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开花苞头:小雪好紧好滑好湿好爽

李春桃被赵二炮看的一阵燥热,却又疼的没办法,咬了咬牙道:“二炮,你过来吧!”

赵二炮咕隆猛的吞了吞口水,慢慢凑向李春桃,看着她那一对柔软,身躯一颤就直接扑了上去,在上面拱了起来

一年多没被男人碰过的李春桃,嘴里头当即发出一阵娇喘,拍了拍赵二炮喊道:“赵二炮,你干嘛呢?要拉开衣服。”

赵二炮闻着李春桃的香味,全身就跟爆裂开了一样,紧紧的把李春桃抱着。

李春桃也好过不到哪里去。

从怀孕后,她老公就没碰过她,上次生完孩子,因为肚子里面要排掉淤血,来了一个月大姨妈,她老公回来自然也没圆房,头尾都一年了,还没男人碰过自己的身子。

这会被赵二炮抱着,李春桃浑身就慢慢燥热起来,特别是赵二炮就个愣子,根本不懂,到处乱拱着。

本来就疼,弄得李春桃更难受,李春桃摁着赵二炮的肩膀喊道:“二炮,你轻点,把衣服翻起来。”

李春桃羞涩的慢慢拉起衣服,赵二炮看着那白花花的柔软,猛的吞了吞口水,衣服刚拉到一半,就直接扑了上去。

“嗯,二炮,你轻点,轻点。”李春桃忍不住哼了一声抱住了赵二炮的脑袋。

 文学

赵二炮完全陷进去了,那香醇的母乳进入嘴中,那柔滑,那香味要比他喝过的任何东西都要好喝,而且这是表嫂让他帮忙的,赵二炮自然不客气。

弄的李春桃是一阵娇喘,双脚都不由微微颤抖着,推了推赵二炮喊道:“二炮,我不行了,你让我躺着。”

她颤抖着双腿慢慢朝着床上走去,一张俏脸红扑扑的很是迷人,躺下来那一刻,那光滑的肌肤每一寸都在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看的赵二炮浑身一阵燥热。

李春桃心里头也是一片燥热,羞红着脸眯着眼睛,见到赵二炮迟迟不过来,有些急了,娇哼了一声道:“愣着干嘛呢?快点过来呀!”

赵二炮咕隆吞了吞口水,压制着内心的激动之情,慢慢朝着床上走去,看着李春桃胸部,浑身一颤,慢慢的贴上去。

赵二炮一贴上来,李春桃不由的娇喘了一声,身子微微一颤。

李春桃虽然一直认为赵二炮是个小孩子,但他始终是个男人,血气方刚的男人,那扑上来后的力度,热度,那感觉都不是喂奶时候能比的。

李春桃整个人不禁有些迷离,嘴角不断发出娇喘声,呼吸也变的急促了起来,双腿不由自主扭动着。

李春桃想要了,这让她又羞又恼,自己怎么对自己老公表弟产生欲望了呢?可赵二炮的确是弄的太舒服了。

让她根本无法压制住身体的本能反应。

赵二炮看着李春桃那红扑扑的脸蛋,轻咬着嘴唇,体内的浴火瞬间炸裂开了一样,真想直接扑上去,但赵二炮又不敢。

只能加大力度变着花样帮李春桃弄着。

轮流在两边切换着,弄的李春桃是娇喘连连。

那一声声娇喘声听的赵二炮一阵口干舌燥,终究按捺不住,颤抖着双手滑上李春桃那小蛮腰,那柔软细腻的肌肤摸的赵二炮浑身一颤。

李春桃身躯也是一颤,吓了赵二炮一跳,偷偷瞄了瞄李春桃发现她并没有反应,赵二炮胆子才大了起来。

顺着李春桃的小腰往上摸去,直接抓住了李春桃的胸部。

边抓边吸着,李春桃被弄的浑身一阵燥热,双腿不由自主的摆了摆,甚至她都没注意到此刻赵二炮也已经躺上了床铺,只是感觉腿窝子处啥东西顶着自己,让她一阵难受。

“二炮,你口袋放了啥东西快点拿出来,顶的我难受。”李春桃哼了一声,伸手一抓。

骤然吓的瞪起眼睛。

那哪里是啥东西呀,分明就是赵二炮的那东西。

李春桃之所以敢让赵二炮帮忙吸,一是觉得赵二炮还小,二是觉得赵二炮就是个傻缺不懂男女之事。

哪想到赵二炮那竟然如此雄伟,还顶着自己的腿窝子,刚那一摸把李春桃吓的身子不由一缩,整张脸也是一片燥热了起来。

同时也有些生气。

这赵二炮懂的这些事情竟然敢耍自己。

啪嗒……

李春桃恼羞成怒直接一把推开赵二炮吼道:“赵二炮,你好大胆子,还敢调戏我是不。”

赵二炮刚被李春桃那一摸其实也吓的不轻。

看着满脸怒火的李春桃缩了缩脑袋,心想这下完蛋了。

情急之下赵二炮觉得还是装傻,憋着脸委屈道:“表嫂,我怎么调戏你了,这不是你让我吸的吗?”

“你……”李春桃看着一脸懵逼的赵二炮,越看越气,特别是看着他底下那高高隆起的东西,急的浑身直打哆嗦:“你小子还…还不老实是不,你明知道男女事情还敢装着不知道,信不信我把事情告诉你表哥。”

一听这话赵二炮吓的整张脸都煞白了。

这要是被表哥知道自己对表嫂产生了邪念,还顶了表嫂的,那表哥还不杀了他。

赵二炮想来想去,还是要装傻。

“表嫂,我真不知道你说什么,是你让我吸的吗?”赵二炮憋红着脸,一脸动情的说着,就差眼眶内没掉眼泪了。

“我让你吸,没让你拿那么恶心的东西顶着我。”李春桃越看越气,特别是瞄着赵二炮那东西,李春桃感觉到自己内心之中竟然有着一种冲动,这种感觉让她又羞又恼。

赵二炮看着憋红脸的李春桃,知道她生气了。

干脆一脱裤子道:“表嫂,你是说它吗?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它怎么就变成这样了,都难受死我了,要不我把它割掉吧!”

李春桃刚摸时候就被吓了一跳。

看赵二炮脱了裤子,那东西看的她更是一震。

家伙,这简直是驴货呀!

这要是弄进去的话,还不爽死。

李春桃看着心里头一阵荡漾,瞧着赵二炮还真的摸了剪刀过来,看着赵二炮还真要减掉,李春桃吓的连忙拦住赵二炮道:“二炮,你干嘛呢?”

赵二炮抽泣道:“表嫂,是它把你惹生气了,我这就把它割掉。”

说着赵二炮就张开剪刀,那架势还真要自宫。

李春桃连忙抢过剪刀道:“二炮,你怎么这么傻,这是你们男人的宝贝。”

赵二炮见李春桃抢了剪刀也松了一口气,李春桃要是不抢的话,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当然演戏还是要演全套,赵二炮依旧憋着脸,委屈道:“表嫂,这啥宝贝不宝贝的它把你惹生气了,我要它干嘛?”

李春桃看着赵二炮那一股傻劲,噗嗤一笑,幽怨的白了他一眼道:“傻瓜,就算它惹表嫂生气了,你也不能割了呀,你这要是割了以后拿什么娶媳妇生孩子呀!”

“我不娶媳妇,我就不要表嫂你生气。”赵二炮傻里傻气的说着。

李春桃看着赵二炮那憨厚的样子忽然心中一暖,心想这赵二炮虽然傻不拉吧唧的,但却为了自己不生气连男人的宝贝都不要了,这换成自己男人估计都做不到。

刚才李春桃生气也就是以为赵二炮装傻占自己便宜,还有被赵二炮顶着心里害羞,恼羞成怒才生气的。

现在看赵二炮什么都不懂。

李春桃哪里还会生的气,无奈叹息了一声道:“好啦,二炮表嫂不生气了,把剪刀拿过去放着。”

“哦。”赵二炮脸上依旧委屈着,心里却是一阵暗喜,虽然没得到什么好处,但至少瞒过了表嫂,那这样以后就还有机会亲近亲近表嫂了。

放下剪刀后赵二炮就又回了床边,看着李春桃一对白花花的身子,继续装傻着,带着颤抖的声音问道:“表嫂,那我还要帮忙吸吗?”

“哦,不要了。”李春桃这下奶也不胀了,加上看到赵二炮那东西,即便知道赵二炮不懂,心里依旧是一片羞涩,自然不好意思继续让赵二炮吸。

只是对上赵二炮炙热的双眸,李春桃浑身忽然感觉一阵燥热,偷偷瞄了赵二炮身下,看着那庞然大物,心里头更是躁得慌,很想亲近亲近摸一把。

心里头却又不敢,怎么说她都是赵二炮表嫂,身为表嫂哪里可以去玩表弟那东西,让她就这样放过,心里头却又不舍得,这都一年多没亲近过这好宝贝了,几次伸手要去摸都缩回来了。

来来回回几次的动作被赵二炮眼尖都看在眼里头,本来李春桃不要让他吸还有些失望,看到李春桃的小动作,赵二炮立马兴奋了起来。

他很清楚李春桃已经差不多一年没跟自己表哥亲热了,那她肯定想了,看着一脸娇媚的李春桃,赵二炮心生一计,把装疯卖傻进行到底。

“表嫂,你说这是男人的宝贝,我干嘛会这么难受呀,我看还是割掉算了。”赵二炮带着哭腔就开始表演,说着又要去拿剪刀。

李春桃吓了一跳,慌忙拉住他道:“二炮,别割呀,这东西好着呢?”

“怎么好了呢?我就觉得难受。”赵二炮跺了跺脚装着一脸焦急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23392.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