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着我的头发从后面挺进去:一个胖子压着一个白丝

我就在堂姐强势之下就范了,真不敢相信以后谁敢娶她?

 

  “开始吧,少来叽叽歪歪的!“张犁的口气明显已经柔和多了,她估计是因为看到了我上半身西装革履,裤子却被褪到了膝盖!

 

  “嘿嘿嘿,时间不够,还没软,重来!你刚才看了我多久现在就要还我多久啊!”

 

  张犁点了根烟笑道。

 

  “姐,不带你这样玩的啊!”

 

  “少废话!公平知道吗?”

 

  我彻底无语只能是继续了,可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的那地方丝毫没有疲软的样子反而是胀的厉害。

 

  这有点匪夷所思了,那里胀的腹腔隐隐约约的痛了起来原本鲜红的肤色变成了暗紫!

 文学

 

  堂姐张犁也看出了我的不对劲问道:“喂,你怎么了啊?”

 

  “姐!我那里好痛啊!”

 

  张犁伸手检查了我那里,又在我的脐下三寸点戳了几次。

 

  一股又腥又臭的怪味从我嘴里喷了出来,张犁的脸色顿时就刹白了了!

 

  “你别乱动啊,我一会儿就回来!“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蹬蹬蹬的跑出去了,我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最高记录是一天内跑马十一次,可今天我却!

 

  没多久张犁拿着个药瓶子跑了回来,我认识瓶子印有的德文是镇定剂。

 

  吃了两小片后我的肿痛感觉才略微缓解了些可是堂姐的脸色是越来越凝重了。

 

  “你这几天有没有吃过陌生人的东西或者是接触过陌生人,我的天啊!该来的始终还是来了!”

 

  “我这几天都是在家吃雪姨做的啊,张家有规矩不吃外人之食啊!”

 

  “雪姨是谁?”

 

  堂姐的反问让我后脊梁骨一阵发虚,看来堂姐并不认识她啊?

 

  “雪姨说是我母亲的表妹啊,是我父亲带她们母女回家的啊!”

 

  “放屁!七婶娘根本就没有表妹,七叔肯定是被人暗算了!后天就是你的成人礼了,幸亏发现的早要再过两天你就必死无疑了!”

 

  我被堂姐的话吓的目瞪口呆,但是她的话应该不会有假。

 

  我的脑子里乱成一锅粥,难道是雪姨用了什么办法迷惑了我父母来害我?可我父亲是张家的当家人,他都能被人暗算了仇家会不杀他吗?这个问题连堂姐也没办法回答,雪姨的身份就成了个谜团。

 

  “犁姐,你怎么知道我不及时发现就只能活两天了啊?”

  “因为我亲眼见过和你差不多症状的!而且那个人就是我爹!张家前任的当家人!你猜我爹为什么会把天师印传给七叔吗?”

 

  “我哪时候还没出生会怎么会知道啊?我也没听父亲提起过啊!”

 

  “这是张家的秘密,七叔当年资质平平。

 

  他能够做当家人全靠你七婶娘救了张家全族人的性命,所以这些年来张家的大大小小对七叔还是顾及三分的。

 

  而你就没那么好运了,你虽然在张家同辈里算是最好的可也成了众矢之的!”

 

  “姐,你就别卖关子了。”

 

  “二十多年前张家分裂成了几派目的就是争夺天师印,谁能拥有天师印就可以号令鬼神。

 

  就在这时张家的仇人们也来了,张家忙于内斗我爹中了阴阳降头草。

 

  阴阳草粗为阳细为阴可滋生于人的筋脉组织中,一旦人动了那种念头阳必寻阴!”

 

  “那我不动那种念头呢?”

 

  “晚了,你方才已经那个了!降头已经催发,要是再晚两天阳草就算你不动念头也会破体而出!”

 

  “那大伯是怎么化解的啊!”

 

  “这个降头只有两种办法可以化解,一是找到传说中的龙骨以毒攻毒,两是找阴鬼之身做那事除此之外再无他法!”

 

  “龙骨是什么东西?阴鬼之身又是什么意思啊?”

 

  “传说古代波斯商人在海面看到了巨龟化龙,而龟壳就留在了海里。

 

  商人知道那就是个宝贝派人凿开龟壳脊骨取出二十四枚龙骨,可这种东西早就不知去向了。

 

  阴鬼之身你先得有天师印招出女鬼与其梦中那你,当年我爹正在与阴鬼办事仇人杀来了。

 

  七婶娘刚产下你不久以声击西引开了仇家,而她也跳了断崖!”

 

  “快给我镇定剂!”

 

  “天啊,才不过一个小时阳草又做怪了啊,镇定剂已经压制不住你那里了。

 

  你这样会死的,你坚持一会啊我去找医生!”

 

  “犁姐,痛!痛死了!那里有东西想破体而出啊!”

 

  “不行啊,你一定要撑住!我来想办法!你是张家当家人的儿子,我是不会让你有事的!你小子也给我争点气别特么的就死了啊!”

 

  我已经痛的说不出话了,只能勉强的点点头!

 

  豆大汗珠子顺着脸颊吧嗒吧嗒的往下滴,我咬牙双手擎紧了椅背痛的死去活来。

 

  再这样胀下去我知道就要爆阳了,手臂的青筋就像蚯蚓一样鼓起。

 

  腹腔内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撕扯,疼痛在我全身流动在奇经八脉忽然眼前一黑我昏死了过去!

 

  我慢慢的恢复了正常才看清楚犁姐的脸庞和上身都有了汗珠子,可她依然在辛苦的帮我跑马减轻胀痛。

 

  原来在筋脉里乱钻的东西正一点点的被抽走,我无意之中想去控制那些洪流却被反抗了回来!

 

  犁怒气冲冲呕道:“我的天啊,刚把你那个弄老实怎么你一醒又不听话了啊。你再撑一会啊,医生马上就到了啊。”

 

  “什么!我这个样子怎么见人啊?要是被张家人知道那我还是死了干净,姐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爆阳而死吧,你放心我给你找了省一院的好姐妹。

 

  她是不会说出去的,但是她要我先给你把那里减压才可以撑下去!”

 

  说到最后犁姐的声音如蚊蝇似的。

 

  “犁姐,痛!我想!我想!”

 

  张犁羞的抬不起头道:“你想干什么?我是你姐,我只喜欢女人我啊!你不要以为我刚才对你那样!你就可以想入非非了啊,我这里有的是对付你们男人的武器!”

 

  “我就碰下你!不然我就胀死了!”

 

  张犁嗔怒道:“我不是帮你吸到现在了吗?片子里都是这样放的啊?我又没有和男生那个过,再说我是你姐!你想被雷劈吗?天啊,怎么又肿的发紫了啊,你的那个也太大了啊?等你过25岁哪个姑娘受的了啊!”

 

  “姐,他都快爆炸了,你就让我碰几下吧!”

 

  平素酷毙的我现在痛的只能是装孙子了。

 

  张犁咬牙犹豫道:“浑小子,你听着啊!今天的事谁都不许说,还有只可以碰一下啊!”

 

  我连连点头道:“嗯嗯,就碰一下!”

  天地良心我还从来没有碰过女人的身子,我的手刚触碰张犁那里就流出了一些如同黑丝线的东西!

 

  “呀,阳草!你小子竟然可以把阳草弄出来了,这太不可思议了。

 

  你是怎么做到是啊?”

 

  “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就是碰了你几下啊!”

 

  “那你再碰几下吧!”

 

  张犁脱口说出这句话时自己也怔住了,自己不是一直很反感男人碰自己的吗?

 

  有了堂姐的许可我的手开始不受控制的胡乱摸索了,而堂姐也渐渐的脸红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身体里的那些阴阳降头草一定要通过这种办法才能出来,但是生不如死的胀痛感已经让我迷失心智了!

 

  “啊!”

 

  一声诱人的拖声让张犁难以把持了,她的眼神变的迷离和灼热!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张犁已经酥软的靠在了我身上,我的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朝着张犁大腿中间探去,她身上袍子的绳结渐渐的被我拉开了。

 

  堂姐忘情的抱住了我呼吸十分的急促,我们好像完全失控了!

 

  “嘭!嘭嘭!“门外一阵敲门声把我们从尴尬的幻境中惊醒,张犁穿起睡袍猛的推开我跑过去开门!

 

  我听到两个女人在楼下的争议声,张犁在埋怨她朋友的迟到,而她朋友则是抱怨路上堵车来不及回家接孩子。

 

  等她朋友走近后我看清这个女人属于小巧玲珑型的,身高不过1米55可是五官十分标致。

 

  一双大而亮的眼睛一条弯月笑眉,笑起来肯定是迷死人!

 

  “好了,我现在不想和你争了,我堂弟被人下了降头。

 

  你有没有办法把那里面的东西取出来,你老公孩子方面你完全可以放心我现在就派公司的车子去接。”

 

  “你刚电话里说是你堂弟要爆阳了啊,我让你帮他减压怎么现在又说是里面有东西了啊?”

 

  “对啊,你说帮他减压我都!吸了半天啊!”

 

  “OhmyGod,我要让你用冷水冰敷啊!你太厉害了!直接用嘴去吸里面的东西?”

 

  “你的办法我都试过了,可根本就没用都胀成萝卜了。

 

  要不是帮他吸估计你来就是收尸了,呸呸呸!坏的不灵好的灵!”

 

  医生过来揭开了我仅有的一点点遮羞长裤,她目瞪口呆的盯着我那里。

 

  半晌才回过神来双手虔诚的把握着那里,我看到她十分激动的颤抖。

 

  张犁骂道:“小蹄子,让你想办法啊?你别看在眼里拔不出来了啊!”

 

  “姐,她是?”

 

  “哦,她叫曹小楠省一院男科主治医师,其实她当年去报考这个专业就是为了多!”

 

  曹小楠一把捂住了张犁的嘴骂道:“你不快去打电话啊!穿成这样谁才是蹄子啊!”

 

  张犁醒悟的看了下自己的确跟没穿差不多了,双手一抱肩道:“好好好,我去打电话让司机立刻去实验小学接你儿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25006.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