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沉腰缓缓进入:整章都是肉肉的总裁文

阿芸羞到不行不行的,急声跟我解释着,“小锋乖,这真不是蛤蜊……”

不等她解释完的,手机铃声再度响起,还是她丈夫的来电。

示意我千万别出声后,阿芸接通了电话,并立刻倒打一耙,“你为什么挂我电话!”

电话那头她丈夫挺懵的,“我没有啊,我以为你挂的呢,可能信号不好吧!”

敷衍过这个话题,两口子又在言语中品尝起了爱情的甜蜜。

你们想要甜的,可我想要咸的呢!

于是不容阿芸抗拒的,我就猛地把脑袋凑了上去。

“啊~!”

阿芸一下就叫出了声。

文学

她丈夫又急了,“小芸,你到底在干什么呢,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有人了!”

阿芸也急,拿眼睛怒瞪着我,但是凶恶的语气却冲向了她老公,“你放屁,那只死狗跑床上来了,拿舌头舔我脚心呢,我让它给弄痒了脚,你别胡说八道!”

死狗?指桑骂槐呢?

我当时就不乐意了,立刻伸出了舌头。

阿芸当时就疯了,娇躯不停的在床上颤动着,一双小手更是胡乱地拍打。

可还不敢弄出半点声响,惟恐被她老公给听到。

她强忍着身下的袭扰,努力使自己声音稳定,“老板家的小孩哭了,哭的特别厉害,我过去看一眼,回头再跟你说。”

都不等她丈夫回话的,她就急匆匆的将电话给挂断了。

手机随手丢向旁边,一双愠怒的小手就扑了过来,狠狠抓挠我的头发。

“小流氓,你快起开,你别……啊~!混蛋,你还咬我,你……啊~!”

起初的时候阿芸还很是抗拒,可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她渐渐就不行了。

“小锋、小锋你起来吧,阿芸不行了,阿芸好难受……”

她开始含着哭腔央求我,那声音迷离的让人斥满了最原始的冲动。

我能清楚感受她的痛苦,顺着我下巴掉在床上的东西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的身体已经充满了火焰,我想对她做些什么,狠狠的发泄出来!

可就在这时候,阿芸哭喊着威胁我,“小锋,你再这样的话,我就不干了,我没法干下去了!”

这不行,我还想弄张长期饭票使使呢,怎么能让她走人?

我赶紧抬起头,呸呸的一通狂吐。

“阿芸你骗人,这根本不是蛤蜊,它老往外吐东西,黏黏的,还挺咸的。”

阿芸羞到不行不行的,但还是趁我起身的工夫赶紧把双腿并紧钻到被窝里。

我出去漱口冲了冲嘴巴,再回屋时阿芸已经把自己包裹到严严实实的。

我上床钻进被窝里,刚要对她说些什么的,她就先行开口了。

“小锋,以后你不能再欺负阿芸了,你再欺负阿芸,阿芸就真走了!”

听得出来她是认真的,并非在吓唬我。

我表现的很委屈,“我喜欢阿芸,我不想阿芸走,可我就是想找蛤蜊,我没欺负阿芸,阿芸嫌弃我!”

我咧开嘴就要哭,阿芸赶紧把我哄住,“好了好了,阿芸不嫌弃你,但你也不要再欺负阿芸了,阿芸不同意的事情你不能做,知道吗……”

温柔的哄了我一通后,阿芸就招呼我睡觉了。

躺在床上,我变得很老实,闭着眼睛动也不动,脑子里想的却是怎么发泄发泄,今晚憋的实在是够呛,身旁又有阿芸这么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如果不发生些什么的话,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不过,就在过了十几分钟后,我突然感觉有只小手,很不规矩的摸向了我身下……

那只温润的小手,让我感觉到很舒服,它在很轻柔的动着。

但是紧接着,那只小手就如同触了电一样,又给缩了回去。

随后,阿芸试探的询问声在我耳边响起,“小锋,小锋?睡着了没有?”

我没有说话,依旧保持着刚才的状态,呼吸也缓慢均匀。

阿芸又喊了我两声,甚至还推了我一把,我都没有表示。

沉默了小会儿后,被窝内又有了异动,那只小手再度摸索过来。

拿手指轻轻触碰了几下,似乎是在确认我是否真的睡着,又是否会被惊醒。

然后,那只温润的小手就放肆的伸了过来,将我那里轻轻握在手中,极尽撩弄着。

阿芸这时候应该是面向了我,我能感受到她急促火热的娇息喷在我脸上。

随后,我听到了她嘀嘀咕咕的声音,“谁让你先动我的,让我那么难受……”

这话听起来像是在抱怨我,但我仔细一品,更像是她自己的宽慰。

她在宽慰着自己,给自己的渴求释放寻找理由。

感受着身下的舒坦,我也就乐的继续装睡、装聋。

嘀嘀咕咕了一会儿,阿芸闭嘴了。

我只感觉到她的小手越来越用力,更是在丈量似的摸动着。

不一会儿,她斥满愕然的感叹声响起,“好大啊,比我老公大多了。这要是放进身子里面去,还不得……痛死啊?都要把我那里撑破了。”

她这话说的,直让我兴奋到不行,恨不能立刻让她感受感受。

可为了长远大计,我还是得忍着。好在有她温润小手,所以忍的也不算辛苦。

大约十几分钟后,阿芸愈发的兴奋了,这点从她急促的娇息中就能感受出来。

“这么久了,竟然还没有那什么,比他强太多了,真好!”

她口中的他,自然就是她丈夫了。

想来她丈夫的战斗力委实不怎么地,属于快枪手性质,所以她才会这么激动。

不过她的话也让我有了几分得意,相信没有哪个男人在听到女人真心的赞美后能不得意。

又被她兴致勃勃的玩弄了几分钟后,我忽地感觉到她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就在我纳闷她是不是‘良心发现’的时候,她突然轻轻掀开了被子。

然后,我眯着眼偷偷瞄了一下子,发现她正红着脸坐起身来,掀开了睡裙。

阿芸的这个举动让我特别的兴奋,春天,竟然这么毫无征兆的就来了。

我之前还在想该怎么拿下她娇媚的小身子呢,没想到她自己竟忍不住了。

果然,越是敏感的身子,在那方面就越是强烈!

我偷偷瞄着她,发现她蹲着起身,然后跨到了我的身体上方。

大红色的小裤裤这时候已经脱离了她娇媚的胴体,任凭水灵灵的娇媚暴露在外。

随后,她蹲在我身体上方,羞红着那张媚人的脸蛋儿,贝齿轻咬下唇,慢慢坐了下去……

眼望着她娇媚的胴体缓缓落下,我特别的兴奋,几乎兴奋到难以自持,恨不能立刻挺动腰身,去狠狠没入她娇媚的胴体,感受属于她的迷人旖旎。

距离越来越近,从十厘米到五厘米再到三厘米。

直至我们身体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能够用厘米来计算时,她忽地停止了所有动作。

稍稍沉寂后,‘啪’的一记响亮耳光甩在她娇嫩可人的脸蛋儿上,留下红红指印。

这一巴掌扇的,直把我都给吓了一跳。

紧接着,阿芸就羞愤起身,狠狠躺回了床上。

“你真是个贱人,只被小锋弄了那么一会儿,竟然就受不了了,还想背叛自己的老公,他对你多好的,哄你开心逗你笑,关心你的冷暖,你竟然因为这点本能欲望就想着跟别人做那种事情,你要不要脸?真是丢死个人了!”

阿芸忿忿的自我斥责,随即又不解恨的在白皙大腿上死命地拧了一把。

那只手背上青筋凸起的小手,当真是用足了老劲,我偷偷窥视着都能感觉到疼。

赶紧闭上眼睛,继续我装睡的举动,惟恐被她发现我并未睡着。

我能明白阿芸的心思,她不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她只是被我之前撩的实在受不了了,又感受到了我那里的巨大,所以本能欲望就被勾引起来,忍不住的想做那事儿。但出于对丈夫的感情,她又显得特别纠结。

最终为了控制住自己的欲望,她甚至不惜扇耳光拧大腿的来让自己保持清醒。

这个女人,真的是挺惹人怜爱的,至少我现在已经暂时抛却了跟她做什么的念头。

可就在这时候,我又模糊感觉到了被窝内窸窸窣窣的动静。

那只温润的小手再度摸了过来,重新在被子下面帮我弄着那事儿。

“我只是想看看他能坚持多长时间而已,这应该不算背叛老公吧?况且他之前也欺负我了,我这就算是跟他扯平了……”

嘀嘀咕咕地劝慰过后,阿芸似乎终于在理智和欲望间找到了合适的折中点。

于是她那只温柔的小手动作就更快了,娇息也愈发放肆的急促着。

大约十几分钟后,我终于有了爱的降临那种感觉。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她竟然松开了小手?!

内心急躁的我真想睁开眼看看她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再弄上那么一两下。

可就在这时候,我发觉被子又一次被掀开了。

同时,她羞羞的声音也飘进了我耳朵里。

“只是亲一下,应该没什么的吧,他也亲我了,我这算是报复,不是背叛。”

掩耳盗铃似的自我劝慰过后,阿芸就跪在了床上,然后朝我那里低下了小脑袋。

幸福来的实在太过突然,我都暂时放弃那事了,没成想她竟然还惦记着,甚至这会儿都动用了猩红性感的小嘴儿。

只是,我已经在临界点了,你这么做……不太合适吧?

不能开口提醒她,我也不想提醒她,于是我眯着眼偷偷窥视着她,悄摸的看着她一点点凑近小嘴巴,然后张开性感性感粉嫩的唇瓣……

那一瞬间,温暖彻底将我包裹,更是有滑腻的香舌轻轻的撩弄。

我当时就不行了,于是就……那啥了。

爱的喷涌说来就来,是那样的难以抑制,像极了火山爆发。

在阿芸那张性感小嘴儿的刺激下,我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舒服,特别过瘾。

但我是过瘾了,阿芸却傻了眼。

只见她满口鼓鼓囊囊的,粉嫩的嘴唇紧紧闭合,不敢张开……

刚才在我到快乐极巅的时候,舒服到不小心喊出了声。

于是为了掩饰,我只好改装成打哈欠的样子,然后摸动着睡眼,问她,“阿芸,你在做什么呢,干嘛吃我嘘嘘的地方?”

见我醒来阿芸羞到不行不行的,红着的小脸儿几乎要滴血。

她赶紧将嘴巴从我身上离开,更是紧闭着小嘴儿,显然是怕里面的东西出来。

不过我还没完呢,‘噌噌’又是几下。

也是巧了,恰好斜打在她脸上,溅了个满脸春花开。

她抹也不是不抹也不是,紧闭着眼睛趴在我身体上方,羞到死去活来的。

见到阿芸这副模样,我心里特别的刺激,于是我又问她,“你偷吃什么呢?”

阿芸赶紧捂住嘴,我有看到她白皙脖颈耸动了一下,然后她的声音就传来,“没、没偷吃呢,我什么也没偷吃,就是看到小锋嘘嘘的地方好像肿了,所以尝尝是不是坏掉了,就跟不知道火腿肠坏掉,要拿嘴巴尝一下似的。”

这个解释……

满分,用来忽悠傻子足够了,所以我‘哦’了一声,认可了这个回答。

可我还想撩她,只是不等我开口的,她就急匆匆的跳下床。

“那什么,我去趟卫生间!”

话留在屋内,人已经跑到了屋门口,连鞋子都顾不得穿,就那样赤着小脚丫着急忙慌的逃走,留下羞涩的情绪充盈整个房间。

望着她仓惶的身影,我得意的笑了。

这个阿芸,肯定是我的,跑也跑不了,这玩意儿就跟毒品似的,一旦沾染上,哪可能不惦记啊,我坚信她以后会有需要的……

过了几分钟后,脸色恢复白皙的阿芸回到了卧室,躺在我身边。

不过这时候我已经开始继续装睡,根本不搭理她的到来。

她试探着喊了我几声,见我没反应后也就倒下睡了。

至于睡着没睡着,那还用说么……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起床睁开眼睛,然后看到了满脸羞红的阿芸。

我很诧异,这大早上的你脸红个什么劲儿,我晨-勃,你晨红啊?

直至当我发现扣在她胸前的手掌后,这才明白过来。

赶紧将手掌抽回来,我紧张的道歉,“对不起阿芸,我没欺负你,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睡醒手就在你身体上面,我不是故意的。”

她羞羞的应了一声,对我小声回道:“我知道的,你都已经摸着我那里睡了半个多小时了,如果你是故意的,怎么可能睡得着。”

这倒是意外的收获,我要是真的醒着,确实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但睡梦中没有什么感受,自然也就不可能发生什么。

而恰好是这点,让她认定我昨晚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傻子的行为方式而已。

很好,有了这个基础,我可就可以对她做更多事情了。

譬如,进入她娇媚的小身子,耸动、耸动……

早餐的时候,方婷弄着小聪在屋内喂奶,桌上只有我跟阿芸两个人。

她偷偷问我,“小锋,昨晚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如果我说不记得的话,是不是她就会没有那么大的心里负担了?

基于这点,我郑重点头——

“记得,阿芸把小锋那里给吃了,替小锋看看有没有坏。阿芸好,我去告诉方婷!”

说着我就要起身,阿芸当时就羞急眼了,一把将我给拽回凳子上。

“别说,千万别说。小锋你记住,这是阿芸跟小锋的秘密,谁也不能说的!”

谁也不能说吗?那就好了,那我以后想干啥的时候,就把这事拎出来提议跟方婷说说,然后她就必须帮我做,这是她主动递到我手中的软肋啊,有了这,还不是任我拿捏?

于是,我想试试这根软肋是不是跟想象中那么好用。

“阿芸,我那好像又坏了,你拿手帮我试试?”

阿芸连连摇头,“这不可以的,这……”

不等她说完,我就咧开嘴嚷嚷道:“你说你能试试坏没坏的,你骗人!”

阿芸赶紧拿手将我嘴巴给堵住,显然是怕方婷听到。

扭头望了眼方婷的卧室,她长长松了口气,然后无奈地红着脸伸手到我身下。

“好好好,我试试,阿芸给你试试,但是你千万别出声啊!”

边嘱咐着我,她边伸手给我试了试。

只不过这也太敷衍了,只随后抓挠了一把就赶紧抽了回去,怎么的,怕挨电呐?

本还想继续撩撩她,但正好这时候方婷卧室里开门声响起,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阿芸在向我表示‘没坏’后,也闷头红着脸吃起了东西……

吃过早餐后陪小聪玩了会儿,小家伙又饿了。

方婷一顿把他给奶睡,然后招呼我穿上衣服出门了。

昨天没去康复中心,今天得补上,对于我的康复治疗,方婷从不放弃,很认真。

出门后她告诉我说,“小锋,阿姨今天陪你坐公交车,在公交车上你可不能再像昨天那样了,不然周围那些叔叔会生气的!”

我‘哦’了一声,在公交车上我肯定会老老实实的。

方婷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拉着我的手就出门了。

只是刚走到小区门口的,我一眼就看到了有个男人站在那颠着脚抽烟。

邋里邋遢的模样,脸色红红的还带酒劲,正是昨天被撞车的那个家伙。

我很好奇,方婷不是给他银行卡了么,他还来做什么?又是怎么找来的?

在我望向他的时候,他也看到了我们,随即兴奋的抛飞烟屁,快步跑了过来。

跑的过程中脚步踉踉跄跄的,大早上的就喝得东倒西歪,更是摔倒在地上一次。

方婷也注意到了他,紧张的拉着我赶紧想避开。

可这时候醉汉已经跑到了近前,脸上更是挂起了赖皮的笑容。

“嘿,老婆,好不容易等到你了,你想不想我啊?”

方婷的……前夫?!

父亲和方婷当着我的面时,从来没有提过这个前夫的事情。

所以我一直幻想方婷的前夫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哪成想,竟然会是眼前这么个家伙。这根本就是个醉鬼加无赖好不好?

方婷拉着我想走,他却屁颠屁颠的伸手拦着不让,脸上还挂起了猥琐的赖笑。

“老婆,你那里好像更大了啊?没少被男人摸吧,让我也亲亲好不好,我刚喝完酒,正好帮你做做消毒,顺便连你下面也给你消消毒。”

说着他就凑上前来,方婷惊恐训斥,“你滚开,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你滚开!”

醉汉根本就是个无赖,根本不在乎方婷训斥。

甚至在随后,他还一把摸进了自己裤子里,狠狠抓挠几下后又掏出来放在鼻前闻了闻,然后伸向方婷,“你闻闻,都是想你的味道,你看,还粘乎乎的……”

方婷拉着我快步后退,更是紧张的叱问着,“我都给你钱了,你还想怎么样?!”

“当然是要你了,你现在越变越漂亮,越来越有味道了,我想要你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25353.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