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龄十年良心推荐:两性故事

今天是张家掌权者,老大张洪军的女儿和青云市一流家族孙家大公子结婚之日,庆典隆重,邀请了青云市各方各面的商界大佬,以及张家上上下下所有人。

不然,以林隐上门女婿在张家的地位,一辈子都不可能来琳琅山庄。

文学

二十分钟后,的士停在琳琅山庄外。

气派华贵的山庄大门前,一名穿着淡蓝色长裙,身材玲珑有致的靓丽女子,正闪动一双眸子,面无表情看着林隐。

这名美女,正是林隐的老婆,张琪沫。

两年前,林隐在一手创办张氏珠宝集团的张定鼎老爷子的要求下,入赘到张家。

当时这件事在青云市世家圈子里引起了轰动,都笑话张老爷子老糊涂了,把女儿嫁给一个没钱没势的孤儿。

要知道,张琪沫是整个青云市都有名的美女,当时有数不清的优秀世家子弟追求。

可居然被老爷子指婚给毫不相干,平凡无奇的林隐!

这其中的一切,只有林隐和张定鼎知道原因……

一年前张定鼎过世了,其中隐秘也就只有林隐一人知晓了。

至于他老婆张琪沫,自始至终都没有同意,虽然最终无奈结婚,可到现在,他们也没有夫妻之实。

随着张定鼎去世,张氏珠宝集团发生了巨大的权力变化。林隐的岳父在这场风波中,被踢出了集团权利中心,也没分到股份,家境一落千丈,在张家看人脸色生活。

岳父和岳母把这些责怪林隐没出息,没出身没本事没钱,比不上张家任何一个女婿。

林隐在张家遭受冷眼,成为所有人都瞧不起的对象。

“林隐,待会宴席上你少说话。”张琪沫表情严肃说道,“今天的事情很重要,我带了一份大礼向凝姐求情。爸管理的工厂能不能撑过难关,就看大伯这次愿不愿意帮忙了。”

“我知道了。”林隐点了头。

进了琳琅山庄,山庄内一栋栋装修金碧辉煌的别墅,还有精致的花园小池,这些全都是张家老大的产业。

大厅外停了一排排气派华贵的车,玛莎拉蒂,保时捷91,卡宴,最次的也是奥迪。

“哎,琪妹,自己打车来的?怎么不给哥打个电话,哥派辆车接你过来嘛。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这像什么话?不净给我们张家人丢脸吗?”

从一辆保时捷91上,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男子,他摘下墨镜,表情玩味的看着张琪沫和林隐。

张琪沫轻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林隐的岳父,张秀峰,算是张家老一辈混得最落魄的人,早年在张氏集团就被几个兄弟压制,后来又被踢出局。最后只分到了一家濒临倒闭的小型珠宝加工厂,勉强维持了一年。

以家里的经济条件,根本不能为张琪沫买多余的车。

“琪妹。你说说,当初哥让你和这个窝囊废离婚,介绍孙家的老三给你,你要是听哥的话,怎么会落到这种境地?”墨镜男越说越起劲,表情得意,毫不在意林隐的存在,“当然了,现在也不迟,要是想富贵啊,来求哥。哥能帮你再介绍个好对象!”

当着人老公的面说这些话,简直目中无人!

“张填海,你说够了没有?”张琪沫冷声说道,脸气的煞白。

“哎,我这个当哥的也是看你可怜呐,跟着这样一个废物。一番好心相劝,给你指条明路,你还不听,那就活该你穷一辈子咯!”张填海悠悠说道。

说完,张填海似乎还不得劲,又是表情戏谑的看向林隐。

“林隐,你个窝囊废怎么就有脸来参加凝姐的婚礼?”张填海讥讽说着,“哦!也对,你岳父的工厂听说资金链断了,工资都发不起,快倒闭了。你们是想来巴结大伯家,让他借钱帮你们度过难关吧?”

林隐看着张填海,没有说话。

张琪沫的老爸张秀峰,当初就是被张填海的父亲,张家老三张洪轩,给踢出了张氏集团。甚至,这一次工厂遇到严重困难,都是张洪轩背后的手段。

张琪沫长吸了一口气,强压了怒火,对林隐道:“忍着,不要理他。我今天是来办正事的。”

林隐点了头,两个人转身进了别墅大厅。

“呵,看你个窝囊废能忍到什么时候。”张填海看着林隐的背影,扭了扭脖子,嘴角勾起一抹嘲笑。

大厅内,占地面积非常广,西式的建筑风格,装饰气派华贵,还铺上了一层红地毯。

张家的贵客已经陆陆续续进来落座。

张琪沫提着一个精致的礼品盒,走到了新娘面前,面露笑容说道:“凝姐,祝您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张紫凝五官精致,肤白貌美,气质高傲,但总体相比张琪沫,还是差了一筹。

她淡淡看了张琪沫一眼,道:“把礼物放那吧。”

“凝姐,我陪您走走吧。”张琪沫笑着说道。

“不用了。不用跟我献殷勤,我知道你是什么目的,你爸的事,我家不会帮的。”张紫凝冷淡说道,毫不留情面。

张琪沫笑容凝固了,取而代之的是难以掩饰的委屈。

她紧紧握着拳头,娇躯都在微微颤抖。

在嫁给林隐之前,她受到爷爷的宠爱,是张家的掌上明珠。紫凝姐当初对他也是非常友爱,可现在,为什么都变的这么冷漠了……

紫凝姐嫁给了青云市一流家族,孙家的大公子,婚礼隆重,张家上上下下都来庆贺,尊贵体面。

而她……

张琪沫沉默了一会,心里想到父亲现在的处境艰难,脸上还是强挤出了笑容,跟上了张紫凝离去的步伐……

林隐在坐席上看到了这一幕,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林隐所在的桌席上,坐的都是张家的女婿。

只不过,这些女婿都是有钱有势的人物,比起他在张家的地位,完全不可相比。

所以,也没人跟他打招呼,各自交谈敬酒,相互递上名片,无视了林隐的存在。

“诸位,都在呢?来,一起喝个酒。”

“海哥,这哪行,应该我们敬您一杯。”

张填海表情悠哉的端了杯酒过来,在场的张家女婿都是受宠若惊的站起身,纷纷露出献媚的表情,把酒端起。

张填海,可是张家老三张洪轩的儿子,三房的继承人。

三伯张洪轩,乃是张家的实权人物,在张氏珠宝集团的份量,可以和老大张洪军平分秋色。

张填海无论财富还是势力,圈子,地位,都是高于他们这些外来的女婿。

“怎么?林隐,你是看不起我,酒都不喝一杯?”张填海冷声问道,盯着林隐。

在场只有林隐没有起身敬酒,他迟疑了一秒。

哗!

就这一秒时间,张填海甩手就把一杯白酒洒在了林隐脸上。

“什么东西?给你脸不要脸?啊?老子让你喝酒是给你脸,还敢不喝?”张填海表情不屑说道,跋扈至极。

白酒洒了一脸,刺鼻的酒味溅湿了衣服,林隐脸上感到火辣辣的。

在场,没有人帮林隐说话,脸上全都露出讥讽的意味。

林隐眼神变的锐利锋芒。但是想起张琪沫在辛苦的为她老爸奔波,不能给她添乱,他,忍住了。

“好,我敬你。”林隐抹去了脸上的酒水,缓缓起身。

张填海没想到林隐这都能忍得住,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心里暗笑,你以为忍就没事了?

就在林隐起身的一刻,张填海突然后退,假装摔倒,顺手把酒席旁放置名贵红酒,以及贵宾礼品的推桌,给彻底掀翻了!

噼里啪啦!

推桌翻倒,十几瓶名贵的红酒,精致的玉器如意,翡翠手镯,全都是碎了一地,引起了整个宴会厅的轰动,所有人都是把目光聚集过来。

“林隐,你个废物还敢动手打我!”张填海生怕事小,大喊大叫了起来。

“这里怎么回事?”

张紫凝走了过来,身旁跟着张琪沫。就连新郎官孙恒也是表情严峻过来了。

厅内的一众贵宾全都围了上来。

“凝姐,姐夫,今天是你两大婚的日子,林隐这个废物,居然敢在酒席上对我大打出手。你说说,他这是不是要造反了?”张填海满脸怒火说道,恶狠狠的盯着林隐,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屈辱。

“林隐,这究竟怎么回事?”孙恒强忍着怒火,脸色很不好看,冷声问道。

“张填海他自己摔倒的,我没有碰他。”林隐如实说道。

“自己摔倒的?那填海为什么说是你打的他?”孙恒沉声质问。

林隐道:“在座的人都有看到,不信你可以问他们。”

“姐夫,林隐这小子还狡辩。我刚才过来跟大家敬酒,他莫名其妙的上来打我,大家都是看到的。”张填海表情气愤说道,“说实话,姐夫,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今天我就废了他!”

“诸位,你们刚才看到是怎么一回事?”孙恒看向在座几个张家女婿,开口问道。

“就是海哥说的这样,林隐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

“是啊,林隐酒气冲天的,自己喝酒都湿了一身,海哥过来和我们喝酒,他上来就打。”

“对,我们看到的事情就是这样。”

几名张家的女婿正色说道。

林隐神情震惊,看了几人一眼。

随后,他嘴角流露苦笑。张填海是三房的继承人,张家炙手可热的人物。谁会为了他一个上门女婿,去得罪张填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25034.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