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让人流水的的文章 :人体蛋糕奶油play

 “好?”我昨晚上的行为根本就算不得好这一个字,说着是赔罪,到最后不还是惹怒了人,我实在是听不懂秦姐说的是真话还是反话。

 

 

“当然好了!”秦姐脸上有了一丝丝的笑容,眼里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到底好什么秦姐还是没有说出来。

 

 

我不敢追问,万一碰到一些隐形的规律,我怕到时候哭多来不及。秦姐今天谈话的兴致似乎很浓,“人都是逼出来的!看看,原本不行的你不也是做的挺好的嘛!”

 

 

我没有出声。是啊,人都是被逼出来的,前几天还是一个平凡的幸福的学生,谁能够料到就那么一两个月的时间就成了一个流连在各式各样的人间的小姐。

 

 

这个操蛋的世道,谁也不能说自己绝对会怎么样,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只有天知道而已。

 

 

“手段不错呢,刚来就能搭上安氏集团的总裁。看来你天生就适合做这个!”对于秦姐的说法,我嗤之以鼻。有谁家的闺女是天生就适合做鸡,不过是太多了像你们这样逼良为娼人,才有了所谓的天生就适合。

 

 

 文学

但是我不能表现出我的不屑和微弱的反抗,秦姐的态度有所好转,这是我现在所需要的。我不希望兑现她昨天晚上所说的誓言,那样我是真的最后回头的余地都没有了。

 

 

“昨晚安总突然把我带走了,秦总他……”我有一些忐忑不安,毕竟我第二次进去之后还是再度的惹怒了秦总,所以也就没有取得原谅。

 

 

“昨晚秦总和我说了,做的不错。”秦姐在沙发上表情不错的看着我,昨晚秦总的评价看起来真的上秦姐很受用。

 

 

秦姐的话让我十分惊讶,秦姐看到了,她嗤笑一声,“秦总算什么,你搭上了安总。指不定以后我还要靠你仰仗呢!”

 

 

怎么可能,就凭我现在这副样子,秦姐是什么人物啊,我怎么能比的上。如果真的想秦姐说的这样,一个安逸就可以让我平步青云,那么这个安逸到底有多强大?

 

 

“好好干,你的前途不可限量。但是就如果你敢有异心的话,就算你被安总照顾着,我也有的是法子让你生不如死!”秦姐不是什么慈善人,最后又威胁了我一句,是怕我搭上安总就搞事情吧!

 

 

我只能苦笑,那个安逸哪里有看上我的迹象,明明只是随便拉个一个人陪他给酒而已。

 

 

“知道了。”我内心深处是不信的,但还是应了一声,得到答案。秦姐翘起兰花指吸了一口烟管就迈着一贯妖娆的步伐走了出去。

 

 

看着秦姐走出了房间,我拿出了刚刚她好塞在我的内衣中的那一打钱。我粗略的看了看,大概有一两万块钱,足够几天母亲的医药费了。

 

 

原来我拼死拼活都不能赚到的钱,现在只要陪陪人,死命的喝酒就得到了。真是讽刺啊!

 

 

“仙雅。”云梦进来了,她还是那一副平静的面容,“是秦姐叫我来的。”

 

 

我抬头看她,又有什么事情吗?刚刚秦姐的态度还是挺好的,不是让人来教训我的。就像要叫人来教训,也不该叫一个云梦一女人来。

 

 

“云梦姐,秦姐让你来是?”

 

 

“秦姐让我来教教你怎么样讨好男人。”云梦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但听在我的耳朵里却惊起了一层波澜,这个还会交?

 

 

“你不用惊讶,每个来到这里的姑娘都要经历这个过程的。”我的反应,云梦没有放在心上。

 

 

都要经历这个过程,那云梦她呢?

 

 

不得不说是我太没有见识了,连你去工厂打工都会有人带你,更别说是以色侍人的活计。

 

 

“云梦姐,我可以不……”我可以不学吗?我心底还存有一丝的侥幸,我不想学这些咽躜的东西,但是我却没有办法再说出口了。

 

 

云梦没有说话,她看着我的眼睛,就是这样的一个眼神我妥协了。她的目光很静,就像一潭死水一样,在她的目光下我的一切都现行。

 

 

她的遭遇和我的很相似,我的想法也曾经是她的想法。在她的面前我可以说是赤果的,我的小心思在她面前根本就没有必要。

 

 

我每一次好像都在犯蠢,每一次都在做无谓的挣扎。但是就因为轻信了他人,而被人买到这个秦楼,就让我的一生都在这里消磨。

 

 

我是不甘愿的,是不服的,我的嘴上虽然屈服了,但是心底却没有。所以在面对的秦总的要求下,我还是没有脱掉最后还内衣,哪怕只要一个动作就可以就我出水深火热

 

 

如果最后不是安逸的到来,我想我真的要被秦姐直接处置了。那么现在也不会有云梦来交我怎么陪酒,怎么勾引男人了。

 

 

我低下头,不敢在和她对视。云梦也移开了目光,做在了我的床边,我的退缩应该在她的意料之中。

 

 

“仙雅,如果你想好好的在这秦楼里面活下去。那么你就必须认真的学习怎么去做。”云梦拉起了我放在被子上的手,细细的摸挫着。

 

 

手上感觉略略有些奇怪,我轻轻的动了动,然后云梦放下了我的手。“你如果想要在这里赚到钱就必须去取悦那些男人,这样他们才会愿意为你花钱。”

 

 

“嗯。”她是为了我好,虽然这个好不是我那么是心中想要的。

“因为在秦楼,你和我比较熟,所以今晚由我负责带你。”云梦她告诉我,秦姐今晚上要我去陪客,去练练我的技巧,这样可以更好的稳住安逸。

 

 

我知道秦姐只是在物尽其用,使劲的榨干剩余的价值,为她赚更多的钱而已。其实只要乖乖的帮她赚钱,秦姐会很乐意你和她做朋友的。

 

 

这是我在见过秦姐几次面里面总结出来的,就像我昨晚上还把他气的半死,但是第二天早上只是因为一个安逸他就可以完全忘记昨晚的不愉快。自古钱权最易动人心。

 

 

很快时间就过了,我在云梦的面前换上了刚刚送来的黑色低胸装。黑色充分的衬托出来了我的美白的肤色,云梦说我很漂亮。

 

 

我笑了笑,跟着云梦离开了房间,她带我到了开放区的一桌酒桌上,四周的传来各式各样的声音,是不同于包厢的热闹。

 

 

这样喧闹的环境,让我有了一些放松,一直紧绷着的身子软了软,呼出了一口气。

 

 

云梦熟门熟路的拉着我做好了里面的空位上,我看着云梦想是换了一个人似的,现在的她就是夜店里的耀眼玫瑰,完全不见平时的看透事世事。

 

 

坐在我身旁的人从坐下来开始,就有点动手动脚了。他的手摸上了我的腰,我轻微扭了扭,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但是我拒绝的动作旁边的人眼睛亮了,他认识云梦,“小梦梦啊,这位是?”

 

 

他虽然是问云梦,但是眼睛却没有看她。色眯眯的眼睛盯着我的胸部,手还依旧放在了我的腰上。

 

 

“李哥,这是我们醒来的小姑娘,这细皮嫩肉的您可要温柔着点哪!”云梦嘴里回答着那个李哥,眼睛看了我一眼,示意我赶紧的把握住机会。

 

 

想起了她在房间里的叮嘱,抬起头对着那个李哥笑了笑。李哥的眼睛亮了亮,表情很高兴。原本在腰间的手开始四处动了动,我脸上的笑不自然的动了动。

 

 

我看向云梦,她此时正拿着一杯酒,柔弱无骨的依靠在一颗男人身上,和那个男人嘴对嘴的喂了起来。

 

 

深意一口气,我云梦收起了原本的心思。脸上挂起了在房间里面练了一下午的笑容,陷蜜的学着云梦靠在了李哥的身上。

 

 

李哥笑了一声,然后拿起桌子上的酒杯往我嘴里喂酒,自从进了秦楼,每个男人都喜欢让我给酒,秦总一个,安逸也是这样,现在的这个李哥也同样。

 

 

“李哥,你也喝嘛~”我小小咪了一口,然后就娇嗔的推回了李哥嘴边。

 

 

李哥很受用我的撒娇,他表情享受的喝完了那一杯酒。我脸上挂着笑,拿起了桌子上的酒瓶,又为他续满了一杯。我也拿起空酒杯自己倒了半杯,“来,李哥,我们继续喝啊。”

 

 

“来来来!”

 

 

“李天,别一个人霸着人,也给我们兄弟乐呵乐呵一下呗!”同一桌酒的人开始闹腾起来了,坐在他们旁边的小姐赶忙拉住人,温柔小意的勾回客人的注意力。

 

 

“滚……滚你妈的!”李哥,也就是李天无意识的咒骂了句,注意力又回到了身上?

 

 

“美…美人,来别理他们!我们喝酒!”李天估计有点醉了,说话都有一点结巴了。

 

 

有点醉了的李天手脚开始胡乱的动了起来,手随便的当处摸起来,我不能够拒绝他的要求,毕竟他是出了钱来玩的。我不想在像秦总那次一样了。

 

 

秦姐的威胁还在耳边,舞池里传来的声音更加的提醒了我身处在什么地方,这里是秦姐的地盘,不是我可以反抗的。

 

 

我在勉强的逃过李天的一次索吻之后。又一次的我看像了云梦,我看见那个男人的手已经摸到了她的胸了,但是云梦却没有把那只手打掉,已经在喂着酒。

 

 

到这时候我不得不佩服云梦的定力了。我觉得羞辱的事情,她可以平静的对待。

 

 

“美人,美人呢!”李天因为身体不稳,自己倒到了沙发上,两只手在空中无意识的划拉着,嘴里模糊的寻找着我。

 

 

看见他这幅样子,有些看不上。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想要把他拉起来。他很重,我拉了一下没有拉起来,然后第二次我使出啊双身的力气。

 

 

但好像用力过猛了,李天整个人都趴在了我的身上,我原本拉着他的手,抵在了李天胸膛,以此来拉开我和李天的距离。

 

 

“李天,行啊!”看着我和李天的姿势,周围传来了起哄声,然后我更加用力的推着李天,想要把他从我身上推开。

 

 

“去去去!”李天虽然嘴了,听到起哄,还是回了一句嘴。“美人,来亲个嘴!”

 

 

李天嘴里带着令人作恶的酒精臭向我压了过了,本就不怎么大的距离变得更加的小,我和他的胸膛就隔着我的手而已了。

 

 

我内心拒绝着李天靠近,在李天的嘴往我脸上来的时候,我又像回到昨晚上,我像躲避秦总一样躲避着李天。

 

 

我的头向左向右的偏着,李天满是酒精味的嘴也跟着向左向右转。他没有生气,好像以为我在和他调情,嘴里说着污言碎语,“美人,你的脸上真好看!胸也挺大的。”

 

 

“哈哈哈哈,美人你别躲了,来给哥哥亲亲你!”我还是不敢反抗的太厉害,尽量的躲避着。

 

 

突然,李天用他的下身向我挺了挺,我感觉到了一根棍子抵在了我的下身上面。我的脑子一下蒙住了,反抗一下子弱了起来。

 

 

不注意间李天的的嘴已经到了脸上了,那湿漉漉的触感提醒着我,更近一步的触感终于使我爆发了,我脑子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了。

 

 

我只知道我要把这个人推开,不自怎么的我突然爆发了一股力量,我把李天掀开在了酒桌上。

 

 

放在酒桌上的酒瓶酒杯有几个被打落在地上,噼里啪啦的声音夹杂着几句小姐的尖叫。四周一片乱糟糟的。

 

 

“你干什么呢?”李天的朋友站起来指着我,表情愤怒,云梦看见这个情况,也站了起来,在一边拉住了那个人。

 

 

我还没有从我的行为里面反应过来,云梦在那边陪着嘴,“对不起,对不起!”

 

 

“别愣着了,快点给给人赔罪,”云梦拉起来我让我赔罪,我看着这个情况,反应过来后,低头深深的倒着歉。

 

 

那个被我摔到了李天站起来直接甩了我几巴掌,最后还是云梦赔礼道歉替我劝住了李天,我才没有更惨。

“李总对不起,是我们没有调,教好人,你就看在秦姐的面子上放过她这次吧!”云梦在帮我求情,但是不依不饶的客人让她不得不搬出了秦姐。

 

 

也幸好秦姐的面子足够大,李天他们听到秦姐的名义就没有在闹腾,“这次就算了,叫她滚出去,别在这里碍着爷喝酒!”

 

 

“是是,真的是对不起了客人!”云梦低头哈腰的边陪着罪,然后转过头小声的叫我先回去了,“小雅,你先回去。”

 

 

“嗯。”我知道我又搞砸了一次,这次似乎比秦总那次好,至少只用挨几巴掌,而不用像那次一样被逼的脱衣服。

 

 

我离开了那个酒桌。神情恍惚的回到了休息室。坐在椅子上看着镜子里面的我,面如土灰。完全没有一丝这个年纪该有的朝气。

 

 

想起了这些日子来经受过的事情,一件一件就像是过山车一样,惊险刺激,让人后怕不已,秦总的羞辱,客人的揩油。

 

 

一桩一件,如果没有那个意外的话,是根本就不用经受的,那么我还是那个在生活在温暖家庭中的小花,天真无邪。

 

 

但是就因为一个林文,一个早就有的预谋,自己原本虽然不光辉灿烂但是绝对幸福美满的人生变成了海市蜃楼。只能回忆,但是无法触及。

 

 

为什么要这样呢?看着镜子里面的人,我不由自己的问,这真的是我的命吗?命中注定我要受这些苦。

 

 

双手捂住了脸,将头埋在了双腿之间,没有任何价值的眼泪沾湿了手,嘴里发出呼吸发出了丝丝的哽咽。

 

 

过了一会儿,有人开门进来了。听到声音,我赶忙抬起头偏过另一边擦擦脸上的眼泪。看了看进来的人,原来是云梦。

 

 

还在动作的手放缓了,想起了在酒桌上的事情,不知道走后那个人有没有为难她,如果因为自己的行为让她出事,我会愧疚不安的,“云梦姐,那个客人他……”

 

 

“那个客人看在秦姐的面子上,他没有追究。”云梦她回答了我的问题,她的手上拿着一只烟,手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度。

 

 

我松了一口气,云梦她没事就好,“谢谢你,云梦姐,这次多亏了你,我才…”

 

 

我话还没有说完,云梦就打断了我,“我帮不了你几次的!”

 

 

她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很我说明情况,我清楚她不希望我在抱着无望的想法继续在这里待下去,那样只会让我更加的万劫不复。

 

 

“我知道,但是我真的没办法忍受那个人他……”我尽力的忍受着去伺候着那个人,但是我的身体根本就无法忍受那个人越来越下流的行为。

 

 

“没发忍受,也要忍。忍多了也就习惯了。每个人都是这么过来的!”我觉得义正言辞的理由在云梦眼里只是一种可笑的坚持。

 

 

既然已经处在了这个位置,那么就只有适应,与其等着因为环境压迫的你无法接受,还不如一开始的时候就抓住条件,为自己争取很好的利益。

 

 

“如果你还是没有办法接受这些,那么你也不用说什么筹集你的妈妈的医药费了!”云梦又下了一记猛药。

 

 

所以想要钱就不要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事情了,钱不是这么好拿的。你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一些来交换。

 

 

“看在你救过我的份上,我劝你,如果你真的要赚你妈妈的医药费,那么你就不要在继续矫情了!”矫情只是无用的表情,只有真的放开,才能得到更多的东西。

 

 

云梦说的这些我知道,也明白,道理谁都懂。但是不撞过南墙,又有多少人会回头!看着我的样子,云梦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将手上快要烧到头的烟按在了烟灰缸里面。

 

 

等云梦还想再劝我的时候,被突然进来的秦姐打断了。

 

 

“给我打,不要留下痕迹!”我被几个突然进来的人抓住,他们的手法很熟练。抓住我之后,我叫动弹一下都不能。

 

 

我从身体之间看到了秦姐怒气冲冲的面容,这次她手上没有拿着烟管,双手交叉在胸前。姿态很狠利。

 

 

突然抓住我的人一拳打在了我昨晚上被秦总提过地方,我不由的喊叫叫一声,声音很痛苦。

 

 

云梦站在秦姐身边,有些不忍的看着我。她看向秦姐,“秦姐,你看她受到教训了,你就在饶她一次吧!”

 

 

“饶她一次,我饶人她多少次了!”对于云梦的话,秦姐嗤笑了一声,完全就不信。一次又一次的犯到秦姐的忌讳上面,我完全是活该吧。

 

 

“打给我继续打!我不信了我今天就要治治她这个硬骨头!”秦姐阻止了云梦接下来的话。

 

 

“你要帮她的话,就连你一块教训!”秦姐不给云梦求情的机会,火气上来了连云梦都要教训。

 

 

期间我被打的痛叫连连,云梦只能爱莫能助的看着我。对于云梦的求情我是感激的,如果不是云梦,我现在只会更惨,估计在酒桌上恐怕就要被人给办了。

 

 

不过,幸好秦姐还希望我帮她继续的赚钱,不想让我去医院等死。过了一会儿之后,秦姐就那些人放开了我。

 

 

没有了那些人的托着,我滑到了地上。手肘撑着地板,死命的咳着,顺着气。

 

 

“程仙雅,我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没想到啊!”秦姐咬牙切齿盯着我,我苦笑。聪明人,我是聪明人就不会被人骗,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对不起秦姐,我也不想的……”我也不想这样的,我也不想得罪客人,但是我真的忍不住了。

 

 

“不想!”秦姐不屑。

 

 

“我这楼里面不想的姑娘多的是,你知道她们最后都去哪里了吗?”秦姐突然很平和的问我。

 

 

都去哪里了?我想追问,秦姐的眼睛却让我掉入冰洞,身上似腊九寒冬那样的冰冷。她说,“如果你不想像她们那样的话就给我好好的干。”

 

 

云梦把我扶了起来,走到了秦姐的面前。秦姐狠狠的盯着我,我只能死死的抓着云梦的手,不想放开这救赎般的温暖。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再出事,可真就不要怪我狠心了!”

“安总来了,专门点了你,识相点给我好好的干!”秦姐没有理我的死样子,语气不咸不淡。

 

 

“秦姐你放心,这次仙雅肯定不会了!”云梦怕我在得罪秦姐,抢先的替我做了保证。

 

 

“希望真的是这样,收拾一下去陪安总吧。”秦姐半信半疑,但是也没有太多的表示,带着人离开了休息间。

 

 

“云梦姐,谢谢你!”云梦她又帮个我一次,在马路上救她的恩情早就抵消了。没想到她还愿意帮我向秦姐求情。

 

 

“看到你,我就像看到了当初的自己。你不用谢我,我只希望你这次是真的放下心里的包袱。”云梦对于我的感谢,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忠告了我一句。

 

 

“我明白的,云梦姐。”我低下头,是呀,只有放下所谓羞耻心我才能在这里走的很远。母亲医药费也才能解决。

 

 

“明白就好,收拾一下去陪安总吧!我先走了。”

 

 

云梦离开后,休息间又进来了一个人,她带着我走到了一个包厢的门口,“安总在里面。”

 

 

我打开了包厢的门,看见了安逸就坐在了皮椅上面,手里拿着一杯酒满满的品尝着。

 

 

“安总……”我站在门口喊了一声,安逸看向了我。他的眼睛里好像闪了闪,但我还没有仔细的看清楚就不见了。

 

 

“过来。”

 

 

我走了过去,坐在了安逸的旁边紧挨着他,安逸的手圈住我的腰,我不自在的动了动。安逸感觉到又放开了。

 

 

“安总……”我诺诺不安的喊了他一声,战战兢兢的看着安逸。

 

 

“过来,来陪我喝!”安逸让我陪他喝酒,见到安逸的这几次都是我最狼狈的时候,第一次是在酒会上,自己被下药。

 

 

第二次呢,是在秦总的包厢,自己被逼的脱衣服,差点就要出事了,现在也是自己惹恼了客人,遭到秦姐的教训。

 

 

这三次都是安逸的出现救了自己,安逸就像是自己的幸运天使一样。但是秦姐对于安逸的忌惮又让我害怕。

 

 

如果再一次的惹恼客人,到时候秦姐的教训就不只是打一顿了,我的下场估计会和秦姐嘴里不听话的姑娘一样的下场了。

 

 

我不想被秦姐像那样的处置教训,母亲还需要我的带着钱回去给她,我不能放弃。

 

 

我拿起了桌子上的酒瓶,动作轻轻的帮着安逸续上了一杯,声音藏着讨好,“安总,您喝!”

 

 

“嗯,你也来?”安逸问了我一句,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要我陪他喝酒,我来这里就是陪他喝酒的,如果让秦姐知道安逸这么问,估计我的皮又要痛几天了。

 

 

“安总,来~”我拉长了声音,云梦交过我,她说我这些说话会显得更娇嫩,客人会更加的喜欢。

 

 

秦姐的威胁就像一根刺,哏在了喉咙,为了母亲的医药费,也为了不想在挨打,我只能使出浑身的解数去取悦她安逸。

 

 

“今天你很热情呢?”安逸有些惊奇,因为前面几次的相遇都不是那么的令人高兴的结局。我突然的热情让他有些不敢置信,但是他表情却受用良好。

 

 

就凭他的权势,多的是女人对他投怀送抱。我这个拒绝他的人才真的是令人奇怪呢。不过就这样安逸还没有厌弃,估计也是猎奇的心理在作祟吧。

 

 

不管是什么心理在驱使着安逸来点我,但只要安逸还没有觉得厌烦,那么在这个秦楼我至少还是安全的。秦姐不得罪安逸,明面上至少不会那我怎么样。

 

 

“有么?”我反问了一句,声音很娇气。安逸眼神暗了暗,没有说话。

 

 

我仰头喝下个一杯酒,安逸拿起酒瓶帮我满上一杯,我又干了,安逸只是看着我喝,他手上的杯子没动,我有点不服的娇嗔,“安总,你也喝呀!”

 

 

“好,喝!”安逸的声音挺高兴的,难道他喜欢女的这么对他。不喜欢那些温柔小意的小姐,而喜欢有点娇嗔,小野蛮的性子的姑娘?

 

 

他的品味还真的是有点不同,对于一个小姐也能花这么大的耐心。那些客人那个不是一言不合就出手的,来秦楼的都是来找乐子的,很少有人乐意去哄一个小姐。

 

 

我出钱,你买笑,不过是这么容易的关系而已。安逸也是他们中的一个,只是他的爱好不同而已。

 

 

我的脸色有一些难堪,为自己的命运觉得悲哀。

 

 

“你怎么了?”也许是我发呆的时间长了一些,让安逸发觉了。安逸的眉头有一些皱了起来,挺直俊俏的眉毛向着眉心微微挤着。

 

 

“是有事情要要离开吗?”在安逸目光下我想就这么的应承下来,然后离开。但是想起今天早晨秦姐给的那一打钱,离开的话却怎么样也没能说出口。

 

 

我看着安逸,摇了摇头,然后笑了一下说,没有啊。安逸也跟着笑了起来,但是却没有跳过一个问题。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因为我需要钱哪,只是一晚上的钱就可以赚到妈妈三天的医药费,我为什么要拒绝它。

 

 

那一刻,我只是有点想哭。来到秦楼,从来没有人问过我过我为什么,她们只看结果,不需要知道一个小姐的为什么。

 

 

为什么我不能就这么的离开,为什么虽然那么的痛苦,我还是答应了来陪客。安逸看着我的目光让我有一种冲动,我想把所有的事情说出来。

 

 

而我确实在安逸问我为什么的时候,将我妈妈的事情讲了出来。我说我需要大笔的钱,因为我的母亲需要动手术,我的母亲现在依旧被病痛折磨着,她在等着我带钱回去。

 

 

我说过很久,也说了很多。但是我以为安逸会安慰我的,但是他没有。听的时候他的表情是淡淡的,没有任何的波澜。

 

 

我一直在低头说,安逸也一直保持着这个表情听着,当我快要说不下去的时候,他却又会应一声,让我感觉到他还在,原本将要结束的诉说又会继续下去。

 

 

说完全部的经历之后,我感觉很奇妙。我居然会和一曾经要我当他情人的人说了这么多,而他也没有阻止我。

 

 

我听到安逸说了句,故事很狗血。对啊,故事真的很狗血,原本只发生在电视剧八点档的剧情。居然会出现在生活中,而今天他却在一个小姐这里的听了一回。

 

 

喝掉了手中的酒,安逸看了我一眼,留下了一叠的小费就走出了包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23655.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