻子是那么的在乎我,她是一个比较保守的人,能为了我学习动作片里的知识,我居然还怀疑她,我感到很内疚。

看着怀里妻子那美丽的面容,我忍不住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

就在我低头的时候,发现床尾桌子上电脑摄像头的灯一闪一闪的。

糟了,难道摄像头还开着?

妻子直播用的电脑放在卧室里面的梳妆台上,整套设备都是我给他买的,摄像头非常高清,就对着我们的床。

如果摄像头忘了关,那刚才我和妻子的一切岂不是都被拍了进去?

我的脑海里瞬间闪现出以前看过的小电影,连忙来到了电脑前检查。

还好,妻子的直播间虽然还开着,但画面已经是一片黑色,显示主播已离开,摄像头并没有拍摄。

“怎么了,老公?”

我的动作惊醒了妻子,她揉着眼睛迷迷糊糊问道,“我睡多久了?”

“我刚才看见摄像头在闪光,过来看一下。”我回答道。

“是吗?”妻子检查了一下,“没事的,摄像头没断电而已,我早就关了。”

说着,她从我手中拿过鼠标,关闭了直播平台。

就在她点击退出的那一瞬间,直播平台跳出了一条私信,一个叫做“明”的ID发来了一句话,“你的滋味,无人能及!”

虽然只是一瞬间,我还是清清楚楚的看见了。

妻子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慌乱,退出了直播平台,解释道,“平台上有些恶心的男人,就喜欢骚扰女主播,明天我把他拉黑名单。”

我点点头,妻子的直播间虽然不火,观众很少,但她人长得很漂亮,被一些猥琐男骚扰是正常现象。

妻子又躺进了我的怀里,我们都很累了,很快,她再次沉沉睡去。

我却一直睡不着,不知怎么的,我的脑海里一直浮现的是下午我进门前,在门外听到的那一阵阵的喘息声……

我的心里就跟有无数爪子在挠一样,正巧,妻子的手机响起一声信息提示音。

我似乎是为自己找到另一个借口,拿起了她放在床头的手机,刷脸开了密保锁。

妻子用的是新款苹果手机,是我今年情人节送给她的礼物,虽然用了我快两个月的工资,但我认为值得,买的开心。

妻子收到手机后也很感动,特意把解锁设置了我和她的面孔。

直播平台的手机客户端里,明再次发来了信息,“宝贝,什么时候再相聚?”

我的血液直冲脑门,他用了一个“再”字,那说明他和我妻子已经相聚过了?

我小心的滑动着屏幕,发现这个叫做明的男人并不像妻子刚刚说的那样,是平台上发信息骚扰女主播的恶心男人。

相反,他是一个老板,而且妻子和他聊得很开心。

他给妻子刷了很多礼物,妻子和他聊得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入,大大小小的事,天南地北的扯,甚至计划要一起去西藏结伴旅游,放飞自我,完成心灵上的洗礼……

明说的话很露骨,赤裸裸的勾引。

妻子似乎也不反对,她那小小的抗议在我看来更像是撒娇。

我很生气,更让我气愤的是,妻子和在明的对话中,清楚的表示了我的存在,她的话里隐隐透露出一些对我们感情的厌倦。

明自然就和嗅到了鱼腥味的猫一样,说着各种鸡汤,各种明示暗示妻子,鼓励妻子不要被感情束缚,要勇敢追求自己内心想要的东西。

可惜的是,聊天记录只有近几天的,之前的都被删掉了,我并没有找到明和妻子相会的证据。

这对我来说,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把妻子的手机小心的放回原处,装作什么都发生过,第二天送餐路过一个手机店的时候,我买了一个很便宜的二手手机,和一张黑卡。

下载好直播平台的APP后,我请外卖派单的小姑娘吃了一个冰激凌,刷她的脸通过了直播平台的妹子认证。

小姑娘名叫胡蝶,刚刚大学毕业,长得很清纯,皮肤白,扎个马尾,一双大眼睛尤为水灵。

“李哥,你是要搞个直播送外卖吗?”胡蝶好奇的问道,“房间号是多少,我去给你刷礼物。”

平日里不忙的时候,我喜欢和她开玩笑,但现在我烦躁的很,哪有心思理她。

我搜索到了“明”的ID,向他发出了好友申请。

“不对呀,李哥要开直播的话,刷我的脸做什么?”胡蝶眨着扑闪扑闪的大眼睛,“难道李哥要假扮妹子,去骗男人的钱?”

“呵,你说对了。”

好友申请发过去半天没反应,我便坐在派送室休息了一会儿。

我并不是要骗“明”的钱,我想假扮一个美女,把“明”约出来,狠狠揍他一顿,教训教训他。

看着清纯可爱的胡蝶,我突然灵光一现,“胡蝶,有个赚钱的生意你做不做?”

“做什么?”她好奇的问道,“李哥,咱俩好归好,违法犯罪的事我可不干。”

“李哥也不能把你往火坑里推呀,放心,到时候你只要露个面,就有钱送上门来,可不少哟!”

“明”不是土豪吗,不是喜欢和人再相聚吗?

我把他约出来后,再给他来个仙人跳,不仅要狠狠揍他,还要让他赔钱,叫他长个记性!

我给胡蝶拍了几张照片,上传到了直播平台的个人主页上,当然我拍照的时候把美颜开的很高,还给照片加上了小饰品。

不是很熟悉胡蝶的人,从照片里只能看出是一个清纯可爱的小美女,认不出来是她。

“李哥,我可是百分之一百二十的信任你,你千万不能辜负我呀!”胡蝶好奇的看着我,做可爱的卖萌状。

“放心,事成之后,钱是你的,人是我的!”我顺手关注了妻子的直播间,打了个响指,退出了直播APP。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明通过了我的好友申请。

我没有着急,回到家中,妻子已经做好了饭在等我,和她一起吃过饭后,妻子收拾了下,进屋开始直播,我则坐在客厅里拿出了手机。

“美女,你是哪位?”

直播APP上,有一条明打招呼的私信。

“帅哥,约吗?”

我飞速的敲打屏幕,撩了他一句,但是他并没有回我。

我等了一会儿,还是没动静,百无聊赖的进了妻子的直播间,发现明正在给妻子刷飞船。

“谢谢老板,么么哒。”

妻子做了一个个比心的动作,娇滴滴的。

她开始做直播的时候,前几天我都在她的直播间里面坐着,一方面是想看看她是怎么直播的,一方面也是为了给她撑人气。

为了刷人气,我开始每天都给她送小飞碟,那种十块钱一个的礼物,不过似乎没什么用,直播间人很少,过了一两个星期,我和她都没那么大的兴趣了,工作又累,我也就再没去看过。

现在的她直播起来没有以前那么腼腆,撒娇卖萌都自然了很多,没办法,直播平台的妹子都这样,妻子的行为在我的接受范围之内。

明还在给妻子刷着飞船,一百块钱一个,妻子不断在给他比着心,说着感谢的话。

“明老板大气!”

“大当家的威武!”

我发现妻子的直播间比以往的人要多了一些,热度也高了很多,不时的有人刷着弹幕,差不多都是奉承明的话。

老板在直播间受追捧是很自然的事,但我看着他的ID,昨天妻子的喘气声,还有他们的聊天一直浮现在我脑海,我的心一阵阵的痛。

我心一横,也在平台上充了两百块钱,给妻子送了两个飞船,同时发出一条弹幕,“小姐姐你好漂亮哦,我好羡慕你!”

“谢谢追寻妹妹的飞船,么么哒,追寻妹妹也很漂亮。”

我在直播平台上的ID叫做“追寻你的人”,还有认证过的妹子徽章。

妻子很快也感谢了我,并且给我加了房管,还私信了她的微信给我。

妻子的直播间一个飞船给房管,两个飞船加微信,这我是知道的,直播之前也经过了我的同意,专门申请了一个另外的微信加好友。

但现在让我愤怒的是,明也跟着感谢了我,发微信号码的私信,也是明发给我,在房管群里,别人都称呼明为“大当家的”。

这分明是一副家人的模样,在我妻子的直播间,竟然由他当家做主!

我强忍着怒气,在直播间继续刷着弹幕,混个脸熟,并且再次给明发了消息。

果然他这次回我了一个表情。

“老板好大气,好有钱哦……”

我发了一个软萌的表情,奉承着明,他则回了我一个酷的动画。

“老板,我昨天看小姐姐直播,觉得好漂亮,自己也想开一个直播间,就在土豪榜第一位加了你的好友。”

我和明斗了一会儿图,开始套路他。

“发个视频先,让哥哥鉴定鉴定你有没有做直播的资本。”

明也很直接,叫我发视频,我早有准备,发了个消息给胡蝶,中午她已经答应给我帮忙了。

“李哥,我可是非常信任你的哟!”胡蝶很快自拍了一个短视频给我,还附带一句提醒的话。

“放心。”我回了她一句,把短视频转发到另一个手机上,再发给了明,“老板,怎么样,没有小姐姐那么漂亮,但还是不错的吧。”

“嗯,可以,不过哥哥可是个专情的人呢。”明发出了几个流口水的表情,“哥哥先去看直播了。”

哼,你专情的人是我的妻子,王八蛋!

明的话再次刺痛了我的心,我的怒火更盛。

唯一能让我感到一点安慰的是,妻子在直播间里一切都还挺正常的,没有出格的举动,我一直盯着她和明之间的互动。

“诚,你在看什么?”

突然,妻子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见我拿着手机,问道。

“没,没什么,随便刷了几个搞笑的视频看。”差点被妻子发现我在看她的直播间,因为直播都有三分钟的延迟,我没有发现妻子已经下播了。

“哦。”妻子没有多想,反而发现了我的二手机,“你以前的手机呢,坏了吗?”

“没坏,这段时间单子多,公司专门配了个手机给我,弄了个号码接单用。”我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今天直播的怎么样,礼物多吗?”

“就那样,一般般吧,和以前差不多。”

妻子叹了一口气,似乎有点沮丧,和往日里我与她之间的对话没什么不同。

我的心阵阵绞痛,刚才的直播里,我刷了两个飞船,明最少给妻子刷了十个飞船,还带动了几个人跟风,我一直数着,光飞船一共就有十五个。

一个一百块,加起来一千五,虽然直播平台要抽成一大半,但落在妻子手里的也有足足好几百,这还不算那些飞碟之类的小礼物。

在我的印象里,妻子两三个小时的直播就赚了这么多钱,她在下播后一定会激动的抱着我,与我分享她的喜悦。

但她没有,她说“一般般吧,和以前差不多”。

她在欺骗我。

或许,她根本没有说谎,因为她的语气是那么的自然,她的手是那么的随意,根本没有我熟悉的说谎时咬手指的动作。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25577.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