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想上你:同桌逼我在阴上放震动器撰文章

拿手指轻轻触碰了几下,似乎是在确认我是否真的睡着,又是否会被惊醒。

 

然后,那只温润的小手就放肆的伸了过来,将我那里轻轻握在手中,极尽撩弄着。

 

阿芸这时候应该是面向了我,我能感受到她急促火热的娇息喷在我脸上。

 

随后,我听到了她嘀嘀咕咕的声音,“谁让你先动我的,让我那么难受……”

 

 文学

这话听起来像是在抱怨我,但我仔细一品,更像是她自己的宽慰。

 

她在宽慰着自己,给自己的渴求释放寻找理由。

 

感受着身下的舒坦,我也就乐的继续装睡、装聋。

 

嘀嘀咕咕了一会儿,阿芸闭嘴了。

 

我只感觉到她的小手越来越用力,更是在丈量似的摸动着。

 

不一会儿,她斥满愕然的感叹声响起,“好大啊,比我老公大多了。这要是放进身子里面去,还不得……痛死啊?都要把我那里撑破了。”

 

她这话说的,直让我兴奋到不行,恨不能立刻让她感受感受。

 

可为了长远大计,我还是得忍着。好在有她温润小手,所以忍的也不算辛苦。

 

大约十几分钟后,阿芸愈发的兴奋了,这点从她急促的娇息中就能感受出来。

 

“这么久了,竟然还没有那什么,比他强太多了,真好!”

 

她口中的他,自然就是她丈夫了。

 

想来她丈夫的战斗力委实不怎么地,属于快枪手性质,所以她才会这么激动。

 

不过她的话也让我有了几分得意,相信没有哪个男人在听到女人真心的赞美后能不得意。

 

又被她兴致勃勃的玩弄了几分钟后,我忽地感觉到她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就在我纳闷她是不是‘良心发现’的时候,她突然轻轻掀开了被子。

 

然后,我眯着眼偷偷瞄了一下子,发现她正红着脸坐起身来,掀开了睡裙。

 

阿芸的这个举动让我特别的兴奋,春天,竟然这么毫无征兆的就来了。

 

我之前还在想该怎么拿下她娇媚的小身子呢,没想到她自己竟忍不住了。

 

果然,越是敏感的身子,在那方面就越是强烈!

 

我偷偷瞄着她,发现她蹲着起身,然后跨到了我的身体上方。

 

大红色的小裤裤这时候已经脱离了她娇媚的胴体,任凭水灵灵的娇媚暴露在外。

 

随后,她蹲在我身体上方,羞红着那张媚人的脸蛋儿,贝齿轻咬下唇,慢慢坐了下去……

 

眼望着她娇媚的胴体缓缓落下,我特别的兴奋,几乎兴奋到难以自持,恨不能立刻挺动腰身,去狠狠没入她娇媚的胴体,感受属于她的迷人旖旎。

 

距离越来越近,从十厘米到五厘米再到三厘米。

 

直至我们身体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能够用厘米来计算时,她忽地停止了所有动作。

 

稍稍沉寂后,‘啪’的一记响亮耳光甩在她娇嫩可人的脸蛋儿上,留下红红指印。

 

这一巴掌扇的,直把我都给吓了一跳。

 

紧接着,阿芸就羞愤起身,狠狠躺回了床上。

 

“你真是个贱人,只被小锋弄了那么一会儿,竟然就受不了了,还想背叛自己的老公,他对你多好的,哄你开心逗你笑,关心你的冷暖,你竟然因为这点本能欲望就想着跟别人做那种事情,你要不要脸?真是丢死个人了!”

 

阿芸忿忿的自我斥责,随即又不解恨的在白皙大腿上死命地拧了一把。

 

那只手背上青筋凸起的小手,当真是用足了老劲,我偷偷窥视着都能感觉到疼。

 

赶紧闭上眼睛,继续我装睡的举动,惟恐被她发现我并未睡着。

 

我能明白阿芸的心思,她不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她只是被我之前撩的实在受不了了,又感受到了我那里的巨大,所以本能欲望就被勾引起来,忍不住的想做那事儿。但出于对丈夫的感情,她又显得特别纠结。

 

最终为了控制住自己的欲望,她甚至不惜扇耳光拧大腿的来让自己保持清醒。

 

这个女人,真的是挺惹人怜爱的,至少我现在已经暂时抛却了跟她做什么的念头。

 

可就在这时候,我又模糊感觉到了被窝内窸窸窣窣的动静。

 

那只温润的小手再度摸了过来,重新在被子下面帮我弄着那事儿。

 

“我只是想看看他能坚持多长时间而已,这应该不算背叛老公吧?况且他之前也欺负我了,我这就算是跟他扯平了……”

 

嘀嘀咕咕地劝慰过后,阿芸似乎终于在理智和欲望间找到了合适的折中点。

 

于是她那只温柔的小手动作就更快了,娇息也愈发放肆的急促着。

 

大约十几分钟后,我终于有了爱的降临那种感觉。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她竟然松开了小手?!

 

内心急躁的我真想睁开眼看看她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再弄上那么一两下。

 

可就在这时候,我发觉被子又一次被掀开了。

 

同时,她羞羞的声音也飘进了我耳朵里。

 

“只是亲一下,应该没什么的吧,他也亲我了,我这算是报复,不是背叛。”

 

掩耳盗铃似的自我劝慰过后,阿芸就跪在了床上,然后朝我那里低下了小脑袋。

 

幸福来的实在太过突然,我都暂时放弃那事了,没成想她竟然还惦记着,甚至这会儿都动用了猩红性感的小嘴儿。

 

只是,我已经在临界点了,你这么做……不太合适吧?

 

不能开口提醒她,我也不想提醒她,于是我眯着眼偷偷窥视着她,悄摸的看着她一点点凑近小嘴巴,然后张开性感性感粉嫩的唇瓣……

 

那一瞬间,温暖彻底将我包裹,更是有滑腻的香舌轻轻的撩弄。

 

我当时就不行了,于是就……那啥了。

爱的喷涌说来就来,是那样的难以抑制,像极了火山爆发。

 

在阿芸那张性感小嘴儿的刺激下,我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舒服,特别过瘾。

 

但我是过瘾了,阿芸却傻了眼。

 

只见她满口鼓鼓囊囊的,粉嫩的嘴唇紧紧闭合,不敢张开……

 

刚才在我到快乐极巅的时候,舒服到不小心喊出了声。

 

于是为了掩饰,我只好改装成打哈欠的样子,然后摸动着睡眼,问她,“阿芸,你在做什么呢,干嘛吃我嘘嘘的地方?”

 

见我醒来阿芸羞到不行不行的,红着的小脸儿几乎要滴血。

 

她赶紧将嘴巴从我身上离开,更是紧闭着小嘴儿,显然是怕里面的东西出来。

 

不过我还没完呢,‘噌噌’又是几下。

 

也是巧了,恰好斜打在她脸上,溅了个满脸春花开。

 

她抹也不是不抹也不是,紧闭着眼睛趴在我身体上方,羞到死去活来的。

 

见到阿芸这副模样,我心里特别的刺激,于是我又问她,“你偷吃什么呢?”

 

阿芸赶紧捂住嘴,我有看到她白皙脖颈耸动了一下,然后她的声音就传来,“没、没偷吃呢,我什么也没偷吃,就是看到小锋嘘嘘的地方好像肿了,所以尝尝是不是坏掉了,就跟不知道火腿肠坏掉,要拿嘴巴尝一下似的。”

 

这个解释……

 

满分,用来忽悠傻子足够了,所以我‘哦’了一声,认可了这个回答。

 

可我还想撩她,只是不等我开口的,她就急匆匆的跳下床。

 

“那什么,我去趟卫生间!”

 

话留在屋内,人已经跑到了屋门口,连鞋子都顾不得穿,就那样赤着小脚丫着急忙慌的逃走,留下羞涩的情绪充盈整个房间。

 

望着她仓惶的身影,我得意的笑了。

 

这个阿芸,肯定是我的,跑也跑不了,这玩意儿就跟毒品似的,一旦沾染上,哪可能不惦记啊,我坚信她以后会有需要的……

 

过了几分钟后,脸色恢复白皙的阿芸回到了卧室,躺在我身边。

 

不过这时候我已经开始继续装睡,根本不搭理她的到来。

 

她试探着喊了我几声,见我没反应后也就倒下睡了。

 

至于睡着没睡着,那还用说么……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起床睁开眼睛,然后看到了满脸羞红的阿芸。

 

我很诧异,这大早上的你脸红个什么劲儿,我晨-勃,你晨红啊?

 

直至当我发现扣在她胸前的手掌后,这才明白过来。

 

赶紧将手掌抽回来,我紧张的道歉,“对不起阿芸,我没欺负你,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睡醒手就在你身体上面,我不是故意的。”

 

她羞羞的应了一声,对我小声回道:“我知道的,你都已经摸着我那里睡了半个多小时了,如果你是故意的,怎么可能睡得着。”

 

这倒是意外的收获,我要是真的醒着,确实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但睡梦中没有什么感受,自然也就不可能发生什么。

 

而恰好是这点,让她认定我昨晚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傻子的行为方式而已。

 

很好,有了这个基础,我可就可以对她做更多事情了。

 

譬如,进入她娇媚的小身子,耸动、耸动……

 

早餐的时候,方婷弄着小聪在屋内喂奶,桌上只有我跟阿芸两个人。

 

她偷偷问我,“小锋,昨晚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如果我说不记得的话,是不是她就会没有那么大的心里负担了?

 

基于这点,我郑重点头——

 

“记得,阿芸把小锋那里给吃了,替小锋看看有没有坏。阿芸好,我去告诉方婷!”

 

说着我就要起身,阿芸当时就羞急眼了,一把将我给拽回凳子上。

 

“别说,千万别说。小锋你记住,这是阿芸跟小锋的秘密,谁也不能说的!”

 

谁也不能说吗?那就好了,那我以后想干啥的时候,就把这事拎出来提议跟方婷说说,然后她就必须帮我做,这是她主动递到我手中的软肋啊,有了这,还不是任我拿捏?

 

于是,我想试试这根软肋是不是跟想象中那么好用。

 

“阿芸,我那好像又坏了,你拿手帮我试试?”

 

阿芸连连摇头,“这不可以的,这……”

 

不等她说完,我就咧开嘴嚷嚷道:“你说你能试试坏没坏的,你骗人!”

 

阿芸赶紧拿手将我嘴巴给堵住,显然是怕方婷听到。

 

扭头望了眼方婷的卧室,她长长松了口气,然后无奈地红着脸伸手到我身下。

 

“好好好,我试试,阿芸给你试试,但是你千万别出声啊!”

 

边嘱咐着我,她边伸手给我试了试。

 

只不过这也太敷衍了,只随后抓挠了一把就赶紧抽了回去,怎么的,怕挨电呐?

 

本还想继续撩撩她,但正好这时候方婷卧室里开门声响起,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阿芸在向我表示‘没坏’后,也闷头红着脸吃起了东西……

 

吃过早餐后陪小聪玩了会儿,小家伙又饿了。

 

方婷一顿把他给奶睡,然后招呼我穿上衣服出门了。

 

昨天没去康复中心,今天得补上,对于我的康复治疗,方婷从不放弃,很认真。

 

出门后她告诉我说,“小锋,阿姨今天陪你坐公交车,在公交车上你可不能再像昨天那样了,不然周围那些叔叔会生气的!”

 

我‘哦’了一声,在公交车上我肯定会老老实实的。

 

方婷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拉着我的手就出门了。

 

只是刚走到小区门口的,我一眼就看到了有个男人站在那颠着脚抽烟。

 

邋里邋遢的模样,脸色红红的还带酒劲,正是昨天被撞车的那个家伙。

 

我很好奇,方婷不是给他银行卡了么,他还来做什么?又是怎么找来的?

 

在我望向他的时候,他也看到了我们,随即兴奋的抛飞烟屁,快步跑了过来。

 

跑的过程中脚步踉踉跄跄的,大早上的就喝得东倒西歪,更是摔倒在地上一次。

 

方婷也注意到了他,紧张的拉着我赶紧想避开。

 

可这时候醉汉已经跑到了近前,脸上更是挂起了赖皮的笑容。

 

“嘿,老婆,好不容易等到你了,你想不想我啊?”

 

方婷的……前夫?!

父亲和方婷当着我的面时,从来没有提过这个前夫的事情。

 

所以我一直幻想方婷的前夫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哪成想,竟然会是眼前这么个家伙。这根本就是个醉鬼加无赖好不好?

 

方婷拉着我想走,他却屁颠屁颠的伸手拦着不让,脸上还挂起了猥琐的赖笑。

 

“老婆,你那里好像更大了啊?没少被男人摸吧,让我也亲亲好不好,我刚喝完酒,正好帮你做做消毒,顺便连你下面也给你消消毒。”

 

说着他就凑上前来,方婷惊恐训斥,“你滚开,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你滚开!”

 

醉汉根本就是个无赖,根本不在乎方婷训斥。

 

甚至在随后,他还一把摸进了自己裤子里,狠狠抓挠几下后又掏出来放在鼻前闻了闻,然后伸向方婷,“你闻闻,都是想你的味道,你看,还粘乎乎的……”

 

方婷拉着我快步后退,更是紧张的叱问着,“我都给你钱了,你还想怎么样?!”

 

“当然是要你了,你现在越变越漂亮,越来越有味道了,我想要你啊!”

 

说着,他还故意挺了挺身下,做起了猥亵动作。

 

方婷不敢再留了,拉着我就想逃,但最终都被醉汉给拦下。

 

方婷终于松开紧拉着我的手,急声对我说,“小锋,你赶紧逃,别让他伤害到你。”

 

自身陷入危险境地,心里惦记的仍是我,这让我心中生出感动。

 

不过这时候,醉汉已经张牙舞爪的扑了上来,眼神中全是迷离的色欲。

 

他似乎还认识我,口中骂骂咧咧的,“吗的,死傻子滚远点,不然弄死你!”

 

方婷赶紧将我护在身后,吩咐我赶紧逃走后,又厉声斥责醉汉,“你别伤害小锋,你想对我干什么都可以,你别伤害小锋,他已经够可怜了,谁也不能再伤害他,谁也不能!”

 

也不知是她哺乳期的母爱泛滥还是天性善良,她紧紧将我护在身后,如同老母鸡在保护小鸡崽子。不过似乎也正是因为她的这种表现,让醉汉的目标发生了转变。

 

“哈,原来你在担心这个死傻子啊?那好,那我就狠狠打他一顿,我打他你就赶紧向我求饶,最好是跪在地上还给我舔舔,不然我就往死了打他!”

 

眼瞅着醉汉冲了上来,方婷紧张到不行不行的。

 

但她在醉汉挥动着拳头冲上来时,依旧无所畏惧的挡在我身前,不让醉汉靠近我。

 

只是她的力气实在是太弱了,根本经不住醉汉的一扒拉。

 

将方婷给扒拉倒地后,他骂骂咧咧的就向我扬起了拳头。

 

“看我今天不打死个你个小臂养的,我……”

 

‘砰’的狠狠一脚,然后我就‘惊惶失措’的跑回了方婷身边。

 

紧紧抱住她的胳膊后,我这才观望向原本还挺牛壁的醉汉。

 

现在他不牛壁了,双手捂着下面痛的脸都没了血色了,原地直蹦高呢!

 

蹦跶几下后,他手捂身下,痛苦面容上露出狰狞,“小壁崽子,你敢踢我……”

 

踢你?我特备不只踢你,我还要玩死你!

 

恰好不远处有小区内巡逻的保安,我赶紧开口喊道:“警察叔叔,这有小偷!”

 

小区里的保安可都有安保提成,抓一个小偷物业公司给奖励不少钱呢!

 

他们可不是警察,没有什么严禁刑讯逼供一说。

 

落在他们手里的贼,他们对待起来就一个方针——

 

不听兔子叫,先暴打一顿再说!

 

醉汉成功被保安带走了,我甚至都能听到不远处保安室里传出的痛苦哀嚎声。

 

这会儿安全了,方婷那张精致的脸蛋儿上也落下了泪水,也不知是后怕还是什么。

 

我上前帮她擦着眼泪,“阿姨不哭,小锋乖,小锋不惹你生气了。”

 

她看起来特别心疼我,狠狠在我额头上吻了一口,然后将我紧紧抱在怀中。

 

不过准确说,是她钻进我的怀中,她拿我当小孩子不假,可她真没我高。

 

随后她问我,“小锋,你刚才为什么不跑啊,阿姨都说了让你跑,你偏不!”

 

“我是男子汉,得保护阿姨。我还跟电视上学了一招,一脚就把坏人替死了,厉害吧?”我很是得意的摇晃着脑袋。

 

方婷眼泪流的更厉害了,紧紧把我给抱住。

 

“小锋厉害、厉害,我的小锋最厉害了……”

 

稍微收拾过心情,我们打车去了康复中心。

 

到了康复中心后,发现我的康复师竟然不见了。

 

方婷去找康复师,人没找着,反倒带了个漂亮女生过来。

 

她告诉我说,这个名叫韩晓萌的女生就是我的新康复师,之前那个大妈已经退休了,韩晓萌来接手大妈的工作。

 

见到韩晓萌的第一面起,我心里就‘咯噔’一下子,仿佛被小锤给狠狠敲中。

 

这个女生很漂亮,不是方婷那种性感的美,而是有种可爱,水灵灵的好像一只洁白小兔,让人捧在手心中捂在胸前,都担心着她会不会不够温暖。但是她的身材却又火爆的一塌糊涂,即便雪白的大褂都难以掩饰她胸前的美好。

 

她的存在,简直就是为了诠释那个童颜巨啥的词汇。

 

将我交给韩晓萌后,又具体介绍了一下我的情况,然后方婷就离开了,想来是回去处理醉汉前夫的事情,而我则被韩晓萌给带到了康复训练室。

 

一路上她都拉着我的手,面带温和的笑意,没有半分的歧视,很阳光。

 

进入训练室后,韩晓萌先对我做了些智力康复培训,后又带我练起了健身。

 

肢体协调能力是对大脑的一种反向刺激,有助于我恢复,之前也有练。

 

但是之前大妈都是坐在角落里嗑着瓜子拿着手机,悠闲的混天熬日头。韩晓萌显然不这样,她示意我站在原地稍等,转身就往更衣室走去,她要陪我一起训练。

 

“萌萌,我害怕,我要跟你在一起。”

 

快步追上韩晓萌,我紧拽着她的衣角,死活不撒手。

 

她没办法,只好带着我一同进入了更衣室。

 

脱下大褂的时候韩晓萌还好些,毕竟身上还有件紧身小T恤。可是再脱T恤的时候,她那张白皙可爱的脸蛋儿上就斥满了红润,她很羞人。

 

“小锋,你能不能别看姐姐啊,你是男生,姐姐是女生,不能看的。”

 

她示意我闭上眼睛,我当时就裂开嘴嚎啕大哭,“我不嘛,我怕黑,我就不!”

 

韩晓萌被我哭的实在没招了,只能用羞羞的点头,来换取我的不哭不闹。

 

然后,我就看到她背对着我,将紧身小T恤给脱掉。

 

在脱掉T恤的瞬间,我看到那里面竟然有胸托。这也就意味着,她没穿文胸

 

想起刚才她胸前被撑到紧绷绷的美景,我就忍不住的兴奋。

 

我得看看,看看她那到底有多大,到底有多美!

在韩晓萌脱掉紧身小T恤后,我迈步来到她身前。

 

我的到来让韩晓萌当时就吓到不行,羞的赶紧拿双手交叉捂住胸前。

 

可她的手实在太小,又或者是前面实在壮观的缘故,小手掌仅能遮挡最中心的娇媚。那完美又性感的轮廓,当时就深深地暴击着我的内心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恐怖漫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r11d.com/dmzx/21557.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