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乱情迷之老旺:老师撩起裙子跨座故事

 这乡村里的三伏天热的虫子都懒得叫唤。

 

向涛拿了根树枝遮在头顶,不满的看了看头顶上的太阳,迈开大步往家里走。

 

路过田巧云家门口的时候,向涛无意的朝她家院子里扫了一眼,见田巧云正站在一个瘸腿椅子上擦玻璃呢。

 

这田巧云可是他们下河村里出了名的美人儿,不仅长相好看,而且前凸后翘,村里的老爷们可没少惦记她。

 

用村长婆娘的话说,这娘们细腰大屁股,一看就是个“能吞”的货。自从她家老爷们外出打工之后,村里的男人就开始有事没事的往她家跑。

 

不过他们前脚进了田巧云的院子,家里的娘们后脚就跟进来把他们拽走,倒没听说谁在田巧云身上占到便宜了。

 

即使是这样田巧云的名声也臭了,村里的老娘们见了她就跟见了仇人似的。而田巧云完全不在乎,没事就穿个超短裙,露着雪白的大腿在村里乱晃。

 

晃的那些老爷们眼睛直冒绿光,要是没有法律管着,估计那些老娘们早就把她给大卸八块了。

 

“嫂子擦玻璃呢,要帮忙不?”

 

整个村里的女人也就田巧云一个人敢露大腿,向涛一见她在擦玻璃就走进了她家的院子。

 

平时自己动手的时候向涛的脑袋里都是田巧云,一见有机会接近他向涛哪能轻易放过。

 

“哦,是涛子啊,你来的正好,快帮我扶下椅子,这椅子老是乱晃。”

 

田巧云今年都二十七了,比向涛足足大八岁,不过长的就跟二十来岁似的,而且皮肤也跟小姑娘似的,好像一捏就要出水似的。

 

向涛一听田巧云让他帮着扶椅子顿时十分高兴,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一把将椅子扶住,看到田巧云那双洁白的大腿就在自己的脸边上,向涛兴奋的不行。

 

“涛子,你可扶稳了,我要擦最上面的玻璃。”

 

交代了向涛一声,田巧云便踮起了脚,手里的抹布努力向上够着。而向涛则矮下头,顺着田巧云的大腿朝裙子里面看去。

 

当看到里面风光时候,向涛一下子屏住了呼吸

 

向涛看的直流口水,恨不得直接将田巧云给推倒在地。

 

“哎呀,总算擦完了,累死我了。”

 

田巧云从椅子上下来,伸了个懒腰。一对硕大对着向涛,险些没砸到向涛的脸。随即她便发现了向涛的变化,两眼直直的盯着向涛,嘴巴长的老大。

 

“涛子,你这咋鼓起这么高?是不是偷了嫂子家的山药啊?”

 

看到向涛鼓起老高,田巧云非但没害羞避让,反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向涛,好像要把他的裤子看穿一样。

 

家里的老爷们常年在外,沼泽地缺少了雨露,早就旱的不行了。村里是有不少老爷们打她的主意,但无奈家里的婆娘看的紧,想找人破瓢水都没机会。

 

“没有,那是我的东西。”

 

挺了挺身子,向涛向田巧云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资本。虽然他一米八的个儿,长的也精神,但是还没有接触过女人。

 

村里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基本都娶媳妇了,也就是他还保留着童身。

 

“哟,还不让说了,今天我倒要验验,看是不是我的山药。”说着田巧云的一只手就按到了向涛的身上,随即脸上的表情就变得复杂起来。

 

其实田巧云早就听说向涛的长处,也一只对他有意思,只是一直都没机会见识,向涛今天主动送上了门,她哪里还能客气。

 

“哎呀,还真是你的东西啊,嫂子误会你了。”

 

感受到之后,田巧云倒吸了一口凉气。她家刘大嘴的,跟向涛一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而向涛被抓,顿时就感觉到一阵舒爽

 

 文学

“涛子,你这可真是个好家伙。”

 

一只小手在向涛身上不断的抚摸,田巧云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这娘们居然是有点情难自制了。

 

“嘿嘿嫂子,是真货吧,要不要实验一下。”

 

见有戏,向涛也不客气,一只手也按到了田巧云的一侧,开始揉了起来。

 

“实验?咋实验呢?”

 

脸上挂着荡笑,田巧云问向涛。而向涛只是嘿嘿笑,不说话。毕竟还是个童子鸡,有些话向涛还真不好意思说出口。

 

不过他知道田巧云肯定明白他的意思,都到这份上了,要是再听不出来那可真是缺心眼了。

 

“涛子,你想…”

 

装作惊讶的看了一眼向涛,田巧云忸怩的说道:“那可不行,我是有夫之妇,要是让你大嘴哥知道了还不得打死咱俩呀。”

 

嘴里虽然这么说,但田巧云抓着向涛的手却一直都没放开,而且手上的力度也越来越大。向涛也知道这娘们是装呢,都已经这样了他就不相信田巧云不想让他得逞。

 

要是不想,她干嘛还抓着自己不放?而且看田巧云那眉眼带水的样子,估计早就润成一片了。

 

“不行啊?那我就走了。”

 

又在田巧云的身上摸了一把,向涛作势欲走。田巧云哪能放他走,一把就拽住他,直接就拉进了屋子。

 

随后田巧云把门关上,拉着向涛就到了里屋的大床边。

 

“涛子,还是别走了,快给嫂子看看。”

 

刚才在院子里田巧云虽然能大致感觉到向涛的形状,不过毕竟隔着衣物,具体的规模还不知道,一进到屋子田巧云就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向涛,是不是跟传言一样。

 

“嫂子,你不怕你家刘大嘴知道了揍死你啊?”

 

见田巧云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向涛倒想逗逗她。而田巧云好像是见了肉包子的狗一样,哪有心思和向涛逗闷子。

 

“我的天呐,涛子,还真是根山药啊!”

 

田巧云一拔那根跟擀面杖似的就蹦了出来,差点戳在田巧云的脸上。

 

而田巧云则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兴奋,一把就抓住向涛,显然是对向涛爱极了。

 

“你刚才不是还怀疑是假的吗,这下知道是真货了吧?”

 

见田巧云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向涛嘿嘿的笑了起来。他这除了他去世的爹妈,也就赵二傻子看到过。

 

前年他跟赵二傻子一块在河套里洗澡,赵二傻子一见他的家伙就吓的连连大叫,衣服都顾不上穿,光着腚就往村子跑,随后向涛有个大家伙的事就传遍了全村。

 

村里的那些老爷们和老娘们没少拿这事调笑向涛,搞的向涛那一段时间都不敢见人,还以为这是件很丢人的事。

 

现在向涛才晓得,原来有个大家伙不仅不丢人,而且还会招女人喜欢,看田巧云那副模样就知道了。

 

“不假不假,你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真货。”

 

田巧云蹲在地上,手里握着向涛根本就不撒手。向涛低头一看,田巧云里面都滴出水来了。

 

“行了嫂子,你也知道我这东西是真的了,我也该走了,反正你也不让我日。”

 

向涛这是存心逗田巧云呢,谁让她刚才在院子里说不让日了。现在这娘们发浪了,向涛反倒是不着急了。

 

“哎呀涛子,嫂子那不是逗你玩呢吗,你快点给嫂子捅捅吧,嫂子都受不了了。”

 

一边说着田巧云一边往下扒自己的衣服,没几下就把自己扒了个精光。这娘们还真像村长老婆说的,大胸脯大屁股,典型的一个“吞棒子”的货。

 

田巧云的胸脯那可真不是盖的,都快赶上排球了,而且还没怎么下垂。尤其是她的大屁股,跟她的细腰很不协调。

 

向涛心想,就凭田巧云这么大的屁股,没有什么“棒子”是她吞不下的,估计自己这玩意她轻易的就能给吃下去。

 

“涛子,你躺下,嫂子在上面坐下去。”

 

将向涛一把推倒在床上,田巧云有些迫不及待了。她那个地方已经半年多都没被捅了,见到向涛这么大的家伙,她哪能不着急。

 

一下跨到向涛的身上。

 

“不行涛子,太撑了。”

 

被向涛冷不丁一冲刺,田巧云急忙抬起了。那个地方除了手指,这半年多时间就没有别的东西来过,也变的狭窄了。

 

“嫂子,你好了没有!”

 

一直在边缘徘徊让向涛难受无比,真想一下子就进去。不过田巧云的一只手握着,让他想进攻也不行。

 

“好了好了,看你猴急的样子,谁让你长了这么个东西。”

 

嗔怒的扫了向涛一眼,田巧云开始慢慢的往下,田巧云才开始慢慢动了起来,一边动一边不停的“哼哼”。

 

“涛子,真舒服,你这东西简直是太好了。”

 

这娘们是彻底发浪了,一边动着一边对向涛说道。而向涛只是嘿嘿一笑,伸手抓住田巧云的两个大肉球,不断的揉捏,这么大的胸脯,要是不捏可就浪费了。

 

“嫂子,我有你家刘大嘴厉害吗?”

 

见田巧云已经适应了自己的家伙,向涛也轻轻的动了起来。但他却不敢太过用力,他知道自己的家伙和别人的不一样,怕把田巧云给捅坏了。

 

“别……以为……就你的……东西大,你大嘴……哥的东西……也不小。”

 

一边哼唧,田巧云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而向涛一听她的意思是自己不如刘大嘴,顿时把腰一挺,就全部进入。

 

“哎呀涛子,你作死啊,怎么全进来了啊?”

 

被向涛偷袭田巧云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向涛实在是不一般,刚才这一下差点没把她给弄晕过去。

 

“你不是说我不如你家刘大嘴吗,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

 

嘿嘿笑了几声,向涛起身一把抱住田巧云按倒在床上,随后就压了上去。刚才他已经进去过一次,这次自己也会找地方了。

 

“涛子,你可轻点,要不然嫂子非得让你干死不可。”

 

这次向涛有了分寸,并没有全部进入,而是进入一半,等到田巧云完全适应了才慢慢的前进,直至将全都进入田巧云的身体里。

一番大战之后,向涛将自己的精华全部奉献给田巧云,随后就趴在田巧云的身上喘着粗气。

 

这活可不轻松,向涛连续奋战了将近一个小时,田巧云几乎都被他给干的晕了过去。

 

见向涛无力的趴在自己身上,田巧云笑呵呵的摸着他的脸说道:“涛子,你到底是不是第一次,咋这么厉害?我要是个小姑娘的话非被你干死不可。”

 

这场大战田巧云是彻底得到了满足,她现在是对向涛爱极了。向涛微微一笑,在她的胸脯上捏了一把,说道:“这事有啥撒谎的,我就是第一次。”

 

“哦,我看可不像,没见哪个男的第一次能干一个小时的。”

 

一脸媚笑的看着身上的向涛,田巧云感觉她的下身又胀了起来。这下她可相信了,向涛刚才绝对是第一次,要不然哪能这么快就又有反应了

 

“嫂子,咱们再来一次?”

 

贼笑了几声向涛便有开始动了起来,田巧云虽说不是大姑娘,不过刚才那一番大战已经让她泄了几次身子,如果再继续的话估计今天都起不来床了。

 

“涛子,先别弄了,咱们下次再干,你刚破身,弄多了伤身子。”

 

反正向涛是第一次玩女人,田巧云以为向涛好骗。没想到向涛只是邪笑了几声,也不管田巧云如何反对,就开始猛力的冲刺。

 

直到又将一股精华喷出,向涛才把自己的家伙抽出来。而田巧云已经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瘫在床上一动都不动,向涛倒是担心自己可能会把她给捅坏了。

 

“你没事吧嫂子?”

 

穿上了裤子,向涛朝田巧云问了一句。而田巧云只是无力的朝他摆了下手,连话都懒得说,看来是真不行了。

 

“你没事那我就走了嫂子。”

 

又在田巧云的胸脯上摸了一把,向涛才出了田巧云的家。今天他是没白来,不仅破了处男之身而且还梅开二度。

 

一想到田巧云那大胸脯大屁股向涛就十分的兴奋,等明天田巧云休息好了自己再来找她切磋。

 

“哟,婶子,你这是干啥去?”

 

从田巧云家出来没多远,向涛就见到村长婆娘白秀萍从赵二傻子家里出来,不过脸色不太好看。听到有人说话,白秀萍抬起了头,见是向涛脸上才挤出一丝笑容。

 

“是涛子呀,没啥事,我到柱子家闲逛。”

 

柱子是赵二傻子他爹的小名,村里人都这么叫他,向涛见了他也是叫柱子叔。平时村长婆娘嫌赵二傻子家穷,很少上他家来,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跑到这里闲逛。

 

听到白秀萍的话向涛撇了撇嘴,这婆娘四十二三岁的年纪,由于常年不干农活长的倒也算白净,也算是配得上她那个名字。

 

不过村里的人都知道,她那张嘴里从来都没有一句实话,而且这娘们特别势力,用着你的时候叫爷爷都行,用不着了就立马把你揣到一边。

 

要说她到赵二傻子家闲逛向涛是打死都不信,不过这也不关他的事,他得赶紧回家睡一觉,晚上还要进山打猎呢。

 

“涛子,明天俺家猪圈上梁,记得来喝酒啊。”

 

错身的时候白秀萍朝向涛说了一句,向涛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心想难怪她从赵二傻子家出来拉长个脸,肯定是赵二傻子他爹说不去。

 

盖个猪圈都请喝酒,还上梁,玛德猪圈有梁吗。村长家这是摆明了想收礼,这半年来他家都弄出不少这事了。

 

今天窜瓦明天盖狗窝的,竟出幺蛾子,其实就是想多搂点钱。村长家摆桌,谁去了不得随个几十大洋。

 

虽然向涛心里直骂娘,但嘴上却连连答应。毕竟自己的低保钱是村长帮他申请的,也是村长负责发给他,要是把这娘们给得罪了,那自己的低保肯定就拿不到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23869.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