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才刚进一点点:双手抓住她的丰盈

怕影响楚静瑶工作,林昆领着小楚澄到外面玩,小家伙坐到了林昆的怀里,拿出一本故事书让林昆给他读,听着听着小家伙就睡着了,林昆抱着小楚澄,看着小家伙熟睡的模样,确实从心里喜欢,这可能和小楚澄本来就很可爱而且很懂事有关吧,又或者是他的内心里本来就藏有着强大的父爱。

林昆学着过去在电视里看到的,轻轻的拍打着小楚澄,心里不由的想:“自己要是真有个这么大的儿子也挺好的,多酷啊!”

楚静瑶做完了销售方案,已经是快十一点了,林昆就一直抱着睡着的小楚澄坐在外面,楚静瑶拎着包从办公室里出俩,看到这一幕后心底微微一动,冲林昆道:“谢谢你这么照顾我儿子。”

林昆咧嘴一笑,故意嘬着门牙道:“老婆,和我还客气什么,咱们是一家人嘛。”

文学

楚静瑶顿时气节,眉头一挑,就要从林昆的怀里接过孩子。

“别,别把小家伙给弄醒了。”林昆往旁边躲了一下。

楚静瑶不再说话,拎着包走在前面,林昆抱着小楚澄站起来,跟在后面。

楚静瑶早晨是开卡罗拉来上班的,林昆刚才是开着老捷达来,回去的路上,两人各自开各自的车,小楚澄被楚静瑶强烈要求放在她的车上,林昆也不和她争这个,遂了她的意。

回到家,林昆把楚澄抱进了房间里,楚静瑶给孩子盖好了被子,然后关了灯,两人一起从楚澄的房间里出来,林昆故意调戏的说:“老婆,我们睡觉吧。”就要往楚静瑶的房间里走。

楚静瑶立马横身拦住,横起黛眉,冲林昆警告道:“姓林的,你别太过分!”

林昆淡定一笑,道:“老婆,看把你紧张的,我就是开个玩笑,晚安喽。”摆摆手,向旁边的一间卧室走去。

楚静瑶气的哼了一声,准备回房间换睡衣洗漱休息,这时小楚澄的房门突然吱的一声开了,小家伙迷迷糊糊的探出脑袋,冲两个大人问道:“爸爸妈妈,你们要睡觉了么?”

楚静瑶哄着道:“是啊,澄澄你也快睡吧。”

“不。”

小楚澄摇摇头,“我要和爸爸妈妈一起睡。”说着,就往楚静瑶的房间走去。

楚静瑶面无表情,林昆嘴角窃笑……

楚静瑶的美,绝非三言两语能描述的,即便请来宋朝最美的女词人,怕是也难以形容出她的美,最直白的描述——拥有仙女一样的容颜与气质的女子。

能和这样一位女子共处一室、同床共枕,得是多少男同胞梦寐以求的事啊!

林昆艳福不浅,这当然都是拜他的宝贝儿子所赐,他心中偷偷一乐,暗暗的冲小楚澄点了个赞,跟在小家伙的身后,大摇大摆的走进楚静瑶的香闺。

看着林昆一脸的得意,藏不住的窃喜的表情,楚静瑶恨的牙根直痒,真想横身拦住这个家伙,可忽然间也意识到,这样小楚澄肯定会不同意的。

请职业奶爸来,就是为了给孩子健康的家庭成长环境,要是给孩子造成了父母感情不好的错觉,很有可能会在他幼小的心里留下阴影,到时候就无从谈起健康的家庭成长环境了,这一点楚静瑶深有体会。

所以,楚静瑶她忍了……

小楚澄推开楚静瑶的房门,打开了屋里的灯,屋里的一切马上清晰起来,这是林昆第一次走进楚静瑶的闺房,白天的时候他自己在家,但他没有擅自的闯入,他跟大多数的男人一样有好色之心,但绝对不变态。

林昆不否认他自己是‘流氓’,但他绝对是一个正值、有原则的流氓。

楚静瑶闺房里的灯光是暖粉色的,偌大的一张双人床非常的精致,床头柜上摆着一个小相框,小相框里是她抱着小楚澄在秋天的枫树林里照的照片,母女笑的很开心,金色的阳光照在他们的脸上熠熠动人。

楚静瑶闺房的落地窗外就是一个大阳台,大阳台上摆着一张白色的摇椅,还有两盆精致的盆景,摇椅的旁边有一个茶几,茶几上放着个透明的饮料杯,可以想象平常闲暇的时候,她就抱着小楚澄躺在上面摇啊摇,母子俩喝着饮料,讲着小楚澄爱听的故事,直到小家伙睡着。

林昆的联想力很强,这是他常年在狼牙兵团里侦查敌情养成的习惯,同一个场景,必须联想出N种不同的画面,从而得出综合的结论和应对方案。

除了这些之外,楚静瑶的房间里再就是女人用的东西,什么梳妆台,大号的衣柜等等。

小楚澄爬上了床,把枕头和被子摊开,又哧溜一下从床上翻到了地上,从床底下的柜子里抱出一个崭新的枕头,笑着冲林昆说:“爸爸,这是我和妈妈为你准备的枕头。”

林昆看了笑着道:“好,谢谢儿子。”

小楚澄仰着有些惺忪的小脑袋,道:“爸爸,你也得谢谢妈妈,这是新天地商场里最好的枕头呢。”

“哦?”林昆笑了笑,转过头对楚静瑶笑道:“那……我也谢谢老婆了。”

楚静瑶一阵的气节,她是真的不喜欢听眼前这个流氓喊她老婆,可在儿子的面前又不得不装,于是牵强的笑了笑,道:“跟我客气什么。”

“爸爸妈妈,澄澄累了,澄澄先睡了,晚安。”小家伙说完,就钻进了被子里,躺在中间的位置,这倒让楚静瑶暗暗的松了口气,这孩子要是躺在边上,那自己今天晚上肯定是要和‘流氓’紧挨着躺在一起了。

“晚安,儿子。”

“晚安,澄澄。”

林昆和楚静瑶笑着道,等小楚澄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楚静瑶马上冲林昆表现出一副难得一见的凶巴巴的表情,张着两瓣性感樱红的嘴唇,咬牙切齿的无声的冲林昆警告道:“流氓,你出去,我要换衣服了……今天晚上你要是敢趁机占我的便宜,我一定……一定要你好看的!”

读唇语,是林昆最基本的一项技能,他心里明白楚静瑶说的什么,脸上却装出一副很茫然的表情,两手一摊,摆出个‘你说什么?’的Pose。

楚静瑶再次气节,不过也实在拿这个臭流氓没办法,只好悻悻的从衣柜里拿出睡衣,回过头一看,却见林昆正一副色眯眯的表情看着她。

她本能的蹙起眉头,刚要忍不住的‘骂’这个流氓一通,马上意识到怎么回事了,脸颊迅速的羞红了起来——她手里拿着的是一件真丝的镂空睡衣,平时在孩子的面前都绝对不轻易的穿,怎么可能在这个流氓的面前穿,而且她身后的衣柜是专门放内衣和睡衣的衣柜,里面整齐的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睡衣、内衣和一排整齐的五颜六色的丁字小裤裤。

林昆的眼神完全在衣柜里面,至于楚静瑶手里的那件真丝镂空睡衣,实在只是冰山一角,实际上这种睡衣都是在平常小楚澄不在家的时候,楚静瑶才会穿的。

林昆色眯眯的眼神里,同时也浮现出一抹惊讶来,真看不出平时气质冷艳,OL范儿十足的楚静瑶,竟然有喜欢穿镂空睡衣和丁字小内内的爱好。

楚静瑶赶紧把手里的镂空睡衣放进了衣柜里,拿出另一件正常保守的睡衣,然后把衣柜的大门嚯的关上,回过头来凶巴巴的瞪了林昆一眼,意思是说:“看什么看,臭流氓!”

林昆全然不在乎,故意嘬着门牙笑了笑,转过身脱掉上衣就准备睡觉。

林昆脱掉上衣的一瞬间,楚静瑶震惊了,他那古铜色肌肉矫健的后背上,布满了无数道交错狰狞的疤痕……这个男人的过去到底经历过什么?

林昆转过身,露出一副刚健的胸膛,肚子上漂亮的八块倒三角肌肉,和后背上无数疤痕交错的场景全然相反,他的胸前竟一丝伤疤也没有。

楚静瑶隐隐明白了,过去她也曾在楚相国的后背上看到过狰狞的疤痕,楚相国曾告诉过她:一个真正的战士,胸前的疤痕是替自己挨的,背后的疤痕是为兄弟挨的。

林昆冲一副震惊表情的楚静瑶咧嘴一笑,楚静瑶马上回过了心思,走过去硬拉着林昆到屋外,轻轻的关上门,然后捱着满腔的怨愤低声的说:“姓林的,我警告你,不要仗着澄澄现在喜欢你,就想胡作非为,今天晚上你要是敢占我的便宜,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还有,在我的房间睡觉,你必须先洗澡!”

“老婆,我们一起洗么?”林昆气死人不偿命的道,嘴角一抹轻佻的微笑。

“你……”

楚静瑶简直要被气的崩溃了,她现在真有一股恨不得把眼前这个臭流氓千刀万剐的冲动。

别墅的二楼有一个专门的洗浴间,里面浴缸、桑拿、淋浴等设施一应俱全,就差一个专门搓澡按摩的技师了,否则绝对是VIP级的桑拿享受。

林昆从里面洗完澡出来,裹着浴巾,身上一阵的舒畅,刚才他先是泡澡,然后又蒸了个桑拿,嘿,真舒服啊,这在漠北的军营里可是八辈子都享受不到的。

楚静瑶这时也已经冲完了凉,坐在二楼客厅的沙发上,见林昆裹着浴巾出来,她的黛眉顿时皱了起来,如果按照皱眉头容易衰老的说法,她这一天被林昆气的皱眉头的次数,绝对可以让她提前衰老好几年了。

楚静瑶指着林昆身上的浴巾,一时间气节的说不出话,想她如此一个身姿天仙一般,气质尤如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一样的富家女、高级女白领,平常无论生活中还是工作上,何时像今天这样被连番气节过?

楚静瑶颤抖着指尖,指着林昆身上淡粉色的浴巾,咬牙道:“你……你……谁让你用我的浴巾了!”

“哦?”

林昆一副茫然的表情,扯起浴巾的一角嗅了嗅,然后咧嘴一笑,道:“我说的嘛,这么香!”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25232.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