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肿了你还要弄几次:比较详细的污故事

  沈鹰这次也是刚好休假,他在东江,也只有彪哥这一个亲人,所以就来见见彪哥。彪哥本名叫做杨彪。说起来,杨彪的一点微末功夫也还是沈鹰指点的。

  沈鹰听了杨彪的话,淡淡说道:“我对这个什么方少不感兴趣。不过他如果能帮我见到他父亲,跟她父亲扯上点关系,那还是行的。”杨彪不由意外,说道:“哥,你在国安,跟地方的人也扯不上关系,怎么对方少的父亲有兴趣?”

 文学

  沈鹰说道:“我迟早要离开国安的,那个地方没什么呆头。如果回来了,希望他父亲能帮上一点忙。”

  “在国安不是挺好的吗?”杨彪顿时很不理解。

  沈鹰眼中泛出冷意,国安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好的。因为他这个人,桀骜不驯。上面对他很有意见,但他又有真本事,所以经常给他安排危险的任务。他对国安已经是一肚子怨言了。

  也在这个时候,林婉清被扶到了奥迪车的后座上。林婉清双眼紧闭,她的脸蛋美丽绝伦,精致得像是完美的艺术品。

  沈鹰回头看了一眼林婉清,他不由眼中放出精光来。饶是他见识过不少美女,却第一次见到林婉清这样的女孩儿。实在是太美艳,太惊艳了。尤其是那股与生俱来的清冷气质。

  沈鹰的眼神被杨彪捕捉到了,杨彪立刻说道:“哥,你要是不嫌弃,等方少享受完了之后。我给你安排安排!”

  沈鹰好歹是大高手,却也不好意思答应。不过他没有说话,便也算是默许了。

  杨彪便道一声好嘞,随后启动车子。

  奥迪车一开走,后面的一辆夏利车里。陈雄立刻启动车子跟了上去。

  叶寒与叶欣很快就在一家大排档前跟唐思思见面了。

  唐思思穿了一身红色小外套,跟个瓷娃娃似的,非常可爱。她马上就跑了过来,这姑娘平时作风大胆,不过这时候在叶寒面前却羞涩起来。“叶寒哥哥。你好!”

  叶寒微微一笑,说道:“你好!”唐思思鼓起勇气,说道:“叶寒哥哥,你还认得我吧?”

  叶寒哑然失笑,说道:“当然认得,你去年烤火的时候,把我围巾给烧了呢。”

  唐思思顿时俏脸通红,娇嗔道:“臭叶寒哥哥,尽记得这些不好的。”

  这么一打岔,气氛也就活跃了。随后,三人进了大排档。

  这一顿饭吃得很是愉快。本来唐思思说要请客,不过叶寒也没那么没心没肺,悄悄的去买了单。吃完之后,三人出了大排档。

  唐思思的家就在这附近,叶寒便与叶欣先送唐思思回家。

  回去的路上,叶寒突然问道:“思思,你知道方辰吧?”

  一旁的叶欣就郁闷了,哥哥这个时候真是八卦,真是俗,俗不可耐。就跟所有讨厌的家长一样,没完没了。

  唐思思没心没肺的,说道:“知道呀,他正在追欣欣呢。”小姑娘一说完话就惊觉自己说漏了嘴。

  她悄悄看叶寒,发现叶寒神色未变才松了一口气。

  叶寒不动声色,说道:“你觉得方辰这人怎么样?”唐思思毫不犹豫的夸赞道:“非常优秀,学习好,待人接物也好,尊重老师,爱护学弟,而且,他还是我们班的班长呢。”

  “莫非是自己多疑了?”叶寒闻言,心中不禁犯疑。难道真是自己护妹心切,对方辰的印象有失公允?

  他就这般想着的时候,突然,一辆银色保时捷的跑车从他面前呼啸而过。

  叶寒的眼神如寒电,他从前面的挡风玻璃里看到了一男一女。女的是十六岁左右的爆炸头,就是街面上那些脑残女,非主流。而开车的男的却是穿着黑色外套,脸色阴冷邪魅。

  这个男的,非常像方辰!

  叶寒猛然记起,方辰今天离开的时候,手上拿的正是黑色外套。莫非这个人就是方辰?叶寒却也不敢肯定,主要是这个阴冷的少年与白天所见到的方辰,差距太大了。

  叶寒眼中精光闪过,不管如何,他都决定探究清楚。“你们先回去!”他说完这句话后,突然迈步冲杀出去。

  叶寒这一发力,整个人的元气都聚集在体内,如黄河奔腾。他一瞬间,就如一道箭矢,眨眼之间就在三十米外。

  他的速度,丝毫不比那辆跑车来得慢!

  而叶寒冲出去的时候,脚下所踩的地面如软豆腐窝陷下去。这也可见叶寒发力多么凶猛了。

  叶欣与唐思思全部呆若木鸡,叶欣也是第一次见哥哥全力奔跑!

  唐思思好半晌后才反应过来,道:“我靠,叶寒哥哥也太变态,太凶残了。这速度,要是去参加奥运会,那里还有飞人翔的份……”

  叶寒自然是没有看错的。那车上的人正是方辰,而和方辰一起的是个小太妹,叫做芳芳。

  十分钟后,跑车停在了银座大酒店前面。方辰与芳芳下车,一下车,方辰就将车钥匙丢给了车童,由车童去泊车。

  杨彪一直守在大厅前面的旋转门处,他见了方辰和芳芳,立刻上来轻声道:“方少,一切都准备好了。这是房卡!”

  方辰满意的点点头。他微微一笑,笑容格外的和煦好看,人畜无害。“彪哥,你给芳芳开个房间安顿一下。”

  芳芳立刻幽怨无比,嗔道:“辰哥哥……”

  方辰温柔的看向芳芳,他伸出手抚摸芳芳的脸颊,说道:“傻丫头,只有你才是在我心上,明白吗?”

  芳芳的心儿顿时融化了,她愿意为方辰付出一切,忍受一切。当下强颜欢笑,说道:“嗯,辰哥哥,我明白的。”

  “乖!”方辰一笑,说完便先进了电梯,先走一步。

  而那芳芳则是和杨彪站在一起。这女孩还在痴痴相望!杨彪看在眼里,心中都不由感叹,方少真特么是泡妞高手啊!

  而这里的一切,全部被叶寒看在眼里。叶寒眼中寒意爆起,他已经确定了这个人就是方辰。艹,果然不是什么好鸟。叶寒当下决定跟到底了,他迅速闪入大堂,随后神不知鬼不觉进了楼梯间。身为曾经的特种兵王,如今的中南海头号保镖。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酒店的总统套房内,林婉清睡在床上,双眼紧闭。她是那样的美丽,这种美丽让人不敢直视。

  方辰进来后先关上房门,然后来到床前坐下。

  方辰看着床上的林婉清,他的心神在剧烈颤抖。女神啊!梦中的女神,终于要在自己的胯下唱着征服了。方辰都想好了,他还要拍下跟林婉清做的过程,拍下许多林婉清的露点照片。以此好来长期胁迫林婉清!

  对待非常之人,自然要有非常办法。

  且说叶寒,叶寒跟上来之后,他发现走廊里有摄像头。又发现陈雄也在跟踪,一时间,情况有些扑朔迷离。所以叶寒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隐藏在了暗处。

  套房内,方辰先脱了鞋子。他刚脱完鞋子,回过身时忽然发现林婉清坐了起来,正冷眼看着他。

  方辰不惊微微失色,不过这货也是镇定。反而很温柔的说道:“婉清,你醒啦?”这话语的温柔,就像是热恋的情侣之间才有的。

  叶婉清却不搭理方辰,而是准备下床穿鞋子。方辰那里允许到手的天鹅肉飞走,便要用强。

  那知道,林婉清却是练过空手道的,劲力非常大。林婉清猛然膝盖一顶,立刻顶在了方辰的要命处。方辰立刻痛得龇牙咧嘴,眼泪都彪了出来。

  “我艹!”

  林婉清却并不罢手,她美眸中寒光闪烁。站起身来,接着两耳光狠狠甩在方辰俊俏的脸蛋上。

  “麻痹的,臭子。”方辰何曾吃过这等的大苦头,他的优雅全然不在。怒骂着,忍痛扑向林婉清。林婉清后退一步,突然一脚蹬来,砰的一声,立刻蹬中方辰的腹部。方辰痛得摔在地上。

  便在这时,陈雄破门而入。他本来就很担心林婉清,不过这一进来,看见这种情形还是有些意外。“小姐,你没事吧?”陈雄关切的问。

  林婉清淡淡道:“没事!”

  陈雄的目光到了方辰身上,他眼中闪烁出寒光。这个小崽子居然敢对小姐动心思。他走上前来,一脚踩向方辰的胸口

  猛力挤压!方辰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我艹,麻痹的,老子要弄死你们,弄死你们全家!”方辰哭着大骂起来。他虽然平素能装装儒雅,老成。但说到底,年龄还小,真正遇到事儿,立刻就显露出原形来了。

  方辰这边骂着,那边也终于惊动了杨彪。杨彪和沈鹰就在隔壁喝酒呢。

  实际上,这里不会有保安前来。因为事先,杨彪已经用方辰的身份和酒店说好了。将这一层的监控关闭掉。

  所以不管这里发生什么罪恶的事件,都不会有保安前来。

  杨彪顾不得沈鹰,说道:“哥,我去看看。”

  沈鹰点点头。

  杨彪迅速的来到了方辰的房间,他立刻就看到了方辰的惨状。“艹,弄死他们!”方辰见了杨彪,马上嘶吼道。

  杨彪冷眼看向陈雄与林婉清,最后目光落在陈雄身上。“是你打的方少?”

  “没错!”陈雄冷冷说道。

  杨彪冷哼一声,也不废话。一个箭步窜了上来,快如疾风,接着一记猛烈崩拳抽打向陈雄的腹部。

  杨彪的身手是很不错的,在混混中,没人是他对手。可惜,他今天遇见的是陈雄。陈雄只是稍一退步,便避开了杨彪的崩拳。接着,陈雄暗腿一割,重拳朝杨彪背部一抡。

  这杨彪立刻就跌了个狗吃屎。陈雄一脚踩在杨彪头上,杨彪马上惨不忍睹,也噗的一声,合血吐出两颗牙齿。

  不过此时,陈雄忽然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的压抑,连呼吸难受。他与林婉清猛然抬头,立刻就看见了门口处站着的沈鹰。

  沈鹰淡淡冷冷的看着陈雄。

  陈雄心中发出高度警戒,这个人是绝对的高手。

  那杨彪见了沈鹰,立刻凄苦的喊道:“哥,快救我。”

  “放了他!”沈鹰走了进来,冷冷说道。

  陈雄放开了杨彪,他周身肌肉绷紧,高度戒备。

  “方少,你还好吧?”沈鹰又对方辰说道。方辰是知道沈鹰身份的,他心中升起了希望。咬牙道:“沈哥,我要这两人的命!”

  沈鹰当然不会杀人,他也不得罪方辰。说道:“我把他们擒下,怎么处置,方少随意……”

  且在这时,陈雄出手了。陈雄知道沈鹰厉害,他突然爆发,雷霆而动,一招鹰爪手猛烈抓击向沈鹰的腰子。

  可沈鹰却是眉毛也不抬,突然反手撩出,同样也是鹰爪手。他的鹰爪手迅速钳制住了陈雄的手。

  咔嚓一声,陈雄手骨断裂!

  沈鹰接着一脚将陈雄踹翻在地,这还不说,沈鹰又一脚踩在陈雄的手上。顿时,咔嚓咔嚓,陈雄手骨粉碎。

  这沈鹰的手段,绝对毒辣!

  陈雄如此猛汉,却也是忍不住痛哭的嘶吼出来。

  那陈雄的鹰爪手又怎能和沈鹰的鹰爪手相比,沈鹰练的就是鹰爪铁布衫,他的鹰爪比钢刀还要锋利!

  林婉清这时候也不禁失色了。她冷冷看向沈鹰,说道:“放开他!”她顿了一顿,说道:“我爸爸是林文东!”

  “林文东?”沈鹰看向站起身子的方辰,问道:“这个人很厉害吗?”

  方辰不屑一顾,说道:“不过是一个道上的大哥而已。”当官的又怎么会畏惧道上的。

  况且此刻,方辰什么都不想管,他只想狠狠的艹林婉清!

  方辰的疼痛感已经减去了许多,他来到了林婉清面前,忽然就是一耳光甩了过来。

  “子!”

  林婉清精致绝伦的脸蛋上立刻出现五个红指印。她冷冷的看着方辰,并不说话。

  方辰就是不爽林婉清这种清冷出尘的范儿,他凝视林婉清,却对沈鹰说道:“沈哥,麻烦你将你脚下的杂碎,双手双脚全部废了。”

  沈鹰点点头,只说一个字:“好!”

  “等等!”林婉清这下终于变了脸色,她冷冷看向方辰,说道:“有什么就冲我来。”

  “冲你来?你算什么东西?”方辰不屑一顾。他这种人失势时会涕哭流泪,丑态百出。而得势时就会极度残忍,极度的嚣张不可一世。

  这是心理扭曲的一种表现。

  林婉清深吸一口气,说道:“放了他,我可以随你怎么样。”

  陈雄闻言不由失色,热泪滚滚。自己的这位小姐,一向都是面冷心热。这个时候,居然为了自己一个保镖,可以牺牲如此之大。

  “好,够义气,主仆情深啊!林婉清,来,今天只要你将我伺候舒服了,我就放了他。”方辰邪魅一笑,说道:“你现在去床上,把衣服脱了。老子就要在这么多人面前来艹你。”

  “不要,小姐!”陈雄嘶声喊道。沈鹰脚下用劲,他立刻痛得说不出话来。

  林婉清的娇躯剧烈颤抖起来,她带着一种无比怨恨的光芒看着方辰。无论她鼓足多大的勇气,她都迈不开这个步子。

  “废了他!”方辰也不催促林婉清,冷冷对沈鹰说道。

  “不要!”林婉清闭上眼睛,一滴珠泪滚落。她已经陷入了深深的绝望。这一刻,她无能为力,只能任凭摆布。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22577.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